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十二期07.故事会

《异想》第十二期07.故事会 - 异想杂志 - 异 想

时间:2015 年6 月12 日21:00

地点:泛人类异想联盟(qq 群号:323728435)

内容:随机关键词接龙讲故事

参加人员:星月夜歌、天翎、木达咔等等

主持人:星月夜歌

记录整理:星月夜歌


【1:星月夜歌】

【关键词:机器人乐队、牌、人工智能】

“我们是否应该取消这一次资金的费用?”

作曲家遇到了一个人生难题,关于机器人的出场费用还是有些贵的,尤其是在人工智能的方面上,资金就高得可怕。

“这一次再不交费用,我们可要回收这些过时的机器人了。”

作曲家有些寒酸,心想着这些机器人将要永远离开他了。

他有个女儿,九岁大,先天性的失明让她见不到世间万物,可是,他的女儿还没有一次听过机器人的乐队演出,而这一次却是最后一次。

“你要带我去哪?爸爸?”

“一个很美丽的地方,你只需要坐着就好,你会听到世界上最美丽的声音。”

当回收人员再次踏入音乐厅大门时,里面竟然坐满了人。

一排排机器人手拿着小提琴和大提琴,还有些背着个大喇叭,整个乐队就是一个神圣的队伍,仿佛是上天派下来最精彩的演出。

唯独乐队中有一位坐在椅子上的小女孩,耀白的射灯照在小女孩的小脑袋上,显得她内心的世界非常狭窄。但是,作曲家就在台上准备着。

“你还不明白吗?!没钱滚回家去!别在这里搞什么演出了!你还不如纽约市大都会音乐厅的那个好,人家才是真正的世界级的作曲家!”

回收人员的队长走上台怒声骂道,让场下欣赏的观众很吃惊。

“不不。。你能给我们一次机会吗...就算是对我的女儿...”

“多少次机会了?你没钱交费用你还求我给你面子?”

作曲家说不出话来,机会确实用光了,没有所谓的更多次了。

回收人员走了上来,想抓住这位失败的作曲家,可作曲家却抬高了自身的台面,升到空中。

“你给我下来!否则我呼叫警察了!”

作曲家没有回答,他心想这是为了女儿,也能让女儿感受到世间的美丽,说不定女儿也能当上作曲家。

作曲家控制着每一台机器人,他手上的音乐棒是专门操控他手下的机器人来的,当然机器人也会有失灵的时候,这就是回收人员来的原因。

他开始演奏起来,每一台机器人像是被注入了灵魂一般,开始演奏者自己手中的乐器,音乐响起,观众们开始欣赏音乐。

 

【2:天翎】

【关键词:星海、回转寿司、基因歧视】

每一根琴弦、每一份律动、每一声奏鸣,在机器人乐队奇迹般的演奏之下,似乎显现出了人性的关怀。听这一声如同夏蝉鸣叫的乐声,女孩脑中浮现出夏天的模样,捕捉变换不定而冥冥之中又暗藏规律的律动,女孩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胡乱拼凑的乐高,尽管再也见不到那些乐高凌乱中的秩序美。

“砰——”回收人员扯断了作曲家指挥的升降台绳索,作曲家向后倒去,脑袋刚好落到了阶梯的棱角处。
     “爸爸!——”女孩哀叫一声,站起身来摸索着,但是,眼前的一片黑让她一不小心就跌下了观众席的阶梯,一咕噜倒在了作曲家的身旁。女孩止住不争气涌出的眼泪,爬到了父亲的身旁。她是看不见的,此时,他父亲的额头正流淌着鲜红的血液。  然而回收人员却无动于衷,他忙着去给机器人乐队进行初始化设置,准备开始回收工作。“你不交钱,还想奏出世界上最美丽的音乐?”回收人员轻蔑地看着昏迷中的作曲家,“机器人乐队的演奏状态和租用人员是紧密相连的,你还欠着一屁股债务,心境不好,就不可能奏出最美丽的歌曲!”

“而你,小女孩。”回收人员说,“你知道基因分区吗?按照国家基因库的数据来看,你的基因隶属于第九区基因区,那儿专门出强盗、杀人犯之类的犯罪分子。这种卑贱的基因,呸——也难怪你会有先天性失明!”

小女孩被回收人员激得跳了起来,朝着他说话的方向扑去,但回收人员微微冷笑,往旁边一站,女孩便扑了个空。“爸爸....爸爸....”女孩往回摸索着,忽然,黑暗中蹿出一朵火花,一双有力而又沧桑的大手握住了女孩娇嫩的手掌。

  “爸爸?”女孩试着呼唤着。

“诶。”作曲家答应着,额头的鲜血滴答滴答地滴落在地上。
   “这是为什么....”
    “乖,你听爸爸说。”作曲家抚摸着女孩黑色的卷发,“你还想听世界上最美丽的音乐吗?”
    “嗯!想!”
    “爸爸听说啊,星海的律动是由一根根看不见摸不着的琴弦拨动而成,说不定咱们去那儿就可以奏出最美丽的音乐。”作曲家瞳孔中浮现出星汉灿烂的图景,似乎此时此刻他已经来到了星海深处演奏。
    “可是,我们怎么去啊?”
    “你等等啊,爸爸这就带你去。”
    作曲家颤颤巍巍地支起身体,淡然地抹掉了额头上的鲜血,他把右手伸进衣袋当中,摸索着什么。此时,回收人员也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你在干什么?”
    作曲家没有反应,继续掏着。
    回收人员立马提起十二分的警觉:“你在拿枪吗?”
    只见作曲家掏出一团报纸,他小心翼翼地拆解着报纸,全然不顾回收人员的警告。最后,报纸里面藏着的是——寿司!
    “看我的!回转寿司!”作曲家拼尽全身气力,大声喊道,“The time,restart!”

 

【3:木达咔】

【关键词:模块化世界、肯德基、波点雨伞】

旋转。

旋转。

旋转。

我醒来了。

头晕沉沉的,带着宿醉引发的生理恶心以及梦带来心理上的恶心。

特码的恶心透了。

我在床上坐起,把囤了三天没倒的烟灰掩在昨夜的呕吐物上,直接下楼去肯德基吃早餐,我在肯德基吃早餐唯一原因是我懒,懒得不想多走两百米去吃包子。

肯德基这时候人不算多,我很快就端着自己的薯条汉堡到角落里坐下。这时候我听到门口有人进来---是先听到而不是先看到,因为来者的身上缀满了铃铛,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的,我看过去,愣了愣。

那是个漂亮到能满足任何一个意淫作者的想象的女孩,拿着一把绿底黄纹的波点雨伞,伞上也挂这铃铛。更重要的是---她和我梦里作曲家的女儿一模一样!

她进门后没有停留,却径直走到我跟前。

“爸爸,没时间了,快走吧。”

卧槽什么情况?!

我挖空脑子回忆我什么时候酒后乱性生了个这么大的女儿,结论是要我满月喝米酒醉的那次时间才对得上。。。

逗我呢这是?

女孩看我苦思冥想,也皱起眉头。

“爸爸,你又被模块化世界模糊记忆了?!拿着。”

她从肩上扯下了一个铃铛,晃了晃,发出清脆的声音。“要让世界能听到你,这是你告诉我的。”

 

【4:机械降神】

【关键词:文学公开革命、世界终点、仿生计划】

我看着那个铃铛,在混沌的背景光,和我浆糊一般的视觉下,我陷入了片刻的精神恍惚,仿佛我和这个女孩一刹那间站在世界终点,而周围空无一物。

不,不对

“你是……”

女孩笑了,目光仿佛一缕射入烟尘的光线一样,在我的头脑中描摹出一条浅浅的光路。

梦的记忆,出现了延伸。

我仿佛回到了那个由于仿生计划引起的机器人领域的进步,导致社会自动化产业飞速发达的年代,文学公开革命因为工业的爆发而展开,有一个作曲家,就在那疯狂的浪潮中挣扎求生。而那个人,那个记忆中模糊的影子,那是,我?

 

【5:伊尔斯】

【关键词:文明、理想国、众神】

小史裹着皮衣从胡同兴冲冲走了出来,可是一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露出了里面藏着的众神的传单和光碟。一旁的孩子尖叫起来“哇,是西边的鬼玩意!”,身旁的母亲一把捂住孩子天真无邪的脸,对着说到“不要看,不然会学坏的!世间只有马桶唯一神,快去叫马桶卫队。”说完,赶紧走了。

    过了几年,在马桶塞城打工的我,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木法教你祈祷》,心生无聊,居然准备偷偷溜出去。此时大街上一片昏暗,微亮的提灯照亮了马路,而两侧的墙上满是马桶盖子教的宣传图。伴随着我的只有黄色级别的禁宵令和刺骨的寒风,看着快被拆除的异教教堂,心中有着说不出来的话。

    突然有两个黑大衣向我跑来,我一看来者不善,只能大喊“太君,我是出来学习木大师摸鱼的啊,我马上就回去睡觉!”,可那两个人没说什么,还是直直的往前冲,跑到我面前捂住了我的嘴,用熟悉的声音回了一句“还想活命就闭嘴!”,带着我冲进了周围的灌木。在惊慌之余,两人脱下了兜帽,啊,原来是马桶刷城的子安和默默,由于教会对网络的独有化,我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只见远处有一束手电筒的明光照在路上。走来了两个拴着猎犬的身材高大的黑衣人,他们环顾刚才发生了动静的草丛。见似乎没人“估计又是谁家的野猫跑出来了吧。为什么要允许饲养猫这种事情?”“不知道,大概是木大师喜欢猫吧。”“谁晓得呢,大概是他们不满教会规定必须用海伯利或是反对教会提出的合并世界所有国家建立理想国家,所以有点动静吧。”两个人边走边交谈着,一边朝远方走去了。

    我紧张的心放了下来,遇到了他们,我的内心很是激动。在询问了一些琐事后,我问道:“史塔克呢?”原本见到我的二人突然神情变得十分严肃。子安支支吾吾没说出个什么来,一旁的默默插了一句“阿史他。。。。”“他怎么了!”在我不耐烦的追问下,默默道出了真相。“阿史他由于几年前被搜出路灯教的东西,被抓了起来,可他就是顽固不化,不说是谁给他的。随后马桶卫队在他家里搜出了一罐路灯教专用乙烷,就二话没说把他扔去喂触手怪了。文明何在啊?这个社会已经不是法制社会了,人类文明完蛋了!”

    这时月光照在灌木里,照在了多年没见的我们三人身上,此刻我却不知说什么好,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墙壁的存在,转头看看一边的破旧路牌,上面写着“异想联盟路”。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