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十一期05.原创——《十五分钟香烟》

《异想》第十一期05.原创——《十五分钟香烟》 - 异想杂志 - 异 想

 十五分钟香烟

舰长

【1】

“有专家曾经说过,吸一根烟会减少十五分钟的生命噢。”女子捂着被子盖着全身。

“怎么,你还相信那些专家的一派胡言?”男子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烟气在肺部弥漫,他品尝着这种气味带来的芳香,随后把白色的烟气从嘴里吐出来,脸上露出了十分享受的表情。他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

女子脸部挤出来一丝笑容,告诉男子:“不是啦,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吸太多的烟了,不管怎么说,吸烟还是对身体有坏处的。对了,我手上有一台计算器唉,现在那么无聊,来算一算你‘减少’了多少的生命吧。”

“天呐,亲爱的,你还真的相信?”男子对着女子翻了下白眼。

女子拿出计算器,按下了“ON”的按钮,回答男子:“只是无聊想玩一玩嘛,你又不能弄第二次。”

“好吧,我每天吸三十根烟,每个月就九百根,每年加起来都有一万零八百根了,我吸了四十年的烟,这样子的话,大约有四十三万两千根烟。”

女子飞速地在计算器上输入数据,得出结果后,她说:“老王,你少了四千五百日的生命噢,也就是十二年的生命。”

“哈,当是玩玩好了,医生刚好说我体内的肿瘤用了高科技药物治疗后还有十二年才延伸到全身的细胞,我才……呃!”老王捂着胸口,全身肌肉开始抽搐,不过几秒,他便从床上掉到了地板上,一动不动。

女子惊恐过后警惕地来到了老王身前,她把手指放在了老王的鼻孔外,发现老王早已没有了气息,女子跪在了地上,仰天惊呼:“他死了!”

【字幕出现】红星牌香烟,一根能减少你十五分钟生命的香烟,记得,吸烟有害健康,戒烟有益健康噢!

【2】

未来世界,政府作出了最大的努力让全民戒烟,这种能让人上瘾的东西,人们终于把“吸毒“与“吸烟“划伤了等号,不过当时烟民数量庞大,政府为了避免一刀切,作出了让市场上所有的香烟换成红星牌香烟的决定。

红星牌香烟绝不是普通的香烟,上面蕴含的科技成分绝对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想象,作为设计者之一的林枫深知这个道理,人工智能系统已经测出了地球上每个人还能存活多久,不过为了人道主义考虑,这些数据只有人工智能知道。红星牌香烟,便是利用了人工智能所提供的数据,在原有的存活时间内作出删减,时间到后(精确到毫秒),体内积聚的毒素将会人工变异,分泌能让心脏短时间内衰竭的毒素,达到死亡的目的。

研制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很多人认为这是一种杀人的行为,是犯法的,不过好在现在法律保护了这种香烟的最终诞生,这种香烟对戒烟行动是否有用处,唯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答案。

凌晨三点,林枫被手机铃声吵醒了,他用朦胧的睡眼找到电话,按下了通话按钮。

“喂,是林枫吗,你最好过来一下,我把地址发到你的微信里。”是林枫的男助手黄子杉的声音。

“什么鬼东西,庆功宴才刚搞完你又要我工作了?”现在林枫脑子里全是庆功宴的场面,戒烟行动进展地很顺利,市长邀请林枫还有他的研究团队参加晚宴。

“三个人吸了红星牌香烟后死掉了。”黄子杉解释道。

“这很正常啊,广告所言不假,这些都是快要死的人了,他们的寿命被缩减了十五分钟的整数倍。”

黄子杉在电话另一头叹了口气,说:“他们在同一时间里死去的,按目击者的说法,他们是在一秒之内全部倒下的。”

第一时间,在林枫脑子里升起了一个问题:他们难道在自然状况之下都是在一秒内全部死去的吗?

不过在一个城市内有三个人同时死掉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林枫皱起了眉头,望着窗外早已沉睡的城市的夜景,他决定穿上正装,去黄子杉指明的地方一探究竟。

【3】

城市第一医院,负二层的验尸房,在场的有几名警官还有几名法医,加上黄子杉,所有人都静待林枫的到来,林枫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十多双眼睛的眼神刷的一下子全都聚焦到林枫的身上。

“谁能详细地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林枫把正装外套脱了下来,赶路赶到他满身大汗。

验尸房柔和的白色灯光照在一名最为年老的警官的脸上,他一脸严肃地望着林枫,沉重地说:“林先生,你的助手已经在电话里跟你解释得很清楚了,这三个人在同一秒内死去了,我们查证了一下,他们都曾吸过你研发出来的产品。”

老警官手指着那三具躺在铁床上的尸体,最为显眼的特征便是他们的年龄都不相同,躺在中间的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躺在左边的是一名老年人,躺在右边的是一名中年人,性别均为男性。

“然后呢?红星牌香烟能缩减人们的生命这众所周知。”

“你是否在产品内加入了一个隐藏设定,在特定的人群中会在特定的时间内死亡?”老警官死死地盯着林枫。

“怎么可能……这……这绝对不可能!红星牌香烟只会玩减法,人工智能递给我们绝密的资料肯定不会有错误,他们全都是凑巧在同一时间内死掉罢了。”其实林枫知道,这个解释说服不了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他绞尽脑汁地在思考如何解释清楚。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女警官从林枫身后的门口冲了进来,手上紧握着一台电话,她喘着气对着老警官说:“刚才……刚才报告说本市又有四个人在同一秒内死去了!”

林枫心头一颤,他用第六感猜测绝对有一些不得了的事情要发生了。

【4】

现在验尸房内躺着七具尸体,尸体的数量如此之多并不是让人感到恐怖的第一原因,而是,他们暴毙的时间刚好隔了十五分钟!

老警官从裤袋里拿出了一根红星牌香烟,用打火机点燃香烟,他怀着忧虑的心情深吸了一口烟,说:“如果他们相隔了十五分钟死去的话,那么我猜测,接下来还有更多的人死去,我们会收到更多的类似于刚才那种死亡报告,而且还是相隔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的整数倍。”林枫在一旁补充道。

老警官无奈地耸了耸肩,他心里很清楚,他的职责是保护人民的人身安全,不过在这次困难面前,他无能为力,被探明的恐惧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知道你前方还有多少让人恐惧的东西能把你吓得半死。

老警官把另外一根还没点燃的红星牌香烟递给了林枫,问他:“你来一根,解一下愁吧。”

“不了。”林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老警官,“我本身并不是一个烟民,研发过程当中我体会到了这种香烟会给人一种神奇的力量,迫使你认为吸烟的确是一种慢性自杀,研发出来过后,成为市场上唯一的香烟品牌,我就更不可能吸上这种自己研发出来的‘杀人烟’啦。”

老警官理解地点了点头,他把香烟放回到自己的裤带里,随后他对身边女警官说:“你密切关注本市的死亡报告,一有新的报告便告诉我,并把尸体送到这里来,我们要搞清楚这些同一时间死的人有什么相同点。”

“是,长官。”女警官快步走出了验尸房。

“你有什么想法?”老警官把头转向林枫。

林枫吞了口唾沫,组织好语言后说:“我刚才大致地看了下他们的尸体,在研究红星牌香烟的过程中我接触了许多老烟枪,他们都有超过三十年的吸烟经验,就像广告上的那个人一样,吸烟的数量每天都超过三十根,甚至更多,他们对香烟的喜爱超过了其他人许多,唯一的特征能从他们的牙齿中体现出来。”

“牙齿?”老警官饶有兴致地问。

“没错,香烟内的成分有很大一部分是焦油,红星牌香烟也是如此,吸进嘴里的焦油会有一部分粘附在牙齿上,那是每天刷牙都不会洗干净的污渍。“林枫让其中一名法医打开了第一批送过来的那名中年男子的嘴,果然他的牙齿是让人感到恶心的焦黄色,厚厚的一层焦油粘附在上面。法医全部检查了一遍这七具尸体的牙齿,全部都是偏黄色的。林枫继续说:“他们也许不是老烟枪,就像这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烟龄最多才十几年,不过每天几十根烟拼命地吸这是能推测得出的。”

“噢,不错,终于有一个共同点了。”老警官的脸上不知道为什么写满了紧张。

林枫没注意到老警官的表情变化,继续说下去:“年轻烟民在网上发起了一个活动,就是把自己吸烟的根数记录下来,每根烟捐款五毛钱到红十字会,把它当成十五分钟生命的价格,他们大多数会把这个数字记录在烟盒上,法医,能拿给我这个年轻人身上的烟盒吗?”林枫手上接过了法医递过来的烟盒,为了保证证物的完整性,林枫要带上胶手套才能触碰烟盒,他在在场的所有人面前打开了烟盒,果然不出林枫的意料,烟盒内壁的一半写满了“正”字。

“不对啊,红星牌香烟已经开始出售一个半月了,怎么粗略地数了数他只有五十多个‘正’,总共两百多根烟,平均下来一天只有五根烟。”林枫懊恼地挠了挠头。

黄子杉走了过来,戴上胶手套把烟盒放在手上掂量一下,告诉林枫,这可能只是记录的一部分,他不可能在一个烟盒内写下上百个“正”。

林枫点了点头,他的猜想到现在还是正确的,这让他很欣慰,随后他对着老警官说:“我希望能调查一下这名年轻人的住所,找一下他总共写了多少个‘正’。”

“呃,其实他所有的烟盒都在这里了,还有三个,就在你身后的一个证物袋里。”老警官额头上流下了冷汗。

在场所有人的开始数四个烟盒总共在上面写了多少个“正”,准确地数了数,有273个正,也就是他已经吸了上千根红星牌香烟。

“这就可以推测他正常死亡是什么时间了,这批人理论上正常死亡的时间是一样的。”林枫在紧张的数数之后得出结果,心中充满了成就感,他感觉谜团揭开的那一幕就在面前。

“那个……我……”老警官低沉的声音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警官,有什么问题?”林枫转过头来望着老警官。

老警官颤抖着嘴唇讲:“其实……我也参加了那个年轻人的活动,记下自己吸烟的根数。”

“总共有多少?”

“272个正。”

全场静默,就连林枫也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刚才这件事得出了很大的进展,不过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将目睹一个个人在他面前暴毙,而且还是一名警察方面的带头人物。

他望了下自己戴在手腕上的手表,说:“告诉我的妻子,我爱她!”声音犹如在葬礼上朗诵悼词,如此地沉重,周围的空气都快要凝固了。

时间一到,老警官脸部一抽,双腿开始弯曲跪在地上,紧接着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一刹那便不省人事。

林枫闭上了双眼,他在心中发誓一定要查清谜团的真面目。

【5】

几个小时过后。

“我是红星牌香烟的研发团队,我想进入人工智能的数据库!”林枫的声音打破了人工智能核心的寂静,早上第一缕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照射进来,在林枫的背后留下一道长长的影子。这栋专门存放核心的大楼本身很少人来往,大门唯有一名警卫在看守。

“跟你们说过多少遍啦,人工智能的数据是不能让所有人看到的,包括我。”这名中年警卫着装整齐,坐在椅子上轻抚着躺在桌子上一只熟睡中的黑猫。

“这可是关联到上万人甚至整个地球的人性命的问题啊,你就不能找方法给我看一眼吗?”

林枫用恳求的语气说道,差点就跪在地上了,“我想看一些人计算出的死亡时间。”

不过警卫看起来却不以为然,他说:“人工智能两大铁律,第一,尽心尽力为人类服务,第二,不能让人类知道人工智能在思考什么,只能侧面地告诉人类。”

“人类都快要灭绝了你都不能帮我一下?”也许是一晚上无法入睡导致精神欠妥的原因,林枫一激动起来就对着警卫大吼,脸上露出了怒色。

林枫怒吼的声音吵醒了那只黑猫,黑猫睁开了双眼,在警卫的手上打了一个哈欠,警卫出奇地镇定,他继续轻抚那只黑猫,用缓和的语气回答:“也许我的猫能回答你人工智能在想什么,猫知道答案。”

黑猫懒惰地舔了舔舌头,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林枫无奈地转身准备离开,他昨晚安置好老警官的尸体后一直在计算“正”字所暗示的信息,273个“正”字,把所有吸烟根数乘以15分钟,就可以推算出这些人在自然状况之下都是在半个月之后死去的,但是半个月之后会发生什么,林枫此时毫无头绪。他本想过来查看人工智能的数据,若每个人死亡的时间都是一样的,那么他的猜想便是正确的——大灾难即将降临在每个人的头上。

此时,一个小伙子从门口处冲了进来,在林枫身边擦身而过,来到前台处便对着警卫激动地说:“我是天文台研究员,我想进入人工智能数据库!”

林枫停下了离开的脚步,他想:难道一个在天文台做研究的人都对每个人死亡的时间感兴趣?

要跟这名小伙子打下招呼,了解下情况才行。

【6】

这名小伙子名叫李维,林枫对他第一印象是,他名字很普通,不过人却不普通,几年前某省的高考状元,清华毕业后就来到了天文台从事天文科学研究。他很热情地邀请林枫到他的天文台作客,天文台位于市郊,四周住的人比较少,减少天文望远镜的光污染之余,还能给李维一个安静的工作环境。

天文台拥有一个直径巨大的天文望远镜,架设在一间屋子里,整个镜头高耸出屋顶上,在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镜头反射出来的光芒。除此之外还有两栋白色的屋子位于巨大望远镜的两侧,分别是天文学家的住所和办公场所。

李维带着林枫进入了办公区域,整个天文台只剩下李维一个人在这里工作了,整个室内环境空旷的很,说话的时候都带有些许回音,林枫仔细地观察到其他科学家的工作台上一点文件都没留下,估计是有一段时间她们不会回来这里工作了。

“为什么只剩你一个人了?这里快要拆除了吗?“林枫问。

“他们都走了,回去陪家人了。“李维拥有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黑框眼镜衬托出从他体内散发出知识分子的气场。

“走了?”林枫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难道真的是,有什么大灾难要发生了吗?“

“嗯,陨石。”李维的回答简洁明了,却犹如一把锋利的刀刃刺进林枫的心里。

林枫好不容易镇定住自己紧张的情绪,他的脸色开始由红转变成惨白,字从嘴里吐出来,他问:“那为何我们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我们还不确定陨石是否百分百撞击地球,陨石从面向太阳的方向飞过来,三个月前我们还以为是水星凌日,一个月前我们再次错以为是金星凌日,就在几天前我们才观测到那的确是一颗陨石,直径至少有一百多公里。”李维淡定地推了推镜框。

直径一百多公里的陨石撞击地球,林枫心头一颤,那绝对会造成灾难性后果的。

“你们预计这颗陨石将会在半个月后撞击地球是不,所以你想查看人工智能数据库,证明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

李维轻轻地点了点头:“正是如此。”

不管怎么说,人工智能早就知道会有这场灭顶之灾,林枫在心中咒骂设计人工智能的那个人,为何一定要设计出第二条铁律来阻止人工智能帮助人类躲过这次灾难呢。

【7】

预计还有一个小时陨石将会撞击地球,地点在多次测量过后将会是大西洋北半球区域,届时上百米的巨浪将会淹没地球超过一半的土地,总死亡人数预计会超过三十多亿。

“感谢红星牌香烟,让我们早别人几天知道这场灾难的来临!”

林枫高举酒杯痛饮,满脸通红的他坐在椅子上东歪西倒,墙上倒计时上的数值正越来越接近零,很多人都接受了死亡即将来临的这个事实,加入了狂欢的队列当中。林枫并没有选择走到大街上跟那帮人发疯似地游行,而是呆在公司的办公室里,与同事们喝酒聊天。

在场的人都不是烟民,因为这个世界里已经没有存活的烟民了,他们都提前被红星牌香烟散发出的毒素给毒死了。

“红星牌香烟一下子就卖完了,我们赚翻了哈!”男助手黄子衫兴奋地一口气喝下了一杯酒,他用衣袖擦拭自己的嘴角,继续说:“超过三万人决定在这一天用香烟‘自杀’。”

林枫根本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研发出来的东西将会成为人们的自杀工具,他原本只是以为红星牌香烟能帮助人们戒烟,最终一直反对这种香烟出售的人道主义者得到了舆论上的胜利,就连林枫都承认这种香烟是自杀工具了。

“是时候上路了,同志们。”黄子衫派发香烟给在场的每一个人,每人三根,“我们这种烟激发的毒素能无声无息地杀死一个人,这个人不会感受到半点痛苦,你们将不会忍受被大水冲走后所带来的痛苦。”

黄子衫亲手把一盒红星牌香烟递给了林枫,林枫再次承认,这是一种非常好的自杀工具。

在场所有人把三根烟同时含在嘴里,在黄子衫的带领之下,所有人使用打火机把香烟点燃了,第一次吸烟的人被吸进去的烟呛了一下,不过最后这些人都选择把烟吸进肺部,让肺泡充分吸收里面隐藏的毒素,最后进入血液,成为一颗即将要引爆的定时炸弹。

倒计时三十五分钟,带头第一个吸烟的黄子衫倒在了地上,随后人们接二连三地倒在了地上,没有半点痛苦的呻吟,他们都无声无息地升上了天堂。

在场只剩下林枫一个人还没死。

“四十五减去三十五,也就是说陨石撞击后的十分钟海啸才会到来。”林枫把三根烟丢在了地上,他假装与其他人一样叼着三根烟,不过事实上他偷换了一包普通的香烟放在嘴上点燃,真正那盒黄子衫递过来的红星牌香烟,被林枫藏在了裤袋当中。

望着身边一大堆尸体,林枫自言自语地说:“我还不是死的时候,我想目睹海啸的来临。”

【8】

站在房顶之上,风掠过林枫的脸颊,东边的楼房已经被海啸淹没,林枫目睹着栋栋房屋被海水卷了进去,整个海浪的高度林枫得不到确定值,不过几百米还是有的。海浪就如一幕蓝色的帘布,与蓝天衔接成一片,死亡正步步逼近。

距离自己人工智能计算出自然死亡的时间只剩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了,他颤抖的左手从裤袋里拿出一根红星牌香烟,右手拿出打火机点燃香烟。

林枫把香烟放进了嘴里,慢慢地吸了一口。

原本让人们提前十五分钟死亡的香烟,吸进将会在一分钟左右死亡的人的肺里,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林枫感受到烟气带来的温暖弥漫了整个气管。

不管那么多了,吸进去试试会发生什么吧。林枫的肺泡吸收了烟气。

时间仿佛停止了。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