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不朽的机器

不朽的机器


                                         迈克尔·斯万维克

                             卢可儿  译

  

  “想长生不朽吗,滴答先生?”

  一句话斩断了喧闹和闲聊,酒吧里鸦雀无声,寂静笼罩着,好像要永远笼罩下去,然后——“你是在和我说话?”一个机器人说。

  醉鬼呵呵大笑:“在这里,还有哪个人的脸上插着针管?”

[center][attach]1310_1.jpg[/attach][/center]

  这一切都落在老人的眼中。他轻轻碰了碰身边少女的手,说:“注意看着。”

  机器人沉默不语①,他仔细的把注射器放在一块方形绒布②上,和一瓶液体胶原并排摆着。他把自己的充电插头拔下来,放在注射器旁边。然后他抬起头来,脸板着,面无表情,宛如一头年轻的雄狮。

  醉鬼轻蔑的嗤笑一声。

  酒吧坐落在自行街③的街角,远离街上的喧嚣④,是一个安静的避风港。屋子里的黄铜、镜子和木头嵌板⑤,让人觉得呆在这里,就像是睡在一个核桃壳里那么舒服和暖和。灯光懒洋洋的滑过房间,投下变幻的暗影,仿佛夏日云彩飘过头顶——只不过要暗淡得多。吧台、吧台后面一个一个的酒瓶和酒瓶下面的架子都是真的,真实得让人惊诧⑥。就算这间屋子里有什么东西是虚拟的,也被放置在高处或者吧台后面远处无法触及的地方。这儿并不想显得那么时尚。

  “如果您是在向我挑战,”机器人说,“我非常荣幸的邀请您到外面去一趟。”

  “哦,不不不不不,”醉鬼说,虽然他挑衅的表情和言语恰恰相反,“我仅仅是看到你把那粘液杵到脸里边去,哦是那么的精细优雅,就像一个老太太往自己身子里填抗氧化剂一样,所以我指出……”,他摇晃着,伸出一只手按在桌上让自己站稳,“……我指出你想要长生不朽。”

  少女疑惑的看看老人。老人把一只手指竖在嘴唇前面。

  “没错,你说的对。我看你大概有——五十岁了?就要开始衰颓老朽⑦了吧。用不了多久,你的牙齿就会松动掉光,头发脱落,脸上长满皱纹,缩成一团。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你的眼睛就花了,耳朵也背了,在临死之前,如果你运气不太好的话,恐怕就得戴着尿布。而我——”他拿起注射器抽了一管胶原,弹了弹针筒让气泡浮上去,“不管什么部件损坏了,只要换一个新的就可以。所以,没错,我想长生不朽。至于你嘛,我觉得你想去死。我希望,那一天快点到来。”

  醉鬼的脸扭曲着,他发出一阵语无伦次的咆哮,扑向机器人。

  机器人的动作快得难以看清,他猛地站起身,捉住醉鬼,把他的身子拨得转了一个圈,一把举过头顶。他一只手从背后掐住那人的喉咙,另一只手紧紧攥住双腕向下拉,醉鬼用力踢蹬着,可是怎样也无法挣脱。

  “我现在稍微加点劲,就能把你的脊梁折断。”他冷冰冰的说,“如果我全力出手,连你的骨头都能拆散。我的力量比普通人大二点八倍,速度快三点五倍。我的反应速度略低于光速,而且我刚刚调整完全身机件。在这里恐怕没有比我更强的人了,你凭什么跟我打?⑧”

  然后他手腕一翻,把醉鬼放下来。醉鬼脸憋得通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放心,我不想和你这种人计较。我只想请问一句,你能不能立刻离开这里?”机器人把醉鬼转了个方向,朝门口一推。

  那人跌跌撞撞的跑掉了。

  这里的每一个人——其实也没多少——都在看着。这一幕小小的短剧一结束,他们的思绪又回到自己的酒杯上,谈笑的声音再次充满房间。侍者把一件东西放回吧台后面,转身招待客人去了。

  机器人没有继续维护自己,他把工具包裹好收起来,顺进口袋里,另一只手在收款机上一划,起身要走。

  这时候老人转过身来:“我听见你说,你想要长生不朽,是真的吗?”

  “谁不想?”机器人简单的说。

  “那就坐一会吧,从你那无穷无尽的时间里抽出一点点来,和一个老头聊聊天让他高兴高兴。为什么这么匆忙,连多聊两句的时间都没有呢?”

  机器人犹豫了一会,少女冲着他微微一笑,于是他坐下来。

  “谢谢你。我的名字叫做——”

  “不用介绍,我知道您是谁,勃兰特先生。我的记忆体工作正常。”

  老人笑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你们这些年轻人,我不用反复提醒你们某些事情⑨。”他指了一下和他对坐的少女,“我孙女。”灯打在她的座位上,照得她的红发闪闪发光,她莞尔一笑,露出一对迷人的酒窝。

  “我叫杰克。”机器人搬了把椅子,“幻魔公司出品,南美航海系列,编号——”

  “省省吧,幻魔是我亲手创立的。你以为我连自己的孩子都认不出来了么?”

  杰克脸红了,“您想聊点什么,勃兰特先生?”抑荷尔蒙正在他的体内发生作用,现在他的语气明显的温和多了。

  “不朽。我觉得你的这个念头很有趣。”

  “该怎么说呢?我关心自己的身体,我小心谨慎经常自我维护,我购买所有的升级部件,我看不出来凭什么我不能长生不朽。”机器人挑战的说,然后他停顿了一下,“希望这种想法没有让您觉得冒犯。”

  “不不不,当然不会了。人们一直在追求各种形式的不朽,有的人想通过作品让自己的声名流传不朽,有的人想通过子孙让自己的血脉流传不朽。而我现在有了一个不朽的作品兼子孙,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不过告诉我,你真的认为自己会长生不朽吗?”

  机器人沉默不语。

  “我还记得,我岳父威廉·波特,活着的时候给我讲过一件事。他可是个好人,真是好人,可现在还有谁记得他?也就只剩下我了。”老人叹了口气。“他是吃铁路饭的,有一天,他去逛一个科学博物馆,看见了一个漂亮的大蒸汽火车头,就是上个世纪末用的那种。他满怀敬仰的听着导游赞美那件不朽的机器,就在她提到这机器的生产日期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他比这机器还要老。”勃兰特向前探身,“所以老比尔觉得很可笑,但是实际上这并不可笑,对吗?”

  孙女安静的坐着,认真的听着,一块接一块的吃着碗里的小饼干。

  “你多大了,杰克?”

  “七岁了。”

  “我八十三了,你有没有听说过象我一样老的机器?八十三岁了还能工作的?”

  “那天我看见一辆汽车,”孙女说,“一辆杜森伯,红色的。”

  “听上去很美,但人们也不需要再用它来运输了,对不对?自行街把它们取代了。我曾经得到过一个奖杯,是用UNIVAC上的一个真空管做成的。UNIVAC是第一台真正的计算机,但它的名气和历史地位也不能阻止它变成一堆废品。”

  “UNIVAC,”机器人说,“不能够为了自身的生存而工作,如果它能,它也许还能活着。”

  “零件会坏掉。”

  “买新的。”

  “对——如果市场上有配件的话。但是你这种型号的机器人数量总是有限的,而且有很多都在从事危险的工作,慢慢的都会坏掉,随着他们自身的消亡,相应的配件市场也会消亡。”

  “你可以买二手配件,你也可以让某个工厂为你生产配件。”

  “对,但你必须付得起帐单,如果你没有了钱——”

  年轻的机器人沉默了。

  “孩子,你不可能长生不朽。这一点早已经注定了。所以你得承认,你迟早也会死,而且你还得承认,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因为机器人事业还处在飞速成长的幼年期。比方说,自行街出现之后,原来的T系列机器人就被淘汰了,没有人会费心思升级它们以便和新技术兼容,它们都死了,对不对⑩?”

  机器人垂下头:“是的。”

  “其实你明白这些道理,一直都明白。”

  “是的。”

  “所以你才会对那个醉鬼那么粗暴。”

  “是的。”

  “也许这么说有点残酷,杰克——你可能还活不到八十三,我也有些优势你不具备。”

  “是什么?”

  “良好的基因。我仔细的选择了自己的祖先。”

  “良好的基因,”机器人苦涩的说,“你继承了良好的基因,那我又继承了些什么?我他妈的究竟得到了些什么?”

  “得到了些什么?你的身体里用的是钼化物而不是不锈钢,红宝石颗粒而不是锆石,十七号塑胶而不是——得了吧!我们对你们已经尽心尽力了!”

  “但是还不够。⑾”

  “对,还不够。那只是我们当时力所能及的最佳结果。”

  “那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孙女问,她露出一个笑容。

  “我只能说眼光放远一点,思想开通一点,我就是这么做的。”

  “胡扯,”机器人说,“你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延长论者。我读取过你的传记,依我看,你年轻的时候也象我一样梦想长生。”

  “唉,是啊,我还是生命延长运动的创始者之一。你没法想象我们当时无谓的往自己的身体里填进了多少物质!最后,我终于醒悟了。问题的根源是,细胞每次自我补充都会造成信息退化。死亡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似乎它是深深的写在肉身的底层代码里——也许这就是宇宙运行的方式,可以避免世界充满了老人们。”

  “还有老思想。”孙女不无恶意的说。

  “言之有理⑿。我见证了生命延长运动的失败,所以我决定,我的孩子们应该在我跌到的地方爬起来,你们应该成功,但是结果——”

  “又失败了。”

  “但是我还没放弃!”老人用力敲了一下桌子,“你是第一批想要长生不朽的机器人,这就是我埋下的思想!我们来讨论一下,我究竟应该作些什么。怎样才能创造一个真正不朽的人?我究竟应该给我的设计组下什么指示?我们一起来设计一个长生不朽的机器人。”

  机器人仔细的想了想:“首先,很明显的一点是他应该有能力升级,可以应用新的部件,他的接头和端口都可以适应技术的变革,他可以适应极度的高温,低温,潮湿,还有——”他指了指自己的脸庞,“他不应该长得他妈的这么漂亮。”

  “我觉得你的样子挺好的。”孙女说。

  “可一点都不真实,我希望能被人们当作是‘真人’对待。”

  “所以我们假想的不朽者应该具备:一、可以无限升级;二、适应多种环境;三、外表类似常人。还有吗?”

  “我觉得那女孩应该长得好看一些。”孙女说。

  “女孩?”

  “不行吗?”

  “这个主意不错,”老人说,“能够在进化中生存下来的生物是最适应周围生态环境的生物。人们生活的生态环境是男人主宰的,一个不朽者最重要的特征就是有能力和其他男人很好的相处,或者直截了当的说,她是女人。”

  “嘿,”孙女说,“他不喜欢女人,看他那个样子就知道了。”

  年轻人满脸通红。

  “不要害臊。”老人说,“这是事实,没有什么可害臊的。至于你——”他转身面对自己的孙女,“如果你不学会友善的对待别人,我就再也不带你出来了。”

  她垂下头:“对不起。”

  “这次原谅你。我们返回正题吧,好不好?我们假想的不朽者在很多方面类似一个肉身的女人。她能够自我更新,她的身体可以生长出新的组织替代旧的,她可以用各种物质当作能源,一点碳,一点水……”

  “酒精是一种极好的能源。”孙女说。

  “她的身体可以模拟出成长衰老的外表痕迹,”机器人说,“而且,生物的进化是在很长的时间里慢慢积累的,而我希望她的进化能够追得上其他机械升级的速度”⒀

  “很正确,不过我要彻底甩开升级机制,而要给她对自己身体完全自主的控制。因此她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变异和进化。⒁如果她想在文明崩坏以后生存下来,她会需要这种能力的。”

  “文明的崩坏?这可能吗?”

  “在无限的岁月里,当然有可能。如果你把眼光放得远一点,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一切都是必然会发生的。你要记住,永远是很久很久的一段时间,足够让任何事情发生!”

  有那么一阵,谁也没有说话。

  然后老人双手一拍,“好了,我们已经创造了我们的新夏娃。现在,我们给她上好发条,让她跑吧。她可以活——多长时间呢?”

  “永远。”机器人说。

  “永远这时间太大了,我们把它切成小块。在2500年,她在干什么?”

  “从事某种职业。”孙女说,“可能是分子艺术设计,也可能是编写虚幻娱乐脚本。她会深深的沉浸在当时的文化里。她有很多关心的朋友,可能还有一个或两个配偶。”

  “那些人会老,”机器人说,“会受伤生病。那些人会死。”

  “她会哀悼他们,然后继续自己的旅程。”

  “3500年,文明崩坏。”老人兴致勃勃的说,“她又在干些什么?”

  “在此之前,她肯定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当时的环境里有射线或者毒素,她会让自己的身体免疫。她会帮助那些幸存者,比方说,她可以装扮成一个老妇人,教他们如何疗伤治病。她会存储一个数据库,收录失落的全部知识。时不时的,她会抛出一些暗示,教会他们一些东西。她会慢慢的指引他们重建文明,但却是一个温和的文明,不会轻易自我毁灭的文明。”

  “公元一百万年。人类的进化超越了我们的想象。她该怎么做?”

  “她模拟他们的进化,不——她影响他们的进化!那时她会渴望能安全的遨游太空,所以她就促成一种狂热向往着星星的生命诞生。但是,她不会是第一个试验太空旅行的人,她会等待,等几百代人以后这种太空旅行方法被证明是确实可靠的。”⒂

  机器人一直在着迷的倾听着,忽然他说:“可是如果这一切不会发生呢?如果星际旅行将会始终是艰难危险的呢?那该怎么办?”

  “我们也曾相信人类永远也飞不上天。如果能一直等待下去,就会看到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变成现实。”

  “四十亿年。太阳的氢耗尽,核区塌缩开始氦燃烧,星体膨胀成为一颗红巨星。地球蒸发了。”⒃

  “她那时已经到别处去了,这很容易。”

  “五十亿年。银河系与仙女座星系发生碰撞,邻近的所有空间都会充满高能辐射和正在爆炸的恒星。”

  “这个还有点难度。她必须想办法避免这次碰撞,或者飞到几百万光年以外,寻找一个安全的星系居住,两者都不容易做到。但是她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我相信她一定可以胜任的。”

  “一万亿年。最后一颗恒星熄灭了,整个宇宙里只剩下了黑洞。”

  “黑洞可以提供的能量多得吓死人,没问题的。”

  “1.06古髙尔年。”

  “古髙尔?”

  “古髙尔代表10的100次方——1后面加100个0。宇宙的热寂。她还能生存下来吗?”

  “她会亲眼看到热寂慢慢到来。”机器人说,“当最后一个黑洞蒸发以后,她只能想法让自己不耗费任何能量也能生活。也许,她可以把自己的个性转化成物理常数,写在垂死的宇宙里。这可能吗?”

  “嗯,有可能。不过我真的觉得活得像宇宙一样长,对任何人来说都已经足够了。”孙女说,“我们不能太贪心了。”

  “也许吧。”老人深思着回答,“也许吧。”然后,他抬头面对机器人,“好啦,刚才,你已经管窥了一眼我们的未来,以及第一位不朽者的生平和——唉——结局。现在告诉我,知道你自己也为实现人类的不朽贡献了力量——虽然很小,你觉得满足了吗?”

  “不,”杰克说,“不满足。”

  勃兰特做了个鬼脸。“唉,年轻人啊。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到目前为止,你活得快乐吗?总的说来?”

  “不太快乐——不够快乐。”⒄

  老人沉默了一阵子。然后,他说:“谢谢你。我们的谈话很有价值。”热情从他的眼中熄灭,他转头望向别处。

  杰克迷惑的看看老人的孙女,她笑着耸耸肩。“他就是这个样子。”她抱歉的说,“他老了,他的情绪随着体内的腺素分泌上下波动,希望你别介意。”

  “我明白了。”年轻人说,他站起身,迟疑的走向大门。

  在门口,他扭头回望,恰好看到孙女把她的亚麻餐巾撕成碎片,送进嘴里咀嚼着,优雅的啜饮着红酒。

  注解:

  ①:增加了一句作为过渡。

  ②:“方形绒布”译得笨拙。

  ③:“自行街”译得不理想,隐含的意义丢失。

  ④:“喧嚣”,意译。

  ⑤:勉强译出来。

  ⑥:意译。

  ⑦:“衰颓老朽”,用书面语不妥。

  ⑧:无可奈何,别的译法文字不顺,这样译又过于油滑了点,有港片味道。

  ⑨:我一直力图避免欧化的句式,但是有的时候实在躲不开,似乎欧化的句式也已经被吸纳为现代汉语的一部分了?

  ⑩:此处增加了两句,译者修改作者的意思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原意似乎过于突兀。

  ⑾:“但是还不够”:这也是欧化的句式,中国人不这么说话。

  ⑿:原文是Touché,是一句法语,译者以文言译出。

  ⒀:此处理解可能有误。

  ⒁:Jungle进化论阿,hehe(纯粹内部笑话,非smth网友不必理会这个注解)。

  ⒂:这段译的不很好,句子太欧化。

  ⒃:恒星演化到了晚期,内核的氢元素耗尽并塌缩,塌缩之后内核开始以氦聚变提供能量,这种氦聚变国内翻译为氦燃烧。当氦燃烧开始以后,星体会膨胀,根据估算,太阳变成红巨星以后,其体积可以扩张到地球轨道,此时地球将不复存在。

  ⒄:此处译文很难体现出原文的内涵,强译出。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