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七期09.连载——《边缘人10》

《异想》第七期09.连载——《边缘人10》 - 异想杂志 - 异 想

边缘人

黄粱


 第十章·反观自相

    第二天下午,我已经站在希腊巴赛的车站里。

    古城的车站同所有现代化的车站一样,没什么好说,唯一不同的就是迎面走来的高瘦男子。离得老远便冲着我身旁的庞警官伸出了手臂,庞警官也并没有迎上去,只是刚刚和他伸出同一只手臂,高瘦男子早已等了许久的右手便拍马赶到。

    “是中国来的吗?听说你们有线索我就来了。”

    他说着英文,只是口音略显奇怪,我眼睛转了半响才听明白他的意思。这是希腊方面来接机的警员,毕竟这里发生的事与香港如出一辙,神经敏感的人很难不联系在一起。

    我们坐上了他的车,前往下榻的酒店,一放下行李便马不停蹄得赶去警局。路上庞警官不停地翻看案件资料,还不时提出一两个问题,却不知是问我还是问那小警员,结果我们俩都没有回答他的话,他倒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只是在纳闷,要么是希腊对我们的到来毫不重视,只派了个年轻的跑腿警员来接待我们,要么就是在这里发生的事情警方并没有什么隐瞒。我拉住了一直问个不停的庞警官,那小警员像是松了一口气。

    “凶手和受害者之前真的从没见过面吗?”我拍了拍他。听到有人问话,正开着车的小警员顿时有些手忙脚乱。

    “没……没有……”

    他从后视镜向后望了一眼,正撞见我的眼神,像犯了错一样赶紧向前看去。

    “应该是没有……”他又补充道。

    “那两人的职业呢?”我声音比较严肃。

    “女的……文化水平较低,五十多岁了一直靠救济生活,就连来旅游都是靠的救济。男的是一家电信公司的工人,三十岁。”

    身旁的庞警官不停翻着一沓沓文件,“跟资料上说的一样,这我们都知道。”

    我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去问警员:“那个男的,现在怎么样了?”

一听这话,小警员突然深吸了一口气,连坐在后排的我都能很清晰的听到吸气声。

    他抬起一直按在档把上的右手,双手紧紧按住方向盘,舔起了嘴唇。

    “通报说是变成了智力低下的白痴,但我觉得不是。”

    出乎意料的,这个问题竟回答得如此流畅,一点都不紧张。

    庞警官一下直起了身子:“哦?你说说看。”

    “案发后警局在给凶手做医疗鉴定,为了确定他是不是真的成了白痴,医生给了他一本书和一副键盘。”说完,因为正要换挡,他停顿了一下。

    “第一次检测的时候,他拿到键盘便照着书上的内容不停打字,速度能达到每分钟一百多。”换完档,他的右手便留在了档把上。

    “白痴怎么会打字?”庞警官伸长了脑袋。我拉住了他,示意他不要插嘴。

    “但是一个小时以后进行第二次检测,他的打字速度却慢到每分钟十个字。两个小时后的第三次检测,他不仅丧失了打字的能力,甚至连阅读都有困难。”

    我和庞警官互相望了望,难道他的智力是逐渐丧失的?

    “我觉得他不是白痴,他丧失的不是智力。”小警员说道,他的话正与我们的所想契合。

    “他丧失的应该是记忆,而且是常识性的记忆,键盘上每个键的位置,汽车上驾驶的流程,甚至阅读中每个词语的意思,他不是智力降低,而是正在忘记幼儿时期知道的所有常识。”

    我张着大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样的推测简直令人大吃一惊。

    庞警官摸着自己的脑袋,转头向我望来,眉毛上挑,脸上满是疑惑的神情,"这有区别吗?"

    我深吸一口气,靠在汽车的后排座椅上。

    "恐怕我们亲眼看看就知道了。"

    巴赛虽然拥有闻名世界的阿波罗神庙,但毕竟不是世界一流的大都市,古城并不太大,这所城市里最重要的警局也不太引人注目。

接待我们的警官同样很年轻,大概三十岁上下,他领我们到他的办公室,却似乎并不比开车的小警员多知道多少关于此案的细节。对于那男子医疗鉴定中奇怪的行为,他竟闭口不提,多番要求下才答应带我们去看那男子。

    我们穿过一扇又一扇铁门,停在了最拐角的房间前。即使站在铁门外,也能闻到房间里传来的一股恶臭。那种房间是临时用来关押犯人的,我比较奇怪,案发这么多天过去了,竟还没有正式羁押凶手。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冷冷地说:"他这样的人,留在这里有利于你们调查。"

    我心里暗暗感到不公,这么多天来不知他受了多少审讯。

话刚说完,他拿出钥匙打开了锁,一把拉开铁门。我第一眼看见的便是躺在床上,全身赤裸的一团"肉"。

    用了这么不雅观的词,但第一感觉,确实那除了一团肉,怎么看也不像是人。

    我缓步走进牢房,那团"肉"似乎动了一动,翻转了身子。这时我才看清,那真真切切是一个人。不过,只是有人的脸,人的手,人的腿脚,仅此而已。

    他一只手含在正流着口水的嘴里,另一只手悬在胸前,手掌张开,但五指却弯曲着,双腿蜷缩在小腹的位置,看上去和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无异!

    婴儿这副摸样自然可爱,但成人变成这样,十足让人感到恶心。我用手向后按住了身后的庞警官,又慢慢退了出去,这副摸样还是不看最好。

    那警官像是十分得意,"他现在连一两岁小婴儿抓握东西的能力都没有了,你们要靠他查案吗?"

    我没再说话,只是拖着庞警官快步走出了牢房。那警官见我们这样,更是得意,故意不关铁门,任由牢房里的恶臭四处扩散。我没再理他,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外走去。

    "我觉得他的情况和香港的不一样。"庞警官边走边拉我,皱着眉头说。

    "嗯。"

    "会不会是你搞错了,这两件事情根本没有联系。"他忽然站定,拉住了我。

    我想舔嘴唇,但恶臭又让我不忍伸出舌头,身后那警官见此情景似乎竟笑了出来。

    "恐怕不止有关系,而且这里发生的更为复杂。"我憋了半晌才说道。

    再一次,唯一的线索变成了白痴。

    从警局出来,可以说非常扫兴。本来我打算回酒店休息,但是在庞警官坚持下,我们决定驱车前往案发现场调查一番。

    阿波罗神庙,这个古文明最杰出的建筑群之一。虽然这么说,但是神庙就像中国的阿房宫一样只存在于传说里,现在也仅仅只剩一片废墟了。不久之前一名英国女游客被素不相识的俄国男游客残杀在此,事后男游客也离奇变成了智力低下的白痴。这种事如果只发生一次,没有人会重视,只当是一次例外,就算在别人身上见过无数次,自己突然发生了一次,人也决不会相信自己会有和其他人一样的命运。

    现场已经被清理得干干净净,继续正常接待游客,游客也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这里几天前才刚刚死了一个人,每个人都觉得这样的事离他们太远,决不可能在他们身上再次发生。

    “就是这里了。”庞警官说道,“事发地地点就在这里,这个介绍牌前。”

    介绍牌上写的是神庙的建造历史,我读了半晌,耳旁庞警官一直在问旁边景区导游各种问题,从下飞机到这里,他无时无刻不在问问题。

    "你觉得呢?"他拍了拍我的后背。

    "嗯。"我完全没听他的问题,只是含糊地应了一声。

    他白了我一眼,跟我一起看起了介绍牌。

    "传说神庙上刻着一句古希腊哲人说的话:'人啊,认识你自己。'"他指着介绍牌上的英文读道。

    "很深奥。"我说。

    "是啊,不过,这倒是再一次佐证了你的观点。"他摸了摸自己的大肚子。

    我扭过头看着他。

    "汪乃奇他妻子遇害的那个岛上,倒是有一句类似的话。"

    没错!两个女子遇害的地点,都有一句相同意思的话刻在墙壁上!

那句"反观自相"!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