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06.原创——《非典型性心理疾病》

《异想》06.原创——《非典型性心理疾病》 - 异想杂志 - 异 想

非典型性心理疾病

月彻


 1.

任务日志:20370931KSC-CI1755

部门:红十字会非典型性心理疾病预防及控制中心上海分部第十九刑侦组

日志负责人:柯少成(组长)

 

简述:

    【语音输入:9月31日早晨7时23分47秒】

这是本月放到我手上的第47起案子,相信应该是本月最后一次。嫌疑人宋某,男性,47岁,真巧;已婚,于2016年任康泰克斯科技有限公司技术顾问至今;有闲言说,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唯心主义者,在康泰克斯内部遭到股东软禁,并且剥夺了他所有的技术专利,9月31日凌晨4时在浦东公寓中枪杀妻子,并将自己的女儿挟持作为人质。居民听到枪声后报警,警察于一小时后赶到现场,之后转交PCCMAI。

和以往一样,我将与张虞雯一同进入嫌疑人家中,对其进行心理劝导。

【语音输入结束:9月31日早晨7时25分05秒】

 

内容:

无人填写,采用终端数据生成……

9月31日凌晨6时31分12秒接到上海分部命令,由此待命中。

9月31日凌晨6时56分43秒上海警方心理分析师判定宋某患有非常规心理疾病,案件转交PCCMAI(非典型性心理疾病预防及控制中心)处理。

9月31日早晨7时25分05秒上海分部第十九刑侦组负责此次案件,并到达案发现场。

案发现场为浦东海欣公寓,共有96层,嫌疑人居于第43层4377号房间。被害女性身中5枪,随后被嫌疑人推出窗外,脑部撞击地面为致命伤。

9月31日早晨7时49分33秒组长柯少成,心理谈判专家张虞雯于嫌疑人家中与其谈判。

9月31日早晨9时06分54秒谈判失败,组长柯少成开枪击毙嫌疑人宋某,心理谈判专家张虞雯负伤。

 9月31日中午12时11分09秒心理谈判专家张虞雯抢救失败,因公殉职。

 

补述:

    无

 

2.

周淞拿着两个平板电脑走进了审问间,一个面容憔悴的男子被铐在了里面的不锈钢椅子上,他察觉到门的动静,便抬头看着门,直到周淞进入了他的视线,他才重新低下头。

周淞慢慢地走进来,坐到了这个男子地对面。

“PCCMAI上海分部第十九刑侦组组长柯少成,我是第四十五监督组的周淞,我将负责你的案件……”周淞开门见山说道。

柯少成依旧低着头,不发一言。

“我看过你的资料,从事非典型心理疾病刑事案件327起,无一意外及人员伤亡;大学主修犯罪心理学,有心理学硕士学位,大学毕业后曾在咨询站做过志愿者,三年后,也就是2018年加入PCCMAI,心理状况评估3.7,有轻微偏执……”周淞看着一个平板电脑上的文字念道。

此时,柯少成微微抬起头,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那么……”周淞随即你停下了念动着的双唇,“我们可以谈谈你在九月份的最后一次案子么?”

    柯少成继续一言不发,但是却一直盯着周淞看着,像是等待马戏团的小丑闹笑话的观众。那样恶心的目光,让人感到发毛,但又无法避讳,他好像可以直接穿透所有的伪装,直视人的心灵。

    “任务日志显示是谈判失败导致此次任务恶化,但是并没有写出你为何开枪。”周淞打开另一台平板电脑,一段监控录像开始播放起来;荧光闪烁在屏幕之上,也映射到了柯少成的脸上。视频没有声音,应该是远程拍摄到的,因为有点模糊,但还是能看清一男一女正在与一个手拿手枪的男子进行交涉,那正是柯少成与张虞雯,只见那名男子越来越急躁,然后他拿起了手枪指向房屋的一角一通乱射,然后瘫倒在地,颤抖着,似乎在哭泣着,张虞雯慢慢上前,给这名男子带上了手铐。此时,视频播放完毕。

    “谈判并没有失败,不是么?这是监督组远程的记录,到此,案情结束,便没有再做录像记录。”周淞侧坐到了桌子上,点上了一根香烟,看着继续保持沉默的柯少成。

    “我想知道这之后发生了什么。”周淞问道。

    柯少成依旧沉默不语,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你为什么要开枪?”

柯少成的脸颊在屏幕的荧光下,一部分仿佛沉入了黑暗之中,他轻蔑地神情,与这让人毛骨悚然的阴影融合,掺杂出更加骇人的色彩。周淞强咽了一口唾沫,他试着深呼吸一下,躬下背,用自己的视光压住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言的柯少成,重重地咬着音节,再次发问。

“是你杀了张虞雯,对吧?”

柯少成终于有了反应,他慢慢地抬起了头,将这压迫人的目光还给了周淞,而周淞也慢慢挺直了背,警惕地看着这始终面带轻蔑微笑的男人。

“子弹的鉴定报告是怎么说的?”柯少成突然开口问道,虽然周淞预料到了他即将开口,但没想会向自己发这样的问。

“杀害宋某的子弹来源于你的手枪,而杀害张虞雯的子弹,也……来自你的配枪。”周淞看着柯少成的眼睛,仿佛看不到他的瞳孔,这异样的眼睛,竟然让周淞感觉到了一丝的恐惧。

“那么您是怎样认为的呢?”柯少成紧接着问道。

“老柯,我想救你,告诉我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你会被以谋杀罪起诉。”

“你不会想救我的。”

“我不相信你会无故杀人。”

“我只想证明我是对的。”

“我不在乎你的对错,我只想救你。”

“好吧,好吧,”柯少成靠到了靠椅上,彻底放松了下来,他的脸颊重新回到了白色的节能灯下,“那么,我可以问你两个问题么?”他歪着头继续道。

周淞点点头,他依旧不敢放松警惕,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就算是被铐在了座椅上,哪怕还是曾经的同事,现在此时此刻,都给他一种难以解释清楚的违和感。

“非典型性心理疾病是什么?”柯少成笑道。

“从2017年新年开始,在全世界爆发了一次精神疾病瘟疫,原因未知,发病原因也不清楚。患者有类阴郁症状并且有妄想性障碍,之后他们看到的,听到的,触摸到的,感觉到的都由自己的妄想左右,产生独立于他人的只属于自我的世界,与普通人完全差别开。最终,他们的‘世界’和我们的‘世界’产生严重冲突,由此引起严重的反社会倾向,甚至威胁人民的生命。瘟疫之后发病率依旧高达17%,因此此类威胁社会稳定的心理疾病便被定为非典型性心理疾病,由此引发的案件统一归PCCMAI管理。”

“啪啪啪啪。”柯少成用嘴巴模仿起鼓掌来,“疾病的产生来源于人对某件特定事件的认知,那么我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柯少成故意顿了一下。

“王子找到的,究竟是与他共舞的灰姑娘,还是能穿上水晶鞋的仙德瑞拉?”

“时间到了。”一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走了进来,打断了这次的谈话。

柯少成被警察带起来,并且在脖子上戴上了一个白色项圈似的仪器。柯少成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周淞,再次轻蔑地笑了起来。

“于是,我将是正确的。”

“你就不能说出真相么?”

“宋清泉的电脑,文档代码:仙德瑞拉,密码是我的名字……”警察启动了他脖子上的装置,他瞬间失声,变成了一个哑巴,他的话音也在这一瞬间消失了。

柯少成再次看了一眼皱紧眉头盯着自己的周淞,低着头,随着警察走出了这间审问间。

 

3、

证物储存室里只有周淞一个人,这个巨大的仓库只是PCCMAI储存众多案件证物的子仓库之一,和所有的仓库一样,这里有一股浓浓的灰尘气味。但因为使用了大量的干燥剂,这里面干燥得就像沙漠,生冷得就像冰原。

周淞表情彻彻底底的凝固了,他不解地盯着眼前屏幕上闪烁的光标。这台电脑是柯少成案子的证物之一,原属于非典型性心理疾病嫌疑患者宋清泉所有。虽然柯少成已定案,PCCMAI无法再插手此事,但周淞还是按照他所说,打开了这台电脑,找到了那个文档。现在唯一的阻碍恐怕就是那个密码了。

周淞输入了“柯少成”这个名字,但根本没有用;他也拜托了PCCMAI技术组来解决,但除了使用正确的密码,无法进入,而强行破解会导致文档的毁坏,不愧是康泰克斯的技术顾问。

思索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周淞渐渐觉得不安起来。他无法解释这份来自心中的骚动源于何事,他只能用尼古丁贴片来保持自己的镇定。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不安的感觉愈来愈大,一个恐怖的念头在他的脑海中若隐若现。

最终,他使用了那个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的名字。

 

【仙德瑞拉】

记录人:宋清泉

王子爱的,究竟是与他共舞的灰姑娘,还是能穿上水晶鞋的仙德瑞拉?

与王子共舞的时候,仙德瑞拉是尊贵的公主,这是所有人的认知,并且是整个舞会中鹤立鸡群的存在。然而舞会之后,她变回了社会底层的“奴隶”,这也是所有人的认知。那么,她还是所有人认知的那个公主仙德瑞拉么?

答案是否决的。但对于王子,他的认知决定这个问题的答案,却依旧无法左右其他人的认知。

 

【2016年12月30日】

记录人:宋清泉

世界源于生物的认知,我们无法看到其他人看到的,无法听到其他人听到的,无法真正意义上与其他人进行心灵上的沟通正是因为我们其实并没有生活在同一个世界,我们其实在自己的世界中孤独无助,然而却因为某种特殊的契机,我们对各自的世界产生了相同的认知,从而使我们产生了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中的幻觉。

我认为,这个契机就是电信号。谁能看到世界的本质,我们能感觉到的都是电信号罢了,而我要做的,就是改变这个信号。

此次的信号发生器将会对受体的认知产生一种独特的印象,就像灰姑娘的故事一般,我们将会把受体接收“老鼠A”的信号转换为“军马B”。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他们的世界中,这几只老鼠将会变成高大的军马。

 

 【2017年1月1日】

记录人:宋清泉

信号发生器的覆盖强度超出了我们的预料,我们暂时无法得知这次的失误会造成多么大的影响,但我只能说,就算在我看来,这几只老鼠确确实实变成了马,哪怕是拍下来的照片或是记录视频片段,它们确确实实是马。

 

【2017年7月16日】

记录人:宋清泉

实验的失误波及了全球,研究被迫中止,我也遭到软禁。我的成果被全部否定,世界没有准备好接受这个世界的真相,哪怕我已经发现了真相,他们就是这么说的,简直就是放屁!

 

【2018年6月23日】

记录人:宋清泉

世界需要真相。

 

【2018年9月14日】

记录人:宋清泉

世界需要真相。

 

【2018年12月20日】

记录人:宋清泉

世界需要真相。

 

……

 

【2037年9月23日】

记录人:宋清泉

一个信号发生器安置完毕,我会再次证明我是正确的,哪怕会死,哈哈,我真的会死么?

 

周淞合上电脑,不安最终变为惶恐回荡在心头,他猛然跃起,飞奔出去,直冲PCCMAI的太平间临时停尸房。

“宋清泉”三个字贴在这个黑色裹尸袋的边缘,周淞颤抖着,慢慢打开……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