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九期08.原创精选——《天使的时间》

《异想》第九期08.原创精选——《天使的时间》 - 异想杂志 - 异 想

天使的时间

天翎

  这是一间怎样的房间--空气当中随处都可以嗅得到的福尔马林药水气味,房间里面闪动着冷冷的幽蓝色光束,从培养皿当中穿透而过,照亮那些悬浮在培养液当中的失魂肉体。他们….不,应该说是它们,它们的眼睛里见不到半分光亮,像是被夺去了灵魂。

  郝科宇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一个踉跄差点把实验器具都给打翻。“要是我的后代知道我在从事这种工作,我家族都会无光啊!”用郝科宇同事--陈姚辉的话来讲便是这样。

  和外界那个混乱的社会来比,外界简直都是天堂。“我忽然觉得那些异能者有些可爱了….”郝科宇是这样想的,这座实验室,是“思远暗能开发利用高新技术公司”筹资建立的。按公司的外部公告来说,这里是通过合法方式来制取异能稳定制剂的实验室。

  可是事实往往是残酷的。“思远暗能开发利用高新技术公司”并不见得比那些非法地下实验室的好多少--通过社会上各种各样的途径,思远公司获取了广泛的基因片段,并且尚未取得政府批许,就应用克隆技术进行“它们”的克隆。

  它们--那些被当做试验品的人类,都是活生生的人类。郝科宇曾经近距离目睹那些人,他们在培养皿中像是婴儿一样扭动,就是这样的人。思远公司为了不影响工程进展,在试验之前都会给这些“试验品”打上足量的麻醉剂,以防那些“试验品”突然苏醒,并发出婴儿般的呼号声--至少,郝科宇再也不想听见第二次了。

  “这个鬼地方…..”郝科宇呢喃着,刻意压低声音,防止实验室里那些高敏感的录音设备录下这些对话,“我呆不下去了….该死。”

  “这个地狱般的地方…就是为了给那些该死的异能者开发改良制剂的。”陈姚辉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个社会因为他们而失衡!”

  纪元2215年,这是人类进步的一个里程碑--人类对空间当中蕴藏的能量进行了深入研究,捕捉到了变化不定的能量变动频率,并且利用粒子对撞器成功模拟了空间能量的形式,成功夺取了大自然暗藏的“普罗米修斯火种”,名为“空间致密性半凝聚态暗能量”,简称“半凝暗能”。

  由于提取过后的半凝暗能拥有介于气态和固态之间的存在形式,故而可以利用这些半凝暗能进行广泛的科学试验。

  超能力者,便是这些试验的成功产物。被半凝暗能改造过的大脑,能使受试者拥有不同于普通人的能力。他们可以感受并且可以操控周围空间当中的半凝暗能,只不过操控起来极其耗费体力。

  本来就是贫富差距拉大的社会,现在多了一股超人类的力量,社会固然会动荡。郝科宇在岗的两年间,就已经爆发过55次反异能主义者冲击实验室的游行示威。呆在这座实验室的每一位科学家,时时刻刻都有着人身威胁的风险。公司职员不得不居住在公司宿舍当中,与世隔绝,生怕遭遇到反异能主义者。

  “该死的思远公司!”郝科宇手中的试管差点跌到地上,郝科宇抬头想跟陈姚辉说些什么,却发现陈姚辉面色苍白,呆立在那儿,手中揣着一张白色的纸张。


 “什么东西….”

  “没什么….复杂的实验数据。”陈姚辉把白纸顺便往兜里一拽,脸上的惊恐表情马上被掩饰过去,郝科宇并没有看到什么。“咱们继续吧….”

  这几分钟里,陈姚辉的手臂不正常地颤抖着,几次把试管里的组织样本洒了出来,还差点把摆放在桌子上的微型隧道显微镜。郝科宇暗暗观察了一下,陈姚辉额头不时冒着黄豆般大小的汗珠,像是在承受什么极其紧张的事情。

  “怎么了?陈姚辉。”郝科宇皱着眉,“空调温度太高了?”“没没没…..这次实验有点紧张罢了。”陈姚辉的喉结上下滑动着,“呐….郝科宇,我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说…..如果上天要你去照顾、去疼爱一位一不小心从天上坠落的天使,你会答应吗?还是说,你会去认真爱一个人吗?对待她就像是对待天使一样,给她天使一般的时间,让她远离混乱的‘天堂’,你可以做得到吗?”

  “你在说些什么?”郝科宇满脸狐疑,原来陈姚辉这么紧张….就是为了这种童话故事而紧张到手抖吗?这不像是陈姚辉以往的作风。陈姚辉是知名的生化科研员,并且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按理来说这种事情不是他应该担心的事情啊…..

  “你做得到吗?”

  “我…..”郝科宇停顿了一会儿,“你是什么意思?说清楚点…..”

  “没时间了,郝科宇…..”陈姚辉在口袋里摸索着,“答应我….我也不想强迫你。”陈姚辉脸上浮现出绝望的表情,他从兜里掏出一把电击震撼器,半凝暗能驱动机驱动,可以让被击者短期记忆丧失。

  “你你….要干什么?”

  “只剩十分钟了,我已经全部准备好了。”震撼器发出蓝色的电光,“今天的监控记录已经被我黑过了,郝科宇,你只需要安安静静地从思远公司辞职便是了。”

  “可是可是--啊!”

  郝科宇倒地,陈姚辉后退了几步,从药品柜中寻出一管针剂,里面浮动着幽幽的光色,左右摇摆着--稳定状态下的半凝暗能改良剂。“人类的大脑估计一下子无法承受大规模的数据冲击….”

“但是….这样可以。”

 

  二

  递交辞职文书的过程竟是如此轻松,郝科宇与思远公司签订了保密协议,承诺辞职以后不会从事与之同样的工作,承诺不会向社会公布公司的内部情况。违反协议的后果,文件里只说明了“后果自负”,但是郝科宇从潜意识里察觉到,思远公司的报复手段不会简单,至少….之前几位逃往外界去申请庇护的科学家已经杳无音信了。

  回归到了正常生活之后,不知为何,郝科宇总是抑制不住心中的念想,每天晚上总会打开自己的全息终端,记录起思远公司的那些“丰功伟绩”。但是每次这样过后,郝科宇都会删除这些文件。

郝科宇无意中发现,自己是一名异能者。这对他来说,并非是件好事。因为,他的能力有点特殊,是“控制物理量”。郝科宇曾经拿脑电波仪器度量过,当异能运用的时候,大脑的运作率便会异常地升高。大脑运作率过高,意味着自己的寿命也会相应的减少…..

  他因为某些原因,既不能结婚,也不能生育。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感觉他脑袋里的东西会让接近他的人遭遇不幸,但是--

  “呜哇……呜哇……”郝科宇怀抱中啼哭着的婴儿,一名暂居于福利院的婴儿。

  郝科宇心中纳闷--现在国家政策对于育龄夫妇很是照顾,按理来说很少再有弃婴案件发生才对….

  “不打算领养她吗?”福利院的负责人是郝科宇的熟人, “多可爱的女婴,而且科宇你也符合收养她的条件啊。”

  “如果我不收养,那又怎样?”郝科宇很是不愿地瞪着他,双手抱怀。“你应该知道的。”负责人摆摆手,很是“怀疑”地看着郝科宇,“那么她就由自律型家政机器人照顾抚养咯,还能怎么样?”

  “怎么样?有意向吗?”

  “呵?你觉得我是那种闲到无聊的人?”郝科宇说道,“我看起来不像是那种爱心多得溢出来的人吧?”

  “那好,那么这个女婴就该送去给自律机器人照顾了。”负责人抱着女婴,正准备离开。

  “嘿,我说郝科宇,别忘了你父亲……”

  “哼哼……”

  最后,郝科宇还是收养了那个女婴。“哼哼……什么自律机器人,没有感情的家伙。”郝科宇搂着这看起来非常脆弱的女婴,忽然想起以前的事情--

  郝科宇小时候,邻居家的小孩因为父母长期在外工作无法照料他,于是购置了一台自律机器人,就这样心安理得地把小孩交给机器人全托。久而久之,孩子对那机器人产生了感情,对在外工作的父母却是越来越疏远。结果,在机器人返厂维护的那一天,孩子不顾一切地追了过去,不知道怎么就进入了维修车间,结果发生了悲剧….

  “嘁……”郝科宇不屑地哼了哼,看了看怀里正在熟睡的婴儿,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难道该说“我终于有了孩子”么?说实话,这个孩子挺可爱的,脸蛋粉粉嫩嫩的,醒来的时候眼睛还挺大,煞是惹人喜欢。到底是谁把她抛弃在外的?郝科宇顿时对婴儿的父母产生一种厌恶感。

  “爸爸,长大以后,我也和你一样,给我的孩子买好多好多好吃的,好玩的……”

  儿时的记忆涌入大脑,自己稚嫩的言语再次在耳边响彻。“嘁……”郝科宇只是短哼了一声…..

  思远公司外,大批反异能主义者正在冲击着实验室。外面不平静,与此同时,实验室里面也是不平静…..

  “成功了?”陈姚辉盯着墙上的全息投影,脸上挂着忧伤的表情。“是的….”投影那边的人模糊不清,“我说…陈姚辉,真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是的….”陈姚辉捂着脸,“要不是这样,我唯一的家人也会丧失….我相信郝科宇,他可以做得到。”

  “但愿如此--”忽然,实验室的门被拉开,同时,置于门后的电磁感应装置起效,全息通讯器的电流被切断,陈姚辉连忙装作一副正在仔细研究的模样,也不抬头看进来的人。

  “公司暂时相信你。”来者说道,“你在这儿工作了也有好几年了,不利于公司的事情,相信你也不会去做吧,这对你自己也不好。”

  “嗯….”陈姚辉呢喃着,“我不会欺骗公司的。”

“但愿如你所说。”来者说道,“你的女儿是最佳的异能抗性者,让她做异能抗性制剂试验品无疑是最好的。”

  “记住,公司还是相信你的。”

  来者这番语气,也不是毫无底气的。现在在这座秘密实验室里的科学家,一般都进行过脑叶白质切除术,都是,脑叶白质还是安然无恙地呆在陈姚辉的脑袋里。

  “哎….”陈姚辉掏出口袋里的照片,抚摸着,“你不要恨爸爸…..”

  已是晚上了,城市的夜空在此刻完全展现,闹腾的城市机器此刻归于低功率运转状态。

  好不容易折腾完,已经是夜深人静了,见女儿已熟睡,郝科宇静悄悄地打开随身携带的智能手环,继续之前的录音日记。

  “新日记--养育一个孩子这么不容易,当初真应该早点明白爸爸的话。哎……不过,还是亲自体验一下好,机器人什么的……不可靠。”

  录音结束。郝科宇关闭了设备,一个人默默来到了阳台上,天上已是一番星汉灿烂的景象,浩瀚无垠。“他们…不会来找麻烦吧?”郝科宇口中的他们,自然是思远公司的那群人,自己脑中那些关于思远公司的信息随时会给自己和女儿惹来杀身之祸!

  “本来不应该的……哎,既然做了你爸就得对你负责吧,谁叫我爸以前是这样教育我的。”

郝科宇转身睡觉去了….

 

  三

  “爸…爸…”婴儿迈着咿呀的步伐,嘴中咿呀学语着,想朝着面前的父亲走去,却是在原地踏步。“慢慢来。”父亲拍拍手,朝婴儿敞开着怀抱,“来,到爸爸这里来。”

  “呀啊啊…….”婴儿钻入了父亲的怀抱,天真的笑容在她脸上绽放。

  “爸爸,这个字怎么写?”

  “这样子……”父亲扶起女儿的手,轻轻在纸上描绘着。

  “爸爸,为什么不用街上宣传的那个东西?”

  “呃……那东西质量不好。”

  郝科宇始终不想用那种高科技机器。

  未来社会,时间流逝如此之快,就连小孩子也不放过,一到适龄期,孩子就会接受教育智能机的教育,生活节奏比之前提高了不知几倍。然而,郝科宇和她的女儿却过着如同原始人一般的生活--郝科宇不信任机器,女儿种种知识都是由郝科宇亲自教的。

  “今天我学会了写zi,爸爸jiao我的。”

  “爸爸说,我的名字是珂珂,hao珂珂,哈哈……是郝珂珂。”

  “别人都说好羡慕我,说我总是会有爸爸陪着,嘻嘻,爸爸最好了。”

  郝科宇在珂珂懂事初期就已经告诉过珂珂,珂珂是他收养的女儿,并非亲生女儿。不过,珂珂的反应让郝科宇心中的石头安定了下来--“只要爸爸在就好了,爸爸最好了。”

这句话,自然是让作为父亲的郝科宇听了心暖无比,可是,更多的,却是对未来的担忧--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感觉思远公司会来灭自己的口,自己是最清楚思远公司的人。思远公司的社会关系错综复杂,思远公司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公司有危险的因素…..

  除了女儿珂珂,郝科宇已经是无所牵挂了。自己唯一的亲人--父亲,在自己进入公司工作不久,就安然离世了。郝科宇的父亲是半凝暗能研究专家,在早期科研的时候,因为防护装备不足,故而落下了不可治愈的后遗症,才六十多岁就早早离世了。而郝科宇的母亲,因为嫌郝科宇父亲生活不顺,所以在郝科宇出生不久,就离开了他们,独自生活着,谁也不打扰谁。

  “科宇……你永远是爸的骄傲,放心吧,爸已经很满足了,天唤我走,我也没什么悲伤的了……”父亲去世的那一天,郝科宇守在父亲身旁,紧紧握住父亲的手,直到最后一刻。父亲走时没有痛苦,脸上带着无忧的淡淡笑容,这是郝科宇心里的唯一一丝慰藉了。

  父亲做到了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即使是到了科技发达的现代,父亲也不会安心把郝科宇交给机器人照顾,而是陪伴在郝科宇身边,做他的引路人。所以,郝科宇打心里也想成为像父亲这样的好父亲。

  “爸爸!我回来了。”珂珂已经上学了--当然,郝科宇没有给珂珂报一对一的课程,那是全息通讯器组合成的新式教育方式,但是他认为女儿需要学会和同龄人好好相处,而不是整天依赖着父亲。不过,郝科宇的担忧似乎是多余的,女儿珂珂并没有表现出对班级的不适应,相反,珂珂似乎在班上过得不错,每一天回来还要给郝科宇报个安。

  “嗯,回来就好。”

  通常这个时候,郝科宇都在准备饭菜。郝科宇做饭从来不用机器--除了电饭煲。只要稍稍调整物理量当中的温度,他便可以游刃有余地做出女儿喜欢的饭菜,当然,做饭的这些过程,郝科宇没有让珂珂瞧见,毕竟,超能力圈就是一个恶魔般的深渊。郝科宇他并不想让女儿与超能力有所牵连,超能力,听起来似乎可以为人们造福--确实可以这样。

  但是,事实上,超能力已经打破了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地位,世界上诸国颁布的有关于超能力者的法律条文,正是证明了这一点。

  实际上,郝科宇的“操控物理量”超能力带给他的弊端已经逐渐明显起来了。根据上一次脑部的半凝暗能透析检查,郝科宇发现,自己的大脑损耗已经越来越严重了,再这样下去,郝科宇就会以痴呆症度过下半生。但拜现代医疗技术所赐,郝科宇成功地延缓了大脑损耗速度。

  郝科宇的超能力是介于脑部对于周围环境的物理量的随时感知而成,超能力使用频率越多,脑部损耗越快。毕竟给女儿做饭要用超能力,晚上给女儿讲故事要用超能力--营造一种星空的景象,带女儿外出玩耍时常也会用超能力……虽然使用超能力在这个时代而言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但是,这些事情总结起来--郝科宇已经把自己绝大部分的时间都献给了女儿,他想做女儿心里最完美的父亲,他想让女儿拥有一个完整的心灵,他想……

  到头来,一切都是为了珂珂,虽然,珂珂只是郝科宇的养女。

  郝科宇猛地甩甩脑袋,把多余的想法赶出了脑袋。“爸爸,我出去玩了。”珂珂蹦蹦跳跳地飞出了房门,还没有等郝科宇答应,她就一溜烟不见了。“呼……”郝科宇慢慢关上了房门,来到了窗户旁,直到看见珂珂欢快地和伙伴们嬉闹,郝科宇才放下心来。

  “日记十。珂珂玩得很开心,吃饭睡觉都很好。在学校也不错。”

  “日记十一。珂珂14岁了,生日蛋糕不错,她很喜欢。”

“珂珂日记。为什么别人都说我爸爸看起来比较老呢?不会吧,我爸爸怎么会老呢?爸爸又帅又年轻,嘻嘻……”

  “珂珂日记。爸爸今天生日,我用攒的钱给爸爸买了一个蛋糕,好大好大。爸爸说好好吃,嘻嘻!以后我也要赚钱养爸爸!”

  城市的彼方,陈姚辉在眺望着,他看着天上的星星闪动,手中牢牢握着一张照片--一张,可爱的女婴的照片。陈姚辉看起来苍老了不少,最近,他整理好了关于思远公司的信息,并且发送给了某一个人的个人终端上…..当然,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着的,思远公司、那个人也都不知道。

“但愿…你过得好。”

 《异想》第九期08.原创精选——《天使的时间》 - 异想杂志 - 异 想

 

  四

  岁月何其之快,珂珂已经是初中毕业了,郝科宇脸上的沟壑也是一天比一天深厚。现在,郝科宇仅仅是30多岁,即便是不使用超能力,脑部运作率仍然是居高不下,岁月的痕迹可以用医疗技术抹除,但是郝科宇的大脑--已经是一个特例了,当初,他父亲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半凝暗能会在郝科宇的大脑里越积越多。

  虽然大脑含有的半凝暗能越多,超能力强度就越大,但是,一旦半凝暗能超过阀值, 半凝暗能就会对大脑造成难可逆性的堵塞,从而影响大脑的正常运作,甚至于会导致超能力者失去超能力。

  郝科宇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但是,他早就接受了短命这一事实--超能力者寿命普遍不长,虽然通过高科技医疗支持,可以大幅度提高超能力者的寿命。

  郝科宇本打算去接受治疗,但,他的生活已经不再像平常那样了……

  思远公司,始终不会放过他。

  这一天,郝科宇照常在家等待着珂珂放学,今天珂珂过了平常回来时间都半个小时了,还没有回来。郝科宇正考虑着,要不要去找找她。

  “这就是你女儿?”幽幽之声忽然从客厅传来,不知何时,一名不速之客已经进入了郝科宇家的客厅。

  那人正端详着桌子上摆放着的郝科宇父女合照,看得甚是仔细。

  “放下那张照片……”郝科宇很快就明白了不明之人的身份,终于,要来的终究是要来的。

  “要处理我的话,外面比较方便一点。”郝科宇说道,“思远公司那帮混蛋杀手永远不会帮忙给别人家打扫卫生吧?”

  “看来你很关心你女儿呀。”杀手细细地说道,“但这不是你的女儿,对吧?”

  “那人也太不小心了。他不会想象到他的女儿会和一个陌生男人是如此得相依如命。他可算是算尽了所有的结果,可就是没有算到,他的女儿--”

  “你--”杀手还没说完,顿时感觉全身都快烧起来了,“嗖--”郝科宇瞬间提高了杀手身旁的温度,半凝暗能在这刹那间凝聚了起来,可是,那人消失无踪了……

  “空间移动?”在那人消失的瞬间,郝科宇的大脑瞬间就察觉到了周围空间的细微变化,那人凭借半凝暗能遁入了高维度空间,随时都会回来。

  “嘁……”

  “我回来了--”女儿珂珂的声音姗姗来迟,“爸爸?”

  “哎?”郝科宇的声音从卧室里传了出来,此时--

  “该死….”鲜血如同落叶花红洒落满地,郝科宇虚弱地靠在卧室的毛玻璃门上,血液跟着郝科宇一深一浅的呼吸而有规律地从郝科宇腰部涌出。

  偏偏这个时候,女儿珂珂回来了……

  “不能让她发现……”郝科宇挣扎着启动了门把手上的电磁闭锁,他深呼吸着,尝试着让自己的语气不显得颤抖。

  “哎?”有气无力的一句,郝科宇害怕被珂珂发现自己的伤势。那杀手的超能力使用何其熟练,自己拼死提升半凝暗能水平,强行停止了杀手的运动状态,才勉强逃出生天。杀手逃走了,郝科宇自己伤势不乐观,自然无法追击。这样下去…..思远公司又会找来的….

  “爸爸,你在卧室里面干什么?”郝科宇隐隐约约看到毛玻璃门后女儿的身影,可是自己的视野逐渐灰暗,都快要看不清了。

  “没…没事,我在看书,你先去吃饭吧……”郝科宇抑制住肺部不断冲击喉咙的痛苦,他牙关咬得死死的,“待会吃完饭就把碗洗了吧,我现在不饿……你先吃,你先吃……”

  对了……紧急医疗凝胶……

  郝科宇的身体一颤,又是一股热流的喷涌。“啊……”郝科宇差点摔倒在地,再不做点什么紧急处理措施……自己会……

  “爸爸。”珂珂的语气里带上了点困惑,“好吧,爸爸你别饿着了。”

  珂珂去吃饭了……郝科宇小心翼翼地取下柜子上的医疗箱,把医疗凝胶码在地上。医疗凝胶里面有微量的麻醉药剂和纳米虫临时修补器,能够缓解一下伤势……

  “扑通扑通……”郝科宇不慎打翻药箱,他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嘶!--”郝科宇的眉头疯狂地掐着架,他用颤抖的双手把医疗凝胶推入伤口,一股深寒的感觉涌入脊椎,刺得郝科宇差点叫出声来。

  “不能……不能让珂珂发现。”郝科宇来到了毛玻璃门旁,只有这样靠着,才不至于昏睡过去。

  “爸爸?还在看书吗?”珂珂说道。

  “嗯……别打扰我了,待会你和你朋友有约定吧?”郝科宇试着让自己清醒。

  “真是的……爸爸每次都这样说。”珂珂听起来似乎有点不满,“算了吧,下午放假,我想在家陪你。”

那岂不是……郝科宇面露难色。

  “爸爸不出来我就不出门……”

  “好了好了……让爸爸休息一会行吗?”

  “好,我也去休息一下……”

  安静了,郝科宇眼皮渐垂,麻醉剂消除了大部分的痛苦,现在,郝科宇超负荷工作的大脑也开始抗议了。

  “还好没有被发现……”

  “嘁……”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追随父亲,什么伤痛都往自己心里塞。“等等……要带珂珂走才对……”

  郝科宇倒在了地上……

  “奇怪……不应该产生这种效果才对……”

  珂珂谎报了自己的年龄,参加了某一项科学实验,是关于半凝暗能对于不同人体的凝聚程度,如果有重大发现,科学院会给予实验受者一笔奖金。

  珂珂只是想给家里补贴点家用,毕竟郝科宇平时忙碌奔波,珂珂也想帮他减轻点负担……哪知道……

  “我回来了……”珂珂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怕被郝科宇发现异常。那个实验,本来是正规的实验,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半凝暗能对珂珂产生了严重的排斥,差点把珂珂的皮肤给强行撑破,不过,还是造成了这种情况--珂珂遍体鳞伤。

  科学家给了珂珂一笔补偿,同时也为她做了临时治疗……但是,珂珂回到家里,愈加感觉皮肤正在被撕裂一般--

  扒皮一般的痛楚。

  没有发现父亲,珂珂浅步走进客厅,脚掌的疼痛就跟刀割一般。她本想躲进自己的房间,不让郝科宇发现自己的异常。“哎?”郝科宇的声音,看来爸爸在家,不能让他发现……

  父女俩,隔着一道模糊不清的毛玻璃,虽然位置不同,但是他们都在忍受同样的感觉,都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异常。

  “珂珂平时事情多,作为父亲哪来给孩子添麻烦的道理……”

  “我想做和爸爸一样坚强的人,我给了爸爸太多麻烦……”

  吃了饭,珂珂感觉自己的双腿都迈不开了,她坐在毛玻璃门前冰冷的地板上,和郝科宇聊着天,让父亲不至于察觉到自己的虚弱。“爸爸不出来我就不出门…….”多么孩童化的回答,但一点也不影响其中的感情,是啊……至少,在珂珂自己看来,郝科宇是一位十分称职的父亲,尽管……父亲有时候总是说着和自己内心不一致的话。

  “真是的……爸爸每次都这样说”

  “傻爸爸……”郝科宇的性格,作为女儿的珂珂哪会不知道……说得难听点,就是闷骚。

  “算了……休息一下吧。”珂珂倚靠在门上,和郝科宇一样,睡着了。

  这是他们彼此的时间。

  黄昏的时间并不安宁。

“砰--!”实验室的门轰然推开,陈姚辉抬起惺忪的眼皮,面对着面前这位怒气冲冠的经理。“陈姚辉!”一记耳光飞来,陈姚辉扑倒在地,虚弱的身体让他无法爬起。“亏公司还相信你!”经理的手指对着陈姚辉,不断颤抖着,“你的女儿!哪有被拐走!分明就是和那个什么郝科宇居住在一起!你们不是父女关系吗!为什么登记系统上写着她和郝科宇是父女关系!”

  “你不会明白的….”

  “我?我不会明白?”经理笑了,“协议明确--后果自负!”

  经理推开陈姚辉,打开陈姚辉的药品柜,翻找着什么。“改良剂呢!那个投资过亿的改良剂呢!”

  “还有!还有那些海量的实验数据呢!实验室里面没有大型储存设备,你把数据藏哪里去了?”

  “在那个活板那儿--”

  经理推开活板,却是发现一个黑幽幽的洞口对着他。“什么--兹!”电击震撼器应声飞出,击打在经理的小腹上,经理的身体抽搐着,倒在了地上。

  “给了最需要他的人。”陈姚辉拾起电击震撼器,“我的父亲已经败在了你们手上,郝科宇的父亲已经相当于间接毁在了你们手里。我就在想,我和郝科宇,是不是也会败在你们手上?”

  “你想知道那些罪恶的数据到底藏着哪里吗?”陈姚辉指指额头,“在,大脑里。”

  “怎….怎么可能!”

  “你们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我从加入这家公司开始,就在时刻策划着,怎样让你的公司垮台。我算是用尽了苦肉计,让你们在我身上做实验,结果我变成了现在这样,我女儿也是!异能抗性,就是为了满足你们那些黑纸白字的计划!”

  “当初,你们发给我文件,叫我二十分钟内将女儿送去当试验品,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满以为会服从你们的人,脑叶白质还是完好无损地呆在他的脑袋里啊!”

  “什么?!”

  “我告诉你吧--”

  “所谓人类,是连短短的二十分钟也等不起的啊!”

  经理晕了过去,不是被电晕的,而是自己被吓晕的….陈姚辉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打开了全息通讯。

“联系出租车站….嗯,对对,就是在那一带的出租车站。还问为什么,哎….当初郝科宇都答应我的,现在他的困难在计划范围之外。是的,就是那样。对了,律师团队现在就准备好,我这里已经差不多了。”

 

  五

  黑夜的幽暗,始终掩盖不住城市的繁忙,黑夜的黑暗,永远也不会是这座城市里面的黑暗。跟这比起来。黑夜简直可以算作是白夜!

  “嗖嗖嗖--”悬浮出租车在繁华的城市当中穿行,郝科宇和珂珂坐在里面。出租车是郝科宇靠能力“借用”过来的,他也迫不得已,思远公司的人又回来了…….

 当他打开门的时候,珂珂居然还靠在门上熟睡。为了不惊醒女儿,郝科宇调整了重力,扛起珂珂就向外逃。途中他来到了出租车站,顺带控制了一台出租车,

便开走了。

  出租车的速度实在够慢,郝科宇不得不把速度控制到了极限……思远公司杀手还没有追上来,这意味着郝科宇还有足够的时间逃离这座城市。

  前面是路口,虽然有红绿灯,但是郝科宇已经不能再等那一分一秒了。毫不犹豫,郝科宇再次提高了速度量,直接朝路口冲去。

  这个时候是凌晨时分,按郝科宇之前大量的勘察来看,这个路段平时车辆最少--郝科宇早在以前就规划好了逃离路线,以备不时之需。

  可是……郝科宇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出租车已经冲出了路口,看起来已经安全了,为什么……内心会这么忐忑?

  郝科宇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出租车速度何其之快,即便自己立即改变物理量,出租车也不能马上停下来。于是,郝科宇想到了一个自己从来没有修改过的物理量……

  “时间……停止。”

  万籁俱寂,所有的物体似乎都在一瞬间失去了自己的动能,保持住了一瞬间的状态,再也没有改变,一切的一切,都停止了。这种场景,犹如神造,却显得如此不真实。

  郝科宇改变了“时间”这个物理量…….当然,郝科宇的大脑都快要被半凝暗能给填满了,庞大的计算量瞬间夺取了大脑计算能力的大部分,现在,除了保持时间静止,郝科宇无法再操控其他物理量了。

  原来……路口的右处,有一辆深黑色的私人悬浮车,它已经冲出了路口,看样子和郝科宇有着同样的想法。郝科宇顺着出租车的窗口钻了出去,想去看看那车的状态。

  “兹--”车门开启,一位身着便装的中年男子也钻了出来,看起来与郝科宇年龄相仿,男子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如同信徒面对着神造之境。“天哪…….”男子说道,“这是时间静止吗?你是怎么办到的?”

  “思远公司的?”郝科宇举起自己私藏已久的电磁手枪,黑洞洞的枪口让男子狠狠地打了个冷颤。

  “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超能力是操控物理量,我停止了时间,现在,回答我的问题。”

  “我不是说了……思远公司?我没有在那里上班啊,你看,我的儿子发烧了,我只是送他去医院啊。”顺着男子的角度看去,郝科宇发现那车里确实载着一个面色赤红的儿童,似乎真是发烧了。

  郝科宇稍稍放低了枪。

  “谢天谢地,我以为死定了…….”男子面露庆幸之色,“我的速度已经达到300多码了,看到你忽然冲出来,我以为……”

  “你可以操控速度?”

  “是啊……朋友,很抱歉,我还以为我能冲过去。你一下冲出来,我都没有时间去减缓速度。”男子说道。

  “拜托了朋友,这只是一个谁都可能犯的简单错误……”

“听着……”郝科宇的声音瞬间低沉了下来,“时间静止的情况下,我的大脑已经运算到极限了,无法再去操控其他的物理量。也就是说,现在我无法消除速度了,咱们的速度都有300码……现在我问你,你现在能够消除那速度吗?”

  “不能。”男子皱了皱眉,似乎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刚刚冲出路口的时候,我就感觉速度失去了控制,你控制了时间,我就控制不了速度了…….”

  “什么……怎么会……”

  “听着……我……我知道…我,如果我开得慢一点,车子就能停下来,可是…….”痛苦之色攀上了郝科宇的面庞,也就是说,现在,谁也控制不了车子的速度了,一旦郝科宇的控制时限一过,两辆车子就会不可避免地相撞,按照车身的强度来看,谁…….也活不下来。

  男子明白了郝科宇的意思,恐惧占据了他的心灵。“拜托了……我儿子他,还在发烧……他还在我后座上,你看,他高烧已经40度了……你看,你可不可以,让…让那什么该死的…时间,放开一点点,我就可以控制速度了…就可以,把咱们的孩子都转移出来了。”

  “拜托了……”

  “没用的…一旦放开时间,车子的动能就会马上恢复,咱们就会飞出去……”郝科宇嘴巴微张,他感觉,自己的鼻子酸酸的……

  “超能力者不能改变自身…….”

  男孩坐在后座上,显得那么痛苦。可是……郝科宇的女儿珂珂也在后座上,熟睡着,谁都不会想去打扰他们,可..可是……

  “我开得太快了…对不起。”

  “哦天哪!”男子双手捂着后脑勺,显得万分痛苦,自己的儿子就像是面临着死刑一般,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我只是带他去看病…看病,嘿…听我说,我…我很爱我儿子,他…他就像……”

  “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

  泪水划破了郝科宇内心的屏障,他无声而泣。可恶……自己明明就应该想到,收养了珂珂之后,她的命运就会就此改变,如果当初没有收养她,也许……也许就可以…….

  “今天我学会了写zi,爸爸jiao我的。”

  “爸爸说,我的名字是珂珂,hao珂珂,哈哈……是郝珂珂。”

  “爸爸不出来我就不出门……”

  记忆如同洪流不断冲击着郝科宇的内心,为什么……为什么,人总是要到最后的时刻,就会回想起那些最重要的记忆……珂珂,或许自己可以开慢一点,也许就不会……也许就可以再次过上安稳的生活,也许珂珂还可以像往常那样和自己报安,也许自己还能够看着女儿长大成人……

  “真的……抱歉……珂珂,我…….”郝科宇泣不成声,双手不停地摆动着,他已经改变不了任何东西了……

  “我……我……”

  男子万念俱灰,他似乎苍老了好几个世纪,他拖着绝望的身躯,回到了车子上,呆呆地看着后座上的儿子,嘴唇颤抖着。

    “不……这不可能……”

  郝科宇也回到了车子上,眼前的珂珂就和当初自己抱养她一般,那么安详,那么看起来让人安心,那么天真…….珂珂还说过给自己读读那本“珂珂日记”的,自己还没读。自己也说过让珂珂听听自己以前的录音,让珂珂清楚以前自己的成长旅程。

  “不是的…这只是一场梦。”郝科宇来到了后座上,他稍稍观察了一下车子的运动方向,然后,他以一种令常人无法想象的身体弯曲程度,把珂珂围在其中,这样子…待会自己昏迷过去的时候,至少可以给珂珂争取一点生还的机会……至少,她还有机会活下去,自己的话,已经无所牵挂了。

  “嘁……”泪水还是不争气地涌出眼眶,啪嗒啪嗒地滴落到珂珂的手上,“珂珂……”郝科宇扶着珂珂的面庞,声音颤抖着。

  “你以前说得对,爸爸是傻瓜,是笨蛋…….爸爸想,做傻瓜,就做到底吧。”

  “你就像天使一样,我觉得把我一生的时间奉献给你都不够,爸爸是傻瓜,给不了天使什么……爸爸只希望天使能够抱着那剩下的时间,好好生活下去…….”

  “拜托了……爸爸最喜欢珂珂了……”

  “天使的时间…还可以继续下去。爸爸…最……最喜欢…最喜欢天使,最喜欢珂珂了……爸爸还想继续喜欢下去,可……可是……”

  “没事……珂珂,这只是一个噩梦,梦醒之后,生活还要继续……”

  “晚安,珂珂…爸爸,最喜欢你了。”

  梦境破碎,所有的东西都恢复了正常,两辆车,载着两个绝望的人儿,同时撞向对方……

“轰!!--”

 

  六

  最高法院中,一场关于思远公司的控告正在进行。人们都在议论纷纷,思远公司人体实验的消息已经在人群当中广泛传播。

“原告方,请出示您的证据!”

“你好!法官,这是从郝科宇先生的大脑里提取出来的信息,这些信息由半凝暗能包裹,不会因为过度的冲击而伤害他的大脑。这些,就是思远公司万恶的人体实验的罪证!”

  “请问原告,何以确认这些资料出自思远公司?”

  “如果法院同意进行半凝暗能的年代检测,就可以发现那些资料的储存时间和郝科宇先生辞职的时间相一致--”

  “抗议!”

  “抗议生效!被告请说。”

  “原告方已与我公司签署保密协议,这份协议已由公证处证明!在协议当中,违规者提请申诉可视为无效。”

  “嘿,我想说的是。”陈姚辉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那份公证处证明,已经确认系造假。并且,协议当中的内容违反宪法规定,无法生效!”

  “不可能不可能!法官!我要求检查那份证明的真伪性!”

  “申请无效,那份报告已被证明系真实情况。”

 一小时过后。“现在法院宣布!被告--思远公司法人代表败诉!原告--陈姚辉申诉。已确认思远公司掩盖谋杀事实,以及关于人体实验的非法性…..”

  “终于….”陈姚辉站在外面,呼吸着新鲜空气。思远公司….终于….

  “其实我想问的是。”陈姚辉最信赖的律师站在他身旁,“那份证明是怎么回事?”

  “其实你更应该知道,我父亲以前和法院的关系….你知道的。”

  “这样子…不会有些卑鄙吧?”

  “卑鄙?那你说思远公司的字典里有卑鄙这个词眼吗!”

  “我知道你还想问什么....郝科宇当然好好的,那边的出租车有半凝暗能紧急刹车系统,不过他好像不知道.....”

  “记住,你无权再次提起这件事。”陈姚辉掏出烟盒,点燃了香烟。

  “陈姚辉先生….您的女儿….现在对郝科宇先生提请诉讼来夺回抚养权还来得及。”

  “哎….”陈姚辉意味深长地吐了口烟气,“我是个合格的儿子,可我不是个合格的父亲。郝科宇….已经给了她天使的时间,我想那些时间,我无权去打扰了。他很努力了,他累了….”

  “那….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陈姚辉懵了一下,“郝科宇的父亲和我的父亲是老朋友….他父亲在逝世之前,嘱咐过我要好好照顾郝科宇,他不想让他儿子太累…说真的,他这样说,其实他自己已经非常累了。”

  “陈姚辉先生。”律师说道,“您的烟拿反了。”

  陈姚辉犹豫了一下,说:“真的…没问题。”

  冬天来了,医院当中,女子搓搓自己的双手,敷在他父亲手上,给他取暖。“爸,不冷吧?”父亲看了看他,摇了摇头,他伸出手来,指指外面,似乎想表达什么。

  “你想去外面逛逛?爸,现在冬天了……你非要出去透透气?好吧,给你穿几件厚棉衣。走吧,爸,冷就告诉我,别着凉了。”

  女子陪伴着他的父亲,父亲坐在悬浮轮椅上,女子则陪在旁边。天气冷了,天上灰蒙蒙的,看不到透彻的天空。“爸,你说,人活了这么久,到底…人活着的感觉是什么?”女子缩了缩脖子,“其实…很多人察觉不到吧…”

  父亲用着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她,似乎是在责怪她为什么问这么深奥的问题。“也是啦…爸爸也不用回答了。逛逛这里,说不定心情就可以好点。”

  路过的行人感觉有点奇怪,为什么路过这对父女,就会有一股热空气扑面而来,就像是…那人随身带了个电暖炉似的。

  “爸!你看,下雪了。”轻盈的雪花从天上坠落,飘飘忽忽,犹如大自然创造的最完美的作品,让人欣赏不过来;又如同天使降下的最美丽的福泽,虽然寒冷,却让人感觉不到它的寒气。

  “咱们回去吧,爸,张叔叔估计又要来了,而且现在下雨了,估计到时候陈叔叔又得和你叙叙旧了。”女子抖抖僵硬的身体,回头,却是一条温暖的围巾敷到了脸上,温暖如阳。

  “大概……这就是你说的,人活着的感觉吧。”

围巾就那样凭空漂浮,似乎不受一丝一毫的外力就可以凭空漂浮,它挡住了那让女子时常咳嗽的雪花,同时它还散发着股股热量,看起来,比电暖炉还好用。

  “嘻嘻…傻爸爸。”女子撑开伞,挡在她父亲头上,围巾裹到了她的脖子上,非常暖和。

  “嘁……”父亲淡淡地看了女子一眼,那一眼充满了深意,他自顾自地,朝着医院飘去了。

  “你也不比我聪明多少……受了伤也不告诉我。”

  “好好好,咱们两个都傻,一对傻傻父女组合,很好吧?”

  女子噗地笑了,她伴着父亲,回去了。

  “珂珂日记。好像记得爸爸以前说过,我就是天使,他奉献出一生也足够。其实……我觉得,我不是天使,反倒是……爸爸更像是天使一样,给予别人生活下去的时间,自己却在不断地坠落,那时间…或许就是那童话里面经常说的‘天使的时间’吧。嘻嘻,笨爸爸就是笨天使,还好,他没有坠落到那里去,他来到了我的身旁。每一次和父亲在一起,感觉时间过得是那么缓慢…….”

  “爸爸给的,就是天使的时间吧。”

  一缕阳光撕开了沉厚的乌云,将它的热情撒入人间。父女沐浴在这温暖璀璨的阳光之下,阳光照亮了他们两个人的脸庞,同时,他们的面孔不再僵硬,父亲笑了,女儿也笑。辉日拉长了他们俩的影子,拖得老长老长,似乎是无垠之影,阳光定格住了他们两个人美丽的笑容,两个人,都笑得那么灿烂,那么幸福。阳光,是那么温暖。

愿辉日永远照耀,愿天使的时间永不停止。

《异想》第九期08.原创精选——《天使的时间》 - 异想杂志 - 异 想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