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八期12.连载——《虚拟爱人12~13》

《异想》第八期12.连载——《虚拟爱人12~13》 - 异想杂志 - 异 想

虚拟爱人 

漂漂兔

第十二章

与杏仁重新和好后的日子充满阳光,她似乎变了一些——患得患失症减轻了一点,间歇性情绪脆弱症似乎也有好转,不再缠着我每天非得发满十条以上短信,电话没有第一时间回也没见她在电话里先嘟嘴生一会儿气要补偿。似乎变得好相处了。这正是我想要的,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这几天我除了上班以及和杏仁培养感情之外,就是回家继续钻研榛子背后的“内阁”了。只是我不再费劲心思地躲着她干,有了杏仁,榛子作为暂时的情感替身已经完成使命了,在我眼里,她现在只是一个配合我做研究的工具,通过她我想要找到打开那扇神秘门的钥匙。

只是最近榛子的服务似乎不那么到位了,饮水机出来的水是冷的我就忍了,可这大秋天的,莲蓬头出来的水竟然也是凉的——那天把我激出一身鸡皮疙瘩,差点就伤风感冒了。虽然事后榛子解释说她忘开热水器,但我还是觉得有些蹊跷——在一起一个多月,榛子的贴心度向来是蒸蒸日上,最近她却像一个患老年健忘症的老太太,颠三倒四,事故频发:

做饭总是忘记放盐却多放辣椒,辣得我胃灼痛一整个下午;我电脑中下载的男人娱乐片时不时被删得干干净净,那天忘记关游戏账号,辛苦赚来的装备和材料也不翼而飞……诸如此类僭越日本女子温柔如水老公至上秉性的举动近日已经逐渐进入了榛子和我的“家庭生活”,让我不禁怀疑定制她的那天,我戴上脑波头盔时是否思维开了小差,跑到让人头大的杏仁身上去了。不过为了研究能继续下去,这些我都忍了,只等有一天大功告成,我定把越来越“无法无天”的榛子断电束之高阁而后快。

研究依旧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我依旧徘徊在那不断增多增高的宛如磁盘阵列一般的高大墙脚下。三天以来,带有标号的小盒子已经增加到了将近3400个,并且速度有愈来愈快的趋势。真不知道这些小盒子里装有什么信息,又不知道这堵墙后隐藏了什么秘密。

脑汁绞尽之余,我想起了哥们粱子,这小子当年大学时和我一个宿舍,因为一场糊涂架而相知,并很快发展成可以换裤衩穿的兄弟,大学毕业后,作为一个堂堂的东北大老爷们,却尾随他女朋友去了江南一座风景秀丽的小城找工作,从此后除了偶尔通个电话基本上没有联系,不过后来他虽然留在了女朋友的城市,却还是和她分了,现在和我一样孤身一人。唯一不同的是粱子大学时是学霸,同学一个专业,成绩排名却经常是他占榜首我垫底——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没准他现在可以帮到我。这天下午,我拨通了粱子的电话。

“喂,粱子。”

“老黑?哎呀妈呀,你小子终于冒出来了,怎么,最近有没有泡到新妞?”

“我跟你说点正经的……”

“你要给我介绍对象?哎呀妈呀,你真是太了解我了,哥我要求不高,你家里榛子那样的就行……”

……

半个小时后我挂掉电话,套上夹克出门了。粱子明天就要到,这小子能吃,我得把冰箱塞满了。

 

第十三章

傍晚在西客站拥挤的人潮中见到粱子时我大吃一惊————这胡子拉渣一脸倦容满身横肉形神委顿的人真的是他吗?但那从灰突突面目中射出来的熟悉眼神却告诉我这个确认无疑的事实。感情这小子之前在网络上给我发的照片都是糊弄我的ps过的证件照啊,真他妈的改不掉的娘气!

“嘿!粱子,这边!”老远我就朝他喊道。

粱子转动他那颗硕大的头颅环顾270度之后,将焦距锁定在我的方向,厚重眉宇间顿时光芒大盛:“老黑!”

将行李塞进后备箱,粱子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在专属于杏仁的副驾驶座上,就唠开了东北人的话匣子:“老黑,我已经一夜加一天肚里没食儿了,回去你可得好好犒劳我啊!”

“感情你小子专门揣着空肚子来宰我啊!德性!”

“榛子的厨艺不是一级棒么?我特地来品尝品尝,嘿嘿!”

“她啊,最近脾气怪着呢,怕是还得我来下厨!”

“哈哈哈……你是说你家的三维投影人还会来情绪……哎呀妈呀,老黑,哥们可是一天一夜没吃饭了,别逗了……”粱子哈哈大笑起来,大嘴喷出的气浪迅速在秋日凛冽的空气中凝结成一团缥缈的白雾,将这个胡子拉渣的落魄男人轻轻笼罩。仿佛n年前大学宿舍那个腼腆闷骚的男人又回来了,这一刻,我鼻子忽然有些发酸,为他,为我自己,为那些依旧单身的莫名其妙的过往。

粱子就这么在我家里驻扎下来了,作为一个典型性资深宅男,他呆得上善若水怡然自得,每天中午起凌晨躺下,期间活跃时间则非均匀分布于厨房、洗手间以及卧室、阳台四个区域,每天傍晚下班回家,我总能看见满阳台的烟头和满厨房的碗碟残羹,榛子罢工得真是愈来愈高调了,如若不是还要进行研究,我真想立马把她关了。

转眼四天时间过去了,这天正在上班的我忽然接到了粱子的电话“哥们,老黑,快点回家,出事了,出大事了!”

等我打上车火急火燎地赶回家时,眼前的一幕顿时让我大跌眼镜花容失色:只见整个客厅浸泡在水中,水深已经快要齐平门槛沿外溢了,如果不是卫生间可以下水,可能整座楼都要被淹了。

我狠狠地瞪了木然站在水中央一脸木讷的粱子一眼,他倒是会意地开腔道:“老黑,今天中午我一觉醒来就这样……”

“你竟然还会睡午觉?”我一口老血直奔胸口,“你应该是刚刚才起吧?”

“……”粱子沉默了,手指头蹂躏着睡衣衣角,将还残存着眼屎的眼睛转向某个未知的地点,硕大的肥头知趣地低下了。

我脱下鞋子光脚踏进屋里,路过那膨胀得快绷了线的猪皮沙发,那层层皱起的杏仁送的印度棉台布,以及一只只处于漂浮状态的鞋子……越走我心越凉,但我还是控制住了向“睡痴”粱子挥舞拳头的冲动,哑声喊道:“榛子,还不快给我来杯热水!”

却没见回声,“坏了!”半晌耳边却传来粱子炸雷般的大喝,我带着嗡嗡作响的鼓膜随神色紧张的他来到客厅电器控制中心的面板前,只见连接在其之上的虚拟爱人小黑盒正在“吧嗒吧嗒”往下滴水,一丝若有若无的焦臭味在空气中飘荡,榛子却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榛子去世了,缘于一场突如其来的水灾。

 

评论
热度(2)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