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十一期07.故事会

《异想》第十一期07.故事会 - 异想杂志 - 异 想


时间

2015年3月27日20:00

地点

泛人类异想联盟(323728435)

内容

看图(见P74)接龙讲故事

参加人员

咖啡陪你、天翎、子夜等等

主持人

林格师、山寨匿名

记录整理

旭日、舰长

【1、咖啡陪你】 

“话说三天后就是表妹杜小春的生日了,我到底送什么给她好呢?檀香扇?她冒冒失失的已经丢了好几把……前门的炒八宝糖?小春已经够胖了……或者带她去附近的章台公园玩下?算了,她肯定不想去,她小时候喜欢的那个小子不就是在章台路跟她玩分手的么……哎呀,到底该送什么好呢?”杜甫在自家客厅里里来来回回踱步,不时用手狠狠敲脑壳。这位年纪轻轻便下笔如有神助,在诗海中悠游自如的才子,为表妹的生日礼物伤透了脑筋,写诗容易,照顾妹妹难啊。

杜小春是杜甫的远房表妹,也是杜甫一直以来暗恋的对象。他像所有暗恋一个女孩子的男青年一样,只敢远远守望,不敢涉足靠近,他一直望小春望到25岁,而小表妹杜小春已然要渡过19岁生日成为待字闺中的大姑娘时,才打算趁她生日之际实施第一步计划----送她一件独特的生日礼物。

可是送什么呢?杜甫已经想了整整两天了,这两天他一句诗都没写,满脑袋全是小春的生日礼物……只是才华横溢天赋诗情的他在这件事上却呆如木瓜,再又冥思苦想了一个晚上之后,杜甫一拍脑壳:“得,我还是找李白那小子去吧。他姐姐妹妹一大堆,肯定能帮我出个好主意,大不了我请他喝一个月的酒!”

终于找到答案的杜甫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来不及擦脸,就打马出门,往李白家方向疾驰而去。

 【2、天翎】 

李白家里有非常多的美酒,有一次杜甫去他家喝“竹叶青”,那酒长了魂似的,在他的口中火辣地翻滚,下胃之后酒力直逼大脑!

“待会去他家喝点酒吧。”杜甫一边走一边想,“说不定就可以写诗了。送给杜妹妹,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这样想着,杜甫心里顿时美滋滋得没了边。循着不服深巷之桎梏的酒香,杜甫驾轻就熟地来到了李白家府前。

“这里……这里什么鬼地方……”一位衣衫褴褛形似乞丐,却身着奇怪戎装的怪人闯入了杜甫的视野。

“嘿~小兄弟,你这衣服哪来的?还有,你刚刚是从李白那儿出来的么?”

怪人眼里迸出亮光,但看向杜甫后,再次黯淡了,“是你啊……”

“你认识我?”杜甫很是奇怪,他不记得自己认识这种人,“有什么事吗?”

“哈哈哈……”怪人仰天大笑,“历史,历史啊!注定发生的,注定逃不了!”

“暴秦!暴秦啊!”怪人手舞足蹈,煞是疯狂,“你大唐朝!唐朝!李世民!好一个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和匈奴骑士勾结,啊啊啊!”

“文明需要海洋啊!海洋!这里,只有陆地啊!”

“你知道吗!”怪人嘻嘻哈哈地伏倒在杜甫前,让杜甫直后退,“运粮到西域,运一斤,马就要消耗一百斤粮食啊!那还搞毛啊!海洋!海洋在哪里!”

怪人疯疯癫癫地跑了,带着惊煞世人的言语。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怪人叫道。

“疯子……”杜甫暗想,“不过,那句诗倒是挺好的,值得借鉴。”

杜甫别了别头顶的帽子,脑子里还萦绕着刚才的诗句,然后步入了李白家。

【3、子夜·黑擎】 

跨入李白家的大门,一阵清新的空气席卷了他,是竹子林的清香,荷塘中的清澈,唯一不同的是,石子路的尽头,有一座简陋的瓦房子。但杜甫发现,在简陋的瓦房子身后不远处,有一个烟柱伸入了天空。杜甫想,那可能是李白在后院烧着柴火和干叶,不过也对,这地方就给杜甫一个感觉:阴冷。

怪人在大门外一直吵着不休,甚至在地上打起滚来。杜甫没有多管,在这个时代来看,能遇上这个有文艺的疯子,那还真是不多。

“李白?李白?”杜甫敲着李白家门的扣锁喊着。“你在里面吗?”

杜甫明白自己是在浪费时间,可像李白这个堂堂正正的人,还真要受人尊敬,但是他又想到那个烟柱了,就在家后院。他跨过了竹叶林,踏入第一块草坪时,杜甫就发现远方的林子有所动静。

当他准备接近那块林子时,后面传来了一个男声,杜甫能猜出身后的那个人是谁。

“杜甫,你来了啊?哎哟……我也才刚刚起床,这午觉睡得直爽!”李白伸直懒腰道。

“诶?不见你中午不睡觉啊?”“哎哟提起这件事就烦了,我几个时辰前出去,前往镇内了解了‘联合大法’,说是这些年提到的土地利用,这也关系到我们的未来,该去哪里?哪里安全?这片我们所知的大陆,其实都很危险。正确来讲,我们就像是在保护自己的泥土一样,同时,别人也因为这个而去争夺,这就是现在危险的环境。”

“也确实……七年前我还住在城镇里头呢,现在在哪……山上自我养神呗?”

“唉!别说这个了!你来这里有什么其他事吗?”

杜甫清了清嗓子,整理好自己的衣袖说:“我想送一个特殊的礼物……给一个人。”

“谁?”

“嗯……一个最要好的朋友。就是我朋友生日啦!”杜甫的脸上泛起一丝红,表情却是正经严肃。

“礼物?很简单啊,你不是会写诗吗?写一首爱情诗也行啊,或者写一首让人感觉到你经历过磨练的人啊?这不就完了吗?”

“和我想的一样,那……就一首诗?”

“你还想怎么样?”

“诗能表达出我们的意境,其内涵的话,不要太深……只要能让她一读就懂。”

杜甫的视野从李白身上离开,又望去李白身后那一个烟柱了。

“那是什么?你在烧柴火?”

李白转过头望去,但他完全呆住了。

“那……是什么?着火了?”

树林深处,有好几架烧的发白的钢铁落在林子不同的地方。两人无法相信眼前的场景,可在此时,怪人的叫声传了进来。

【4、木达咔】 

归兮归兮凤归兮,来不去也去不来;

上邪上邪今不现,何所见兮见无踪。

怪人唱着让人难以理解的歌,谁知道他什么时候闯进李白的院子里,打着拍子来到杜甫和李白身前。

“两位,为了世界的爱与和平,有个地方要你们去下。”

duang的一声,白光红光蓝光紫光各种光乱飞,一番特效后,杜甫赫然发现自己身着奇异装服,骑在一匹车不似车马不像马的古怪坐骑上。

“我,我这是在哪?太白兄?太白兄你在哪?”

“我被你坐着啦!话说……你上完茅厕不擦的习惯改了没?”那古怪坐骑赫然发出李白的声音。

“现在正是万分紧急的时刻呀,太白兄,没有空说这些细枝末节了,我们要多想想这怪人怪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杜甫心下诧异,却还是义正言辞地说道,一边不忘扯了扯裤子。“我们要去调查一下,太白兄,委屈你了,回头一定好好谢你。得儿驾!”

杜甫骑着李白在异国的土地上奔驰,冥冥之中有种力量告诉他:向西,向西,一路向西,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他不知道西边有什么,也不知道回头会怎么样,他只是想着表妹那天青丝缠绕在梅枝上纠解不能,回过头看他的那一眼----

唉呀呀,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这句诗好,记下了先。

杜甫想着,嘴角悄悄弯了弯。

【5、林格师】 

杜子美骑着乘骑往西奔去,一路的场景已经在发生诡异的变化。周边飞沙走石,他一眼便判断出已经走上了塞江南,古丝绸之路。

82

沙漠里杜甫还在前进着,他也想停下来问太白,可这家伙闷着声在光速飞奔。突然杜甫看见青青河洲上有一个妙龄女子,虽然只是偶然穿过,但他还是看清了她。她的容貌被纱巾遮掩着,她的身材很像自己的表妹。杜甫感到惊讶,但更惊讶的是在路过一片绿洲后,他又在一道戈壁上看见了这个姑娘。

杜甫就这样驶过一个又一个场景,但那个姑娘始终出现在场景的尽头,隔着面纱对他笑。杜甫想让李白停下来,但李白还在不停地走。杜子美重重地踩下刹车,他跟着一道光嘎吱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这里的沙子竟然是软的,天空很亮,飞跃着一些像青铜做成的大鸟。

杜甫走到那个女孩前,女孩的面纱滑落时,杜甫看见了表妹惊慌的脸蛋。“表妹,怎么是你?”杜甫问。

表妹说:“我也不知道。”

杜甫感到不可思议,想了想,他问道:“我给你写的第十首诗是什么?”

表妹张惶地说:“春望,春望。”

杜甫想了想,的确是春望。他若有所思地抬头,头上那些青铜大鸟发着火花。他又仔细回想了今天的一切,再想起安禄山说过的预言。把这一切联系在一起后……

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把钢枪。他怎么会有这东西呢,他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很快就可以毙掉表妹这个试图魅惑他的敌人。他觉得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而现在他要打破这一切,他要逃出梦境!

姑娘倒下的时候说:“我真的是你表妹啊。”

杜甫喊着:“瞎说,我才给你写过九首诗,这首春望还在我的脑袋里。”

“我知道,是未来的你跟我说的,我记得,我永远都记得。你送给我的礼物……”

这时李白走过来对他说:“她真的是你表妹。”

【6、冰雾花泣】

正当杜甫试图理清这混乱的思绪之际,那一怪人却又忽地出现在小春身后,刹那间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插入小春身后,刀尖儿直接从小春腹部冒出,鲜红的血

83

液洒到了杜甫的脸上。

这一系列的动作十分的快,其他人还没有作出任何的反应。

“小春!”杜甫首先反应过来,他大惊失色,只见小春的脸部呈现出痛苦的表情,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却只能发出“啊”“啊”,怪人刀子一扭,小春整个身子都抽搐起来。杜甫想阻止怪人,双腿却只打哆嗦,不听使唤,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小春受苦。倒是李白一马当先,向前一跃扑倒怪人,怪人亦不做任何反抗。

“还傻站着作甚?还不快去救小春!”李白一声嘶吼,瞬间让杜甫惊醒,一个箭步向前抱住小春,但小春此刻脸色苍白,全身颤抖不止,血还在不停地流,杜甫想拔出刀子,怪人突然大笑道:“晚了,什么都晚了!刀子拔出来也只会让她血流等更快,她死定了!”

“你闭嘴!”李白一拳打在怪人脸上,登时血流如注,但怪人却仍是止不住的大笑。

“小春!小春!”杜甫此刻心如乱麻,他现在抱着她,看着她,但却救不了她。小春缓缓地抬起手想要抚摸杜甫的脸,但手抬到一半便掉了下去,再也抬不起来。“杜......”小春用尽全部气力突出了一个字,两眼突然向上一睁,却已经是香消玉殒。

“你为什么要杀她?”李白又是一拳打在怪人脸上,怪人还在笑,突然用双目死死盯着李白:“你看我像谁?你快醒醒!”

【7、苏子安】 

“我管你是谁!”杜甫冲到那人面前,一巴掌就要拍下去。“啪!”杜甫的巴掌竟然拍在了一块木头上。“这是我要送给你的东西,反正我也用不到了,你拿去吧。”原是那人用一个木头盒子挡住了杜甫的这一掌,他又神秘兮兮地对着李白说了一句,“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之后,就在两人一愣神的功夫,他已飘然而去。

“小春……”杜甫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李白吼道,“他怎么知道!”李白身子猛地一颤,“他……他,是我?”

凄惨的叫声在周围回荡数次,久久不能散去。

杜甫再次醒来,不知何处,亦不知何时。“子美呀,你可算醒了。”李白说道,“你都睡了三天了。”

“小妹呢?”

“我也不知道,现在你在我家,我劝你赶紧回家看看。”李白说完,似乎觉得还不够,又加上一句,“真的,我觉得你赶快回家比较好。”

“是是,太白兄所言甚是!”杜甫也不管身子还有些虚弱,赶忙起身,赶回家中。看到子美走远,李白兀自颓然,“是我,是我,竟然是我?怎么会是我?该死!”李白揪着自己的头发,猛地站起,“是我!!”

“哥哥,你去哪了?这几天可让我好找!”杜小春白了他一眼。

“小春?”杜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哥哥,你呀!不吭不响走了几天。你看看你自己,哎呀,头发怎么都白了!”

“小春,小春,你还在呀!”

“哥哥,你说什么疯话呢?”

“哈哈哈,你还在,哈哈哈哈。”杜甫顿时狂喜起来,看来太白兄并未骗我。“啊,小妹,这次哥哥出去找到了好多灵感呀,我要给你写诗,写诗!”杜甫径自研起墨来,狂喜之情溢于言表。不一会,便写出一首长诗来。“哈哈,你看这个如何?”

“不好不好,哥哥你还是写律诗来得更好些,这首我不要。”

“好,既然小春这样说,我就在做一首律诗来。”杜甫思虑一下,提笔写下了“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还缺最后一句,杜甫挠了挠头,没成想头上的簪子竟被碰掉,也不去捡起,顺势而下“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正在杜甫要写下春望这个名字的时候,小春问道:“哥哥,你带回来的这个木盒是什么呀?”

“谁知道呢?我送你了!”杜甫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随口说道。

“月光宝盒?置于月光之下,便可回到这个时空,如果你真的想清楚了,就回来吧。”夜半,小春打开哥哥送他的盒子,里面带出这么一张纸条。“时空?什么呀?挺好玩的样子呀。”小春把哥哥的诗放在了一边,在月光之下,打开了这个盒子。

一道刺眼的亮光之后,周围的一切发生了些许变化。

“这是哪呀?”小春望着这一片戈壁,远处似乎开来了一个什么东西,“咦,哥哥?”小春诧异地看到眼前的景象同时,她在思考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不不不,我要回去!”,等杜甫离开自己家回去看望小春的时候,李白看到了自己龌蹉的样子,愤恨地说。

“你知道你回去是为了干什么吗?”另外一个李白绝望地躲在了阴暗的角落里。

“我要回去!”

“你冷静一下行不,你可以回去把小春杀了!一切因她而起,不是么?”另外一个李白劝解道。

“哈哈,妙极妙极,我只需要回去杀了小春,这个死循环就会破掉了。”他摸了摸自己凌乱的胡子,想象如果有人看见他的话,一定会说李白疯了,因为这一切都是他的自言自语。他手舞足蹈的拿起一把刀,翻箱倒柜找出自己的月光宝盒。浑然没有发现,这个家传的一对盒子只剩下了一个。

“这是哪?”李白四处望着,“哦,这是我家门口,子美,哈哈,子美!”只见子美走得近了些,李白冲了上去,说道:“是你啊……”

“你认识我?”杜甫问道,“有什么事么?”

“哈哈哈……”李白仰天大笑,“历史,历史啊!注定要发生的,注定逃不了!” 他用手摸了摸藏在衣袖里的刀,为了不让小春打开月光宝盒,他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这个时候,一道黑影从不知道什么地方窜了出来,一下子把李白给扑倒在地上,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走李白手中的刀,并把刀架在李白的脖子上。

子美吓得倒在了地上,他心想:这不是我吗?

只见那名扑倒李白的杜甫对李白说:“绝不能让你杀死我的表妹,绝不能!”

“哎呀,我家门外怎么那么吵,唉!”另外一个李白从自家庭院里走出来,对于眼前的这番景象,他毕生难忘。

怎么会有两个子美,剩下那个,还是我自己?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