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十三期09.故事会

《异想》第十三期09.故事会 - 异想杂志 - 异 想

 

“泛人类异想联盟”第十届故事会

时间:2015年7月31日21:00       

地点:泛人类异想联盟(qq群号:323728435)

内容:看图接龙讲故事        

参加人员:星月夜歌、天翎、异想-saber等

主持人:星月夜歌                     

记录整理:星月夜歌


【1、星月夜歌】

她走在一片雪地上,枯木直盯着耀眼的星空。女孩打开手机一瞧,时间是2050年一月一日,凌晨一点,这是新的一年,却是这个星球最后的一年。

美国纽约市曼哈顿岛已经撤离了172万人口,一眼望不见底的人海挤在曼哈顿大桥上,撤出这不再是人类最繁荣的都市了。与此同时,除了纽约这样的大都市外,还有伦敦,巴黎,莫斯科,北京,上海,东京这些大城市都被军队强制撤离了。

极少数人知道,这是军方不愿意透露的机密消息:流星计划。

女孩坐在枯木下,珍惜着最后一次凝望星空的机会。

“妈妈,我该何去何从?”

 

【2、天翎】

沫沫紧张地盯着手腕上的监测表,豆大的汗珠在太阳的照耀下徐徐蒸发。她手上的基因检测腕带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工作着,她的大脑似乎正在经历着如同薛定谔的猫一般的考验,自己的将来到底是活还是死?就这种情况而已,她既死,又活,一切由腕带揭幕。

望望周围的一片荒芜景象,沫沫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干燥感从心头直冲而上。2050年在她的想象中,应该会是一片歌舞升平、全城繁华夜无尽的永日光景。但眼前这座几乎沦为死人城的北京,心灵冲击久久不能平复。现在,全球似乎正在实施一种叫作“流星计划”的项目,沫沫不是业内人士,她自己也不懂这些具体内容,而且她也不会知道。

在这个项目实施的同时,基因检测工作也同时进行。被检测人须报告自己的居住地、家庭背景等等信息,如果基因检测不合格或是检测结果不符实,那么这个人就会被列入所谓的“淘汰名单”。沫沫眯着眼睛,黑色的瞳孔紧紧地盯着面前不远的全息名单,上面那血红色的字体让自己的内心涌上一股莫名的不安。

“基因检测结果显示正常。恭喜你!你是我们需要的一员!”身着防化服的工作人员取下了沫沫的腕带,带着微笑的面容透过那过滤面具,似乎附带上了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深入人的内心。

“那……我现在干什么?”

“跟着这位先生走,他会带你去目的地的。”工作人员说。

面前这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人就是工作人员所说的先生,随着阳光隐入白云之后,他的笑颜似乎不是那么吓人。“你好,我姓冯,你叫我冯先生就好了。”冯先生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一封数据箔片,似乎在检查着什么,还不时看看沫沫的反应。

“很好。”冯先生莫名其妙地抛下一句,“跟我来吧。”

“女士!你的检测结果不合格,你不能过去!”背后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沫沫回过头来,发现一位带着小孩的女人哭丧着脸,哀求着工作人员。

“至少,让我的女儿过去吧!”

“什么事?”冯先生皱着眉头,走到了障碍前面,看了看工作人员手中的数据,“你是哪里人?”

“呃……我……我是那个……黑龙江人。”女人一脸不安地说,“我老家到南方的铁路堵了,我被困在北京了……”

“哼……有等女人回话,那冯先生立马掏出一把等离子枪,对准女人的额头,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至少……为你的女儿考虑考虑吧。”

“对不起……对不起……””女人几乎瘫倒在地,她怀里的女人却不显得那么惊慌,似乎还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我这就走!”

女人带着女孩一步一步地向远处挪动,她们的背影如同黑夜般落寞,阳光撒在他们身上,也泛不起半点色彩。

“冯先生....”沫沫试探着说道,“您....”

“他们嘛...这种人我平时都绕着走。”冯先生笑道。

“为什么?”

“看来你还不知道那天的惨象,如果你当时在场,你一定会和我一样这样想的...”冯先生手里莫名其妙地多出了一根香烟,脖子上的十字架隐隐约约暴露在外面,“上帝也不会拯救所有人,他们也不是选民....”

沫沫并没有注意他说的话,她只是缓缓回过头去,看看那对母女。她不知道,冯先生的眼神也隐隐约约投向远处。

“妈妈,我们....怎么办?”

 

【3、异想—saber】

女士怀中的小女孩看着自己的母亲,细声问道。

“宝贝别怕,妈妈会保护你的。”女士在女儿面前强装镇定。

看着母女的背影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视野之中,沫沫的心情说不出的复杂与沉重。

“走吧,跟我去营地。”冯先生将沫沫拉回了现实,转身走去,沫沫赶紧跟上。

“你现在肯定有一大堆疑惑吧?”冯先生边走边对沐沐说道。

“是的,冯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尤得沫沫疑惑,昨天还好好的世界,今天却变得紧张紧张怪异,像生化危机似的。

“哎,说来话长,近几年生物基因技术得到巨大突破,本以为将造福人类,没想到却发现......总之,人类的的基因中蕴藏的东西......那天的惨像,和这个有关系。我们需要对所有人类的基因进行检测,将不合格的淘汰,你是幸运的,而刚才的那个女人,就是不合格的。这些你以后会知道的,到了。”沫沫本来还想继续问下去,他们已经走到了目的地。

“这里是集中地,所有检测通过的人都在这里,每个大洲上都有很多这样的营地。”沫沫向这里看去,周围耸立这几座高大的钢铁楼层,可以看都许多的平民走动着,这些应该是基因检测通过了的。时不时会有一些全副武装的士兵走过。

 

【4、白鬼】

冯先生带着沫沫走到一栋金属大楼的门前,看着惊慌的沫沫,突然意识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如果你就这样走进去,永远不会有人告诉你我们的世界发生了什么。”冯先生看了看手表,说道,“你也很想知道真相如何吧。”

沫沫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冯先生轻叹了口气,说:“时间不多了,我只能长话短说。你还记得五年前。突然兴起的基因手术吧?”

沫沫狐疑地点了点头,说道:“记得,不过那费用贵得吓人,只有最富有的人才做得起。不过很快就停止了,好像从来都没发生过一样。”

“对。”冯先生说,“我们在火星上发现了一处外星遗迹,基因改造手术就是从遗迹中获得的技术。不过,对人类的改造,终究是违逆上帝的意愿的,我们很快就遭到了惩罚。”

“什么?”沫沫的表情更加迷茫了。

“我们根据火星遗迹留下的资料对自己进行的基因改造,确实可以让我们思维更清楚,也更强壮,但它激活了一个奇怪的基因片段,做过手术之后不久,身上就会长出一种奇怪的生物组织,然后这种组织疯狂增生,很快,就把人变成了一团肿瘤,向太空中发射量子通讯信号。”冯先生停顿了一下,继续说,“火星下面还有更邪恶的东西。一整支外星舰队,就这样被这些量子信号激活,瞬间就铲平了火星基地,现在,他们已经到地球了。”

“这就是到处都是难民的原因?”沫沫瞪大了眼睛问道,“可是,我没见到外星人啊。”

“不。这支外星舰队没有造成难民潮。”冯先生眉头皱得更紧了,“它们所到之处没有任何幸存者,无论是军队还是平民,无人幸存。”

“那么这些难民都是哪里来的?”

“最先受到攻击的都是地球上最发达的地区。美洲,欧洲……还有我的家乡,现在早已不存在了。”冯先生“失去了这些核心地区,秩序也便不复存在,若不是这里有一座军事基地,也早已沦为食人乐园。”

“那我们怎么办?”沫沫略带绝望地问道。

“上帝没有抛弃我们。祂留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将世代飞船建好。你们这些基因合格者将被送上逃离地球的飞船,为我们保存文明的种子。”冯先生将目光投向远方,他不愿面对绝望的眼睛。

“我们的目的地是哪?”沫沫的声音已经颤抖了。

“不知道。也许你们能够进入应许之地,也许你们比我们的结局还要悲惨。”冯先生闭上了眼睛,说,“无论如何,我希望你能坚强地走下去,为了死者,也为了生者。”

听到这些,沫沫已经说不出话来。

“他们不会告诉真相,但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这些。去吧,不要回头,旧世界已经死去,你们是最后的希望。”

说完这些,冯先生伸手做出了“请”的动作,眼睛始终望着远方,他再也没有勇气去直视绝望的目光了。沫沫摇摇头,独自走进了这栋金属建筑。目送着沫沫的背影,冯先生长出了一口气。友人的托付已经完成,他拒绝了太多的人,他深知这已经让他悖逆了自己的信仰,新世界不会有他的位置。他将留在地球,战斗到最后一刻,为人类未来的种子能够播洒到远方争取宝贵的时间。

 

【5、史塔克】

金属大楼拔地而起,冲天的火焰吞噬了基地,也吞噬了冲进基地疯狂屠戮的入侵者。基因改造工程的成果不仅有恶心的巨型肿瘤,还有被外星飞船的程序定向改造的可怖怪物。这些怪物每一只的外貌都有着达到纲级别的差异,无法被归类,它们只能被称作:怪物。我们的地球就要留给这些怪物,这些怪物就是地球上的人们最后的归宿。“陈小姐,别看了。”身后一个温和的年轻军官轻轻说道。沫沫没有回头,死死盯着大楼外燃烧的大地,但泪水早已决堤。冯先生直到最后时刻也没有进入大楼,无疑已经与基地和那些怪物同归于尽,他已经算是自己最后的亲人了,从他的话语中就能猜测出他肯定认识母亲,然而现在,自己将很可能永远孤身一人。那些怪物,他们真的是怪物吗,他们也曾是人类的一份子,沫沫想起那对母子,暗暗希望她们能活下来。

天暗下去了,军事基地已经从视野中彻底消失,大楼开始通过云层。在过去的岁月中早已被污染的黑色云层中不时传来巨响,沫沫在那位军官的陪同下在世代飞船飞行的颠簸中前往指挥部,据说那里有人要见她。又是认识母亲的某人吧,他会像冯叔叔那样待我吗?突然飞船整个一震,钻出了云层,巨大的震动让沫沫差点跌倒在地,船外的场景让她惊呆了,整个云层上空飘满了金属大楼,不,应该是世代飞船的残骸,随自己所在的世代飞船飞出的一座大楼瞬间被远处喷出的一道火光集中,分崩离析,冲进指挥部的沫沫和指挥部其他人看到大气层上空,面目狰狞的火星飞船早已列好阵型,等待人类的飞船飞入包围圈。

沫沫认出了指挥官,是母亲的一位朋友,母亲曾告诉自己这个人以他敏锐的直觉著称。指挥官只是知道沫沫的存在后想关照一下她,让一位军官将沫沫带来,但现在早已无暇他顾。在指挥官的命令下,陪同沫沫的年轻军官与一些人鱼贯而出,一艘艘小型飞行器从大楼侧面飞出,还能隐约看出原来战斗机改造的痕迹。这些飞行器飞向那些火星飞船,为了人类奔赴自己的末日。为了人类,但是什么是人类呢?只有有着人类外形的才是人吗?那些被烧死的怪物,他们也曾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吗?人与怪物的差别是否只是外形的差别,基因的差别?突然一个黑影整个身体趴在了指挥部的外部显示镜头上,那是一个蝙蝠型的灰色怪物,蝠状的翅膀,上身长而锋利的爪子,但双脚确是一双姣好的女人的脚。一个怪物!有翅膀的怪物!更多的怪物从云层中钻出围着大楼开始又撕又咬。沫沫惊恐地看到一只怪物准确地从云层中钻出扑住了一艘飞行器,飞行器和怪物一起坠入黑云。又一个怪物在镜头前划过,沫沫吃惊地看到可怖的怪物身躯上竟有着一颗可爱的头颅:那个小女孩,只是那女孩的表情如此狰狞和痛苦,沫沫别过了眼睛。看来她妈妈也。。。沫沫难过地想到。这时她忽然有了感悟:人之所以为人,不是由她的外形,而是由她的内心决定的。这些人曾经为人,但他们被人类抛弃,堕落成了怪物,或因外星技术变成怪物而成为人类的死敌。他们没有选择,他们已不再为人,他们成为了人类生存的阻碍,就算不舍,就算不该,也只能含泪抛弃他们,因为就算没有选择,但他们的内心已不再为人,而自己仍有选择的机会。

其实沫沫自己也是怪物,她的母亲开发了基因改造技术,却造成了灾难。悔恨的她在缺少实验样本的条件下决定用她自己和女儿做实验。她用外星技术将秘密自己和女儿改造成了怪物,但是用特殊的方法尝试让身体保持原样,她的女儿沫沫成功了,她自己却失败了。异化前她偷偷将女儿送走,并拜托自己的同事和朋友如果碰到女儿请一定照顾她,给她温暖。沫沫保持着人类的外形,没有变成肿瘤或怪物,但她仍然能接收到来自火星飞船的信号,这信号命令她,她想服从,但她拥有了抗拒的能力,而且还能反过来影响火星舰队,只是那时她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不明白母亲在自己身上做的,母亲也没有告知她,但从她离开接收到火星信号的那刻,她就明白了母亲的苦心,自己不再是人类,也不是火星人的改造人,她是第三方,而人类的命运掌握在她手里,这压力很大,但母亲把选择权交给她,自己想成为谁由自己来决定。她想起母亲,想起冯叔叔,那位对着指挥筒咆哮的指挥官,他是母亲的朋友,被委托照顾她,想起那位年轻的军官,自己一直在忽视他。回想起来他长得还很青涩,但温和的面孔中却透着英气。之前自己摔在他怀里有一股温暖的安全感。她的身份并不由外形来决定,也不由基因来决定,而是由她的内心。人类之所以是人类,也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外形或基因,是因为他们的人类之心,他们在人类中得到了归属感。

沫沫做出了选择。

世代飞船艰难又幸运地飞出了火星舰队的包围圈,沫沫用自己的能力努力微调着火星舰队炮火的方向,伤痕累累的世代飞船终于重新掌握了自己的命运。沫沫抬起头,看到指挥官正注视着她,若有所思。或许他看出来了,沫沫想。或许自己的身份很快就会暴露,那时全船人将一起决定自己这个怪物的命运,但是没关系,我是人,我知道。                          

_________THE END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