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七期12.征文——《年少轻狂》

《异想》第七期12.征文——《年少轻狂》 - 异想杂志 - 异 想

年少轻狂

煞小白

 

 

    唐喜欢了一个女孩子三年。

    他们是从高一开始认识的,女孩叫雨,反复无常的雨。唐喜欢她的神秘,喜欢她的雷厉风行,喜欢上了她的一切。

    唐喜欢雨的事很快就传开了,那是在一个诡谲的秋天,唐在一个阴郁的早晨踏入班门,他听到有人喊了一句“唐XX 喜欢小雨”,接着所有人都跟着笑起来。唐于是明白,秋天最黏的不是鼻涕,而是流言。

    唐不怕流言,但是烦它,每当他被八卦时,他总会不自觉地看向雨,想看看她的反应,她却很淡然,总是浅嘴一笑,看破而不说破。随风潜入,润物于无声,这不正是雨的性格么。

    唐最终还是和雨在一起了,不过是以普通朋友的身份。他们忽视旁人的眼光,就在那疾风骤雨的流言下成为了朋友。唐学习更好,于是帮雨复习功课。雨更会生活,她带他逛公园,教他唱歌,陪他看电影,教他做饭。他们两情缱绻,情意绵绵。

    然而,眨眼高三就来了。这个无数高中生的噩梦,不过唐并不怕它,比起高三,唐更怕感冒,而且怕雨感冒,感冒总是最难受的。不过雨并不担心感冒,她更担心未来,她重视高考,她比它看得比他们之间的感情还要重。

    在即将高考时,唐和雨分别了一段时间,他们彼此不说话,没在一起玩,也没在一起学习。唐想,一定是高考把雨变成了这样,等高考结束后就好了,他可以带雨去旅行,带她吃遍城里的所有小吃。

每次想到这里唐都会笑出声,正复习得酣畅淋漓的同学投来愤世嫉俗的一瞥,接着做题。

    对于高三的苦逼党来说,高考从来都不是遥遥无期,转眼,大家就快各奔东西了。

    “时间过得太他妈快了。”人群中有人喊。

    这是高考前的一天,很多人在这天里撕心裂肺,很多人躲在角落里抽泣,更多的人还在复习,期盼着第二天做到似曾相识的题。

    唐不在乎,他到底在乎过什么吗,谁都不知道。唐在这个晚上收到了一张纸条。

    “考完了帮我搬书好吗。”

    是小雨写的。唐心里乐开了花,她终于理他了。

    接下来的两天,他很轻松地考完,其实过程是不轻松的,但唐是一个乐观的人。换句话说就是,成绩他妈的算什么,有爆粗口重要吗。

考完的那个晚上,大家不告而别,教室里只剩下十几个同学和一位年迈的老师。

    老师没说什么,此刻千言胜过万语,沉默胜过无声。此刻是矛盾而语无伦次的。出乎唐的意料,老师并没有哭,他在黑板上洋洋洒洒地写下两个字。

    再见。

    如此沉重的字,仿佛看见老师的手在哀歌。第二天来学校取东西的同学们会看见它的。老师其实也很可悲,他辛辛苦苦培育的学生却不肯来和他告别。

    老师走后,唐帮雨把书搬回家。一路上她都没说话,唐也没说,他抱着大部分的书,累得喘不过气来。

    寒夜飘逸,周围是无底的黑。唐看见一个角落里躺着一个流浪汉,那个流浪汉也看见了他们,他跳起来,朝着他们大笑,仿佛他们不流浪反而不正常。

    “快走。”雨说。

    他们快步走开,这种人总是危险的。

    快到雨的家时,唐终于忍不住了,他必须说点什么。他停下来,转向雨。

    “你总是不懂浪漫。”这不是唐的声音,而是雨。

    “你总是不在乎任何事情。”雨接着说。

    “可我在乎你啊。”唐说,这是他第一次表白,“小雨,我喜欢你三年了。”

    “三年。”

    “是啊。”

    “我知道,然后呢。”

    “然后……”唐不知所措,他望向雨的脸,后者在黑暗中显得十分美丽。

    “先把书搬回去再说吧,这样很累。”唐说。

    他们把书搬到雨的家门口。“没什么要说的了么。”雨问他。

    唐很郁闷,该说的他都已经说完了。女孩在羸弱的灯光下等待着,男孩的呼吸急促起来。唐不知道该怎么做。

    “没什么,我先回去了,明天见。”唐转身消失在灯下。

    他一个人走在路上,秋天的风横扫街上的一切,发出呼啸的声响。

    “你应该吻她的。”一个角落里传出一个声音,唐看了看,是那个流浪汉。

    唐不想理他,却不料被他抓住了手。流浪汉死死地抓紧他。“那女孩一家明天就搬走了,你该吻她的。你这蠢货。”

    “你怎么知道。”

    “我一辈子都在这片小区,有什么会不知道。那个女孩叫小雨,她高考完他们一家就会搬去大城市,那个女孩会前程似锦,你什么都不知道,臭小子,她们明天就走了。”

    唐挣脱开流浪汉,他往回跑,往雨的家里跑,他有太多的话要说,他还要拥抱她。

    雨的家外边有一道铁门,唐被挡住了,他趴在铁门上,大声喊着雨的名字。附近几家人家的窗户亮起了灯,几个男人朝着他吼起来。唐不在乎。接着两条狗从院子里窜出来,唐开始在乎了,他跑走了,眼角流下无味的泪水。

    秋风萧瑟。唐蹲在街灯下,不想回家,不想失去雨。流浪汉朝他走来。

    “你现在知道为什么城市里有那么多流浪汉了吧。”

唐望着流浪汉的身影,他很老,比爷爷还老,他该有着多么令人心碎的经历啊。

    “喝酒吗。”流浪老人说。

    “不喝。”唐拒绝。

    老人独自饮了一口,那是一个破壶,里面装着的不知道是什么。“如果给你一个重来的机会呢,你会不会珍惜。”老人佝偻着,在唐身边坐下。

    他从破包里掏出一个精致怀表,那应该是他最贵重的东西。唐诧异地看着他。“什么机会。”

    流浪老人抬起头望着天空,唐也跟着看起来,好像那里有什么魔咒。“天地间最神奇的东西是什么。”流浪老人问。

    “是爱情。”唐回答。

    “瞎扯。”老人谩骂起来,“真蠢,是时间!”

    对啊,是时间。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的话,就好了。

    天上星辰灿烂地闪烁,紫色的,红色的,蓝色的,一道又一道……  地面不远处,一只黑色的野猫从黑暗中穿梭而过,它的眼睛是祖母绿般的颜色。

    “这是时间机器。”老人缓缓打开怀表的外壳,“它可以使你的时间倒退,让你回到过去。”

    “真的假的。”唐不信他。

    “当然是真的,流浪汉从不撒谎。”

    流浪老人轻轻拨动怀表,他拨动指针往后倒退了十分钟,结果,出乎唐意料的……

    什么也没有发生。

    唐现在肯定这是一个发疯的老头,他竟然会相信他,还同他聊天,看他展示时光机器。唐起身欲走。

    野猫“刷”的一声从他旁边掠过。唐记得它,黑色的毛色,绿色的眼睛,同样的速度与频率,不同的时空。他抬头望着夜空,星辰依旧在,蓝色的,红色的,紫色的。

    “它能让我回到一天前吗。”惊呆的唐问道,“我还记得今天的考试题目。。。。。。”

    “记住,穿梭到过去可能会改变我们现在的世界,千万,千万别  碰到你的外祖父。”

    “为什么。”

    “因为外祖父定律。”

    流浪老人一边说着一边拨动怀表,这次他调到了一小时前。唐想问他外祖父定律是什么,然而他没有机会,他只感到眼前闪过一阵白光,接着他看见了蓝白色的地球和螺旋状的银河,然后又是一阵旋转……

    他回到了教室里,老师刚写完字离开没多久。

    “我们走吧。”小雨走过来对他说。

    走?不行。唐想把书扔到一边,然后抓住雨的肩膀,像那些俗套但实用的言情剧一样,他会深情地对他的女孩说。

    “来。我们一起把书捡起来吧。”

    当他们一起捡书的时候,唐会假装碰到雨的手,然后趁机表白。他想好了言辞,他几乎就要这样做了。直到那个rap 男孩的出现打乱他的计划。

    “小雨,真正爱你的人是我。”说出这句话的并不是唐。

    唐循着声源望过去,他发现教室里突然出现一个打扮时髦的rap 男孩,他捧着一束鲜花,白的,红的,那是玫瑰。

    Rap 男孩抓住雨的手,以迅雷般的速度跑出门外。

    教室里还没走的人一看有料,立马簇拥在一起跟出门外去。“在一起,在一起。”有人喊。

    简直就是胡闹,这个rap 男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唐仔细回想,他感觉到时空转换在脑袋里留下了一些新的记忆。

Rap 男孩个子不高,常年坐在第一排,他读书十分刻苦,平时不说话但是执迷rap。

    “哟哟。”这两个字是唐对他至始至终的印象。

    唐想起流浪老人的话来,穿梭到过去,会导致现行时空的紊乱,出现难以想象的变化。这就是了吗,真是荒唐。

    唐站在教室中央,完全不知所措,她望了望rap 男孩拉着雨的身影,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什么。横刀夺爱啊,这是。唐赶紧追上去。   “她是我的。”唐吼道。

    “哇哦……”同学们纷纷发出这种怀才不遇的声音。

    他们一齐跑起来,穿过教室,林荫小道,硕大的操场,疯狂的青春,这是年轻人的穷追不舍。

    那个rap 男孩拉着雨的手,一伙人往不知什么地方跑去。他们一路跑着,一路大喊大闹,也算是对高考的一种宣泄和狂欢,在这个全体高三学子的狂欢节里,他们肆无忌惮。

    唐在一个篮球场下追上了rap 男孩,他挡住他们。Rap 男孩把他推开。“像个真正的男人决斗吧。”rap 男孩喊道,他脱下了白色的衬衫,剩下一条黑色的紧身背心。

    唐对雨说:“你先到一边,我会处理的。”

    同学们赶上来,他们并不想阻止闹剧,而是拍手称好。

    “哟哟,我在阳光下的公园里,看见玫瑰花一样的你,你看蓝天与白云,白云依旧笑吟吟,世界如此大,隔着我和你,天空这样蓝,吞没惹黑夜,哟哟,我爱你,我的爱慕早已飞奔到天际,come on……”

    Rap 男孩竟然当众唱起了rap,他朝着唐竖起了两根中指。“喔喔。”不安分的观众喧闹起来。

    在rap 男孩眼里,决斗就是rap,rap 就是一切。

    唐才不管这么多,他挽起袖子,他们两个就着月光打起来。同学们在一旁喝彩、下注,毕业的精彩就在这里了。打了差不多十分钟。

    “不玩了,不玩了。”rap 男孩占了下风,他嘶叫起来,“切克闹。”

    唐一把推开他,然后起身拍了拍灰尘。他看着被揍的rap 男孩,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

    “小雨是个好女孩。”rap 男孩说。

    “是啊。”唐说。天上的星辰璀璨而哀伤,紫色的,红色的,蓝色的。星空下,他两相视一笑,恩仇随之烟消云散。

    “我会退出。”rap 男孩摆摆手,然后转身离去。他的背影有一丝落寞,不过很快就被涌上来的人流吞没。

    同学们从附近的便利店买来了啤酒和烧烤,有人用劣质mp3 放起了“你是风儿我是沙……”他们在街上跳来跳去,又是疯子,又是傻子。

    唐才不管这些,他要去找雨,可雨不见了。发生什么事了,唐问围观的同学,却得知他们打到一半时小雨独自离开了,这是为什么。

    可青春没有答案,谁也不知道雨为什么突然离开。

    唐要去找雨,可同学们不让他走。喝了这瓶再说,屁大点事。这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他们狂欢起来,唐喝得醉醺醺的,直到有几家人家的窗户亮起来,两条狗从旁边的院子窜出。他们才卷着空啤酒灌,破败的食物废渣,四散而去。

    “后会有期。”他们边跑边互相喊道。

    只剩下唐一人了,他走在落寞的街上,遇见了那个流浪老人。

    “第一次穿梭时空,好玩吗。”

    “再给我一次机会。”

    “好好把握,越到后面,时空越乱。”

    这一次,唐似乎适应了时空的旋转,他看到自己抽象成一条线,然后“倏”的一声就来到了教室前。这一次他没进入教室,他看见了雨,老师,同学们,还有rap 男孩,唐想起了上次时空穿梭rap 男孩搅的局,不禁暗自生恨。

    他跑进教室,拉起雨的手。“跟我来。”

    他们走到rap 男孩身前时,唐在rap 男孩太阳穴上给了一拳,rap 男孩应声倒地,凳子和椅子掉落在地上。

    “唐同学,你为什么打人呢。”老师在后面追问。

    “对啊,你干嘛打人啊。”雨问他。

    “你该相信我才对。”唐坚定的望着雨,他们握紧对方走出教室。

    他们来到一个僻静的场地。唐的眼睛被秋风吹得红肿,但是很迷离。“听着,小雨,我有许多话要对你说。”他直切主题,“我爱你,比谁都爱,可是我不善表达,我不知道该怎样说,我对你的爱可以穿越时空,也许你并不知道,在时空外,我为你有多奔波。”

    “别说了。”雨用食指盖住唐的嘴,“阿唐,我明白。”

    雨闭上眼睛,把嘴唇凑过去。唐的呼吸冻结,他面红耳赤,接着,他也凑了过去……

    “哐当”一声,一个平底锅砸在唐的脑门上,阻止了这次kiss,两个人都是初吻。

    唐被这一重击打晕,他在倒下前看见了凶手,竟然还是rap 男孩。

    这一次他彻底输了,rap 男孩拉起雨,他们消失在暮色中。

    唐醒来时,已经不知道多晚了,他找到流浪老人,请求他再给一次机会。老人摇了摇头,默默地为他掏出怀表。

    唐赶紧把怀表抢过来,他并没有拨动时针,而是改变了年份,他的脑袋里有一只恶魔在指使他这样做,他要干嘛。

    唐瞬间穿梭走了,街上只剩下流浪老人,他叹了一口气,然后席地而坐。

    现在回到唐这里,他穿梭到了二十年前,那时候他还没出生呢。现在是大白天,唐凭着记忆在街上跑动着,变化很大,他根本认不出路来,城市里破破烂烂的,完全想不到二十年后会是怎样。

    唐找到了rap 男孩的家,这时候他应该同样没出生。唐进入rap 男孩的家里,找到了他爸爸,他们父子两长的很像。唐二话不说走上前去,对准rap 男孩爸爸的裆下,用力一窜,倒霉的男人捂住自己的下体,看着这个丧心病狂的年轻人,大声呼喊。

    一开始,唐就在思考外祖父定律到底是什么,不过他现在似乎想通了,并且会运用它了,他的脑子还是很好使的。唐再次拨动怀表,回到高考后的那个夜晚,流浪老人站在他旁边,前一秒他亲眼看着唐消失,不到十秒,他又重新出现。

    “你去干什么了。”老人问。

    “没什么。我现在要去找小雨了。”唐自信满满的说。

他把怀表还给流浪老人,然后穿梭回一个小时前。他来到教室里,发现还是那些人,

    只不过少了一个rap 男孩。唐很高兴,他慢慢地走到雨身前,拉着她的手。

    “现在没人来打扰我们了。”他说。

    雨也很高兴,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高兴,可能是因为刚考完的缘故吧。他们一同来到教室外面,属于他们的时间很多,唐要把在上个时空的话再讲一遍。

    他抬头望着天空,发现一切妙不可言,他来不及想这些,他只想搂住雨,吻她,也许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唐的脑子里突然窜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记忆,就像突然触电一般,他知道,也许又是时空错乱带来了一些东西,不过他不愿去想这些。只要能和雨在一起,何必在乎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

    他究竟在乎过什么吗,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雨,随风潜入夜的雨。

    唐开始抱住雨的头,他抚摸着她的脸颊,同她说话。

    “嘭”的一声,不远处的教学楼轰然倒地,天空突然亮了起来,四面八方传来“突突突”的雷鸣声,接着爆炸声响彻云霄。

    是什么。

    “外星人入侵了。”有人喊道。

    唐的脑子里开始出现一些奇怪的符号,原来他闯入的时空正在遭受外星人入侵,是不是因为他在上一个时空遗留下来的混乱呢,他不得而知。

    人们的喊声渐渐清晰起来,雨不安地抬起头,问唐发生了什么。

    “是烟花。”唐说。

    他开始吻她。又一栋教学楼倒下了,树木被连根拔起,灰尘,雾霭到处都是,火花冲击到了他们身边,不过一切都不打紧。

    他继续吻着她。然后停下来,对着她模糊的脸庞。“你说我总是不懂得浪漫,这次呢。”唐再次抱着雨,他深情地吻她。

    四周的人们开始寻求生存的道路,汽车,风铃,玻璃杂糅在一起,火枪,镭射炮的声音震耳欲聋,天空中像有一个小太阳一样明亮,爆炸此起彼伏,天地中只剩下两个矮小的人影。

    无数飞碟把灯照向他们……

    这个故事当然还没完。

    那个流浪老人为什么要帮助唐,这是一个谜题。

    唐在吻雨的时候,弄懂了这一切。他看见角落里的流浪者突然鬼畜般的笑了,随着他吻小雨,流浪者的身体渐渐消失在空气中,如一个明晃晃的幽灵。

    原来那个流浪老人就是唐自己啊,未来的自己,他穿梭了多少次时空,只为来见见年少的自己,吻着那曾经感动我们心扉的姑娘。

老人消失不见了。怀表掉落在地上,一架飞碟精准地击穿了它。回不去了,已经回不去了,只能在这个时空与她终老,他们不要分开。即使外星人毁灭了这个世界,那又怎样。

反正我们年少轻狂。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