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虚拟爱人(3,4)

虚拟爱人


                                                 漂漂兔


(三)

一觉醒来,天已锃亮。

黑仔揉揉惺忪的睡眼,转身捞起枕边的手机,“下午了?一点了?怎么这么晚?!”黑仔一个激灵想翻身跃起,但身体各个部位传来的酸痛却让他停止动作,颓然倒回床上。昨晚一夜宿醉,黑仔任凭自己喝光了柜子里储存的所有红酒和啤酒,给哥们粱子打了一个又臭又长似是而非的电话后,就吐啊吐地睡着了,不过他比以前进步的是好歹在闭上眼睛之前爬回到了床上。

饶是这样,半个小时后,黑仔还是扔下满地的酒瓶子空着肚子装扮一新后出门了。他打车来到了赛博街112号,“虚拟爱人”商店所在地。

这是一条专门出售电子相关类商品的街道,林次栉枇的商铺门脸从街这头连绵到那头,各式各样的招牌与海报在清淡的秋日阳光下好似没有创意的创可贴黏粘在每个可以黏贴的角落。街前一溜高大的阔叶梧桐,树叶已经黄了大半,剩下的绿叶正三心二意地憩息在枝头,可能一夜北风它们就会集体告别青涩年代。赛博街上的行人也很少,最显眼的莫过于穿着鲜艳红黄色条纹背心的环卫工人,他们“沙沙沙”地清扫着落叶,那专注的模样,仿佛此刻正和缤纷落叶生活在另外一个透明的平行宇宙,赛博街上所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包括黑仔的到来。

是的,黑仔吃了个闭门羹,“虚拟爱人”商店关门了,而且门口除了办理发票的广告以外并未张贴任何关于迁址或者营业时间等信息。黑仔在门口来来回回打了好几个转,琢磨完附近的每一块“创可贴”后仍无所获,要不是商铺门口熄灭的霓虹灯照牌上赫然写着“虚拟爱人”几个大字,他真怀疑是昨天在杏仁家因为一时冲动看走了眼。“shit!”黑仔无奈而烦躁地爆了一句粗口,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烟点燃,就靠在紧闭的店铺铁皮防盗门上狠狠地抽起来,街面上的事物在烟雾的氤氲中顿时变得模糊,而昨天在杏仁家所发生的一切却在他脑海里一再上演。杏仁宁愿和一个三维投影男人在一起也不愿和黑仔重归旧好的举动深深刺伤了他。毋庸置疑,黑仔还是爱着杏仁的,深深地。

一根接一根地,记不清过了几根烟的时间,随着尼古丁侵入还弥漫着酒精因子的血液,黑仔感觉头脑一阵眩晕,空荡荡的胃也隐隐抽搐起来。一阵寒风从街那头垂直灌入黑仔单薄的衣裳,他不禁哆嗦了一下,“噗”地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将自己从那场黯然神伤的梦中惊醒。“shit!”黑仔漫无目的地骂了一句,将抽了一半的香烟在防盗门上使劲捺熄,随手将它丢在不远处的梧桐树下。随后他收紧双肩,将手拢在裤兜里,缩了缩脖子,狭促着左右顾盼了一下,有点后悔出门没有加件风衣。这时,胃又抽搐着开始抗议,黑仔不由得伸长脖子四处张望,五秒之后,他再度缩起脖子,耿直身躯,又吹出了几句不成调的口哨----似乎这样就能暖和点----向街对面的“萍依茶餐厅”走去。

这是一家布置精美的茶餐厅,不可多得的宽敞纵深、青绿色调的编织风地毯和窗帘赋予了它典雅大方的气质,浅杏棕色的大尺寸桌椅让坐下的人显得渺小而心安,叫“萍依”,果然名符其实。周末“萍依”店里的客人似乎并不多,留出很多空位。黑仔萧瑟着找了张靠窗的位置坐下,抬眼正好可以看见对面的“虚拟爱人”商店。他点了一份“黑椒牛排”以及一份“麻婆豆腐套餐”,等餐的间隙胃又闹腾起来。黑仔急忙灌下满满一杯温热的绿茶,才想起从昨晚到现在已经十几个小时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如果杏仁在的话,肯定已经在耳朵边叨叨过n次了。“去TM的虚拟爱人!”想到女友杏仁,黑仔不由自主地咒骂了一声,一股强烈的妒意在绿茶的帮助下穿破刚刚解冻的寒冷再次升起,他转头望了一眼窗外不知所以的“虚拟爱人”商店,暗暗下定决心。

一会餐送上来了,随之而来的是女服务员甜甜的嗓音:“这位先生您好,您的餐已经上齐,请问您还需要什么吗?”

黑仔抬头看了一眼,这是一个身材和长相都不错的女人,有一双摄人心魄的会说话的大眼睛,身着一件墨绿色V领鹅绒连衣裙,下配黑色牛皮短靴,黝黑的长发披散及腰,浑身散发着淡淡的樱花香气----此刻她正端着餐盘微微俯下身,浑圆的胸部在樱花香气的掩映下诱惑地若隐若现。黑仔礼貌地欣赏了两秒,抬头冲她笑了笑:“谢谢,不需要了。”

“好的,请您慢用。”漂亮的女服务员点点头,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

“对了,对面那家虚拟爱人商店是卖什么的?名字好奇怪。”黑仔取出一张餐巾纸,冲窗外努努嘴,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哦,那家啊,应该是刚开不久,据说是卖投影设备的。”

“卖投影设备还取个这么个暧昧的名字……”黑仔附和着故作鄙夷地撇撇嘴。

“是啊,最神秘的是他们晚上九点才开始营业哪!”服务员压低声音凑近说着,诱人的乳沟愈发栩栩如生了。

黑仔撇过脸端起茶杯呷了一口不再说话,服务员也知趣地转身婷婷袅袅地走开了。

黑仔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下午四点十分,shit,还要等好几个小时!

 

晚上十点,打烊以后的“萍依茶餐厅”。

高大巴西木掩映的角落,一盏杏黄的灯光以适宜的亮度很有情调地打在一张原木桌上,桌边对座小酌的一男一女正在浅浅交谈,他们的发梢在灯下反射出柔亮的光。

“最近赛博店进展怎么样了?大概卖出去了多少商品?”女人呷了一口红酒,将视线投向窗外问道。

“算上今晚的营业额,一起有四十六件买卖。”对面的男人已经秃顶,微微发福的身躯将黑色西装下深酒红色的衬衫撑得满满的,他转转脖子又伸手解开衬衫领口下的另一粒纽扣,“开业近一个月,生意一直比较清淡。”

“老李,今天那个男人买了吗?”女人收回视线回头问道。灯光下,她赫然就是白天风情万种的女服务员。不过此刻她在连衣裙外加了一件黑色针织开衫外套,又将头发束了起来,显得端庄不少。

“报告清总,买了,而且不到一个小时就成交走人了。”老李会意地回答道。

“嗯。”清总点点头,再次将视线投向窗外,那里“虚拟爱人”的霓虹灯正在夜色下闪着五彩斑斓的光,“看起来,我们的生意出现好转的兆头了。”

“是啊,恭喜清总!”

“来,干杯!”

“干!”

 

(四)

小杏仁已经睡了。给她把台灯打开后,剩下的时间就是属于我个人的私人时间。

我很珍惜这一段独处时光----小杏仁真是一个可爱的小精灵,从我见到她的那一刻开始,就深深地爱上了她----其实,我就是为爱她而生的啦,我怎么这么废话了我,嘿嘿!

我深知我只是一个投影人,对比小于杏仁的丰满和丰富,我太单薄。这半个月以来,很多次我的个人cpu都出现当机的情况,我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应对,甚至我根本无法在第一、第二、第三时间体会小杏仁的意图,只有等她睡着了,我才可以连线总部寻找妥帖的答案。

譬如那次,小杏仁回家后,就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一动不动,眼神似在盯着银幕,又似没有,整个人呆呆的不对劲,连水都没喝一口。我小心翼翼地(这已经是我打了n个补丁后的表现)凑上前去问道:“小杏仁,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小杏仁心不在焉地回答。

“是上班太累了?”

“没有。”

“那是路上堵车了心情不好?”

“今天不堵车啊,你没听交通台吗?”

“……你晚上想吃什么?”

“随便。”小杏仁没好气地甩下这两个字,就气呼呼地扔下遥控器和还开着的电视“腾腾腾”地回卧室了。我当时就懵在那里,半天都没反应过来,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

无奈之下,我只好去厨房给小杏仁做了一碗“随便牌”西兰花猪排面,再细心烤了两个蛋挞。两个小时后,小杏仁出关觅食了,她看见保温箱里的食物时顿时两眼放光,扑上前去边吃边“啧啧”赞着,呆呆的眼神开始变得灵动,苍白的小脸也泛起了红晕。我不得不把这种神奇的转变归功于食物,从那以后我更是苦练厨艺。

当然那晚我也通过家用电器控制系统连接上了因特网和总部电脑取得联系,我将当天的情况一一上传,在下载总部电脑传回的补丁后,我才知道女孩子身上还有种叫“间歇性呆滞”的东西。

诸如此类让我瞬间石化的例子太多了,简直不胜枚举----不知道别的女孩子是否也这样,还是只有小杏仁才如此不知所以、没头没脑。

最让我记忆犹新想吐血的是那次----如果我有血可吐的话。

那天,小杏仁兴冲冲搬回来一个榴莲,将它剥好后,她留出一半晚上吃,一半用保鲜膜密封好放在冰箱里吩咐我冻上。我当时随口说了一句:“真臭!”

“哪里臭了?明明很香。”小杏仁一边收拾榴莲壳一边抗议。

“明明就是很臭!臭哄哄的!”我夸张地捏起鼻子。

“就是很香!”小杏仁停下动作直起腰,杏眼圆睁。

“好好好,香香香………”我明智地收回话头,看起来她有点认真了。

于是小杏仁又开始忙活起来。事情就坏在我接下来的那句话上----如果可以,我真想给当时的我几个嘴巴子。

“臭死了,嘿嘿!”我忍不住又实话实说:“真搞不懂你们怎么会喜欢吃这种东西。又难看闻起来还跟便便一样……”

“你说什么?”小杏仁“噌”地回过头来,声音尖利却面无表情。

“额……”我有种不良的预感,决定立刻闭上嘴巴。

“你才臭,你才吃便便!”小杏仁将收拾好的榴莲壳“嗵”地一下丢进垃圾桶,转身冲我嚷嚷,“本来心情很好的,被你搞坏了!你讨厌!竟然说人家吃臭大便!你才吃臭……”

“我不吃东西……我就是形容一下……”我挣扎着辩解了一句,被榴莲醺得翻滚的胃似乎要呼之欲出了。

“你……”小杏仁双手叉腰,樱唇紧咬,语塞着小脸憋得通红。

我忽然觉得她这个样子很可爱,眼睛瞪得圆圆的,脸也鼓着,活像个愤怒的苹果。于是我忍不住“嘿嘿”笑出声来。

“你还笑!?”小杏仁彻底愤怒了,她呼啸着向我扑来,我本能地往旁边一闪,于是小杏仁扑空倒在我身后的沙发上。此举更加激发了她要把我抓住的决心,我也彻底忘记了自己虚拟投影人的身份,于是我们两个在房间里玩起了猫抓老鼠的游戏,十分钟后气喘嘘嘘的小杏仁放弃了追逐,她气败急坏地将“虚拟爱人”小黑盒“唰”地一下从家用电器控制系统上拔下来----以下为我个人臆想----得意洋洋地宣布:“哈哈,这下我终于抓住你了!”

此事直接导致我被关黑屋三天三夜,真是度日如年啊!事后我连接上总部打好补丁后痛定思痛,分析出出问题的几个关键点:

一、我不能说榴莲臭,尽管它确实很臭;

二、在小杏仁表明态度说榴莲很香后我就更加不能说它臭了,还用大便来形容简直是找打找骂找关黑屋----依此类推其他任何人、任何事。当然黑仔除外。

三、在小杏仁有任何打我掐我泄愤的需要时,我应该迎难而上挺胸而出……如果我有胸膛的话。

当然了,以上只是例举小杏仁让人觉得不可理喻的时候----我称之为“可爱的不可理喻”,实际生活中当然是开心居多。不过,说实话,虽然我总是一如既往地在小杏仁面前表现出阳光和温柔,但最近却也平添不少忧愁----黑仔撇开不算,我对自己只是个虚拟投影人的事实日益倍感无奈----虽然拥有智能,可是那又怎么样?我不能给我爱的人实际的拥抱,我连抚摸一下她的长发都做不到。我是个男人,我弱爆了,我想要抓住每一个机会变强。所以每晚打好补丁后我都进入自省的冥想状态,认真消化cpu中的每一个细节,我把每一个0和每一个1细细咀嚼,我祈祷我可以爱得更久、更有力一点。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