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十期04.原创——《放你在心里》

《异想》第十期04.原创——《放你在心里》 - 异想杂志 - 异 想


 放你在心里

漂漂兔

 

转眼到了五点半,下班的人流涌出艾森大厦,仿佛一股股灰黑的流水,分成若干支流,绕过一座座钢筋混凝土建筑,倏尔便消失不见。

索毅伸伸懒腰,瞄了眼时钟,不屑地撇了撇嘴,“还早呢!”他起身从柜子上拿过一罐红牛,“啪”地拉出拉环,就口灌了下去。

随即他点开电子邮箱,查看下午三点以后收到的工作邮件。红牛的能量泡沫在他胃里翻滚着,倏尔便也像下班的人流一般消失不见。

大约八点半,他终于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从座位上起身,转至窗前,在手机最近联系人的前列,拨出了一个电话。而座位终于摆脱了今天长达十多个小时的重负,在电话的“嘟嘟”声中缓慢升起,并发出一丝悠长的叹息。

“亚苏?今晚有空么?”

“有啊有啊,你什么时候过来?”

“九点二十左右。”

“好的,要准备吃的么?今晚吃西餐行不行?”

“可以。”

挂掉电话,索毅捋了捋下巴上新长出的胡子渣,满意地笑了笑——亚苏真是一个合格的情人,干脆而不做作,懂得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什么可以要什么不能开口。在一起两年,还没有出过什么问题,而且——索毅又摸了摸胡子,他结实粗大的指节充满力量——而且亚苏的床上表现真不错,虽然不是索毅的情人目录里最销魂的,却自有一番令人动容之处,至于这是为什么,索毅挑挑眉不愿意多想。他早已过了什么事都要去细想深究的年纪,虽然他只有三十五岁。

索毅收拾好个人物品,就出门直奔地下车库,期间不忘给个人秘书拨了一下电话——他会去他办公室处理完剩下的事务。

索毅将最新款“陆地巡洋舰”开出车库,将方向盘往右一打,猛踩油门,直奔亚苏家而去——他也早已过了犹豫的年纪,想到了就去做,就这么简单。

亚苏在身下大声呻吟着,她的声音随着索毅的力度高低起伏,带着泛音的吟咏仿佛咏叹调,让索毅心旷神——Damn it!几缕熟悉的音符再次如期钻入索毅的脑海——每当他将亚苏的身体反转用力冲撞时,亚苏总是特别兴奋,每当这时她总是发出这样销魂的声音,它仿佛春天第一缕风拂过冰封的湖面,刺开一条浅绿的缝隙,丝丝温柔便乘机而入;又仿佛一只温暖的手掠过索毅的心脏,释放出令人沉醉的多巴胺让他躁动的心跳安息——这也许就是索毅可以和亚苏在一起两年的原因,尽管他从不承认——亚苏的身体并非那么完美,甚至于有些缺陷,跟他那曾经一系列情人相比,亚苏的胸不够挺腿不够修长,性情甚至还有些粗鄙,吃饭时更是发出“咕咕咕”的声响,仿佛一只欢快的小母鸡——但索毅就是和她在一起了,他期待在一天满负荷的工作之余和她做爱,关上灯做爱,并等待那意料之中仿若来自天国的声音。

早上六点,索毅便起床穿衣,亚苏还在闭着眼睛熟睡——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她早已熟悉索毅的节奏,她是个知趣的女人,能和他有完美的性爱以及由此而来的强有力的生活上的关照,就很满足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她还能奢求更多么?哪怕永远关着灯,哪怕他永远不会留下来吃早餐,哪怕开着灯时他从来不会吻她。

“神经要这么细腻干什么?都他妈是虚的,老娘有这些实实在在的就够了……”亚苏在一次和闺蜜的聊天中喝醉了,她胡乱地挥舞着手,索毅送的彩钻手链在她纤细的手腕闪闪发光。

 

 

“索总,营销部的市场分析报告已经出来了,我们的820k系列目前的市场份额达到42%……”秘书说到这习惯性地顿了顿。

“嗯,nice。”索毅将沸腾过后的矿泉水倒进茶杯,那里有一袋红茶茶包,“立顿”的,这大概是索毅办公室最平价的消费品,“方诺那边怎么样了?”

“方诺公司的消息已经确认无疑了,他们仿照820k研发了同类产品620x,准备下月就向市场推出。”

“这帮龟孙!”索毅口重手轻,他拿起红茶杯,走到百页窗前,轻呷了一口,清晨的阳光透过洁白的百页照耀进来,宛若晨曦之手,带着暖暖的香。索毅在晨光中伫立良久,似在思索又似在怀念。

秘书知趣地保持缄默,这是五年以来形成的默契。

“通知各地连锁店以及市场专柜即刻停止销售820k。”索毅从窗前离开坐回办公椅。

“索总,您是说……”

“对,完全撤出市场。”

“这不是正如方诺的愿吗?……”秘书嚅嗫着看了索毅一眼,干脆地答道:“是!”

随着一声轻轻的“咔嗒”,门被带上了。索毅的眼神从门上游离回茶杯里,“立顿”红茶早已氤氲开来,深棕色的茶汤反射着光影,馥郁的香气唤醒某些关于另外一个现世的回忆。索毅贪婪地满吸了一口茶香,一丝微笑绽放在他那如刀削般峻冷的嘴角——五年以来,他已经习惯了每天早晨从“立顿”红茶开始,这是只属于一个人——不,是两个人的静谧时光。

凝神片刻,索毅又起身从小保鲜柜里拿出一盒纯牛奶,打开盖,往红茶里加了半盒,又从抽屉里扯出一盒苏打饼干,就着自制奶茶,开始吃了起来----谁又能相信这么冷酷的男人,讳莫如深的早餐是如此简单简陋而又幼稚呢!

 

 

”糟糕!820用完了!”亚苏将820k的包装盒掀了个底朝天,却不见一粒颗粒滚出来。她又弯下腰,在厨房储物柜翻翻捡捡,都不见820k的踪影。

亚苏立刻脱下围裙套上外套飞奔出门——索毅今晚要过来,给他弄一顿晚餐向来是亚苏最最甜蜜的事也是她唯一可以主动的事----还记得去年冬天她给他做过一道紫车菜龙虾,彼时820刚刚风靡开来,那道菜本来香色平平,却因为添加了820而散发出别样风味,索毅那天吃了很多也吃得很香。眼下,第一波紫车菜作为应季蔬菜刚刚新鲜上市,正是做这道菜的大好时机----当然少不了万能的820。

亚苏“蹬蹬蹬”飞奔下楼,恰遇十字路口绿灯,亚苏一手攥着钱包一边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往马路对面不远的超市疾步而去。

却见此时绿灯转为黄灯,一辆满载的大货车也急匆匆地拐过街角往这边弛来,在那一个瞬间,世界静寂了。

亚苏浑身鲜血地躺在十字路口,钱包滚出老远。她的米色进口绵羊皮风衣里头是一件还没来得及换的纯棉镶湖兰蕾丝花边的深蓝色家居裙,她的脸上甚至还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就像每一个妻子去迎接自己久别重逢的深爱着的丈夫的时候一样。

 

 

“对不起,主人,您的心脏电子敏场效应晶体管x23y72z11部位有大约100个像素大小穿孔龟裂,需要修补一下,纳米机器人将在您休眠时为您实施修补手术。”索毅家族位于毓秀山顶别墅的地下层,一个戴着白色口罩白色帽子身穿白大褂的男士在扫描完索毅的心脏后,毕恭毕敬地跟他说道。

“和上次一样吗?”索毅皱起眉头。

“基本上一样……”白衣人小心翼翼地斟酌着措辞,“这次穿孔的像素稍微大点……”

“大多少?”

“如果再大20像素,恐怕得为您重新导引记忆体筑形,换上新心脏了……”白衣人顿了顿接着说道,“重新导引的话,以目前的技术很可能出现数据紊乱或者缺失等故障……”

“……我知道了。都是我的错,不会再犯了。”索毅闭上眼睛,良久,他说道:“开始休眠吧!这次设置阈值。”

“好的,请问主人100像素可以吗?”白衣人松了口气,主人终于肯松口设置阈值,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110像素吧。”

“110?主人,是不是太高了?”白衣人依旧小心翼翼地履行着职责。

“……”索毅不再说话。

“好的,主人,我现在就给您进行休眠。”

 

 

“叮咚!”门铃响了。

索毅不耐烦地按了一下秘书的铃,里头传来的却是秘书的录音:“索总,我今天请假了,晚上六点才能回公司。”

索毅这才冲门口喊了一句:“进来!”,便将视线重新转移到笔记本电脑屏幕上。

“咔嗒”一下,门开了,随着几声高跟鞋敲打着木地板的声音,一份文件递到索毅的办公桌上,随之而来的是一声甜甜的:“索总,这是数据部的季度分析报告,请您阅示。”

索毅头也不抬地点点头,视线却不觉中移到了那双还放在文件上的手上——这是一双柔白细腻的手,十指纤纤似春葱,指甲修剪得恰到好处,在手指外延出一个白色的小边,甲面上涂着一层透明的护甲油,反射着水润的光,在右手无名指指根部生长着一枚红豆大小的朱砂痣——索毅的心“咯噔”一下,他抬起头,视线掠过职员浑圆丰满的胸部,那里有她的姓名牌:数据部,娄馨。

 

 

索毅亲吻着娄馨丰腴而美丽的胸,并一手将娄馨的右手按贴在自己的脸颊,她无名指根部的朱砂痣仿佛一枚能量启动器,放射出的暖流经索毅的手流经手臂,再传达到全身各个角落。索毅像战神一样冲撞着,他满意地看着自己三十岁以来的第八个情人在身底下颤抖呻吟,他修补好的心脏“嘣嘣”跳跃着,脸上露出一抹憧憬的微笑。

这次他的心脏不会因为娄馨的变化而需要冒着记忆体重筑的风险,因为他设置了安全阈值,接近或者会超出阈值的情人是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的,哪怕这样会离她更遥远——可这比起失去她的风险,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高潮之后,索毅从娄馨身上抽离出来,他将娄馨的右手贴近胸口,一个熟悉遥远却早已与他的生命交织在一起的名字浮现在他的脑海与唇边:“雪儿……”

雪儿,雪儿你知道吗?你躺在病床上,弥留之际,我没有征得你的允许,自私地将你所有仅存的记忆以及生命体征通过记忆体塑形导入了红宝石电子敏场效应晶体管,并将这枚携带着你的红宝石晶体管嵌入了我的机械心脏。

我实践了我当初的诺言:放你在心里,永远地。

你是我最初也是最后的情人,你的唇,你像水草一般顺滑的长发,你俏皮的鼻尖,你纹着MU字样的小腹,你长着红色朱砂痣的手指和翘臀,还有你像猫一样温顺的肢体和海豚一样动听的吟咏……

我用真正男人的方式实践了我的诺言。我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战斗,勇往直前,无所畏惧,无坚不摧,因为你在我心里。

 

 

补:

 

正在热销的820k忽然撤出市场,令广大消费者哀声载道,抱怨不已——他们的生活因为820k的消失而变得极为不利。正在这时,方诺公司的620x上市了,烦恼的消费者们抱着试试看以及应急的态度,第一波620x很快被抢购一空,并出现哄抬物价供不应求的现象。方诺公司认为时机已到,开始大批量生产620x,并大肆宣传。

而这时,已经关闭的820k连锁店和专柜一夜之间全部重新开张,并打出“特价优惠”的广告标语,大包装超低价,这致命的诱惑让本已习惯820k的消费者们纷纷倒戈,他们冲进各个连锁店铺,将820k一打一打地运回家,直至在家里储备足够一整年用的820k才肯罢休。

消费者这一举动让方诺公司刚刚大批量生产的620x一夜滞销,货物堆积如山,并直接导致资金链断裂公司破产。

这一著名商战战例在若干年后被写进各大商学院以及商业集团的培训教材里,作为经典范例被学生们一届届顶礼膜拜。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