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虚 拟 爱 人 (1,2)

虚 拟 爱 人


                                                                                                                                                               漂漂兔

 

(一)

 

杏仁给男友黑仔打了N个电话,可是返回的不是忙音就是千篇一律的“对不起,该用户已关机,请稍候再拨”。杏仁气得把手机狠狠摔向墙角,然后把自己也狠狠地摔在床上。

“算了,不接就不接,我不打了,再也不打了!分手就分手,至少在我这是分手了!你这样耗着不回信是怎么回事?怕我赖着你吗?我才不会!我赖着你什么?你的金钱吗?权利吗?……我不就是赖着你一点温暖嘛,不就是要你关心嘛……我以后就自己给自己温暖,我依赖自己不行吗?黑仔你给我听好了,我再也不赖你了!!你给我滚!滚滚滚!滚了就永远都不要回来……”杏仁在脑海里一遍遍分析着、咆哮着,然后红肿着双眼蜷曲在床角逐渐睡着了。

第二天整整一天,杏仁都关机,偶尔在工作间隙把手机打开,却依旧没有收到任何一条来自黑仔的留言。随之而来的是更长时间的关机。直到杏仁下班,手机里黑仔的留言箱依旧空空如也。杏仁假装冷漠的心已经趋向崩溃了。但她还是努力按捺住主动示好的一贯冲动,拐进了以前两人经常光顾的“闪绿”咖啡茶餐厅。饱饱的晚餐终于暂时压制住了蠢蠢欲动的失落情绪,杏仁拎着手袋,百无聊赖地在街上闲逛,想做一点不同寻常的事,可是街面上的事物似乎跟以往的一切没有任何一点的不同——来来往往的面无表情的人们、褪色的商店招牌、开始变黄的银杏叶、寒冷的晚风以及喧嚣的车水马龙——最后杏仁决定放弃打车回家的习惯而上了一辆开往住宅小区方向的公交车,却在上车后发现车号错误。杏仁继续百无聊赖地在觉得可以了的某一站下车,然后在洒满黄色路灯光的大街上寻找可以转车回家的公交车站牌。这时,路边一家商店吸引了她的目光,商店门口的霓虹灯招牌上赫然写着四个粉红色大字“虚拟爱人”,在夜色中闪着魅惑的光。

杏仁信步走了进去。

这是一家出售新概念电子产品的商店,虽然已是深夜,店里依旧井然有序,没有丝毫打烊的意思。这时,一个留着时髦小背头的矮胖男服务生走上前来打招呼:“您好,欢迎光临!请这边坐!”

“好。”杏仁在小背头的引导下将自己疲倦的身体倾倒在店铺一角的某个舒服的白色大椅子里。

 “我们店主售一款名为‘虚拟爱人’的电子产品,只要把您的脑波接入,我们就可以为您制作出一款符合您内心情感需要的‘虚拟爱人’。”小背头殷勤地介绍道。

“符合内心情感需要?”

“对的。”

杏仁心动了。于是她戴上小背头递过来的耳机模样的脑波收集器,按下按钮,顿时一股宛如涛声般的音乐层层叠叠地在脑海中铺展开来,并迅速伸展成一张软厚的床,带着新鲜棉花糖般的温热香味,让人沉醉。杏仁放松地躺在这云之巅的棉花糖床上,闭上眼睛,最爱的他悄悄地浮现在眼前。

十分钟后,音乐停止,小背头将“耳机”接过,并顺手递给杏仁一杯浮游着浓厚奶油泡沫的卡布奇诺:“请您稍候,这是我们提供的免费咖啡。”

杏仁接过咖啡,呷了一口,味道出乎意料地醇正,比公司附近星巴克的强了太多。杏仁为这午夜邂逅的美味微笑了下,舒展身体靠在这白色软塑料能随时改变凹凸曲线以完美贴合身体弧度的舒适大椅上,视线越过过道和阔叶绿植投向落地窗外。窗外是幽蓝宁静的夜色和播撒着昏黄光线的路灯,以及偶尔路过的行人和夜行猫拖下的长长影子。这是一个初秋的夜晚,隐隐而来的萧瑟挟裹着寒冷在夜风中弥散,令失恋情伤的人倍感孤单。可是“虚拟爱人”商店为杏仁营造了一个小小避风港,卡布奇诺的香滑和着蓝调音乐的优柔熨帖着她冰冷干枯的肠胃,咖啡杯的温度让她冰涩的手指尖变得温暖起来。杏仁靠在大椅上懒懒地又呷了一大口咖啡,心儿真正地从怨牵挂念黑仔的囚笼中释放出来。咖啡喝多了容易失眠,可是杏仁今晚不想管这么多。

片刻,小背头拿着一个印着若干选择题的纸片走了过来:“您好,请您对产品的各项参数做一下选择。”

杏仁拿起铅笔,控制住想咬笔头的冲动,仔细看去:

一、影像质量:极精、高、中、低。选极精。

二、可投影地点个数:2、3、4、5。嗯……选3。

三、语言种类:中文、日语、英语、意大利语…… 选中文和法语。

……

两杯半咖啡的时间后,杏仁用三个月的工资换到了属于自己的“虚拟爱人”——一个黑色的密闭金属小盒子以及一根可以和家用电器控制系统连接的数据线。

小背头麻利地给杏仁的“虚拟爱人”扎上一个浅绿色蝴蝶结丝带,并贴心地附上有详细说明书的包装盒以及商店名片。回家的计程车上,杏仁抚摸着包包里冰冷的“虚拟爱人”,心底顿时涌上一丝对自己的嘲笑:用三个月的工资换回来这么个小盒子,还叫“虚拟爱人”……难道我真的如黑仔所说,是笨女人、蠢女人、脑袋进水了?……哈哈,管他呢,我跟黑仔已经分手了,已经没有关系了,进水了就进水了,蠢就蠢……我舒服,我乐意……

回家打开门,杏仁放下包,第一件事就是将“虚拟爱人”连上家用电器控制系统,并将三个投影地点分别选为客厅、卧室、阳台。

随着一阵轻松而又悦耳的吉他声,虚拟爱人出现在距离杏仁前方一米左右的空气里。他是一个穿着自然皱褶白色丝光衬衫和牛仔裤的男人,蹬着一双深蓝色格子家居拖鞋,稍长的头发柔软而略显凌乱地堆积着,宛如他亲切的话语和目光:“你好小杏仁,我是松可。今天怎么回家这么晚?”

“我……”杏仁瞪大眼睛有点语塞,她能告诉他自己是去订制他了么……而且这第一次见面就带点小嗔的问候也太自来熟了吧……貌似他很关心我这么晚没回家,还是有点小温暖的……话说这个男人看起来还真帅……想到这,杏仁的脸“唰”地一下红了,她忙掩饰着低头换上拖鞋放下包包,就急匆匆地去洗手间洗手。

洗手间水龙头流出来的38度刚刚好的水温让杏仁有些小诧异,她按了一点洗手液在手心慢慢揉开,“哗哗”的水声里松可的模样浮上心头——还真是一个又干净又温暖的帅男人呢!高高大大的身材,穿白衬衫配仔裤真好看。他,哦,对了,是松可,松可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语速也徐徐缓缓的,这是不是意味着性格也比较温柔慢调呢?他头发还有点湿漉漉的,是刚洗过不久么?看起来好好摸的样子——哎、哎、哎,我这是想哪里去了?松可只不过是我花三个月薪水买回来的智能虚拟投影人而已,真是的!镇定,镇定!!想到这,杏仁果断将手上的泡沫冲洗干净,擦擦手又理了理头发,对镜子中的自己眨了眨眼睛,便拉开洗手间门走了出来。谁知刚迈步,就差点迎头“撞”上松可——松可正斜倚在门框上看着她笑呢——不可控制地,杏仁的脸再一次“唰”地一下红了。

“我刚给你温了一杯牛奶,喏——”松可指了指客厅吧台旁尚有余温的微波炉,泛着笑意的嘴角微微上扬:“喝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今天太晚了!”

“谢谢!”杏仁顺从地取出牛奶在灯光的阴影里边喝边道谢,正好掩饰自己有点发烧的脸。“咕咚咕咚”地牛奶下肚,杏仁对陌生“男人”松可的好感倍增。

收拾好个人卫生之后,终于可以休息了。杏仁披散着半干的长发推开卧室门,却见松可赫然坐在床边,还穿着印着小熊的睡衣睡裤,正冲自己坏坏地笑呢——天啦——杏仁拍拍脑门顿感一阵眩晕:我怎么还在卧室里设置了这只“虚拟爱人”?真是秀逗了!杏仁一转身狂奔向客厅的小盒子,毫不犹豫地在设置里将卧室改成了厨房。

“不想让我陪你睡觉么?……好吧,你早点睡吧,晚安!bonne nuit!(法语:晚安)”客厅里的松可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在杏仁经过时冲她宽容地笑了笑。

杏仁终于钻进了被窝,内心因为忽然出现的松可所带来的种种悸动和忐忑在夜色里化作丝丝温暖和甜蜜荡漾开来。正在这时,台灯在最低档亮了。肯定是松可。杏仁宛然一笑,闭上双眼在灯的陪伴下很快进入了梦乡。梦里却又见到黑仔,只是他不再那么冷漠,而是宛如初恋般地正在陪她逛街,贴心地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杏仁想要的小玩意儿。这种日子,真好。bonne nuit~

 

(二)

 

和杏仁冷战已经将近一周了,以往每逢这种情况,她大多不到一天自己就笑嘻嘻了,最长也不超过两天。杏仁并不是喜欢冷战并能耐得住冷战的人,这次情况很反常啊!

虽然杏仁性格有些古怪的地方——譬如总是不怎么合群、容易冲动、爱耍小性子闹别扭等等,包括这次吵架起因也是因为我说她浪费乱花钱,虽然最后辩论清楚了是我对她的成见导致的误会,但她那生起气来得理不饶人哭天抹眼泪非得要我首先赔礼道歉的劲儿,我实在消受不了。每次吵架都是这样。本来是一件很小的事,非得整得跟太平洋爆炸似的,我想要独居一室冷冷场都不行,每次擂门都擂得天响,我身上还有好几处地方挨过她的“掐指神功”。哎,每当这时分手的心都有——其实我知道这时候只要我去抱抱她哄哄她一切都会在五分钟之内烟消云散,可是有时候我就是不想使用这件“法宝”,我期待她闹够了累了自己长长教训,不要每次都跟小孩子一样——哎,说到小孩子,其实,杏仁身上贯满的孩子气却是当初最打动自己的地方。这真是一个矛盾体。黑仔又点燃了一根烟,深吸一口,冲布满阴霾的天空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这一周工作挺忙的,工作五天加班五天,再加上杏仁闹别扭,日子就过得涩涩的,哎,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够懂事一点少给我添点乱。抽掉大半包烟后,黑仔还是决定周末先去杏仁家看看情况。

星期六是一个晴朗的日子,秋高气爽,北方特有的粗犷与明朗在空气中交织,万物宛如被蒙上浅浅灰调的版画,生出一派清晰明澈的景象。这正是这个城市一年四季中最好的时候。黑仔兴致勃勃地穿上以前杏仁为他挑的白衬衫、牛仔裤以及黑色瑕步士皮鞋,收拾停当后又在楼下花店买了一捧深红玫瑰——杏仁以前总是眼热别的女孩能经常收到花。尽管黑仔一直觉得送花这种行为很幼稚,但这次他还是破例了一把。

来到杏仁家,敲门没有人开。黑仔想了想,掏出钥匙将门打开,他立刻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大跳:只见一个和自己衣着相仿、面相斯文白净但体型高大的男子正诧异地站在面前,手里还拿着一把半旧的蓝色民谣吉他。

“请问你找谁?”松可最不喜欢在练琴时间被不相干的人打断,他还准备等杏仁逛完街晚上回家后为她深情演奏一曲的。

“你又是谁?”黑仔在短暂的惊愕之后恢复一贯镇定,他大模大样地换上拖鞋反问道。

“我是杏仁的爱人。今天她不在家,你有什么事先跟我说吧!”松可很恼怒眼前这个人大喇喇换鞋的动作,他走上前两步拦住就势要往里走的陌生访客。

“爱人?”黑仔闻言猛地抬头,一股强烈的醋意贯入神经。他瞪大眼睛上上下下仔细研究了松可半天,恍然大悟:“你是虚拟投影人?你说你是杏仁的爱人?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刚才我还当真来着……哈哈哈……”黑仔释然地大笑着,毫不客气地径直穿过松可,熟练地从客厅陈列柜里拿出一个玻璃花瓶,灌上水,将玫瑰插进摆好。

“你到底是谁?”面对这种完全无视的挑衅,松可真的气愤了,但他还是强忍着,为了防止自己不礼貌地爆发,他在沙发上坐下。

“难倒你还看不出来吗?”黑仔得意地斜睨着松可,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我是杏仁的男朋友,我才是他真正的爱人!”

“杏仁有男朋友?我怎么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松可惊讶了。

“……”去而复返的醋意再次烧灼着黑仔的神经,口中的烟味似乎变得格外苦涩起来。他起身去饮水机想给自己倒杯水,可是任凭他将阀门调到最大,却无法接下一滴水。

“嘿嘿!”松可嘴角泛起一丝坏坏的笑意,他翘起二郎腿,随手拨了一个动听的和弦:“Elle préfère les hommes sans fumer!(法语:她可不喜欢吸烟的男人!)”

黑仔不理会松可的嘲讽,在他看来,这个虚无缥缈的有些发疯的三维投影人根本算不上自己的对手。黑仔放弃了那台不合作的饮水机,转身去往厨房。

“对不起,冰箱也不工作哦!”黑仔一进门就发现倚在冰箱旁笑嘻嘻的松可。他气不打一出来,蛮横地再一次穿过松可去拉冰箱门,果然,任凭他怎么使劲,冰箱门纹丝不动。

“你……”黑仔怒视着近在咫尺却无法触摸的自称“杏仁爱人”的松可,僵持了十秒之后,黑仔果断收起即将挥出的拳头。IT工程师的常识告诉他男人间的力量较量对松可根本不起作用,要想制服这枚狂妄的虚拟人,最要紧的是找到他的发生装置。黑仔在杏仁的公寓里四处奔走寻找松可的“老巢”,半个小时后,他最后终于发现了客厅电器控制系统上连接的小黑盒。

“……”松可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惊骇得说不出话来。和杏仁共处的这一个星期让他觉得自己非常厉害非常有用——至少通过努力,杏仁孤单的脸孔逐渐洋溢起了甜蜜的笑容,晚上睡觉也开始变得安稳。可是在这一刻,他忽然发现自己其实很脆弱,只要拔下那根纤细的连线带走那个小小黑盒,他便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不在杏仁的生活里留下一丝痕迹,而自己面对这种可能是永久的诀别竟没有丝毫办法去做哪怕一点点阻止的尝试。想到这,松可顿觉心好疼。他颓然地倒在沙发上,面对黑仔明目张胆的冒犯行为无能为力。如果他能流泪,此刻,眼泪一定不断地滴落在怀中的吉他弦上,奏出一曲最为悲伤的歌。

可是,黑仔并没有将小黑盒拔下。他看到了黑盒上印刷的“虚拟爱人”商店地址,端详片刻后决然地拂袖而去。


评论
热度(1)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