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十二期05.原创——《猫知道答案》

《异想》第十二期05.原创——《猫知道答案》 - 异想杂志 - 异 想

猫知道答案

 木达咔

“猫的智慧是人类的100倍,不,1000倍!”

白阳飞喷的唾沫在午后的阳光下闪着奇异的色彩,“他们知道世界上所有问题的答案!”

    说这话的时候,一二郎正躺在他的膝盖上打盹,喉咙里发着‘咕噜咕噜’的声音,表示对今天天气的赞许。

    “什——么?”我有些不耐烦,毕竟从惬意的午休中被吵醒任谁的脾气都好不到哪去,即使吵醒你的是多年的老友也不例外。

    “我的发现能解答人类遇到的所有问题,所有的问题——-只要去问猫!”

    白阳整张脸都靠了过来,我甚至都能看到他鼻尖上泛着红光的小麻点和牙缝里的酸菜叶子。他总是这样,容易大惊小怪,哪怕路上碰到只蟑螂都够他扯一堆世界阴谋论的鬼东西。

    “问猫?”我挠挠一二郎的下巴,“一二郎你今天中午吃的什么啊。”

    “喵~呼”一二郎打了个哈欠,姜黄色的尾巴微微翘着,不置可否的样子。

    “酸菜鱼。”白阳一边嘬牙花一边说道。“给我倒杯水,我慢点儿告诉你我发现真理的伟大壮举,听完了可不要崇拜我。”

    我很快把水递给这个口渴的爱猫狂兼妄想症患者。“快说吧,我等不及想崇拜你了。”

    “咳咳。”白阳清了清嗓子,“前几天早上,我正在刷牙,当时我脑子里都是关于刷牙和宇宙大爆炸的事情——”

    刷牙怎么和宇宙大爆炸扯在一起了?我插嘴道:“那和猫有什么联系。”

    “别急别急,下面就到关键的地方了!”白阳喝了口水。“那个时候一二郎叫了一声,我脑海里就冒出了个疯狂的想法!不是常说猫通人性吗,猫也是有智慧的。那么猫会不会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呢?然后我就试着问一二郎他对宇宙的看法......”

    “于是一二郎说话了?”我问。一二郎依旧懒洋洋地趴着,毫无会突然发言说话的征兆。

    “猫怎么会说话?你脑子秀逗了吧?怎么可能出现这么超现实的事情?”

    喂喂,是你先扯到超现实的事情好吗!

    白阳无视我满怀恶意打量他脖颈的眼神,继续说道:“为了从一二郎那得到答案,我用二进制来标记一二郎的活动规律,每小时记录一次。如果记录时他睡觉就记作0,在活动的话就记作1。”

    “我打赌0一定比1多。”我把一二郎抱过来,它甩甩耳朵,又眯上了眼睛。

    “别打断我,那可是值得科学界铭记一万年的时刻!二进制和猫!这个天大的奥秘居然被我发现了!”

    “说重点好吗。”

     白阳做了一个夸张的手势:“你知道我得到的回答是什么吗?101010!——-换算成十进制刚好就是42!这和道格拉斯·亚当斯说的生命、宇宙以及任何事情的终极答案一样!”

“这最多能说明猫也看《银河系漫游指南》好吗,而且碰巧的概率也很大,或者说根本就是碰巧吧?”明明生拉硬扯的东西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来,真有你的啊白阳!

    “当然了,科学不能通过一次实验就得出结论。而且回答具体的问题的话要消耗很多时间,光是得出生命、宇宙以及任何事情的终极答案就用了我六个小时。所以为了保证实验的效率,我开始问一二郎一些只需要回答‘是’‘否’的问题来检验,‘1’代表‘是’,‘0’代表‘否’,每次只要用一个小时就行。”说着白阳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信纸,“你看,这是我几天来的实验结果。”

    我凑上前去,上面以白阳独特的涂鸦笔迹写着一串文字和数字。

 

    【18日14:26 问:明天地球会毁灭吗?               15:26 答:0】

    【18日15:31 问:1+1=2?                         16:31 答:1】

    【18日16:40 问:我把电视遥控器藏花盆里了吗?      17:40 答:1】

    【18日20:01 问:明天天气好吗?                    21:01 答:0】

    【18日21:12 问:我今天晚上会失眠吗?              22:12 答:1】

    【19日07:11 问:早上好,我们开始吧。             08:11 答:0】

    【19日09:07 问:现在开始怎么样?                  10:07 答:0】

    【19日10:33 问:现在呢?                          11:33 答:0】

    【19日11:34 问:你是要睡到太阳下山吗?!           12:34 答:1】

    【19日19:42 问:现在可以了吧?                    20:42 答:1】

    【19日20:44 问:哈雷彗星绕太阳运行的周期约为60年? 21:44 答:0】

    【19日21:45 问:月亮是自己发光的吗?              22:45 答:0】

    【19日22:47 问:光会扭曲吗?                      23:47 答:1】

    【19日23:50 问:薛定谔的猫是死是活?                    答:?】

    【19日23:51 注:一二郎离家出走,实验暂停】

    【20日08:00 注:一二郎彻夜未归,实验暂停】

    【21日08:00 注:一二郎还没回来,实验暂停】

    【21日11:04 注:一二郎终于回来了,实验开始】

    【21日12:27 问:你讨厌薛定谔?                    13:27 答:1】

    【21日13:30 问:猫有灵魂吗?                      14:30 答:1】

    【21日14:33 问:那人类有灵魂吗?                  15:33 答:0】

    【21日16:51 问:时间旅行能实现吗?                17:51 答:1】

    【21日17:55 问:有外星人吗?                      18:55 答:1】

    【21日19:02 问:猫是外星人?                      20:02 答:1】

    【21日21:45 问:明天吃酸菜鱼怎么样?              22:45 答:1】

 

    “看吧!准确率是100%!”白阳语气坚决地说。

    “先不说后面几个问题还不能确定答案,”我接过信纸,“这根本就是你的自言自语吧。”

    “你难道不信?”他按捺不住叫起来。“你这是被现有的常识误导了!愚昧!我现在就可以证明给你看!你随便问个问题,一二郎都能回答出来!”

    “喵~~~”一二郎慵散地叫了一声,不知道是表示同意还是反对。

    “好吧,你就说一下......”我挠了下头,白阳那家伙准是疯了。“我昨天有没有出门?”   

    一个小时后,0。

    “你这么宅大家都知道,换个有水平点的问题。”白阳无聊地扣着鼻子。

我撇了他一眼:“白阳上个月有出门吗?”

    一个小时后,0。

    “你这么宅猫都知道了好吗。”我讪笑道。

    “下个问题。”白阳脸涨红了。

    “那我问了,一二郎,你家主人下次表白能成功吗?”

    “喂!不要问奇怪的问题!”

     ......

    ......

    “问了这么多,现在总信了吧?”白阳脸上带着倦色。

时间已经很晚了,原本开玩笑似的提问不知不觉已过了数轮,然而答案却都很巧的吻合,难道这是真的?

    “单纯的让一二郎回答‘是’和‘否’的说服力太低了,”我深吸了一口气,“试一下数学问题——有个农场,鸡的数目是鸭的四倍,但是鸭又比猪少九只,鸭跟猪的数目加起来是六十七只,整个农场所有动物的脚一共有几只?”

    “呃,答案是多少?”白阳扳着手指头算了起来。

    “换算成二进制是9位数,”我没有回答白阳,而是盯着一二郎,它幽绿的眼睛在灯光下泛着微光。“碰对的几率是五百一十二分之一,虽然还是比较大的概率,但起码靠谱点。开始吧,一二郎。”

 

    第一个小时,1;

    第二个小时,1;

    第三个小时,0;

    第四个小时,1;

    第五个小时,1;

    第六个小时,1;

    第七个小时,0;

    第八个小时,1;

    第九个小时,0;

   

    “110111010,正确。”

 

    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但是一夜未睡的我毫无困意。这难道是真的吗?五百一十二分之一的概率——不,加上之前白阳试验的次数,这是巧合的概率还会更低。

    “你打算怎么办,申报诺贝尔奖?不过我觉得没多少人会相信。”

    “这么大的发现当然要先开发出实用价值了,”白阳的眼睛因为熬夜而显得通红,不过我现在的样子应该也好不到哪去。“你说什么答案最实用?”

    “考试答案?彩票?”

“对!彩票!”他一下子跳起来,“一二郎,你知道下期双色球的号码吗?!”

    漫长的一个小时,答案,1!

    发财了!发财了!发财了!我和白阳兴奋得就差抱在一起跳舞,这简直是神赐的启示!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等等,”白阳忽然定住,似乎想到了什么,“这好像有问题。”

    “怎么?”

    “如果是二进制的话……是二进制的话……”他抱着头慢慢蹲下。

    “你到底怎么了?!刚才不是好好的吗?!”事关我下半生的幸福,我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

    “我们不能确认数字的解读。”

    “?!”

    “你看。”他拿出纸,在上面写下一个数字,“随便一个数字,比如这个——【111111】,换成十进制就是‘63’——但是这个数字也可以看成【1,11111】,也就是‘1’和‘31’,它又可以看成是【1,11,111】,就是‘1’、‘3’、‘7’。这样简单的6位数换一下排列顺序的话我们还能看到更多的可能。双色球一共有8个十进制数字,用二进制表达最少有21位数,最多有56位数。这就是说,就是说——”

    “我们永远不可能猜到猫给出的答案......吗?”

“对,”白阳颓废地坐倒在地上,一二郎恰好坐在他对面,悠然地舔着爪子。“说不定一二郎早知道会这样呢,是吧,一二郎?”

    “喵~”这次没让我们等上一个小时,一二郎点了点头,以猫们特有的优雅姿势跃上房檐,只留下一个逐渐消失在晨光中的背影——-就像所有电影里的男主角那样,酷猫从不回头看爆炸。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