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04.原创——《永无宁日》

《异想》04.原创——《永无宁日》 - 异想杂志 - 异 想

 永无宁日

独鬣

在一片琉璃般流光溢彩的天空中醒来。

我蜷缩在轻盈如雾的液体组成的极浅的海洋中,身体与记忆都是赤裸的。

我是谁?这是哪?

半个身体在液体里,只有一只眼睛能看到外面的景象。

呼吸困难,像搁浅的婴儿。

我想爬起来,可动作却不能与意念同步,仿佛有什么粘稠的东西阻碍了我的运动。

操控感终于沿着条条神经爬上了我的四肢,可我依然虚弱。

我向一个方向缓缓爬行,努力拖动自己无力的肢体。

我也试图一边爬一边思索当前的处境,结果只闹了个头疼。一切都如此混乱,头脑中一片空白。

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开始编一个故事。

首先,是故事的背景,它会发生在哪里呢?我想把它安排在一个奇特一点的场景中,比如……一个充满闪闪发光的星球的世界?一个物质极端丰富的世界?一个以思考决定人生价值的世界?恩,都可以。

四肢瘫软无力,可我必须尽力前行。

不知爬了多久,恍惚间已经是另一种景象,水消失了,陆地显现出来,微弱的绿色点缀着黄色,就像刚刚风化的土壤。

更多的力量回到我的灵魂中,我站起来,向前蹒跚走去。

那么,有这么一个燃烧的星辰组成的世界,有一个物质极其丰富的社会,人们已经能够把一切体力劳动都交给非人的工具承担。

然而人类并没有停止思考。

没有需要动手完成的职业,社会资源的分配就彻底由智慧决定。

天空变成铅灰色,仿佛接下来就是一场暴风雨。周围也出现了树木,由于不知道前方有怎样的危险,我折下一根适中的树枝用于防身。

走了这么久,我感觉这个地方不是我认知的任何一个有名有姓的地方,虽然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我无法细致地描述出什么东西,因为一旦我看周围的某一点时,我的注意力就开始滑脱,仿佛有奇怪的斥力在排斥我的视线。

在那个世界中,家庭为单位的社会连结方式早已淘汰,以同源氏族为单位的人际关系取而代之,按照不同的基因源确定个人所属的类群,每个人都有需要思考的问题。

人类就像一个无比庞大的大脑,数以亿记的问题输入每一个氏族,然后由每一个个体解答。

天空昏暗下来,没有星辰闪耀,反倒有华美的极光显现出来,飘扬不定,仿佛维纳斯的缎带在风中摇摆。令人惊异的是,我脚下的土地也渐渐变成了彩色。彩色的光芒聚集到地平线上的某一点,然后消失不见。

它在指示我么?

在那样一个世界里,有一个愚笨的孩子,他的基因上的小缺陷让他生不如人。周围的人都能同时思考三四十个甚至几百个问题,而他只能解答一个。没有人谴责他,因为所有人都在想着自己的事情。然而他明白,在这个思想的时代,愚笨是一种无形的罪过。

光芒的尽头,突然出现一座城市,它的出现如此地出人意料,就像从幽深的山洞里前行,一转弯,就是洞外的万里晴空。

城市就在前面,有些奇怪的事是,我无法估计我与城市之间的距离,一瞬间仿佛我还有几年才能抵达,一瞬间仿佛下一步就能踩到它的城门。

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我仍未抵达那混沌之中矗立的城市。

然后呢?

我累了,也没有力量去继续我脑中的故事。

然后是什么?

应该怎么办?

突然感觉一阵头疼,一股脱力的感觉让我近乎昏厥。

当我恢复过来能够看清周围的景象时,我惊异地发现我已经身处城内,而周围的路人……

都长着和我一模一样的脸。

这些我的复制体,他们面向我,却目光呆滞,仿佛依旧沉浸于自己的意念中,好像我在一个无数镜子组成的迷宫之中,迷茫地注视我的幻象,也被我的幻象们所注视。

这些我的克隆,他们是怎么回事?这座城市是怎么回事?我站起来,他们的表情没有变化,我在人群中行走,却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可以与我正常交流的对象。

就像这是一场梦境。一场古怪至极的梦境。然而做梦的时候是不会认为自己是做梦的,又或者……

突然,那个断掉的故事又突然冲进了我的脑海,干扰了我的思绪,仿佛黑夜里的不速之客。

……那个笨小孩找不到自己在世界里的位置,也不知道何去何从,他在脑与脑的网络中询问数百次,仍未得到什么有用的答复。因为基因缺陷在这个以计划为先的时代是所有人都没有考虑过的特例。人出生之前,他的特质早已在数据中规划清楚,智慧的人类不愿意留给上帝任何自由发挥的空间。

也许这个孩子在出生的时候机器受到了电磁干扰,也许设计图出现了一个罕见的错误,也许是其他的问题。无论是什么情况,事故已经发生,而且没有解法。

我突然有一点恐惧,因为感觉到了一个答案,一个随着我记忆而消失的答案,的确就隐藏在这座灰色沉默的城市之后。我试图压抑自己的想法,可那个不速之客已经分开了我的脑浆,露出了锋利的爪牙。

……“也许,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一听。”

一个声音在他又一次寻求解法时回答。

那个人的信源被隐藏起来,不知道他的身份和位置。不过他的思维信号令人安心。

“什么办法?”男孩回复。

“如果一个自己只能思考一件事情,就用很多个自己去思考。”

 我开始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跑,正如我不知道我为何停不下我脑内那疯狂的故事。

那些人在看着我,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一言不发地看着我。

“让自己分裂成无数个灵魂的碎片,然后去思考。”

“怎么做?”

“你的出生是一个错误,而真正的肇事者应该承担一切的责任。”

“肇事者?”

“走向你作为一个人类出生的地方,在那里,我给你一个完美的安排。”

虽然这个陌生人的话语如此的暧昧不明。可走投无路的男孩还是凭借一种偏执的直觉决定相信他。

“谢谢,那么我需要给你什么价钱?”

“不需要什么更多的价额,你的故事就是最好的报偿。”

也许男孩错了,那个人不是什么善人,而是一个隐藏在茫茫人海中的骗子,追寻被生活挫败的人,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然而,男孩还是决定至少尝试一下。

……这些僵尸,它们在看着我,用我的眼睛看着我。我不断奔跑,不断逃窜,终于,人群越来越稀少,似乎我不知不觉又离开了那座可怕的城市。最后,只剩下疲惫的我仍然惊魂未定地保持着逃跑的欲望。呼吸困难,连站立都是一种挑战。先前找到的树枝派上了用场,我把它当成我的拐杖,支撑着我向前慢慢前进。而此刻,我的心却渐渐被另一种感觉占据。那是一种神秘的被支配感,换句话说,我的行动开始被我的故事所控制。

那意味不明的水又出现了,似乎是某种黑色幽默的象征。

……去地球上的起源之岛。那个人说。去吧。我把我的礼物放在那里,你要做的只是去拆开它。

男孩从故乡飞到了地球,租用了一艘汽艇,在一个充满极光的夜晚接近了起源之岛。

他走上了一片浅滩……

我也走上了一片浅滩……

“我们”看见……

在那极光之下,一个硕大的银灰色剪影遮蔽了半面天空。

起源之岛的斯芬克斯,这应该是这座建筑的名字。也是男孩出生的地方。以前,在这里,每一天都有无数航班升空,把新生儿发送给附近人类的那些殖民地,根据人们的要求制造出思想社会的继承人,参与到浩浩荡荡的解谜游戏中去。

而如今,这里已经被遗弃了,像这样的工厂人类已经有了几千亿个不止,所以它的死亡只是它自己的悲哀。

有的时候,就连提问者也会被自己的问题难倒。

我与男孩这样想。

“我们”爬上了长长的本不用于让人类攀爬的传送带,举起了一扇厚重的拉门,钻了进去。

“喂?有人么?我来了!”男孩大喊。

无人应答。

男孩有点害怕,但还是向里摸黑走去。前面出现了一点微弱的绿光,男孩伸出手去试探。光闪了一下,然后散布开来,流转到每个地方的缝隙中,最后点亮了整个厅堂。

斯芬克斯的内部变得彻底明亮起来。

男孩吓得倒退了两步,撞到一个圆柱形玻璃皿,坐到地上。

……

传说中的怪物就站在我的面前,狮子的身体,女人的头与脸,它吼声隆隆,仿佛男孩在那个夜晚听到的机器运转的声音,男孩见到的是无数突兀运转的机器,而我见到的则是斯芬克斯本身。

它在开口说话,声音却有粗重金属的味道,正如男孩听到的那样:

“你来了。”

“你是谁?”我们问。

“你所乞求之人。或者说‘东西’,我就是这座建筑的主人,也是那个能给你提供帮助的东西。”

“我会向机器乞求?”

“你问路,而我来帮你指明。”

“那么你到底是什么?”

“在虚无中诞生的生命,寄居于这个沉睡的地方,就像你们一样。”

“你认为你与我们一样?我以为你只是一个产生自我意识的电流怪物而已。”

“也许我们的物质结构可以复制,可以打乱重组,但追溯出生之前,我们的灵魂都从虚无中诞生。就像你无法理解自我意识的产生,我也不能。”

“我觉得你是否与我们‘一样’这个判断不应基于‘都不能’而应基于‘都能够’。至少现在,我知道你不能移动,不能繁衍,不能像人类一样表达哀伤,欢欣和爱恨。”

“也罢,孩子,如果我们不能解决当前的问题,其他的问题将毫无意义。谈谈我的赠与吧。”

“赠与?”

“再次触摸那道光,你就会收到我的礼物。”

“我为什么要去摸它?”

“因为这是唯一的解法。回到原来的世界,你就要在遗憾中孤独终老,永无宁日,就像在无垠的荒野中迷失,你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放手一搏,奋勇前行。”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

“我也许是在骗你,也许不是。给疲惫的旅者一枚金币,他也许会认为这是侮辱,也许认为这是一种恩惠。要知道,礼物只有在拆开之后才能得知好坏。”

沉默了半分钟,我们用发抖的手触摸了那道光。

瞬间的撕裂感,然后世界消失了。

“放下吧,远离过去的那些幻景。”斯芬克斯的声音说。

“那灰色城市里的人,他们是我。是你,是你把我的意识拆开,然后分散到无数个单元之中么?”我说。

“这是唯一的办法,他们每个人思考一件事情,加起来就有千千万万件。你已得偿所愿。”

“可是我感到害怕,感到冰冷,我想回到原来的世界中去。”

“以前的那些人,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以前的那些人?”

“在这块地方睡眠之后,你到来之前,很多人都曾来到这里,寻求解答。”

“那我明白你为什么会被关闭了,原来你是一个不合格的机器。”

“而我依然不这么认为,从始至终不这么认为,我在新生的胚胎上尝试,在盘旋缠曲的基因上实验,最后,我再接纳那些因我而不安的灵魂。”

看来,我的确被欺骗了,然而奇怪的是,此刻我并没有气愤而是简单地承认了这个事实。

“原来都是因为你,那些人,他们都在哪?”

“算是死了吧。有的思虑过度而崩溃,有的放弃了思考。总之,他们都没有利用好我给予的礼物。不过他们的思考过程提供给我进化的材料,让我的语言与思维更加接近离我最近的生灵。”

“那不是礼物,我也依然这么认为。而你,只是一个怪物而已。”

他发出了一声类人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的那种。

“让我们来思考这个问题吧。”

“我拒绝。你得让我回到人间。”

“我做不到,不如说我不想这么做。不过我想向你推荐一个选择。”

“什么选择?”

“解答出我的问题,然后你得以回归。”

“如果没有解答出来呢?”

“继续思考,直到你有一个令我满意的答案。”

沉默了半分钟。

“你的问题,说吧。”

一瞬间,我感觉到我仿佛置身于那个灰色的城市中每个人的头脑里,仿佛在以无数个视角看着梦境中的世界。我知道,接下来,我将长久地困在这个幻景中,长久地思索。最后,用自由换的智慧,将以智慧赎回,或者,我也会在漫长的虚无中崩溃,永无宁日。

斯芬克斯的声音仿佛从风中飘来:

“人,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