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八期09.故事会——第一环节《我们共同的故事:苍穹之灾》

《异想》第八期09.故事会——第一环节《我们共同的故事:苍穹之灾》 - 异想杂志 - 异 想

 本报讯:

    自从埃博拉病毒在非洲被发现以来,全球各地不断有新病例被诊断出来。就在一年之前非洲以外国家还置身事外,谁也预料不到仅仅一年之后,全球范围内的集体发烧病例层出不穷,病毒伴随着贫穷迅速传播并不断进化。在北京,即使没有沙尘暴,路上的行人也纷纷戴起了口罩,防止感染埃博拉病毒,有的口罩甚至厚过了鼻尖。但这些戴口罩的市民十有八九自己却正在发烧。

国外媒体报道,某非洲国家为抑制埃博拉病毒,从土著部落里请来占星师研究治疗方法。当地媒体一片哗然,认为政府此举滑天下之大稽。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朱苟如教授,朱教授认为月球的引力可以影响地球上的潮汐,宇宙中的亿万天体同样可以通过引力等等因素影响地球,甚至影响地球上生命的活动。同时,他认为这项研究虽然已经历时千年但并不完善,对非洲当局的做法感到惊讶。

(主持人开头)

 

又过了几个月,令人惊慌的是,埃博拉病毒的内部基因发生了多次变异,以至于现有的治疗和预防手段防不胜防。而新的末日预言也出现了,说人类即将在不久之后被病毒毁灭云云。甚至有网民提出了各种野史上的证据来证明他们自己的观点,各种传说中的古文明再度中枪,被套上预言过末日的帽子。

埃博拉病毒的风波就这样混杂在谣言与真相之中,让广大民众人心惶惶。

当然,事实上,这些谣言也不全是谣言。

此时,一座新疆的小屋中,一群神秘学家正在准备一场宏大的计划。

(机械降神)

 

“那威胁,来自苍穹。”

领头的神秘学者说。他全身上下均被斗篷布料包裹,只露出眼睛,他的一只眼睛是灰色病态的,分不清瞳仁和眼白,另一只是深邃的灰蓝色。在他灰黑色的粗布斗篷上还画有各种黑色和白色的涂鸦,其他人的装扮大抵也是如此,只不过在气度上显然无法与这一位肃穆的老者相比。

    “因为它一直在沉睡,所以人类一直以为那是安全的地方,然而星光无法照亮苍穹。无尽的夜空依然被广袤的,不可测的黑暗统治,而弱小的我们随时都可能败给黑暗中的敌人。”

   老者的眼睛扫过人群,问:

“我们的占星师……得出结论了么?”

    一个学者上前递上一张纸。

老者看了一眼,笑了,然后拂袖而去。

而屋子里,学者们开始讨论起来。

(独鬣)

 

一个神秘学家道:你说如果让月亮挡住那占星师说的星座会不会阻挡病毒的传播。又一个神秘学家道:也许把。另一个道:如果挡不住怎么办?

几天后月亮的运行挡在某星座中间,全世界的疫情似乎得到了控制,因为莫名的原因月亮很快停止了运动,月球挡住了一半的地球,病毒也似乎消失了一半,然而还有一半病毒正在爆发着。

(小云)

 

说来奇怪,这一半病毒在地球上的分布并非按照月亮阴影与非阴影部分来分布,根据地球疾病控制中心的最新统计数据,这一半病毒竟然在地球各个区域散布,呈正态分布!

而且感染埃博拉病毒者总是毫无征兆地发烧,就算他上一分钟还活蹦乱跳。而且该病毒在人群中的转移也似乎看起来毫无规律可言,患者可能一夜自行痊愈,而世界上某个角落一人可能会忽然感染。

这可把地球疾病控制中心的专家急坏了,他们采取各种手段统计监测,依旧无法找出埃博拉病毒感染与消逝的神奇轨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漂漂兔)

 

中国天宫空间站,杨凯结束了和妻子的通话,勉强将注意力放回到工作上。

但他始终无法定下心来。他的小儿子晚上陪母亲出门散步,因为据说有月亮的时候很安全不会得病。

但他的儿子回到家中就开始发烧,不发烧的时候就胡言乱语。

杨凯检查了空间站的各项参数,突然发现狮子座方向的星空数据似乎有些变化。

(史塔克的忧郁)

 

他没有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也没有继续深究,却不知有无数的人的因素遮掩在这个背后。

地球联盟擅自启动月球发动机操作月球位置的行为,引起了月球上的常驻民极度不满。即使月球联盟的工作大多是在开采,但依然不能忍受从如此重要的位置被移来移去。更何况因为地理位置的隔阂,病毒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生存,缺给他们带来了更大的负担。他们在地面混乱时暗中劫持了月阴背面的常驻军,在太阳风的干扰遮蔽下从狮子座出发,为了断绝后路 临走的时候他们拆光了所有月球基础建设,并给月球发动机锁死在最高功率,而那时月球的方向正对着太阳,地球人知道的时候已是几个小时之后。

(文泉)

 

月球驻民的背叛自然让地球总部火冒三丈,他们派出部队追赶,然而月球的轨道变化让行星间的引力通道改变了,使得追赶部队在速度上受到了阻碍。他们到达圡卫三驻地的时候,逃跑的驻民已经到达太阳系的边缘。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月球驻民的背叛其实另有原因。因为新疆的那批神秘学专家早已和月球基地的隐秘同行联系起来。他们利用月球基地的先进设施对遥远的星空观察,证实了一个惊人的结论。而这支携带重武器的驻民部队,也是另有他们自己的目的。

(独鬣)

 

卡尔.文森特指挥宫穿着防护服站在月球光子塔的最高处虔诚地祈祷。从新疆传来的信息开始,包括莫名其妙的疾病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地球已经被主抛弃,而他们作为人类的希望,正前往天堂。他从光子塔下来时,一个月日刚刚结束,太阳隐于月亮沙尘的阴影后。他来到观察室,看着后方缓缓追赶的舰队,心中默默向主祈求安宁,祈求主宽恕那些正奔向死亡的人。突然,地面震动了一下,卡尔叹口气,自地球有人生病开始就发生的诡异的月球地震又开始了。

这时候,中国空间站的杨凯也感到了不祥的预感,正当他想要询问其他站员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故的时候,空间站突然爆裂开来,一股巨大的热浪把他击倒。

(史塔克的忧郁)

 

一个谣言慢慢传开,据说是因为月光压制了病毒,而月亮却被那群粗俗的矿工扔向了太阳,罪魁祸首却开着巡逻船载着大批新开采的He3飞离柯一博带,一些议员要求联盟军追回叛逃的月球联盟,并将病毒在爆发当作阴谋嫁祸给后者,一些议员却强烈抗议,并要求尽快刹车月球运动,将轨道调整,用那饱含着被HE3光谱过滤后的射线在解救地球人。

病毒的爆发突然到来,正态分布规律如同诅咒一般锁死在地球人身上,一大批知识分子死于溶血溃烂和并发症,并从后期逐渐偏向底层劳动人民,终于,政府的不作为惹怒了民众,他们认为这是针对阶级的清洗,在新疆组织的攒动下爆发了全球的革命。

地球轨道改变,碎片击中了追击舰队和月球。

(文泉)

 

战争,瘟疫,一瞬间席卷全球。

然而,又是来自星空的力量拯救了人类,一个独眼老人消失在月球的监狱之后,来自苍穹的一道光芒笼罩了整个世界。

人们终于达成共识,我们死了,不过政府和科学家们都不这么说。他们说我们人类只有成为量子态才能摆脱病毒。很多年以前的那次月球叛变彻底改变了病毒,现在人类已经没有其它办法了。

科学家们说,会利用星体引力做动力牵引我们整个人类迁移。科学家说在宇宙的深处他们建立了基地,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我听从他们的安排。今天就该轮到我了。 

当我们的飞船飞入冰冷黑暗的宇宙,我回头看了看太阳,那灿烂的阳光是那样的温暖。

(一叶翩玲舞)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