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边缘人4

边缘人4


                  黄粱


第四章 来自无人岛的满满杀意

 

 

这一行字,是什么意思?

笔记中8月17日梦到的在那座小岛上发生的事情,如此诡异,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如果仅仅是梦境的话,应该是“记忆”与“幻想”的结合体,但作者的印象如此清晰,又让人觉得就像真的在眼前发生过一样。

最后两个疑问,这本笔记的作者是谁?里面提到的内容,和案件有关系吗?

我揣起笔记本,离开旅店,信步走在附近一条幽静的小道上,不停思考着心中的问题。

如果说,“家”就在那座小岛上,笔记的作者也经常想去那座岛上寻觅些什么,几次搜寻下来,并没有发现什么稀奇的东西,但是却依然对那座小岛有着难以理解的依恋,在字里行间中也能发现他并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那么,我推测他从岛上来,因为某些原因忘记了自己的“家”在哪里,可对于自己以前熟悉的环境依然还有些许熟悉,那岛便是让他有熟悉感的地方。周围的人千方百计不让他知道真相,而他却不停地凭着梦境发掘,寻找自己以前的记忆?

这所谓“周围的人”也包括老汪吗?老汪和其他人为何要向他隐瞒真相?

当然,那座小岛就是“家”这只是毫无证据的推测。不知不觉中,我已沿着小路来到了老汪家公寓附近,这时已是午夜十二点。一抬头,他家的灯居然亮着,汪夫人大概已经回来了。也是,老汪出了如此之大的变故,迟一些回来也在情理之中。

一股愧疚之情忽而涌上心头。老汪信任我,才拉着我这样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进入密室,如果我打一开始就阻止他疯狂的行为,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如果我不抵上囚室的门,也不会有这样的结局。我有许多次机会能够改变这结果,可我却什么都没做。

我决定前去拜访汪夫人,告诉她我所看到的一切真相。即使是出于内疚,我也应该安慰安慰夫人,毕竟老汪变成白痴,没有人比我更清楚真实的情况。

依着几个小时前走过的路线,我再一次登上了15层楼。站在门前,脑中不禁滑过一丝慌恐与不安,但最终还是按下了门铃。等了许久才有人来开门,果不其然,正是汪夫人。

夫人近五十岁的年纪,穿着一身正装,大概是刚从外面回来吧。本来这个年纪,已经无法抵挡时间对女性的残忍剥削,但汪夫人却像是个特例,面容身材与三十岁的妇人无异。我每次看到她的脸,心里都在盘算她年轻时该是什么样,就算放到现在,也足以成为少男们倾慕的对象吧。

原以为夫人见了我会大吃一惊,按理说警察一定会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身上,然后向家属抱怨我多么多么可恶,害了老汪。但她却一点责备我的表现都没有,只是热情地招呼我进屋坐下,泡了一杯热茶。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的热情,却难掩心中的哀怨。

本来打算和盘托出我所知道的一切,不向她做任何隐瞒。和她坐在一起,我知,她不知,这是我占了主动,本拟好了一堆委婉的话来描述当时的场景,但后来的发生的情况却令我大吃一惊。

她的第一句话就彻底打碎了我的计划,着实吓了我一跳。“黄梁,你也知道乃奇的事情吗?”她说道。

我被这句话堵住了嘴,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半天才含糊地说了一句“知道……”

看来,警方并没有告诉她这事和我有关。我的计划被打乱,开始在心里重新盘算到底该不该说出来。

没想到她后面说的话,让我惊愕不已。

“警局说和他一起出事的还有六个警员,七个人一起都疯掉了……”她的语气里大有哭腔,但此时我却张大了嘴,真正的被这句话吓住了!就像脑子被酒瓶砸了一下,半天恍恍惚惚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许久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大声冲着她喊:“真的吗!七个人全都成傻子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我瘫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太可怕了……”

很长时间的沉默,我和夫人都没有说话。最终,夫人打破了僵局,抬起头望着我说:“你觉得……乃奇能治好吗?”

我无法回答……只好满脸苦笑。

“可以治好的。”说出这句话,突然自己都觉得羞愧难当。

夫人也明白我这是在安慰她,悠悠地垂下了头,叹了一口气,“多说这些也没用,你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要告诉我的?”

她这话让我大吃一惊,本来我确实是有些话要告诉她的,可在这瞬间却迅速决定不说了。随即,我用镇定地表情代替了吃惊的表情,唐突地从口袋里掏出笔记中夹着的那张照片,放在她面前。

“这个地方,你见过吗?”从这语气就能听出来,我非常紧张。

“哎呀……很久没去那里了……”她看了半响,说道。

可以肯定,夫人也去过那个地方!

“以前乃奇的爸爸喜欢去那里,”她接着说“乃奇在家的时候,都是他陪着去,经常租一条小船带着他爸爸去那岛上玩儿。偶尔不在家,老爷子就非要我陪着去,我又不会开船,只能陪他在岸上看那小岛。”说完,她指指照片中的小岛,朝我望来。

“夫人您没有上过那岛吗?”

“我觉得那岛上没啥好看的。”她摆了摆手“只有乃奇和他父亲上过岛。”

我忽的坐正了身体。心中一个巨大的疑团解开了,那本笔记的作者,很可能就是老汪的父亲!

没有想到,在老汪的身上还有如此离奇古怪的事情发生过!

“那夫人……”我急切的问道“老汪的父亲还健在吗?”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满满的希望得到肯定回答,但是老汪已经四十余岁,他的父亲,如果还在的话也该是六七十岁的老头了吧。

“很久之前就死了,死了有二十多年了。”夫人的回答让我再一次瘫坐在沙发上。

二十余年了,老汪当时才二十多岁,他的父亲也该刚刚四十余岁。一个青年在才开始成家立业的时候突然丧父,而且父亲正值壮年,的确会令人一辈子耿耿于怀。

但是,如果老汪的父亲正值壮年,为何要别人带他去那岛上,而不会自己去?

“夫人,”我又坐起了身子“老汪的父亲自己不能去吗?为什么每次都要叫上老汪?”

夫人扬起了眉毛,不屑地说“他一个人可去不了。我嫁给乃奇的时候,他爸爸已经在轮椅上坐了好多年了。说是因为脑中风,两条腿瘫痪了。”

我突然站了起来。这件事情,本来看不出和案件有什么关系,但是事情的发展总是令人始料未及。

“他被发现中风的时候……是不是还有另一个人?”

“嗯?你也知道?”夫人疑惑地看向我说,“确实是还有一个人,乃奇说那人是他爸爸的老朋友,两人一起在那岛上被发现。发现的时候,乃奇的爸爸就中风了,另一个人更可怜,医院诊断他已经丧失智力,成了白痴。”

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又是白痴!

这一切似乎与笔记里的描述相符,可以肯定,笔记的作者就是老汪的父亲!老汪因为父亲的死而耿耿于怀,一直在调查死因,而笔记中提到的梦境,又与现实中的案件如此相似!

他的父亲,究竟是如何去世的!

“夫人,老汪父亲去世的详细情况你知道吗?”我急切地问。

“我只知道被发现的时候,他漂在海面上,左腕被割破,失血过多而死。警察认为是因为金融危机,自杀的。”她无奈地摇了摇头,“乃奇知道得最清楚,昨天警局来人搬运家里的资料时,我才发现他的那些资料基本都是90年代的东西,就是他爸爸去世的那个年代。”

这样的回答让我十分诧异,又十分沮丧,老汪的父亲居然是这样去世的,简直残忍至极!怪不得他一辈子都没有放弃寻找凶手,自己的父亲这样被人杀死,任何人都不会罢休!但是老汪的资料被拿走等于是说,现在又要我从头开始他已经做了十几年的事!

老汪的父亲,中风,割腕,笔记,小岛,另一个人,白痴,到底是怎么回事!二十余年前在那座小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十余年前老汪的父亲被残忍杀害,又是怎么回事!

我的脸上汗如雨下,这一切事实,完全无法串联在一起!要想知道真相,只有找到当事人问个清楚,但是老汪的父亲和那另一个人,都早已离世,无从查证!

“夫人……”我紧紧咬着牙说,“您能向警局要回老汪的那些资料吗?那些是他的私人物品,警局没有理由拿走……”

本以为我问这一句纯粹是废话,只是为了让心里唯一的一点希望趁早破灭而已,没想到夫人的举动居然让我瞬间两眼放光!

她侧身去取身旁的皮包,拉开拉链,抽出了一封薄薄的信件。

“警局说这是前些天寄给乃奇的信,但是这信很奇怪。”说完,她把信递了过来。

我接过了信,看了一眼信封,居然吓得我半天合不上嘴!

信封上收信人一栏,写着“汪乃奇”,而寄信人一栏,居然也写着“汪乃奇”!

再看,连收寄信的地址都是一模一样的!实在诡异!

我抬头看了看汪夫人,她一直望着我,对于我脸上惊讶的表情,也大表赞同。

信中写了什么?

一看,信已经拆封,应该是已经经过了警方的“检查”,然后才还给了汪夫人。里面只有一张宽大的信纸。我二话不说直接抽了出来,手忙脚乱地打开信纸,偌大的信纸上只短短地写着几行字。字迹十分潦草,看得出来是在极度匆忙的情况下写的。信中的内容,更像是一张时间表,我就记录在下面。

 

年份       父      我    发生的事情

2013       ---      45    案件。

1998       55      30    父失忆,试图回“家”,在岛上被杀。

1988       45      20    父与另一人在岛上出事,父中风失忆,另一人成白痴。

1968       25       0    父与另一人一同逃难来到香港。

 

  无论最后是谁看到这信,请记得帮我追查下去!

 

我闭上了眼,仰头躺在沙发上。老汪他明白自己凶多吉少,不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所以事先把重要的信息记在信上,寄给自己。留在家里或者办公室,只会被愚蠢的警察拿走放在保险库里。

    那么……他知道……如果他没出事,这信当然没必要。如果他像父亲一样失忆了,这信自然是继续调查的重要线索。如果他正如现在这样不幸……这信就会送到夫人手上,继续他的调查事业。果然,不查出杀害父亲的凶手,他永远不会罢休!

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证明老汪父亲的死与这次的案件有关。但是笔记中的场景,实在令人毛骨悚然!“另一人”如此简单地变成白痴,又与案件中十几名杀了人的白痴惊人的相似!凭我的直觉,这两者一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老汪的这最后一句话,我一定记住!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