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六期10.连载——《边缘人9》

《异想》第六期10.连载——《边缘人9》 - 异想杂志 - 异 想

边缘人

黄粱


  CHAPTER

他们就是法,他们就是天

 

    “人。”他故意停顿了一下。“一定指的是你们?”

    我略微愣了一下,随即便自以为理解了他的意思。

    “恐怕杀死自己的同类在任何地方任何生物间都是不可原谅的!”

    我没有说“人”,却用了“同类”这个词,正是为了表达这一句话适用于一切生物!

    他的回答却连最胖的那个警官都握紧了拳头。

    “我说的人,指的是我们,而不是你们。”

    “你还算是人吗?”这正是我想说的,但我当时已经没心思去思考这是谁替我说了。他听完这话,竟兀自大笑起来。如果不是他的脑子出了问题,那他就一定是个十足的变态!

    他大笑了几声,偷偷瞥了我们一眼,只见我们几人全都紧紧攥着拳头,一点觉得好笑的迹象都没有,自知失态,端端正正坐了起来。

    “这样说吧,就你们现在的情况而言……”他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严肃的表情,这倒令我很惊讶。

    “你们对自己的祖先了解多少?”

    我被这个突然的问题蒙住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来替你回答吧——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是猴子变的。”我顿时有一种被戏耍了的感觉,心中自然火起。

    “但是这其中演化的过程,恐怕你们只能从挖到的化石里了解九牛一毛。试想,如果现在突然出现了一批猿人,你们会怎么处理他们?”

    “自然是交给科学家去研究。”这对研究人类历史是极其宝贵的资料,如果这些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生物突然出现,自然逃不了被淘汰的命运。但在此之前由人为制造出合适的环境来供其存活并加以研究,人类不仅在研究自己的祖先上进了一大步,还很有可能从中窥出较之现在更为准确的进化规律,最终推理出人类未来进化的方向。

我正生着闷气,不愿多说。

    “就是这样,把他们抓进笼子里养着?”他又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闷哼了一声,现在不是讨论人道主义的时候。

    “你们以前是猴子。”他说道。

    长时间的沉默,不是我们没有办法辩驳,而是因为他的话太匪夷所思,一刹那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有人会说出这样的话,和新闻里的各种消息比起来,这才是真正的“一派胡言”。

    一个警官冷笑了一声,紧接着,整个房间爆发出呵呵的笑声,本来并不响亮,只有在原本绝对安静的环境里才称得上“爆发”。

    会笑出来,并不是觉得好笑,因为这事儿死了人,并不好笑。我们发出的是真正无奈的笑声,说实话真的没有人知道该拿这个疯子怎么办,只能无奈。

    我真期望审讯能早点结束,跟这个人在十平米的房间内,就像是一种折磨,让人焦躁不安。

    幸好有这种想法的不止我一人,最靠近门口的警官敲了敲门,门从外面被打开,我瞬间有了一种被关押许久,终获释放的感觉。每个人都悻悻然,缓步走出牢房,不吭声也不喘气,因为面对这样的犯人,什么也不好说,什么都有可能。

    随后我们简单交谈了一下,无非就是这人如何如何精神不正常云云。之后我便快步离开了警局,往我后来寄宿的小旅馆走去。除了沮丧,我再想不出其他的词来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了,除了那个船夫,似乎再没有可调查的线索,而那个船夫逻辑清楚,用词也非常时髦,依我判断根本就不是个船夫。不,应该说根本就不是送我去岛上的那个船夫!但他们的相貌完全没差,仅从相貌判断,根本就是一个人。我在警局也看了他的资料,来历清楚,以往的经历根本没有疑点,似乎就因为送我去那岛上,他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难道关键还在那个岛上?

    我曾在那岛上呆了很长时间,不该有什么肉眼能发现的问题被我忽略了,除此之外,会不会有一些肉眼看不见的因素造成了那个船夫前后表现巨大的反差?我想到了这一点,立即掏出手机拨了警局那个胖警官的电话,他刚才待我较好,临走时我们互相留了电话。也就是在刚才,我才知道该如何称乎他,原来他姓庞,庞警官胖警官,果然人如其名。

    我向他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提议找一些研究人员到岛上测量一下有没有什么异常,他半信半疑的答应了。挂断了电话,能找的我都找了,能做的我都做了,还有什么我忽略掉的线索吗?

    我还能做什么?

    那时的心情,真是沮丧到无以复加,明知道真凶就在眼前,却还有一堆疑问难以解决,连指证凶手的证据都找不到。

    和原来一样,一切全纠结在那座岛上了!

    我慢慢走回旅店,走了很久,本来这么远的距离应该首选街车才对,但我一路走一路想,居然也慢慢走回来了。

    一回房间便一头瘫倒在床上,闭上眼睛,脑袋里思绪万千。摸索着拿起手边的遥控器打开电视,不管正播放着什么节目,只是想要耳边有点声响,不至于再陷入那种寂静里。

    不知过了多久,电视里嘈杂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播的正是新闻访谈节目,主持人和专家正在讨论希腊太阳神庙前的谋杀案。

    节目非常无聊,无非就是专家做一些法治科普,顺便给观众简单展示一点调查上的技巧来吸引眼球。但其中播放的现场游客录像却令我大吃一惊!

    记得早上出门前我就看到了一张简单报道这起事件的报纸,报道里说被害人晕倒后再爬起来,发疯也似得狂奔,边奔跑嘴里还叫嚷着奇怪的语言,没有人能听懂那是什么意思,只能猜测,这也为这起事件平添了许多神秘色彩。但当我看到电视上播放的录像,一下子蹦了起来。

    录像一开始,被害的女人就已经倒在地上,周围围着一圈游客,拍摄者当然也是其中之一,现场十分嘈杂。大约十几秒后女人突然睁开眼睛,表情十分惊慌,连滚带爬得撞向人群,狂奔而去,嘴里大声重复着一个单词,声音里充满着惊恐,围观的游客也下意识得跟着去看。随着镜头一阵晃动,再看清楚时女人已经被人群撞到在地,隐约可以看到撞倒她的是个男人,也坐在地上。

    录像到这里就结束了,后面的内容因为过于血腥不便于公开。

令我一下子蹦起来的,是那女人叫喊的声音。

    那是一个单词,听来由两个音节组成,而且十分清晰。报道上说像是英语的“忍者”,那自然因为那篇报道是西方人写的,如果是东方人的话,一听便可听出,她叫喊的两个音节吐字十分清晰,是标准的东方口音。

    一个英国女人会说东方的口音?

    我相信很少有人能听出她叫喊的是什么,不光是因为那是东方的语言,而且因为,她说的话不是一个词,也没有任何特殊的含义。我听了许多遍才确定,那是一个人名字。

    我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就是因为听见了这个人的名字才引起了我的注意。

    她叫的是“乃奇”,那是汪乃奇的名字。

 《异想》第六期10.连载——《边缘人9》 - 异想杂志 - 异 想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