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十三期02.原创——《海报》

《异想》第十三期02.原创——《海报》 - 异想杂志 - 异 想

海报

          ——“异想”两周年庆命题故事

叶落风起

Part1 末日之后

 

     冷,真冷啊,我使劲裹了裹身上的防寒服,抬头看了看天边豌豆大的太阳,在严寒和大雪中行走的越来越吃力,走在前面的大傻不满的嘀咕了一大通我听不懂的话,可笑的大脑袋摇摇晃晃,细小的上肢满天挥舞,只有分叉的大脚和发达的下肢让他在雪地里蹦跶的像只大马猴,我尽量把他想象的可笑以使自己提提神,可收效甚微,呼进来的空气像刀子一样切割着我的肺,眼皮也沉重起来,我羡慕的看着有着海豹般光滑皮肤在雪地里蹦来蹦去的大傻,对皮肤没有毛孔和有着厚厚的皮下脂肪的他来说,没有狂风的这天气简直“舒服死个人”,哦,大傻是个外星人,银河系一级文明中的一员。

人类已经对外星人的出现无力惊奇了,事实上,若不是外星文明一个个的出现,人类恐怕会毫无悬念的灭亡,可如今也不过仅存原先的十分之一而已,我看了看手中的木盒,海报还好好的放在里面,谁能想象,地球的命运竟然被这样薄薄的一张纸所改变?如果评选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罪人,直接导致人类差点灭亡的我恐怕当之无愧,但若评选当世人类最大的希望,有可能拯救这一切的我依然当之无愧,当然,前提是能如我所愿,就大傻所言,这一切就要看“天意”了。

大傻又蹦回到我面前,指手画脚的叽哩咕噜了一通,看我茫然的看着他,他一拍脑袋,终于想起了他没将话翻译成我能听懂的语言,不过他看我喘大气的样子,一道光束从头到尾扫描了我一下,他犹豫了犹豫,还是用手指朝我一点,接着,一道声音不再是从我耳朵里听到而是直接在脑海里响起“你怎么这么难受,要不要休息下?”还没等我回答,他又恍然大悟的一锤手,手指带着蓝光又朝我一点,一层肉眼可见的淡蓝色光罩把我包围了起来。寒风,低温全部被隔绝,呼进来的空气变得温暖潮湿,他看我脸色好转,又把之前耳塞式的翻译机扔给我,我一戴上就听到死板又机械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响起“应该在这附近了,加把劲啊,能找的到吗?”眼前出现投影,隔着3米厚度雪的覆盖,地表的样子显现在我面前,我看着十几天前工作生活地方的废墟,忍着感伤在我认出来的位置一点,大傻点点头,以我点的位置方圆十米的雪瞬间清空,我和他缓缓降落到了地面上,我走到记忆中墙角的位置,怀着最虔诚的心情,将装着海报的盒子放在了地面上,我不信神的,可这一刻,我相信世界上所有有信仰无信仰的人类,都在同我一起祷告,愿神拯救人类。

 Part2 序曲

 

    我叫林江,w市一个普普通通的快递员,工作之余爱好科幻,在网上加入了一个叫异想杂志社的社团,偶尔也会投下稿,适逢成立两周年,社团发起了异想杂志两周年庆送海报的活动,如果不出意外,我会在收到海报后高兴一段时间,然后继续平平凡凡的生活,可意外不期而至,而这,便是一切的开端,如果人类得到救赎后还能保存记忆,我收到海报的那一天,恐怕会永载史册。

  我还清楚的记得那一天的点滴,我们仓库有个神奇的角落,我们称它为角落百慕大,无他,之前频频出现快递丢失的现象,下线扫描都查得到,可派送时就找不到,为此收到不少投诉,偶尔也会有遗失的快件在时隔几天后在角落里发现,监控,蹲守都用过,可都没发现异常,久而久之现象多了,一交流才发现角落有古怪,百慕大之名由此传开,因为此我们特意清空了那个角落,摆放了桌子作为休息之所,这才减少了丢失的事件。作为一名铁铁的科幻爱好者,我一直觉得那里有一个通往异次元的入口,可放好几个东西做实验,也没啥异常的事情出现,于是就渐渐放弃了探究,不成想,这里会成为将来那惊天动地的一切的起始之地。

我等海报到已经有好些天了,自从在群里收到信息后一直怀着小小的期待,在我特意的嘱托下,快递发的我们的公司,这就能保证我第一时间得知进度,这一天,不负我所望,快递到了我们这个分发中心,“阿林,”中午吃饭的时候,同事老李叫我“有你快递,我帮你挑出来,放休息区了。”“百慕大?”我吃了一惊,老李也一愣,他有点犹豫的说“不会丢吧?之前是东西太多放的乱,现在只有你的件放桌上……”他却不敢继续保证下去,我匆忙扒完饭,和老李急匆匆的往休息区赶去,摆放在桌子上的快递,不见了。

 

Part3  守护者

 

守护者守护银河系已经有一千万零五百一十二个单位时了了,在守护者久远的记忆里,几亿单位时前母文明怯怯的从此星系迈出第一步,并最终发展为掌控宇宙能级的神级文明,这里可算的上真正的故土了,因此千千万万个星系,就只有这里受到母文明的关注,藏好自己,做好守护,这是一代代守护者的训戒。

宇宙中处处充满着变化与危险,在历史中也不乏被入侵的例子,有飘荡在宇宙中的怪兽,有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星系文明,甚至还有蜷缩在微观维度里的高维文明。实际上,守护者能调动的资源是极其少的,因为母文明有更大的敌人,宇宙泡可不止一个,防范其他宇宙的神级文明才是工作的中心。守护者的监测站藏匿在五维时空中,虽然他手中一样真正意义上的武器也没有,但他在宏观三维空间中是绝对无敌的,他拥有整个星系的微缩模型,他对模型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被母文明中央电脑接受后同步反应在现实中,比如撕裂空间,湮灭恒星,制造黑洞……这就是守护者保卫星系的手段。

忽然警报声响起,守护者从主控交流了一下信息,矩阵虫来袭了。在二百万个单位时前,守护者刚消灭一群矩阵虫,矩阵虫是一个以生物科技发展成星系一级文明的种族的最终造物,却不曾想作为兵器用的造物因失控直接导致了文明自身的灭亡,在宏观宇宙中,这绝对是种恐怖的物种,他们无物不噬,甚至能吞噬空间改变空间曲度,不少小的恒星系被他们吞没,变成宇宙中的荒漠,连跃迁都不能跳过,可它们一直无法触及高维,这使得他们的威胁等级一直处在最弱的丙级,莫说动用母文明的武力支援,连调动大眼睛寻找它们飘荡在银河系里的巢穴都成为奢求。但对银河系而言,矩阵虫却是致命的威胁,如果不去插手,快速繁殖的矩阵虫能吞灭整个银河系。守护者站在微缩星系前,准备消灭这一次来袭的矩阵虫。

 

Part4 末日

吃饭的时候老李拿来一个快递,笑嘻嘻的告诉我昨天丢失的快递又在桌子底下找到了,不过包装有点破损,我赶紧拆开来,所幸海报安全无恙,打开海报,几颗绘制的星辰正落向大地,但吸引我眼光的却是作为背景的银河系,不知道印刷花费了多少钱,银河系如同照片一样的精细,一颗颗星辰如同发光的钻石,似乎要冲破纸面,或许是我的错觉,我看银河在缓慢的转动,不过我捏了捏纸质,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不得不承认,海报设计还是很用心的。

回到家中,我想把海报贴在床头,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双面胶,只找到两个图钉,图钉就图钉吧,我把海报放在墙上,摆正后将图钉狠狠的按了下去,就在这时,我感到脚下的地板,轻微的晃动了一下,我停下来,静静的感觉,却不再晃了,也许是太累产生的错觉吧,我摇摇头,在另一边银河系的边缘按下另一颗图钉,躺在床上沉沉睡了下去。

我是被窗外的哭闹声给吵醒的,我走在窗边,惊讶的看着外边这个变了样的世界,路人们大都拿着手机,哭着打着电话,也有许多人拿起白酒直接往嘴里灌,然后狠狠的将瓶子摔在路上,远处冒着火光,超市的门开着,一群醉汉躺在门外,还有人不时从里面拿出酒和吃的,边哭边吃东西喝酒,我掐了下自己,很疼不是在做梦,看了下时间,晚上九点,离我休息也不过过了俩小时,咋这个世界突然变了样子呢?

我快速打开电脑,却见全网络被一条消息刷了屏,《NASA最新观测,人类将于30天后灭亡》,发生了什么!?我一条条浏览,终于明白了大概,大约一小时前,NASA检测到离太阳系3600光秒的地方突现引力异常,用哈勃望远镜观测得到了震惊世人的结果,3600光秒外突然生成了一个大型黑洞!已经没人关注这诡异的现象是怎么出现的了,一群专家通过紧张的计算,算出再过一年,太阳系将会被黑洞吞噬,而那时已经没人能看到了,因为现阶段,黑洞的引力已经对正处于太阳和黑洞间的地球产生影响,地球将被慢慢拉离现有轨道,两三天内,地球将上演电影2012里的末日景象,地壳将频繁活动,引发全球性的地震,巨大的引力潮汐将引发史无前例的海啸,气候的剧烈变化带来超级巨大的飓风……然后在15天之后,逐渐加速远离太阳的地球将被严寒覆盖,32天后空气将凝结,文明再也不复存在……

我呆呆的将自己靠在椅背上,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我忽然很想给她打个电话,好好的说一声我爱你,终于不必再压抑自己的感情了,可手颤抖的按不成按钮,我想嚎啕大哭,可又哭不出来,我抬头看了下电脑,忽然被一张图片吸引了全部心神,那是NASA发布的黑洞位置图,我看着银河系和黑洞的位置感觉特别眼熟,我将图像调出来,然后调节着角度,终于切到感到眼熟的视角,此时我忽然很想在另外一端也加个黑洞,要不不好固定,想到这悚然一惊,再联想到时间,我脸色发白的转过头去,在脑海里,墙上的海报,和屏幕的图片渐渐重叠在了一起。

 

Part5 入侵

 

每次等待总是很无聊,矩阵虫每次总是好长时间才能找到监测站在三维中的投影,然后呼唤同类才开始无止境的吞噬能量和空间,直到投影附近成为一个光都无法逃离的黑域,那时候就是出手的最佳时机,守护者可以制造一个黑洞,将这些可恶的虫子统统压成肉泥,现在需要做的便是等待矩阵虫的集结,此刻,主控又传来消息,又有一个地球盒子被传到监测站了。

监测站里经常出现一些小东西,这个叫地球的星球东西最多,两千个单位时前达到井喷的地步,经常有一些盒子包着的东西出现,若守护者心情好,就给塞回高维微型虫洞里,若不好,就直接塞进动力炉里转换为能量。守护者明白,微型虫洞是前几任守护者弄出的,刚接手时守护者还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违反不接触法则,对星系中某个未开化的文明产生感情是十分危险的,因为这种文明十分脆弱,一次恒星爆发或者一次陨石冲撞,文明就灭亡了,可仅过了200单位时,守护者就明白了,这颗脆弱的星球位于银河系第三旋臂,而母文明就是出自第三旋臂,监测站相对银河系是运动的,可经过分析,守护者却发现监测站相对于地球这颗星星的恒星是静止不动的,这说明什么不难猜到,前几任守护者的做法也就被理解了,可这终归是上不了明面的猜测。

守护者最喜欢的遗落过来的东西是一颗玻璃球,蓝蓝的像他们自身的星球,有种独特的美,更关键的是他看过地球人一部被他们称作电影的东西,那部叫做黑衣人的电影里,一个外星文明就将银河系放在一个小小的玻璃球里,和他现在何其相似,只可惜后来守护者的玻璃球不小心被纯能化了,而出于职责要求,守护者未将它还原,产生太深的感情还是禁忌。

尖锐的警报打断了守护者的沉思,他连接主控,惊讶地发现矩阵虫竟然出现了变种,许多小一号的紫色虫子已进入四维空间,正摸索着向五维中的监测站挺近,这些虫子进化出了高维种!还未等采取措施,警报已经上升到了乙级,说明监测站有被入侵的风险,守护者当机立断,立刻将自身传送回母文明求援,乙级威胁已经可以出动战舰,再厉害的虫子也抵不过战舰规律武器的一击。可银河系微缩模型却带不走,“在哪的就留在哪”是传唱已久的谚语,可如果模型被吞,后果将是灾难性的——“地球盒子!”守护者有了主意。

 

 Part6 大傻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就像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还带着那张折叠起来的海报。

末日第十天,人类遇见转机,数之不尽的飞船出现在了地球周围,他们在太阳和地球之间建立起了一个引力点,终于停止了地球轨道继续往外偏移,然后大傻就找到了我,后来大傻告诉我,因为他有着像人类的四肢,所以被银河文明联盟推选为与人类接触的代表,为什么叫他大傻,因为这家伙马虎的要死,刚来的时候叽里咕噜了半天,完全无视濒临死亡的我能不能听懂,看我呼吸不畅了才一拍手,将我救了下来,然后又忘记给我翻译装置在那手舞足蹈,嘴里还不时发出大傻大傻的音节,我艰难的猜测他的意思,却见他又一拍手,才递给我翻译机,我终于明白他的意思。

原来,在我往海报按图钉的瞬间,联盟一级文明都监测到一股奇怪的瞬时信号,然后黑洞就突然出现了,我按第二个图钉的瞬间,全银河一级文明都锁定了信号的来源,就在舰队集结完毕准备一探究竟的时候,一个更惊人的消息传遍整个舰队——空间在高维发生折叠,银河系像是被人打了对折,不过这样带来的好处是,原先通到第三旋臂的时间大大缩短,通过打通折叠空间建立跃迁虫洞,舰队能在85万秒内走完原先需要千万秒的路程。

我想了想,那时应该是我把海报取下,折叠后放在我的口袋里。外星人的效率还是很高的,在扫描全地球后,很快就锁定了我,然后通过读取我的思维,瞬间就明白了来去龙脉。

幸好,一级文明已经察觉到了守护者的存在,可复原地球却超出了他们的技术范围,在大傻的建议下,我们在海报上用银河通用语写下复原地球文明的请求,希望借助神级文明,拯救地球人类,于是,我和大傻踏上了送还之旅。

 

Part 7 终章

 

母文明的战舰战力是相当强悍的,在瞬间就扫灭了入侵者,因矩阵虫威胁等级已升至乙级,战舰还将找寻它们的巢穴,不过这就不用守护者操心了。

守护者临传送前将银河系封存在了地球传来的纸片上,他并不担心,在走之前他曾对地球进行过量子层面的扫描,经过处理的纸片,以那颗星球上所创造的最高能级都不能完全消灭,只不过还保存着纸片的特性容易被撕裂,但那不足为惧,顶多银河系会出现几个空间大裂谷和黑洞,要修复是再容易不过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回银河系微缩模型。就在这时,主控发来信息,那张传到地球的纸片,又被传了回来。

 

我激动的看着放海报的盒子消失了,大傻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再见了朋友,不管怎样,还是有明天的,希望有一天,能在我们的大家庭里看到你们。”

我怔怔的看着他远去,然后他向我挥了挥手,一下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守护者认得纸片上的文字,短短数语向他描述了那颗星球上的灾难,并请求他拯救那个脆弱的文明。守护者想了想,这应该不违背法则,因为灾难追根揭底因他而起,可逆转时间是不太可能的,母文明不会同意。他又看了看纸片,忽然在角落里看到了一个词”重置”。守护者明白该怎么做了,将一颗星球复原到之前扫描的状态还是很容易的——他连接到主控,调出扫描资料,按下了开关,一束看不到的信息束瞬间传到母文明里。

 

老李笑嘻嘻的告诉我快递又找到了,我打开来看,和当时群里发布的别无二致,只是我有个很奇怪的感觉,我怎么老觉得背景应该是银河系呢?

 

 

 

 

                                                                    

 _________THE END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