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虚拟爱人(5,6)

虚拟爱人

                                      漂漂兔


(五)

杏仁

 

尚品鉴是近期新崛起的一家互联网网站,面向消费者,主打消费品的性能鉴定比对,评选出性能最优最值得购买的商品。

杏仁就是尚品鉴的文字编辑,平常工作除了负责审稿以外,还需要撰写网文和协助拟定实验计划,有时候要跟实验团队去现场做实验,拍照做宣传,顺便增强写文的质感和现场感。虽然工作量还不止于紊密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但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够强度也足够了。杏仁经常看稿写稿到深夜,这不,这天中午快下班的时候,部门主任又临时派来任务,明天跟实验团队去沈阳出差,去沈阳工业大学的一个合作实验室做纸尿裤以及女性卫生用品的比对实验。本来是另外一名编辑跟队,因为临时有事,就换成了杏仁。

高铁票是下午三点半的,杏仁只有两、三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办公桌之后,就打车回到公寓,急急忙忙收拾了下衣服和生活必需品就再次打车直奔高铁车站而去。

秋天的沈阳很冷,加上一场正在淅沥的秋雨,更显料峭。

杏仁在旅店安顿下来,洗过澡后换上干净的厚棉袍,吹干头发后才感觉只穿着塑料凉拖的双脚已经冻得冰冷,她条件反射地摸了摸暖气,“唉”地叹了口气:“还没来么?”,却又忽地醒悟过来,这只是秋天而已。

杏仁吸了吸鼻子,找了件毛衣批在背上,就乖乖钻进蓬松的被窝,她斜倚在床头,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整理明天要进行的工作。纸尿裤,帮宝适,好奇,,妈咪宝贝,雀氏……等等,是雀氏还是雀巢?上网查查看……杏仁打开浏览器,输入雀巢,顿时醇厚的咖啡图片扑面而来,配着深红色圆口大咖啡杯,那丝丝萦绕起的热气,煞是诱人。杏仁但觉口齿生津,她不由自主地“咕咚”下一口口水,唤了句:“松可……”,却无意料中的回应。她这才发现因为出门太匆忙忘记将虚拟爱人小黑盒带上,松可算是被遗漏在家里了。杏仁又本能地拿起手机,刚拨了一个号码就停下:松可怎么会拿得动听筒呢?

杏仁就这样攥着手机呆了足足有半分钟,松可的影像、“家”的回忆渐渐浮现在脑海。

和松可在一起生活有大半个月了,日子有起有伏,杏仁每日下班都能享受到他贴心的问候和精心烹调的晚餐,就算偶尔吵嘴,松可总是温柔大度,并第一时间送上反省和安慰。杏仁工作压力大,松可总是很好的倾诉对象,就算不能帮助解决实际问题,也能让她的思维在另一个层面静下来,为第二天再出发打下基础。

这是一种片面的依赖,却让杏仁上瘾。仿佛和流水在一起生活,虽然了无痕迹,却无拘无束,她感觉心的每一个破洞和皱折都被填满,润润地,进入梦乡就好。就算偶有那么一点点柔情的需要,也都化为无形,心的安稳在杏仁看来比什么都重要。

可是就要有两天两夜见不到松可了,准确地说是两天两夜杳无音讯。杏仁心底浮上隐隐的失落,脑海本来拥挤的工作条目瞬间远去,松可的影像却越来越清晰。他真是一个美好的男人,会做饭懂音乐很幽默很体贴,有时候还很可爱……搞诙谐的时候翘起的嘴角还跳跃着大男孩调皮的阳光……可是他的身材却很高大魁梧,能给人足够的安全感……想着想着杏仁嘴角荡漾出一丝甜蜜的微笑……

“咯噔”——杏仁心跳忽然停了一拍,她的自我保护机制在潜意识里启动了:我到底在想什么?松可并不是一个真实的男人,我不可以喜欢上他!——杏仁回过神来,她使劲摇了摇头,又曲起二指弹在脑瓜上狠狠地敲了两下:秀逗了秀逗了!

这时,手中沉默的电话响了。

杏仁低头一看,只见屏幕上赫然跳跃着一串无比熟悉的电话号码——就算杏仁已经将它删掉近半月,但咋一眼依旧能够轻易地辨认出来——黑仔来电了。一霎那间掠过杏仁心底的有意外、有温暖、有无奈、有伤心、有愤怒还有某种隐秘的快感——犹豫片刻后,她按下了通话键:“喂,你好?”

“你好,杏仁……”电话那头传来曾经被杏仁盼望过千百次的声音,只是有点哑哑的,仿佛鼻子伤风了。

“你好……”

“杏仁,很久不见了,你还好吗?最近工作忙不忙?”黑仔的声音轻松而殷勤,就宛如刚恋爱时一般。

“还好……”杏仁讷讷地应着,心底却翻上潮湿的记忆,她的眼睛不可控制地红了。

“明天有时间吗?中午我请你吃饭……”

“……”

“去哪,你挑,呵呵!”黑仔静候了片刻说道,却仿佛还带着笑意。仿佛持续大半个月的冷战从来没有发生过,仿佛他们昨天刚刚挥手告别。

“……”杏仁依旧没有说话,眼泪却如断了线的珠子,簌簌地往下掉。

“我那天在君太看到一条很漂亮的水晶项链,是粉红色的,你戴着应该挺好看……”

“我现在出差……”杏仁打断了黑仔的话说道,尽管她使劲控制住了自己,但话语之间依旧带着浓重的鼻音。

“在哪?”黑仔很意外。

“沈阳。”

“什么时候回来?”

“……两天以后。”杏仁犹豫着还是说了。

“那好,到时候我去接你。注意点身体,别感冒了。”黑仔展露出致命的温柔,顺带着一声小小的咳嗽。

杏仁的心一抖,暗忖:他这是感冒了吗?于是在这一抖之间,杏仁毫无选择地说了一声:“好。”

挂掉电话,杏仁的心情宛若坐上了云霄飞车,从低谷穿过柳暗,瞬间晴朗如春。她起床去洗手间照了照镜子,只见镜中的丽人双眼红红如兔子却依旧含笑,宛若雨后绽放的桃花蓓蕾,那么久的酝酿,却因为一点点雨露就违背矜持的誓言。

秀逗了,如果松可在的话,他肯定会这样说。

 

(六) 

黑仔

 

从“虚拟爱人”商店买回来的榛子真是一个可人,除了不能亲热,几乎满足了我的所有需要——如果她是一个真人的话,我没准真会考虑跟她结婚。不过对我来说,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我的目的不是和这个虚拟女人过一辈子,我要挽回的是杏仁的人和心。

这次冷战,杏仁有大半个月没跟我联系了,以往她最长记录是两天……这次太反常了,我太了解她了……松可太可恨了,不就是一个投影人么,我一定要搞清他的底细灭了他而后快!Shit!

要弄明白虚拟投影人,榛子就是我的绝佳研究材料。这半个月以来通过研究榛子,我找到了很多线索,虽还不能拨云见月,但是以我的电脑和网络操控水平,我已经掌握了虚拟人的基本运行模式:小黑盒是它(请原谅我用表示动物和物体的它)的CPU,而在它的控制下,每一样家电都成为其布设的感应器和操作工具,其中就包括电脑。

根据我在电脑上安装的流量监测软件显示,基本上每天凌晨零点到三点左右,就有不明数据包在本机和互联网之间流动,数据时大时小,时间浮动根据我的就寝时间而定。如此规律的通信,让身为网络安全工程师的我瞬间警觉,职业的敏感告诉我,这里面一定有文章!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在工作单位用不同的跟踪工具Trace过对方的IP地址,可惜总是迷雾重重,对方隐藏得很好,直到近日,我还没有成功解析过对方确切的IP,更不用说侵入对方主机了。虽然作为一名自命牛逼的网络安全工程师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但面对虚拟爱人背后强大的网络操控对手,不得不说我的自信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挫折,然而此举却也让我愈战愈勇,不达目的不罢休,更何况胜利的果实还包括杏仁——这个内心敏感却又马大哈的女人,在一起两年了,目睹她丢了大大小小的东西,小到钥匙、项链大到衣服、钱包,没准有一天她还真会把自己给丢了……

不过,我还是决定先把虚拟人搞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动设置了这个优先顺序,男人的好胜心还是男人的尊严?不想搞这么清楚了。

尽管梦想很丰满,但是现实也并非那么骨感。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前晚,我的追踪有了关键性的突破。在屡次失败后,我决定暂时放弃传统的抓包溯源方式,掉头去虚拟人的本地“大脑”看一看,没准能发现点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如果能找到个把漏洞那就赚了。

依旧是关隘层层依旧是迷雾重重,我躲、躲、躲,闪、闪、闪,左躲右躲前闪后闪,运用隐身法、障眼法、腾云驾雾之法,最后我终于成功突破进了虚拟人之“大脑”。

这是一片完美世界,瓦蓝瓦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微风徐来,湛蓝的湖面波澜不惊。垂柳、香堤、楼阁、公子佳人。公子风度翩翩而自我,佳人娇羞满面而迎合。我徜徉其中,乐不思蜀。我惊叹了,我从未想到我的内心情感世界是如此古典-——怪不得我天天看着榛子身着汉服也并未感觉任何异样。

但我很快清醒过来,我说过,假的就是假的。我要找出榛子“脑”世界的破绽,而它也一定存在于某个地方——有跟外界沟通的需要就有缺口。

我提溜着神经在脑世界寻觅了一天两夜,在吃掉了第十盒泰国“养养”牌方便面后,我终于在佳人后花园的一颗老槐树上找到了一块告示牌,上书“黑氏榛子定于每晚三更时分与内阁相会于后花园牡丹亭”云云,哎哟哟,额滴个神,感情我去定购榛子之前刚好茕茕孑立地去梅兰芳大剧院看了一场昆剧《牡丹亭精华版》,没想到竟通过脑波在这反应出来了……不过现实中我的“杜丽娘”连《牡丹亭》女主的百分之一痴情都达不到啊……我摇摇头,苦笑了一声,继续披荆斩棘地往“牡丹亭”寻去。

Shit,“杜丽娘”家的后花园还真是缥缈,在半个时辰之后它才浮现在我面前。不过令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体力透支得快要背过气去的我倍感欣慰宛如醍醐灌顶的是,亭内赫然陈设着榛子与“内阁”之间前三天的相会记录!不过悲催的是除了日期可以轻易辨认外,其他都是用怀素和尚的狂草体毛笔书写的!我的中学时代喜欢狂草尤其喜欢怀素和尚的狂草,可是我不练它们已经很多年了!我这真是作死啊!我毫不吝惜地狠狠扇了自己两耳光,等“铃铃铃”的耳鸣过去之后,我提起真气爆喝了一句四字箴言“S-H-I-T”后,就盘腿席地而坐,运气打坐五分钟后,我睁开眼睛凝聚起残存的全部精力,召唤出中学时那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开始识别起了和尚狂草——虽然我脾气不免急躁,但面对重要事情时我还是相当沉得住气的。

于是,我终于揭开了虚拟人的神秘面纱。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再次醒来时已是另一个夜晚,我发现自己四肢冰凉地躺在电脑桌前的地垫上,四处散落的方便面盒让肌肠碌碌的我饥饿难耐,而嗓子却又干又痒,,我迫不及待地打了一个大喷嚏接着就剧烈咳嗽起来。我发烧了。我还饿得像一匹觅食的狼。可我还是在第一时间拨通了杏仁的电话。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