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八期07.原创——《闭着眼睛看世界的人》

《异想》第八期07.原创——《闭着眼睛看世界的人》 - 异想杂志 - 异 想

         我有一个朋友为人慷慨,在我们这个小圈子里很有人气, 有困难向他借钱一般都不会被拒绝,这家伙识人很有一套,都知道借钱是个技术活,识人不明恶意拖欠,搞不好甚至朋友决裂兄弟反目,可这些他这么多年都没碰到过,他有句话长挂嘴边“我肯借你们钱,是因为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哪怕仅仅认识几个月的人,只要能听到这句话,这就表示钱有着落了。而我有幸也是其中的一员。

 我刚来异地工作的时候着实有过一段困难的时期,那时老同事介绍找到了他,他只是带我出去溜了一圈,聊了聊天,我就听到了这句话,如愿以偿的借到了钱,现在想来还着实不可思议,对此我一直心存感激,有时有些闲钱就会请他一起出来聚聚,听听他讲他朋友们有趣的故事。只是有一天,我却突然受到了他的邀请,从电话里,我难得的听出了他的焦虑,我在担心的同时也有点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个天塌下来都不变色的汉子着急成这样?

我在常去的茶馆里看到他时,简直差点认不出来,苍白的脸色,黑黑的眼圈,人还特别神经质,有人朝他走来,他都会防备的盯着别人,似乎是怕有人对他不利一样,我来之前打过电话问过和我和他相熟的人,并没有人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知道无论别人怎么约他,他都不会出来了,听到他主动约我,那些朋友都感到诧异。为以防万一,我还是带上了我的存款,或许不多,不过万一能救急呢。
    他看到我出现的时候明显松了口气,我见到他的那副摸样,心里就明白这次可能不是钱的事,果不其然,他不等我坐下,就开始语无伦次的说道:“这次你得帮帮我,一定得帮帮我,有一个人,他不见了!”
    我让他喝口水平复下心情,让他慢慢说,我问他“谁不见了?”他喝了口水,却犹豫了下,抬头看了下我,才皱皱眉头,低声的说,“在桥上曾经有个瞎眼的老头整日在那乞讨,最近却找不到了。”我一下愣住了。

哪怕他告诉我他儿子不见了我想我都不会这么惊讶,一个终日乞讨谁都不怎么在意的老头不见了,至于这么紧张?这脑洞开的有点大,我闻到了深深的故事的味道,我不说话,静待着下文,却见他也只是盯着我,没有丝毫要解释的意思。我尴尬的笑了笑,拿起杯子呷了口水,想了想,真是有一堆问题要问,“你和他什么关系?找过他了吗?为什么找我?”他却面露难色,“有些事我现在不好告诉你,总之他对我十分重要,很重要!”说到这他认真的盯着我,咬着字说,听的我都严肃了起来。“我当然找过,救济所,附近的商店,哪怕是路人我都问过,甚至找我的一个警察朋友让他注意下死尸,但都没有消息,除了我,谁会在意那个瞎眼的乞讨老头啊,至于为什么找你……”他长长的呼吸了下,几次抬头欲言又止,最后才叹口气说:“因为你是眼睛。”这句话听的我稀里糊涂,我刚想问,就见他不耐烦的摆摆手:“哎哎,别问我为什么,最近不是听说你经常碰见稀奇古怪的事,所以想着这事挺古怪的,你可能知道点什么,要是你也不知道,我就只好另想他法了。”
    说来也巧,这事我的确知道一些,最近不知道什么原因,不经意间一些怪事或怪事的前兆就会被我碰到,那天我有事提前回家,开车路过大桥时的确看到有个中年人在抱着老头哭,因为好奇就多看了会,结果最后老头收拾东西跟着中年人走了,这事没啥好保密的,我就一五一十告诉了我这个朋友,他思考了一下,然后拿出手机按了一会,然后把手机放到我眼前,问我:“是不是他?”
    那是用手机拍摄的一张有点泛黄的纸质照片,照片里一个年轻人开心的笑着,我记忆有点模糊,但看着照片给人的感觉十分相似,于是我点点头,对他说:“应该是”听到我这句话,他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眼神里似乎有光闪过,他长长舒了口气,站起身来,对我表示了一番感谢,准备离去,我笑着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打算告诉我一声吗?”他转头对我笑笑,说:“改天吧。”然后就匆匆忙忙的离去了。

结果没过几天,我就接到了朋友的电话,他犹犹豫豫的说要我陪他去一个地方,我有点好笑,这么点小事就如此纠结可不是他的风格,他最后叹口气,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和我说:“这次你陪我去,不管事情顺不顺利,或许我都会把故事讲给你听。”
    在约定的地方见到他,他已在他的车外来回的跺步,他点上一只烟,我发现他点火的手有点颤抖,他长长吐了一口烟,对我说道,“我找到他了……”

我坐他车不一会我就让他停车把他换了下来,短短的路差点闯了三个红灯撞上两辆车,所幸都只是差点,我多少明白为什么要找我同行了,他的确需要一个给他开车的!
    我看了下导航仪,目的地是150多公里外一个小村落,挺偏僻的地方,不得不让我感叹果然朋友多了路好走,短短几天只凭一张照片就把人找到了,简直匪夷所思,不过也让我对他的故事更加好奇起来。
    周围是大片大片的田野,远处的天边飘着的云朵是那么的飘逸,车窗开着,伴随着凉爽空气吹进来的还有草木独有的清香,这么让人心旷神怡的景色,都抵消不了车厢里沉闷的气氛,自从出了城,他就一直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为防止我犯困,我只好把收音机声音调的很大,好几次我甚至想讲几个笑话来调节调节气氛,可一转头看到他那样子,真是什么笑话都讲不出来,就在我忍不住犯困,想提议停车休息会醒醒神的时候,他终于开口说话了,“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我之所以可以那么大胆的相信别人,都是多亏了他,你说,他对我重不重要?”我一下子来了精神。

我点了点头,静静的等着下文,这次终于如我所愿,他把头仰到椅座上,慢慢讲起那段属于他的往事来。
    “那时我刚工作,在一个小公司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业务员,那时候充满干劲,总想做一份大事业,也是立功心切惹的祸,有一次我接到了一笔大订单,在没实地考察和收到订金签合约的情况下就自作主张协调货物发了过去,也就此酿成了大祸,足足半年,货款毛都没见到,老板生气,给我下了死命令,限我一年内追回货款,否则就卷铺盖走人,而那客户也是典型的无赖,不是见不到面就是扯些有的没的,就是不给钱,我是两头受气,死缠烂打,苦口婆心,我是什么办法都用,就差给人下跪了,那段日子过得相当痛苦,到处陪着笑,回到家怕家人担心不敢露分毫,人前笑,人后哭,有一次陪客户喝的烂醉,走到桥上实在走不动了,看到桥上就一个瞎老头子在乞讨,满腹的委屈忍不住了,就那么痛哭了起来。”

说道这他沉默了会,或许是那段艰苦岁月勾起了他痛苦的记忆,“然后呢?”我适时插了句话,有研究说,在和人聊天的时候,适当的应和哪怕只是一个单音节,也能更好的引起人倾诉的欲望,而我的确怕他突然不说了。
    “你记得那个老头的样子吗?”
    “不太记得,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眼睛,一睁看不到眼珠子,白的吓人。”
    他轻轻一笑,“是,他说这是他中年时一场怪病才变成这样。”
    不是白内障吗?我在心里小声嘀咕,却没说出来。
    “那天他就用那双白眼睛盯着我的方向,脸上还似笑非笑,看的我着实很恼,你知道我怎么说的?”他笑着说“我朝他喊‘你看什么看!再看小心我揍你!’我朝一个瞎子喊你看什么看,真是喝的不太清醒了,可是我到现在都记得那天,我喊完那句话,那老头突然乐了,他说了一句话,你猜他说啥。”他绕有兴趣的看着我,停下了讲述。
    我心里此时就像有两只爪子在挠啊挠,难道那瞎眼老头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隐士?我怎么能猜到啊!?
    他掉足了我的胃口,才悠悠说道:“他说‘哈哈,你这个人真有意思,前后两张脸,前面的脸在笑,后面的脸在哭。’”我突然冒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老头不是瞎子吗?”我艰难的开口,毕竟那句话太匪夷所思,他点点头,“他是瞎子,却是一个不一样的瞎子,你应该没注意过,当他身边有什么人的时候,他的脸都能对准那个人的方向,哪怕那人静止不动。”“他不是全瞎?不是,他那句话……”我完全不知道该说啥了,朋友把话接了过去,“怎么说,他睁着眼的时候,的的确确是个普通的瞎子,可当他闭上眼,却能看到一个不同的世界,他说的那句话,就是当时我在他眼中的样子。现在想起来那一刻还真有点毛骨悚然,不过当时幸好喝了酒,人醉胆子大,反而上去和他聊了聊天,就这么认识了他。”他沉默了下,“后来我才知道,他即使闭上眼,还是看不到死物,汽车啊石头啊什么的,但是有生命的东西,就会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最特别的是人,会呈现一种完全不同的样子,我专门搜集一些资料,却无所得,只是猜测或许他能感应到人的脑电波,他看到的那应该是种人格的外现。不久就发生了一件事,有天有一家公司找上了我,说是提供我们公司一种产品原材料,当时还拿样件给我看,质量没的说,而且价格也比现在的供应商便宜一大截,当时那个负责人还拿出一堆手续合约让我看,感觉非常正规,而且他对人彬彬有礼,交流起来十分舒服,因此我答应了他们向老板引荐,还打定主意要帮他们说些好话,那时候欠债风波刚过去,我虽然只追回一半欠款,但老板也没赶我走,因此当时我想着若办成了这事,也是种变相的补偿,可就在去公司的路上,路过大桥的时候我看见了老头拼命向我打招呼,我偷偷跑过去,他就和我说‘小心你身边的人,那是头露着獠牙的恶狼,随时准备咬你一口肉。’我有点吃惊他看到的画面,但还是留了个心眼,在和老板引荐的时候不仅没说好话,反而偷偷提醒老板要多加注意小心,那时老板还笑我被骗一次就多疑,连晚宴都没让我去,可他们终究神通广大,一个晚上时间就让老板铁了心要买他们的东西,还当场支付了大笔的订金,结果最后,那些人携款逃之夭夭,再也找不到。从此我就知道,我遇见神人了,为了打好关系,我时常接济他,要不是他不愿过于麻烦我,我甚至想把他接到我家来,他住的那个桥洞你一定没去过,我给他安置了蓄电池和变压器,电暖气电风扇都给配备了,每个月还给他打理一次,要是安上个门,那就是一个家。他消失后我去看过,除了铺盖和他随身的一些东西,其他的都完好无损的留在那。”他叹口气“老头识字不多,最后竟是连张纸条都没留下,我能不急?还记得你刚找到我的时候不?我带你出去溜了一圈,回来就答应借钱给你?”

我点点头,他笑了笑,“当时我让他看了一下你,知道你当时在他眼中的样子不?他说你就是一头小牛犊子,老实忠厚肯定的,但全身上下还一股子拼劲。这样我才没了后顾之忧,可以放心的借钱给你。”我啊了一声,“原来是这样,所以这么多年来你才没被别人骗过。”我突然想起当天在茶馆里说的话,“对了,上次你说我是眼睛又是怎么回事?”“那是上次见到你时你的样子,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每个人的形象都是会变的,而我也早已不是双面人。所以老头也不能认出长时间不见面的人。”
    “那你现在是什么?”
    他沉默了,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指了指前面说,“快到了。”
    远处,成片的瓦房和炊烟已映入眼睑。

车开到村口,我便惊讶的发现我们要找的中年人已站在村口,而且车一停他就向我们走了过来,朋友似乎一点都不惊讶,只是转头超我笑笑,“看来他已经看到咱们来了,他家一定在村口附近。”我停下车,和朋友推开车门走下去,中年汉子走到我们跟前,看了我们两人一眼,然后对朋友问到:“你是王哥吗?”我朋友点了点头,那中年人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他转头嘀咕了一声,站在侧面的我正好瞧的一清二楚,那嘴型分明是:真是奇了。
“我爹和我说过您,说你您这些年帮过他很多忙,他一直对不告而别很是介意,这两天一直让我回城里去找你说一声,没想到您竟然找到这来了,刚才我爹和我说有贵客临门,让我出来接你,我还不信来着。”
    朋友叹气息一声“我怎么敢自称贵客,你爹才是我真正的贵人啊。”

那汉子憨憨的笑了笑,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挠了挠头,指着村口的一栋房子说:“我爹还在等着呢,咱们先过去吧。”朋友点点头,问了一句:“现在你媳妇接受他了吗?”中年汉子脚步一下子顿住了,他转过头苦笑着说:“没想到我爹连这也告诉过你,我这个不孝儿真是让你见笑了,我那个人媳妇早在两年前就抛下我和孩子卷着钱跑了……”朋友啊了一声,连忙道了声歉,我悄悄问朋友这是怎么回事,朋友边慢走边给我讲了个大概,原来老头的妻子很早之前就去了,老头辛苦把孩拉扯大,却因为家境迟迟找不到儿媳妇,而且那时老头又得了怪病变成了瞎子,有这么个累赘更没人乐意了,眼看儿子年龄越来越大,老头是心急如焚,后来终于有人说亲,对方是邻村有名的悍妇,没的选择的老头一家都答应了这么门亲事,新娘子进门,老头的噩梦就来了,在他眼里,新娘子的模样就是传说中的夜叉,时常骇得他也不能寐,老头这种惧意加剧恶化了儿媳的态度,饭不给饱,动辄辱骂,好几次儿子想打人都被老头拦了下来,可儿子维护他爹的行为反而让儿媳耍起了无赖,天天哭闹,一个小家在分崩离析的边缘,无奈之下,有一天夜晚,老头招呼没打一个,自己就离家出走了。

“爹离家出走的前几年,我自己偷偷出来找过,也拜托人找过,可没人带回来消息,后来我才知道,有人找到过我爹,却被嘱咐别告诉我。”我们没想到老头儿子的听力这么好使,见他也走慢接过我们的话头,不免有些尴尬。
    “前两年她跑了不一定是坏事,要不然我也碰不到现在的她,更不会有时间到处找我爹还把他接回来。”
    “咦?你又找到一个?”我们吃惊的问到。
     汉子脸上又露出标志性的憨笑,他点点头,“我干活肯下力气,村里人就撮合我和素来贤惠的小刘。”他又挠了挠鼻尖,不好意思的说,“她当时是个寡妇,我帮她担水种田,她帮我缝缝补补,一来二去,就搭伙过日子了。”
    我们道了声喜,就到了门口,朋友有点激动,他深吸了几口气,喊道:“老哥!我小王来看你了!”

门开了,我又一次见到了那个瞎老头,只见他穿的衣服干干净净,满面含笑,鼻梁上还架着副墨镜,手里拿着可以当古董的烟斗,好一个精神蒦铄的老头!他身后一个小孩子在探头探脑,院子里的葡萄藤下,有个摇椅还在轻轻晃着,天伦之乐,也不过如此吧?朋友声音有点哽咽:“老哥啊老哥,你可让我好找啊!”
    老头儿媳给我们沏好茶端了上来,那是个不是特别漂亮,说话细声细气,一看就很温柔的女人,等她离开,我听得朋友问老头,“老哥,这儿媳你满意吧?你看她是什么?”老头开心的笑着“她啊,是朵美丽的白莲花,你说我满意不满意?”

我识趣的将空间让给了他们,听他们或笑或哭,许久,朋友招呼我去帮他搬礼物,我跟他到车旁,打开后车厢里面有许多东西,好酒鸡蛋牛奶,朋友有点惆怅,他盯着这些东西,开口说:“你知道吗,本来我是打算无论如何都要请他回城的,没了他,我不敢随意相信人啊,可是见到他之后,我却怎么也开不了口。”他摸着包装礼物的盒子,说“或许一开始,我准备这些东西,就只是想来看看他罢了,我多少明白他看到我的形象了,我握紧不放的,是我自己的真心啊,不付真心,却乞求真心,唉,罢罢!”
    在他们挽留下吃过午饭,朋友便执意回城,路上,朋友感谢我陪他一起来,然后约我回去后不醉不归,我看他心情十分的低落,便答应了。
    当我们拿着两瓶酒走到老头呆的大桥上时,脚步已有些踉跄,我头一次见到朋友的失态,他在酒店里又哭又笑,我只好拖他出来,他在桥上,把酒往河里倒了半瓶,对着远方,喊了声:“老哥,干!”
    我费劲把他送回家,在他进门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好奇,问他“你最后的形象到底是什么?”他笑了笑,终于告诉了我。
    我独自回家,路过大桥的时候脚步有些飘忽,便停下来坐下,朋友最后告诉我他的形象是一个捧着金碗的乞丐,他是守着真心却又在乞求着真心,还真是贴切,我望着路上的车水马龙,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们,想象着若在老头眼中,一定是各路神仙菩萨,妖魔鬼怪并行,那犹如百鬼夜行的画面,一定会非常的壮观,那还真是个新奇而有趣的世界啊! 《异想》第八期07.原创——《闭着眼睛看世界的人》 - 异想杂志 - 异 想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