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梦中人

 梦中人

                                              西亭


    一

    这是一个崭新的奇妙的世界,它的名字叫做梦。

    又是一个美好的夜晚,月光清凉如水,笼罩着整片大地,满天星辰闪烁着光辉,带来亿万年前的问候。湖波粼粼,暗藏了大地的脉动,却是那么的轻柔,未曾惊扰到游鱼。路灯的黄晕散发出温暖的气息,吸引着蝇蛾不懈地绕着它舞动,在上面扑扇翅膀。

    万籁俱寂,偶有树叶微晃着脑袋窃窃低语,更显出世界的静谧与安详。风从窗外走过,悄悄漏进一丝凝了露的初生草芽的芬芳。

    九岁的兰卡正在做梦,和千万人一样。

    九岁的兰卡正在做梦,与所有人不同。

    不同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兰卡总能记得自己做过的每一个梦。

    回想起每一个曾经做过的梦,当时的情景总是如此清晰,清晰得就像是把一切都刻录下来了。这无疑是一件令人震惊到无以附加的事实,但这更是他的小秘密。

    匪夷所思到极致,便往往伴随着浓重的怀疑与嘲笑,不被相信的后果则是更深切的失望。爱看书的兰卡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一个人,包括最爱他的孤儿院的和老师和最亲密的好朋友。

    然而闲暇的时候,兰卡常会不由自主地翘起嘴角,自豪并且自得于自己独特而强大的能力。记得某个伟人说过,每个人都会拥有自己的秘密,可不是吗?“这就是我的秘密,”兰卡默默地在心里画了一个笑脸,“可惜你们谁也不知道。”

    也正因这对梦境的惊人记忆力,不知从何时起,应该还在很小的时候吧,每次做梦,兰卡都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于是他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看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看橱窗里琳琅满目的玩具,看草坪上翻滚嬉闹的猫儿,看天空中自由飞翔的风筝……他怀揣一颗好奇的心,注视着身边发生的一切,努力用探究的目光去跟随事物的发展。

    然后,这一切都成为了兰卡的记忆,被储存在脑海的一角。


    二

    没有人注意到兰卡。人们只顾着从他身边走过,匆匆忙忙,奔向不知何处去的前方。偶尔有孩子路过,牵着妈妈温暖的手,盯住对面小贩推车上各种模样的气球,清亮的眸瞳中没有他的身影。自动导航的车辆擦着他的身子飞快地驶过,没有流露出半点减速的意思。

    也没有动物注意到兰卡。鸟雀自顾自地在地面上跳跃着啄食,胆怯而机敏的小灰鼠从他的脚边跑过,连尽职尽责向每一个陌生人狂吠的大狗也对他视而不见。

    至于所有生物……兰卡揉了揉由于瞪了太久而发涩的眼睛,有些苦恼地想到,似乎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会有生物注意到他啊。毕竟梦中的他可不会感冒、发烧或患上其它什么病。

    也许是因为他太小了吧?兰卡默默地想着。可是他己经九岁了。那些五六岁的孩子们尚能用飞扬不羁的大笑震起旁人的注意,那些襁褓里的婴儿尚能挥舞着肉嘟嘟的小手勾引旁人的目光。

    也许是因为他太沉默了吧?兰卡又想。可是,同样沉默的哑巴尚能得到人们带着些许怜悯的目光的注视,更加沉默的草芽上犹有蚂蚁和蚜虫爬过的痕迹。

    哦,不用再找理由了,真相只有一个,他是不可能被注意到的。因为这是梦,而他则是一个旁观者,游离在这个梦的世界之外。

    于是,每次的每次,兰卡总是静静地站着,记下他看到的一切。而当一场梦结束的时候,他又会走进另一个梦境,继续默默地观察。

    自如地行走在梦与梦之间,兰卡心想,也许他只能做一个路人,成为他曾经历过的所有梦中的最称职的过客。哦不,连过客也算不上的,所谓观察者吗?或者给它一个更好听些的名字,守望者?

    但奇怪的是,这些梦总是如此真实,真实得让他觉得这分明就是现实——除了无法触摸。而且,在不断经历的过程中,梦境似乎变得越来越真实了。

    这一刻,纵使兰卡无比相信自己的记忆力,他也忍不住怀疑起来。这究竟是不是梦?

    是的,这一次入眠,兰卡已然经历了一百零三场梦,前所未有之多!哪怕以每五分钟一场梦加上十分钟无梦的深度睡眠为一个周期进行无缝衔接,也将达到接近二十六小时的恐怖时长。这究竟是不是梦?

    兰卡行走在梦与梦之间,却惊恐地发现自己醒不过来了。毫无存在感的梦境中,他更像是一缕游魂。于是兰卡开始恐惧。

    “我要醒来!”他呐喊着——可他依然在梦中。这个梦似乎特别漫长。

    他心慌他愤怒他哭泣他大喊……可是无人理会。

    他伤心他失落他无奈他彷徨……依然无人理会。

    于是,兰卡不再注意周遭的一切。他开始漫无目的地行走,更贴切地说,游荡。


    

    兰卡漫无目的地游荡,然后走进了一个公园。在那儿他看到了一张长凳,于是就坐了下来。他不再四处张望,只是低头沉默地坐在那儿。他在思考,思考WHAT and WHY,什么与为什么。

    “嗨,你好!”一个声音响起。然后兰卡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有个人过来了,是想着他的方向。但兰卡不想理会,这一切与他有什么关系呢?这个世界中的任何生命都不可能注意到他,他们的感知中永远不会有他的存在。兰卡恼火地想着,他已经厌倦了!

    脚步声停止,那人来到了长凳之前。顺着向下的目光,兰卡可以看到一双鞋以及穿着它们的脚——由此判断出那人距离他大约还有半米。半米,这是朋友之间进行面对面交谈的最好距离。但兰卡依然没有理会。

    下一句应该是“嗨,很高兴遇见你。你怎么也在这儿?”

    “嗨,你好!”那个声音又重复了一遍——是同一个人说的。

    和预想的不一样啊,兰卡微微皱眉。那人的朋友没有听到这句问候吗?为何没有任何回应?他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前后看了一下。

    没有想象中的“朋友”,兰卡的面前只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正微笑地看着他。是的,看着他!中年人的眼睛正直视着兰卡!可是,兰卡突然又变得有些不确定了,一阵恍惚。

    恍惚之中,兰卡想起了刚入梦的那段时间。

    他曾怀着满心的希望,渴望被注意到,每一次都在人们的凝视之下惊喜。然而那些希冀总会迅速转变成深深的失落,刻骨铭心。

    那些人看的也许是墙上的画或者涂鸦,也许是路边探出的一枝花,也许是摇摇晃晃跑过来的孩子,也许是偶然相遇的多年未见的朋友——总之,跟本不是他。

    渐渐地,兰卡的失望变成了麻木。他苦笑着告诉自己,无所谓希望,也就无所谓绝望。

    兰卡终于确定了一件事:在梦中,他可以看到、听到、闻到,却无法真实地触摸到——只能感知。梦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而他也仅仅是一个无法影响到任何事物的旁观者。

    “哦不,我更喜欢‘守望者’这个称呼”,兰卡心想。

    于是他尽职尽责地做起了一个他所认为的“守望者”的工作。无视他人偶然间投射过来的视线——无需激动,那些都是假的,他们看的根本就不是自己。

    九岁的孤儿兰卡在沉稳之外多出了更多的淡定,但此时此刻他仍然忍不住疑惑了——中年男子可是在看自己?

紧盯着中年男子的眼睛,直觉告诉他这是真的。于是兰卡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情如此复杂。这一次的希望之浓烈前所谓有,浓烈到他担心自己经受不起再一次打击。

    中年男子……是看着自己吗?他能看到我?兰卡不禁捏紧了手。

    “嗨,就是你呢,兰卡。别紧张,我叫贝特。”

    “哦,是我,他真的能看到我!”兰卡在心里大声呼喊,猛得松了一口气。然而数不清地问号接踵而来,兰卡张开了嘴,却不知要先说哪一个。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别急,我给你解释一下。”贝特却像是能看到兰卡的心理,先开了口。他温和地笑着,让兰卡紧张急迫的情绪也渐渐舒缓了下来,略带孩子气地羞赧一笑。


    

    贝特告诉兰卡,这是三维时空投影记录带,而他则是其上一个观察点。他原来所在的世界已被毁灭,四维生物找到了一些且相对无损的人来进行灾前复原研究,他就是其中幸运的一员。兰卡所见所闻并不是梦,而是过去的真实,在某种意义上都是虚幻的存在,因此无法触碰。

    就像一盘录像带可以从不同的时间开始一遍遍重播,兰卡被放置在不同的区域读取并记录当时的各种信息以及数据,却无法造成既定事实的变化。也就是说,兰卡仅仅代表了一个观察者和记录者的身份,或者说工具。

    不同梦境之间的切换,即为每一次观测结束和新的观测的开始。而离开这些梦兰卡就什么也不是,并且再也无法接触到过去的一切——一旦兰卡选择醒来,他将达到绝对死亡的状态。

    真相如此残酷,让兰卡幼小的心灵无法承受,本能地把这依然当成了梦。但梦里的兰卡仍在思考,又同样本能地认可了这一说法。

    原来,他只是被投影到这个三维世界的一个记忆体,一个虚幻的、没有实体的存在。

中年男子的身影渐渐淡去,但他所说的一切仍在兰卡的脑海里回荡(如果脑海依然存在的话)。时间似乎静止了,是为了让他好好思量一下而特意静止的吗?毫无感觉地“坐”在长凳上,兰卡静默了很久很久,也想了很久很久。

    他没有发现自己的屁股已然离开了凳面,而两只脚也都陷入了地面中。——那时,因为吃惊而变成的将起未起的半站的怪异姿势,就这么一直保持了下来。

    现在,兰卡终于想明白了,原来一遍遍地穿梭在只可见闻的梦境之间也是一件幸事。因为在梦里,他至少还能感受到过去的一切。呵,多么美好而真实的过去,多么美好而真实的梦!就像他还活着,就像他们都还在幸福快乐地生活。

    果然是一个崭新的奇妙的梦的世界啊,兰卡再一次在心中勾画出一张笑脸。

    于是兰卡终于决定下来,然后走进了下一个梦境,开始了新一轮认真的观察。是的,他选择了不再醒来,如此平静而再无怨愤。

    兰卡知道自己在做梦,可他终于不愿醒来。

    他微微地笑着,想道:原来我一直活在梦里,这个梦名叫现实。

    兰卡知道自己在做梦,再也不醒来。


    《造世界·梦影》

    造一个世界,将自己埋葬。

    光与梦的影,泪与笑的歌,血与火尽情绽放成漫天明霞。

    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呢?守望者没有眼泪,也没有叹息。

    梦中的奔跑梦中的追逐,在另一个世界凝聚结晶。

    天色迷蒙着失了太阳的光亮,故事跳跃着

    延续到永远,延续到一个个斑斓多姿与惊心动魄。

    没有夜的夜晚,没有星的星空,没有月的月色,

    只有风悄悄地穿过墙角穿过手缝穿过心间。

    听不到回音听不到丝语听不到寂寞在呼喊,

    看不到片影看不到心痕看不到苍茫在召唤。

    梦在那畔,就在那片斑驳着岁月的废墟之下,

    一块墓碑,刻满了世界之心的伤痛。

    静包围着,低低回响起一个个诉说,

    只有梦,只有故事继续、继续、继续直至终结……


    原来我一直活在梦里,这个梦名叫现实。

    ——End


评论
热度(2)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