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07.故事会

《异想》07.故事会 - 异想杂志 - 异 想


 【1 咖啡陪你

“嘭!”随着一声巨大的闷响,声浪随着阵阵战栗感像冰雹一样打在谭雅的身上,他蜷缩在仅供自己一人容身的狭小人体旅行器里,想着:终于着陆了。下了星际飞船,就可以见到星儿了。想到马上就能看见躺在身边另外一个旅行器里的星儿的时候,谭雅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这一觉可真长,大约有20年吧?按照地球上的年龄计算,自己这会儿应该是中年大叔了,而星儿应该是小孩的幸福妈妈,嘿嘿!等下了飞船,我把自己和星儿的移民手续办成功,我就正式跟她表白——想到这,谭雅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一道光掠过,谭雅的眼前浮现出了一个全息屏幕,“10秒钟倒计时之后,旅行箱将集体打开,请大家做好准备!”

谭雅沉稳地闭上双眼,默数着:6,5,4,3,2,1……

经过20年的长途飞行,地球最后一批移民者终于抵达墨菲星球。墨菲星是地球人在漫长的寻找对比之后确定的移民地,而地球终将因为核战争导致的高倍核辐射被废弃。

谭雅从旅行箱中站了起来,他急切地环顾四周:星儿,星儿,我的星儿呢?

但四周都是陌生的面孔,一起走上飞船冬眠的星儿已然消失不见。

【2 天翎

新一代的年轻人也许已经忘记了地球的往事吧?星儿想着。大概,时间会洗刷掉一切吧,再也无人去翻开尘封的一页。

“星儿……”旁边的中年人呢喃般说道,“也许我们当初发现宇宙空洞的时候就应该相信它了……”

“它?”

“也许你们不清楚”,中年人叹着气,眉间显出一个‘几’字,“中世纪有一本秘卷——伏契尼手稿流传下来,里面早就记录了仙女座的信息。”

“仙女座……”星儿托着下巴,“就是那个朝我们加速冲刺的星系么?”

“是啊……”中年人俯视着灰暗地球,“但是还有希望,地震波监测显示旧地球外核部位有类似于大炮结构的物体存在。”

“大炮?”

“或许那就是远古大炮,宇宙空洞的成因。”中年人划开控制台,绚烂光色照亮了他银灰色的瞳孔。“抱歉,没有通知他就让你留下来了”。

“没关系。”星儿摸了摸她咖啡色的刘海,“他会理解的。”

“这台聚能死光炮,”中年人把手搭在身旁的机器上,转开了话题,“它会熔化地壳,击穿古登堡面,打开外核,让我们的探测器进去---去控制那件远古的神秘武器。”

“生存是残酷的。”中年人看着屏幕,神态却又像在眺望远方,“这是唯一可以拯救移民星球的方法了。我们是救世主,也会是侩子手。”

【3 史塔克的暴走

“星儿!星儿你在哪儿?”谭雅努力按捺下心中的不安,四处查看,但看到的只有同来的旅伴们到达新天地热情洋溢的脸。“你们看到星儿了吗?”谭雅拉住经过他的乘客们,但得到的只有无言的摇头和不耐烦的推搡。

同来的旅伴们很快消失在飞船出口,留下谭雅一个人。

飞船船长拍着胸脯保证一定能把星儿找到。不过一个机器人拍着胸脯也很难让人信任啊,这只是当初设计师输入的拟人程序罢了。谭雅拖着行李孤独地离开了飞船基地。

离开宽敞豪华的移民登记中心,谭雅坐上了分配给新移民的轨道车。移民办主任在登记中心高谈阔论发表演讲,底下拍照声、掌声响成一片。谭雅心里只想轨道车快点开,快点,快点。终于,轨道车发动了。

谭雅从警察局出来时,已经是深夜,警察们开始见到他还很热情,但很快就把谭雅冷落一边,自顾自聊天。谭雅在警局终端填好厚厚的一叠表,又发了通脾气,终于有人找自己做记录。谭雅憋着一肚子火,但在看到自己新家的时候突然泄气:很普通的楼房,连干净整洁都算不上,楼道里还堆满了处于腐烂边缘的垃圾。

谭雅扑倒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室内终端却突然亮起,谭雅勉强爬起来,只见终端弹出一个对话窗口。

“你好。”终端显示,“我知道星儿在哪里。”

【4 默守沉规

谭雅立刻来了精神。没了星儿,他就像没了引擎的飞船。

“在哪?星儿在哪?”

“想要见到你的星儿,就照我说的做……”

对面的人忽然关闭了窗口。

谭雅双手紧握,星儿的笑容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星儿身份特殊,这里面一定有文章!

【5 姑娘

殖民地下午4点,谭雅从宿醉中挣扎着醒来。

他是被敲门声吵醒的,有个不怀好意的家伙一直在拼命地锤着他公寓的门。“你他妈疯了吗,不要敲了啊!”谭雅心里不住抱怨着,但终究扛不过神经病的坚持,只好去开了门。

“你好,是谭雅小姐,啊不先生吗?”迎面而来的是一个穿着殖民地警服的年轻人。

“您有什么事情吗?”虽然觉得对方是个神经病,但是看到是个配长剑的警官,谭雅还是不自觉的用了敬语。

“我是殖民地警察薛定谔,警号233rx78,我们有关于星小姐的事情要和你谈。”那个似乎昨晚也没睡好的警员不耐烦地说道,“但是不幸的是,我们发现她的时候太晚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想必你也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来墨菲殖民地。有些被旧政府划分为下等公民的地球人,”对方在念下等公民的时发了一个重音,好像努力才把‘贱民’这个词吞下。“被遗留在了地球上,于是他们怀恨在心,一直试图破坏我们的稳定大好局面。很不幸的是,上周有一批偷渡到殖民地的贱民,对某个总督直属的研究所发动了自杀式攻击。”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移民!”

“作为一个拥有良好记录的市民,请你配合我们的执法工作。我们的监控头拍到了一些奇怪的画面,希望你能帮助我们辨识。”

薛定谔的平板里播放出了令谭雅坐立不安的画面---这是星和一个男人热络谈话的场景。那个男人,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的,贱民之王木咔嗒。

地球遗留者的王,竟然已经登上了墨菲。

【6 喵之友人薛定谔

旧地球

喷射机在天上拉了一路的云,吐出指甲刮擦黑板的声音。西边有一摞云,被烤得很干,像发霉的死鱼肚子。飞机飞过了,钻进死鱼肚子里,随即发出很可怖的声响,好像云里面躲了一尊哮喘的巨人。

巨大的齿轮渐渐咬合,这上千万吨的巨兽在热身。运输机在云层打开了腹腔,露出苍白的肋骨,开始排泄。

饲喂聚能死光炮的时候到了。成千上万的人类尸体从天而降,腐肉在空气的挤压下碰撞,早已融化的眼珠玻璃体化成久旱后的雨。

在灰色的荒夷上,最多最好收集的,是人类的尸体。

上万吨的有机质进入了装填口。肉块被挤压,半凝固的血一层一层的渗透,腐臭的蛋糕渐渐定型。

打击正在蓄能。

在反抗军的欢呼声中,旧地球向墨菲吐出了一口致命的浓痰。

一口近光速的浓痰。

【7 舰长

这时谭雅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那个神秘人,他的声音低沉,犹如大提琴拖着颤音,“如果你真的想看到星儿,请告诉住在这个星球上的人们,他们罪有应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还有我该做什么才能看到星儿?”谭雅皱着眉头。

一只手忽然拍了拍谭雅的肩膀。谭雅猛地一回头,看到了贱民之王木咔嗒。木咔嗒把食指放在了嘴边示意让谭雅安静。

“你怎么在这里?!”谭雅压抑着心底的咆哮。“星儿呢?!”

“我来就是为了和你说星儿小姐的事情,”木咔嗒说道。

“你们两个在一起才能拯救地球,这个星球上的人该死,但我在旧地球上的人民可不能活活等死。”贱民之王的眼神空洞无比,“我带你离开这里,这颗星球就快要被人肉大炮给打得稀巴烂了。”

“人肉大炮!?”

“没错,星儿就在人肉大炮里面。放心,她还活得好好的。希望她不会看到周围的尸体而感到恶心吧。”

木咔嗒带着谭雅来到了太空港,乘坐一艘超光速飞船离开了这个星球。

【8 子夜·黑夜擎

光速飞船从墨菲空间站起航了,在塔台的帮助下,木咔哒和谭雅离开了墨菲星球。

“话说你到底要干什么,木咔嗒?”谭雅一直都有一个问题,他最不习惯的就是一个人无端端牵着另一个人走。

“我是谁不重要,但你要知道的话——好。”木咔嗒将飞船调到自动驾驶,飞船内部环境渐渐隐去,两人暴露在光速航行的太空当中。

“如果我是个杀红了眼的疯子,你看见了我,必定没好下场是吧?”

谭雅能理解他的意思,因为谭雅先前明白,20多年前,恐怖组织已经威胁到全世界,以至于能逃离的人类最后没多少个,这也就说明为什么旧地球会有那么多尸体。

“你……为什么,你要帮助我?”

“不,是阻止光年战争。”

这时,谭雅面前显示出信息窗口,是塔台,这里能清楚地看到塔台的工作人员很着急地操控着什么。

“墨菲新星球与地球距离至少有365.7光年,不过请确认你们是在光速?”

“你这不是废话吗?难道之前飞船检查不当?!”木咔哒生气对着塔台说。

“不,我发现了一个东西。”

信息窗口上的塔台工作人员被转频了,是墨菲和地球之间的线距离,但是……

有一个类似于水滴形状的玩意朝着飞船冲来。

“等等,那是?”谭雅惊奇地问道。

“旧地球发射而来的高能粒子武器!上级也立马确认过了!”

“不,说清楚点?!”

“聚能炮炮弹,而能量来源……天啊,那是什么?”

信息窗口将水滴放大,除了外表亮丽的暗红色光芒外,中间似乎还有些什么。

 “直接攻击墨菲?这是开玩笑?”

木咔哒打破了沉寂,在黑暗中他冷冷一笑。

“什么?”谭雅又转向了木咔哒问。

“错了,幼稚的想法!聚能炮无法实现远程攻击,我的意思是,无法实现光速打击。”

显然,水滴在飞出奥尔特星云就已经耗尽了,原因是被太空中的人类金属垃圾和大量陨石碎片抵挡住。

“这是想吓我……好吧。”

“这不算什么,只是,他们可能知道地球内的事情。”

“恩?”

信息窗口从位移全路程转移到地球,这是一颗灰色的星球,失去了以往的蓝天白云,海洋完全被蒸发。

“知道伏契尼手稿吧?仙女座记录。”

“知道。”谭雅很平静地说。“也就再过不久,我们都会在这场恒星战争蒸发。”

飞船还有十五分钟抵达地月拉格朗,现正处于光速滑行状态。

“明白就好。”木咔哒的声音很沉,眼睛微眯望着飞跃过去的星空,太快的迁跃让人眼花。

“聚能炮?你知道吗?自从旧人类有了它后,就想改装它升级成光速大炮,不,应该说光速粒子加速弹。”谭雅很得意地说着。

“呵呵,以旧人类的大脑思考?再等等吧。”木咔嗒又大笑道。

“我只知道,只要他们得到了光速武器,那一切都完了。”

“是其它低级文明完了。”

飞船抵达到太阳系内,两人都看见了地球,很难说,它是地球了。在原本地球所在的方位,只剩一颗发出闪光的金属巨球。

谭雅和木咔嗒知道,那现在已经是一件武器,能毁灭一切的武器。

【9 最后的圣翼神

“谭雅……”是星儿的声音,谭雅居然听到了星儿的声音!可她明明在……

顾不得这么多了,谭雅急切的问道。“星儿!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谭雅看着星儿面无表情的样子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恐惧。

“毁灭……”

“星儿你在说什么?”

“一切都将化为虚无……”

“什么?!”星儿突然绽放出无比绚丽的光彩,那光芒甚至在恒星的照耀下依旧清晰可见……谭雅不得不遮住这耀眼的光芒。

【警告!!!侦测到高能活动!!!】

仪器发出一遍又一遍的警告,毁灭世界的能量正在星系中央汇聚,星儿漂浮在半空,嘴里叨念着什么。

“星儿!”谭雅用尽最后的力气喊出这句话。星儿回头望他,眼神在那个瞬间回复了温暖。谭雅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现在只是一个催化剂……不再是我自己了……没有快乐,没有悲伤,没有了一切情感……我想我能做的只有保护你。”

木咔嗒看着远处那金色之光,眯起了眼睛:“成为神的你应该不会被情感所迷惑,我亲爱的女皇,请给予那群愚昧无知的人最后一击吧!”

谭雅听到了木咔嗒所说的一切,他愤怒地将他打翻在地!

“混蛋,你都干了什么!?”谭雅喘着粗气,脖子鼓起了青筋。

“喔~只是一点催化剂,我让她变得更加完美,你们也许不知道那远古的巨炮除了需要祭品,还需要她来启动。我不能让她受你的影响,否则一切都白费了……”

“那为什么是她?!为什么!”

“因为她是最后的神族……”

“最后的……神族?……”

“刚才那只是试验性的一击,看见那威力了吗?”木咔嗒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虽然没我想象的那么恐怖,但足以贯穿整个星球。哈哈哈哈哈!第二次打击已经开始!攻击将突破虫洞直接迎上墨菲,到时候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她!遗憾的是只要再来一次,她就会永远的消失……”说完木咔哒面部猛受一击,晕死过去了。

谭雅冲到了驾驶舱那巨大的玻璃窗前,不断呼唤着星儿的名字。这个坚强的男人哭了,他最心爱的女人没有回答他,那天使般的身影在他眼前浮现。

旧地球上的人们看着天上那金色的人影心中充满了畏惧。那是地球上最后一位神,唯一一个躲过诸神黄昏的神,但她还是没有躲过被毁灭的命运。

“谭雅,趁我还有最后的意识,请拯救墨菲星的人……”

“你想……”谭雅还没说完,一股神秘的力量将穿梭者号飞船所在的空间撕裂,谭雅看着外面的世界在扭曲变换着,他似乎看见了宇宙中的一切,星系,能量,还有那被抛弃的世界——地球。

飞船又回到了地球的轨道上,谭雅又一次看见了星儿。“星儿!”谭雅怒吼出这句话后,那光芒消失了……谭雅睁开双眼,他永远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星儿漂浮在空中,金色的能量丝在她周围游动,那是天使吗?谭雅心中想着。

那是……

一道光柱轰向飞船!那庞大的能量被灌输在那小小的机体上!这是那座巨炮的第二次攻击!这一次那末日般的能量并没有快速散去。而是被束缚在了钢铁之中,这是星儿最后所能办到的,让这艘飞船成为第二个末日巨炮,为了墨菲,这颗垂死的星球应该把希望留给别人……

“谭雅……我爱你……”星儿的声音飘绕在谭雅耳边。

谭雅释放了能量!两束白色的射线发出温和的光芒轰上地球,地壳开始泛红,一道道裂痕正在向四周蔓延开来,这个曾经被人类当做家园的星球被彻底毁灭,一切都结束了,墨菲迎来了新的开始……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