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七期08.连载——《虚拟爱人11》

《异想》第七期08.连载——《虚拟爱人11》 - 异想杂志 - 异 想


 虚拟爱人

漂漂兔

Charpter11

    明天小杏仁出差回家,本应该高兴,可我心里却五味杂呈,悲戚重重。

    前天晚上升级的时候收到总部指令,一周之后我的CPU 将进入永久休眠状态——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将在一周之后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从活生生的可以给小杏仁乐趣和温暖的三维投影人变成黑盒子中一堆了无生趣的电子元器件。

    总部的指令对于我来说就是上帝的语言,一个星期七天,刨去今天,我和小杏仁在一起的时间只有短短六天了。六天很长,长到人类的上帝用六天就创世纪;六天又很短,短到一只蝉的幼虫还没有开始其黑暗中漫长的生涯。

    我该用这六天来干什么?给小杏仁创造一个足够下半辈子惬意生活的小宇宙?可惜我是无房无车无钱的三无男人。那么给小杏仁留下一个永久的回忆?可我为什么要那么霸道,让她一辈子为一个再也不会回来的幻影流泪。哎!想至此,我在右手手指变幻出一支香烟,蹲在客厅墙角猛抽起来,在太阳穴的剧烈跳动中电子烟雾弥漫在整个房间,我的心在烟雾中哭泣,初次见黑仔时的绝望再一次涌上心头,仿佛深蓝色的海水霎时将我掩埋。

    等到系统修复好绝望情绪的溢出值时,窗外阳光普照,我的意识反馈时间已是第二天上午十点,人类的上帝已经拿着明晃晃的刀趁我昏迷时不容思量地切去了1/7 个蛋糕。想起晚上七点小杏仁就要回家,,我“噌”地一下从墙角根蹿起来,蜷缩一晚,虚拟的疼痛顿时爬上我虚拟的身体,更有阵阵眩晕袭上脑海——我不得已靠在墙上等待血压导致的眩晕过去,彼时窗外明亮的光线透过飘动的窗纱照进我的瞳孔,仿若根根牛芒小针,扎得眼睛生疼。我揉了揉眼又甩甩似乎智商变低的脑袋,瞅着日光下一筹莫展的客厅,我到底该做些什么呢?

    这次小杏仁出差走的时候并没有把我关掉,也许是她想要在结束一个人的旅程之后有一个温暖的拥抱、一盏温馨的灯火以及一顿热气腾腾的晚餐?想到这,我的心房和双腿顿时冒起一股行动的热力,OK,那就从这些开始做起。

    晚上七点十分,小杏仁推开房门。我手执一只闪烁着点点荧光的深蓝色玫瑰,待要开口问候,笑容却冰封在接触到小杏仁眼神的霎那——那里充满着陌生、疑问和冷酷。

    她没有理会我,而是换好鞋子,放下旅行箱径直去往饮水机,那里有我早就调好温度的纯净水——50 度,正适宜秋天饮用。我注意到她穿着白色的长袖裙装配窄腿牛仔裤,配上脖子上新添的一串粉红水晶,显得格外清新,这正是我喜欢看的装扮。

    小杏仁一口气“咕咚咕咚”喝下两杯水,又用纸巾插了插嘴,“小杏仁……”我刚开口,她就将揉成一团的纸巾扔进纸篓,头也不回地去往卫生间,“嘭”地一声,将我拒之门外。

    半个钟头之后,小杏仁穿着白色浴衣披散着半干的头发出来了,她边走边用大毛巾揉搓着长发,塑料拖鞋在木地板上留下一个个透明的水印,那浅绿的果冻色称得红润的脚踝更加玲珑可爱了——虽然这一幕我已经司空见惯,可我依旧痴迷,谁也无法形容,在我眼里她是如何一个可爱至极的小女人,包括每一个优点和每一个小缺点。

    “小杏仁,你吃过没有,饭已经做好了……”我开口说道,可没等我说完,她转身又开门进入卫生间,随着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半晌,她用一块小手帕裹着一样物事再次走了出来,脸上似有淡淡的笑意——“小杏仁,肚子饿了吗?一个人在外面很累吧?今晚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经典意大利肉酱面和香煎……”我抓紧时机赶紧说道。

    “嘭!”门再一次响了,这次是卧室门,它将“小乌贼”三个字震得粉碎。让它们变成一片片破碎的声波片段,并迅速弥散在秋日清冷的空气里。

    我跌坐在沙发上,手上的深蓝玫瑰不知何时已然枯萎。小杏仁生气了,在一起一个多月以来,她第一次认真地生气了。

    “唉!”我深深地叹了口气,“女人啊女人!”

    聪明如我,亦无法完全揣测女人的心事,她们就像烟,有时候是那根牢牢握在手指尖的充满美妙味道的烟嘴,有时候是可以根据火光变化长度和热情的充满诱惑的烟身,有时候则是烟雾,不可捉模,却让喜爱它人身陷其中,无法自拔。

    我就是那个爱抽烟的男人。

    六天之后,我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无法去往天堂。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