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八期04.原创——《末日之后》

《异想》第八期04.原创——《末日之后》 - 异想杂志 - 异 想

  0

离大战争已经过了五六年了吧?反正已经没人关心这个了。

乔一个星期前已经出发了,当时他的收音机还能用,中央政府已经宣布解散,没有哪个区域再会受到保护,只听说南方有一片没受战争影响的区域还在收留幸存者,但是,那也只是听说。现在所有的电力系统都中断了,所有的电子产品都不能用,所有的交通系统都瘫痪了,要跨越一千多公里的距离,途中还可能遇到各种占地为王的区域暴力组织俘虏奴隶,可能还有猛兽,还有粮食问题……

冯都不敢想象这趟旅途的凶险,但他看一看这个曾经美丽的村庄,如今都已经破落得不成样子了,他最后一个邻居乔都在一个星期前离开了。所有的河水都已经干枯了,即使连打出来的井也抽不到一滴水了,所有的地都灰蒙蒙的种不下任何种子,之前储存的食物也已经耗尽了,在这里每呆一分钟,离死亡就越近一步。

冯慈爱地看了一眼正在熟睡中的儿子,收拾着行囊。其实也没什么,最主要的是食物,这里还剩两包地番薯干,一包已经泡了盐的黄豆,他再到村里各家捣鼓一番,又找到了几根玉米棒,合算一下,省点也够吃一个月了。

已经六点钟了,冯那个上链条的机械手表还能走。他打开窗帘,望着外面灰黄灰黄的天空,叹了口气,叫醒了儿子。

“嘿,小伙子,今天爸爸带你去旅游好不好,有点远,要走很久喔,有没有勇气跟我去?”

“有,爸爸,我去,我会乖乖的。”

“嗯,乖孩子。”

冯摸一摸儿子的头,拿起了行囊。

 

1

“爸爸爸爸,还有多久才到啊,我们都走了三天了,我的小腿走得好累啊!”

“乖儿子,可能还要好几个三天才到呢,你不是很勇敢的吗,还要坚持才能到喔。”

“爸爸,我们究竟是去哪儿呀,我们都在外面过夜的,我有点怕啊。”

“小勇乖乖的,不怕哦,有爸爸在,我们要去南方一个很美丽的地方,那里有很大的沙滩,有很多的水,有好多的食物,我们去了就会过得好好的。”

“有这么多食物吗?”

小勇抱着背包对比着说。

“比这里更多,呵呵。”

“那有这么多吗?”

小勇又把手张得更大比划着。

“比这个还要多,比你整个人都要多,呵呵。”

“哇,有爸爸你这么多吗?那不是很多很多吗?爸爸,我们快到南方去吧!”

“好的,你到爸爸背上来,爸爸背你走快点,不然食物都让别的小朋友都抢光了。”

“爸爸快冲啊!”

“冲啊!”

……

冯看着儿子躺在野地帐篷里睡熟了,然后才去这片小树林里收集露水。

他们带的水本来就不多,在路上每遇到有小树林都会呆一下等早晨的时候收集露水,这样就能多存两三天的水。

冯收集完露水正准备回帐篷,忽然一个黑影慢慢地从对面挪过来,一双绿幽幽的招子也越来越清晰,冯赶紧掏出腰背后的砍刀,放下水瓶,紧紧地握着砍刀盯着那对招子。那黑影来到身前五米左右停下来,绿幽幽的眼睛也盯着闪亮的砍刀一动不动。

冯知道遇到狼不能跑,死死地跟它对视着,幸好这狼也饿了好多天,都皮包骨了,走路都有点颤抖了,看到冯这个壮汉,并且还有砍刀,知道敌不过,徘徊了一圈,流下一摊口水又慢慢地退了。

冯出了一身冷汗,等它退远了,赶紧拿起水瓶跑回帐篷,看到帐篷没事才放下心,到周围巡视一圈,没发现什么危险,等天亮一点,叫醒儿子继续赶路。

 

2

“爸爸,前面好像有人!”

小勇眼尖,见到前面远处有两个黑影在移动,在爸爸肩膀上兴奋地叫起来。

“嘘,别出声。”

冯一把把儿子拉下来,跑到路边一处凹地里趴下来,从口袋里拿出小望远镜向前盯着。

“爸爸……”

冯摇摇手叫他不要说话,等那两个影子走远了消失在地平线上才放下望远镜。

“爸爸,我们怎么不过去找他们呢?”

“我们不认识他们呢,现在坏人很多啊,胡乱去找别人很容易有危险的。”

“但是,我看到的是一个阿姨和一个小女孩啊,她们会有什么危险啊?”

“好吧,那我们下次见到她们再打招呼吧,现在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再赶路好不好?”

“哦——”

小勇拉长了声音,有点闷闷不乐。

傍晚的时候,他们终于又赶到了一处小树林。小勇有点累了,坐了下来。冯四周巡了一番,找到一个挡风的小丘,正准备铺好帐篷,突然背上被东西顶住,跟着一个有点沙哑的女低音响起,

“别动,转过身去。”

冯默默地转过身,看到一个女人包住了全身,只露出眼睛鼻子,手里拿着一支猎枪,猎枪黑漆漆的洞口正对着冯心窝。

那女人的声音又响起,

“你是什么人,干嘛一直跟着我们,不说的话我一枪打过去!”

冯向后退了一步,着急地摇着手,

“你不用紧张,我们不是坏人,我们只是要到南方去的幸存者,我们不是有意跟着你们的,只是你们也要到南方去的话,就可能跟我们同路了,所以我们才会赶上你们的。”

冯赶紧解释说。

“我不相信你,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不是坏人?我怎么相信你不是来抢我们的食物?”

“这个,这个,我也带着食物来的,我不会抢你的食物的。这个,这个怎么证明我不是坏人倒是有点麻烦……”

正在他们僵持的时间,小勇拉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的手兴奋地跑过来,

“爸爸爸爸,我找到一个小妹妹啦,她和她妈妈一起要到南方去的,我们给她们带路吧……”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女人用枪指着他爸爸。

那女人侧移着到小女孩身边,拉着她后退几米远,训斥着,

“不是叫你待在洞里吗,不是叫你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吗,为什么老是不听话?!”

小女孩扁起了嘴,

“大哥哥说带我们去有很多好吃的地方,呜呜……”

那女人把枪口一摆,

“你们两个到前面去,今晚不许过来,不然我一枪一个!”

冯拉着儿子赶紧向树林来的地方走去,跟她们隔得远远的。

“你怎么跟那个小女孩在一起的?”

“我刚才坐了一会见到一个小蚱蜢在跳,就跟着一起跳,蚱蜢跳到一个洞口里,我就找到了那个小妹妹,她说妈妈叫她待在那里的。爸爸爸爸,那个阿姨为什么这么凶啊?”

冯叹了口气,

“阿姨不凶的话,那别人就对阿姨凶了,这个你不要怪阿姨,知道吗?”

“哦,我知道了。爸爸爸爸,这个是那个小妹妹送我的。”

小勇张开手心,露出一块过期了的巧克力。

“那你有没有送回小妹妹礼物呢?”

“我送了她我编的那个草蚱蜢呢!”

“嗯,小勇乖乖的。那你吃一点点就睡觉吧,爸爸帮你驱蚊子。”

“爸爸,晚安。”

“嗯,晚安。”

 

3

第二天,冯很早就起来,特意避开她们那块收集露水,等小勇睡得差不多,就收拾好东西提前出发。小勇揉着眼睛问,

“爸爸爸爸,我们不等阿姨跟小妹妹她们吗?”

“阿姨不喜欢别人跟着的,所以我们要先出发咯。”

“但是我想跟小妹妹一起玩啊,不如叫小妹妹也跟我们一起走前面好不好?”

冯犹豫了一下,想起那个黑洞洞的枪口,就抱起儿子说,

“再过几天到了南方那边,你就可以跟小妹妹玩了,现在阿姨还在生气,就让小妹妹陪妈妈赶路吧,我们先走吧。”

那女人大概也很早起来收拾好了,只是等他们出发了差不多见不到影了才上路。

冯偶尔回头看到她们,见她拿着个小拖车拖着行囊带着个孩子,非常吃力,本想停下等她过来帮她一把,但只要他们一停下来那女的就停下来,试了两次冯就知道她们不想他们帮忙了,只好一直往前走。

这样过了一天,差不多傍晚的时候,他们来到一片小丘陵,虽然没有什么植物,但是地势还可以,可以背风又可以遮挡,冯四周巡了一下,正准备在这里放帐篷。

忽然一阵轰轰的马达声响起,冯吓了一跳,拉着儿子赶紧趴在小丘凹地里,从袋里掏出望远镜向着马达声方向望过去。

那两母女的身影又出现在镜头里,小拖车都不知哪里去了,只见她抱着小女孩拼了命向前跑,后面的马达轰轰声越来越响,终于,一辆卡车超过了她们停了下来,五个大汉在车上跳了下来围住她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枪。

小女孩一直在哭,喊着,妈妈妈妈。那女人被车逼得跌倒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喊,“求求你们,放过我们母女吧,来生我给你们做牛做马,求求你们行行好,放过我们吧,菩萨一定会保佑你们的,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其中一个大汉哈哈大笑,“这娘们刚才还有种向我们开枪,害得小爷差点见阎王,呸,现在反到求起我们来了。”说着一步向前扯开了她的面布,不由赞了一个,“小娘们长得还真不赖!”

刚说完,那几个人眼色就已经变了,其中一个舔一舔嘴唇,上去摸着那女人的脸说,

“妈的,这小娘们真骚,老子大半年都没碰过女人了,还以为女人都死光了,这娘们回去得好好供着,等玩够了再吃。小肥羊倒是可以用来今晚下酒,老子吃了几个星期死人咸肉,咸得嘴都长茧了,哈哈哈……”

那女人听完心胆俱裂,颤抖着说,“求求你们放过我女儿吧,你们要我怎样都可以,放过我女儿吧,放过我女儿吧……”

那男的打趣道,“好啊,那我们不吃你女儿了,我们喂她吃人肉吧,让她吃人肉长大像我们一样,反正都没食物了,我们那边多的是死人肉,哈哈哈……”

那女人一呆,忽然疯了一般抢过那男的枪对着女儿打了起来,但由于保险没开,子弹打不出来。那男的先是一鄂,跟着大怒,反手一巴掌把女人拍翻在地,然后撕开那女人的衣服,“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就地把你正法!”

那片灰黄黄的天空下,只剩那女人在哀叫,撕打,挣扎,只剩那小女孩在哭着,叫着,妈妈,妈妈……

冯只能紧紧地按住儿子的口,紧紧地抱住他不动,即使他牙齿咬的出血,即使他眼睛瞪得通红,即使他的心愤怒得要跳出胸膛,但看到这个小男孩在他身边,他也只能一动不动地等到那些人离去。他的愤怒保护不了他,他的正义会令到他有危险,他的生命只能寄托在他身上,他不能令他有一丝的风险。

那班人不知离开了多久,终于,他像虚脱班松了下来,小男孩一把甩开他的手,满脸留着泪水,颤抖着指着他吼道,“你为什么不去救她们,你为什么不去救她们!你是个坏人,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一辈子!呜呜……呜呜……”

冯的心在滴血,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凶的跟他说过话,但是他应该这样说吗?

我为什么不去救她们?我为什么不去救她们?我也恨我自己,我也恨我自己!

 

4

小勇在前面走着,他在后面跟着。

小勇都已经两天没跟他说话了。

他很担心儿子这么走法,整天不说话,饿了累了就往路边一靠,等他过来分点吃的,或者看天色晚了,就在旁边躺下。这个儿子很倔强,他总是在他睡了之后才把他抱回帐篷睡。

第三天的时候,小勇终于耐不住这么强度的赶路,病倒了。

他背着两个人的行李,抱着他赶到一个废墟城市,只好在那里落脚了。

这病来得好猛烈,一发烧起来居然病了七天。

他很担心,找遍了整个城市但是一点食物一点药品都找不到,剩下的罐头之类的东西都已经腐烂掉,整个城市就是一个废墟。

他看着在发烧,说着胡话的儿子,又看看空空如也的食物背囊,……没有办法,他只能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把儿子藏好,扩大范围去寻找食物。

在去南方的方向,在这个城市的最边缘,在经过了四个小时的奔波,在一处破败加油站的食物栏里面,他见到了奄奄一息的乔。

乔以前是个医生,但现在的他更像个病人,虚弱得不行,出气多进气少,已经在生死边缘了。他很高兴还能在临终前见到冯。冯拉着他的手,把耳朵贴近了他口边。

“小勇呢?”乔虚弱到几乎听不到的声音。

“在后面,病了,食物尽了,我在找食物。”冯黯然回答。

“有机会。找到了联合国保护区的踪迹,地图在我包里,前面约三百公里。我食物也尽,本想熬过去,一场沙尘暴困住我在这。我不行了,你割我身上的肉,别让小勇知道。以你行程四五天能赶过去,我包里还有各种药,赶紧治好小勇,快走,后面还有食人种族追。记住,我们的希望都在小勇身上……”

乔一口气说完,安静地离去了。好像临走前看到了光明一样,他瘦干憔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冯安静地陪了他十分钟,然后打开了他的背包,拿起了他那把锋利的手术刀…

 

5

小勇吃了乔的药终于退烧了,第二天就能自己走路了。他好像之前一段记忆被抹去了一样,又重新拉着爸爸的手,缠着问我们要去哪儿呢。

冯对他说,前面有个很大的乐园,有很多好吃的,我们要去那边生活,过得很开心的。

小勇就很开心的拉着他一拐一拐的爸爸向前走着。

“爸爸爸爸,为什么我们会有肉吃的呢?”小勇好奇的问。

“因为爸爸在山上打到了一只野兔子,所以我们就有肉吃了。”

“爸爸爸爸,为什么你现在走路一拐一拐的没以前那么快了?”

“因为爸爸在山上打兔子的时候不小心摔到一个山坑里,摔伤了大腿,所以走路就一拐一拐了。你以后做什么事都要小心点喔。”

“爸爸爸爸,那你疼不疼,我们要不要休息一下?”

“爸爸不疼,我们赶路要紧,后面可能还有狗狗要咬我们呢。”

一连赶了三天路。冯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走路也渐渐慢了。每天他都会从背包里拿出两块兔肉给小勇吃,自己则和着一些褐色的不知是米糊还是什么的东西喝着。后面不时的有一些机动车的轰鸣声响一下,每逢这时,冯都要带着小勇躲起来。

小勇担心地看着冯,“爸爸爸爸,你受伤的腿是不是很痛,我看你走路都颤抖了,还在咬着牙。要不我们休息一天再赶路吧?”

冯挥了挥手,喘着大气,打开地图看了一下说,“不用了,还有三十多公里而已,今晚我们连夜赶路,看看能不能明天早上就能赶到保护界,这样就不怕后面的狗狗咬了。”

“但是爸爸你的腿好像伤得很严重啊!”

“不用担心爸爸,倒是你晚上赶路要小心点,带个小棍子在前面探路喔。”

冯收好地图,艰难地站起来,带着小勇,蹒跚地向前走着。

到了凌晨六点多,天已经开始亮了,冯的脸色苍白得像纸一样,眼神都有点痴呆的向前望着,惯性地挪动着腿。

小勇收好了夜光灯,扶着冯继续向前走着。

天色越来越明亮,但冯的脑袋却越来越重,身体越来越控制不了,差不多到了崩溃的边缘。

突然小勇兴奋地叫了起来,

“爸爸爸爸,前面的山头上有旗子,有旗子!然后用冯给他的小望远镜看了一下,又兴奋地叫起来,爸爸爸爸,是旗子,上面有树叶有鸽子的旗子!”

冯脑袋轰一声响了起来,然后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小勇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扶他。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小勇吓得哭了起来。”

冯想舔一下干裂苍白的嘴唇,却发觉连这点力气都没有了。他慢慢地吞了一下口水,轻轻地对小勇说,

“爸爸生病了,暂时走不动了,小勇乖,不哭。背包上还有一块兔肉,你吃了赶紧向旗子的方向跑去吧,如果你找到那里的叔叔阿姨,再带他们回来这里找爸爸好不好?”

“但是我一个人走路很怕啊,不知道多久才能赶到那里,不如我等你好了再一起走吧。”

“小勇不怕,要做个男子汉喔,总之你向着旗子的方向一直走就对了,总会遇到有叔叔阿姨的。爸爸现在病得很严重,一时三刻好不了的,你要快点去找到那些叔叔阿姨,不然后面的狗狗就要来咬爸爸了,爸爸现在可没办法赶狗狗啊。”

冯艰难地想抬起手帮小勇擦一擦眼泪,发现这只能是奢望了。

小勇点点头,拿起背包里的东西,向着旗子方向跑了过去。

 

6

冯望着儿子的背影,开心地动了动嘴角。

这一刻这么真实却又这么虚幻。他除了大脑能思想之外全身没有一处能动了,两股及大腿的痛楚是他还能保持一丝清醒的原因。

他突然想起六年前的那一天,当时他还在银行的窗口里帮客户办着业务,那时的他是多么幸福,毕业就找到一份好工作,青梅竹马的妻子又怀孕了,上司对他很欣赏,已经准备升他到区域管理层了。所有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然后就在这一天,像突如其来的地震一样,大地颤动起来,爆炸声此起披伏,城市里的许多建筑在一瞬间被摧毁,两千万人口的城市不到一星期就只剩八十万,他大部分的亲人朋友都遇难了。他还是幸运的,能和妻子一同被派遣回乡下。

刚开始,政府承诺会尽快结束战争,归还人民自由安全的生活。

但战争的规模超出想象,刚开始是两国的战争,但随着战争的升级,参战的国家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全球性的战争。

越来越多的系统瘫痪了,首先通讯系统,跟着电力系统的,再跟着水力系统,然后医疗系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个区域的叛乱,最后生物战不可避免的发生了,能种的作物越来越少,能用的土地逐渐变无。他妻子就在一次吃了改造的生物食物后感染过世的。

最后只剩下他跟儿子相依为命。

他只能将对妻子的爱,对亲人的爱,对所有朋友的爱,对这个世界的爱灌注在儿子身上。这个世界他无力去改变,他只能尽力去为他创造一个世界,即使失去尊严,正义,甚至生命,正如乔所说,我们所有的希望都在小勇身上。

冯似乎看到了联合国的人将他儿子接到了新的伊甸园,那里的世界充满了光明,正如他对他的爱一样…

  7

“这招真他妈好用!”

“又来了小肥羊?”

“当然,还带出一只老狗,不过奇怪的是老狗大腿的肉都削得干干净净,不明白怎么能赶这么远的路。我正准备在这附近多插几支旗,你也来帮忙!”

《异想》第八期04.原创——《末日之后》 - 异想杂志 - 异 想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