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八期11.经典——《是谁抄袭谁》

《异想》第八期11.经典——《是谁抄袭谁》 - 异想杂志 - 异 想

是谁抄袭谁

杰克▪刘易斯

纽约州昆恩村
    第219街90—26
  杰克·刘易斯先生

 

尊敬的刘易斯先生:
  兹将来稿《九度空间》奉回。小说不错,起初我们打算发表,后来才得悉它已经在《宇宙史诗》杂志上刊登过。您当然清楚,这篇署上您大名的小说实际上是18年前由一位名叫托德·特罗别里的作家所写的。我们对您的忠告就是——永远别剽窃别人的作品,只有自己的才是最珍贵的。
  致以最美好的祝愿。
  

《太空奥秘》杂志社
  科幻专栏编辑
  多伊·盖茨
  4月2日

  

纽约州纽约市
    《太空奥秘》杂志社
    多伊·盖茨编辑

 

尊敬的盖茨先生:
    我从来不认识什么托德·特罗别里,在接到您的信以前我甚至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我真诚地把拙作寄给你们,而您却指责我在抄袭,这实在是对我的极大侮辱。
《九度空间》一文是我在一个月前所写,如果与托德·特罗别里的作品有些类似的话,那一定是偶然的巧合。您的来信还促使我想起另外一件事,因为我寄给《星尘》杂志的一篇小说也在前两天被退回了,退稿单上有铅笔写的“和托德·特罗别里过于雷同”的字样。如果不属于机密,那么请问这位托德·特罗别里究竟是谁?在我从事科幻写作的这些年来,我的确还没见过这个名字。
  

您忠实的朋友杰克·刘易斯
4月5日

 

纽约州昆恩村
    第219街90—26
    杰克·刘易斯先生

 

亲爱的刘易斯先生:
    4月5日的来信已收到。我们的编辑部并不想侮辱任何人,但我们很难相信您竟会不知道托德·特罗别里的作品。
    特罗别里死于11年前,他的作品在死后才被广泛流传。特罗别里是电子学的专家,对这个领域的丰富知识是他创作取之不竭的源泉,他从那里吸取了不少独特的主题,写成许多长篇小说和短篇故事。我们今天的所谓现代派作家真可以向他学到很多东西。我这里指的是学习,而绝不是像您那样逐字逐句抄袭。您在信中说这是偶然的巧合,那么请问:难道在第一次发牌后在所有玩家手中都会出现同花顺子吗?这种巧合的概率要比百万分之一还小!
    恳请谅解,但我们绝不会如您所想像的那么天真。

  

《太空奥秘》杂志社
  科幻专栏编辑多伊·盖茨
  4月11日
  

纽约州纽约市
    《太空奥秘》杂志社
   

多伊·盖茨编辑阁下:
  您的诽谤和你们杂志所发表的那些东西同样令人作呕,我将立即停止订阅这份刊物。
    余不多及。

杰克·刘易斯
    4月14日
  

伊利诺斯州芝加哥市
  法朗特街1898号
  

科幻俱乐部先生:
  我非常想读到托德·特罗别里的作品。请告诉我,从哪儿能弄到有关的杂志或小说选集,哪怕是刊登它的广告也行。此致敬礼

 

 

杰克·刘易斯
  4月14日

  

纽约州昆恩村
  第219街90—26
  杰克·刘易斯先生

 

亲爱的刘易斯先生:
  我们也同样渴望读到托德·特罗别里的作品。而我们能向您提供的唯一办法就是去问问它们的出版商,只要他们还没有歇业的话;还有一条路就是去旧书店的书架上翻找。如果您幸运地找到了,请告诉我们。我们将不胜欢迎。

此致敬礼。

 

科幻俱乐部主席莱依·阿尔伯
  4月22日

  

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
  《异界》杂志社
  德·格罗斯编辑

 

亲爱的格罗斯先生:
  寄上刚刚脱稿的稿件一份,我取名为《太空大劫难》。在写作该文时,我进行过不少真正的科学探索,所以我能接受的最低稿酬为每字二美分。希望您能喜欢这篇作品并刊登在《异界》上。谨致以真诚的问候

 

杰克·刘易斯
  5月11日
  

纽约州昆恩村
  第219街90—26
  杰克·刘易斯先生

 

亲爱的刘易斯先生:
  万分抱歉,我们不可能刊用《太空大劫难》这篇故事。小说写得的确非常出色,但如果我们刊登它,那么稿费也只能直接寄给托德·特罗别里先生的继承人,因为原文是特罗别里所写的。致以最美好的祝愿

 

《异界》编辑部德·格罗斯
  5月19日
  

纽约州纽约市
  《太空奥秘》杂志社
  多伊·盖茨编辑

 

亲爱的盖茨先生:
  我曾写信表示过与你们杂志断绝来往,但是事情的变化竟如此不可思议,我只得再次写信给你们。
  所有的杂志异口同声地拒发我的稿件,理由如出一辙:它们似乎是从托德·特罗别里那儿抄来的,而且说除了署名外全文一字没改。您曾在来信中提到过,一篇小说的巧合概率要小于百万分之一,那么对于四篇或五篇小说呢?我担心这个概率简直该是无穷小了吧!
  但我依然衷心请求你们相信我,我的小说中每一个字都是我自己亲手写的!我从来没有抄袭过托德·特罗别里,也从来没有读过他的任何一行作品。在我创作以前甚至没有听说过他的存在。
  所以我脑海中出现如此奇异的想法,以至于只敢向科幻编辑们私下透露。我设想这位特罗别里先生,在进行电子实验时,终于突破了时空的障碍,这种事在你们杂志上不是常有描述吗?我不妨假定——尽管这种假定不算太谦虚——在所有当代科幻作品中他最最喜欢我的作品,于是他想占为己有。
  您能理解我的意思吗?从前的人站在我身后,一字不漏地剽窃了我写在稿纸上的小说!也许这对你们来说是过于科幻了吧?
  请告诉我您对这种解释有什么想法。

 

杰克·刘易斯
  

纽约州昆恩村
  第219街90—26
  杰克·刘易斯先生

 

亲爱的刘易斯先生:
  我们认为您最好还是去请精神病医生诊治一下为好。
  

5月25日
  

纽约州纽约市
  《旗帜杂志》社科幻栏目编辑
  赛姆·迈因斯先生

 

亲爱的迈因斯先生:
  这次寄上的不是小说的原稿,而是一些信件的副本和各家杂志的回复,这是为了使您不致怀疑它们的可信性。所有的书信都按时间先后排序,也不需要对它们作任何注释。我想把这些来往信件加以公布,也许能从读者中找到这些鬼蜮勾当的谜底,所以我把它取名为《是谁抄袭谁?》。

  

杰克·刘易斯
  6月3日
  

纽约州昆恩村
  第219街90—26
  杰克·刘易斯先生

 

亲爱的刘易斯先生:
  用信件来往的形式创作科幻小说的想法很新鲜,只是我担心您依然还是晚了一步。
  在12年前的8月,托德·特罗别里先生曾在《死神的舞蹈》杂志上发表过一篇科幻小说,里面恰好收罗了作者与编辑们的来往信件,这似乎是命运的作弄,因为小说的题目也是《谁抄袭了谁?》请别灰心。如果您还有什么更加别出心裁的点子,请把大作赐寄我们。

谨候佳音。

  

《旗帜杂志》社科幻栏目编辑

  赛姆·迈因斯

6月10日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