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六期09.连载——《虚拟爱人9~10》

《异想》第六期09.连载——《虚拟爱人9~10》 - 异想杂志 - 异 想

虚拟爱人

漂漂兔


  CHAPTER

杏仁

 

    刚出站台,就看见了在出口处翘首以盼的黑仔,他还是穿着那件白衬衫,外罩一件卡其色风衣,神色憔悴,看起来消瘦很多。

    两人冷战一个月,如果他们能幸运地携手走完以后的人生,这区区一个月不过是一瞬;可杏仁却在见到黑仔的刹那忽然双眼模糊,几欲落泪,干涸的心田在一瞬又涨满潮水——只是一个月三十天吗?仿佛过了一年,不,是时间之书翻去了另一个世纪。

    黑仔朝杏仁走了过来,微微憷眉,展出浅笑:“杏仁,终于等到你!”说着伸手接过她的包,另一只手就要上来环住她的腰。

    杏仁小鹿般地跳开,又要将自己的手袋拽回来。

    “杏仁,还在生我的气么?来啦,乖,我都等你好久了!”黑仔见杏仁似在赌气,忙上前一步,又变戏法似地从风衣里掏出一朵玫瑰,那深红的颜色瞬间温暖了清冷的秋天。

    杏仁接过玫瑰,不再说话。她任凭黑仔拉着自己的手,瑟瑟而行,笑容却于某个隐秘的瞬间悄然绽放。

    从黑仔的“骐骏”车上下来,他们俩走进了一家名为“亦书”的咖啡馆,在某处幽静的隔间停留下来。

    “喏,这个给你。”点过咖啡与糕点之后,黑仔从风衣内口袋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盒子上印着一只银色的典雅天鹅,天鹅下方有“SWAROVSKI”的字样。

    杏仁打开一看,果见一串粉红色的水晶项链在闪着晶莹的光:“哇,真漂亮!”杏仁高兴地轻叹一声,看了黑仔一眼,就将项链戴上,来自施华洛世奇的粉水晶给皮肤带来柔滑的冰凉触感,仿佛吃了一杯刚刚做好的草莓奶昔,让人愉悦。

    “杏仁,我发现了虚拟爱人的真实内幕。”瞥见杏仁嘴角露出的微笑,黑仔定了定神,他打开手提电脑,按照计划开始揭秘。

    “内幕?还有什么内幕?”虽然早已料到男友已知晓虚拟爱人一事,但杏仁还是为他的话惊呆了,她的手停在粉水晶项链上惊诧地问道。

    “你看,这是我截的图。”黑仔将电脑调转方向,又将此前的追踪成果调出来。杏仁睁大惊奇的眼睛看着那一幅幅黑底白字的写满二进制代码的图片,半晌说道:“可是,我看不懂啊……”

    黑仔嘿嘿一笑:“就知道你看不懂,我来给你解说一下,简单说来,我发现虚拟爱人不是一款简单的情感安慰剂,它背后隐藏着更深层次的动机。你看,这是每晚他跟总部联络的流量图,这是我在他脑世界发现的对外联络接口,这是跟踪数据包抵达总部后遇见的关卡口令……”

    “口令?”杏仁匪夷所思地问道。

    “对,就是口令,翻译过来就是‘代号,密码’,这是虚拟人的回答‘1102,20151011’,根据我的持续观察,代号应该就是虚拟人在总部存储数据库中的编码,而口令则是联系的当天日期二进制码与其代号以及性别相与之后的结果,是动态变化的。"

    “性别?”杏仁又睁大了双眼。

    “是的,0 代表女性,1 代表男性。”

    “那这个是男性还是女性……”

    “这个……”黑仔及时刹住车,挠挠头,将话题转开,“我破译口令之后,就跟进去看了看,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什么?”杏仁傻乎乎地跟进。

    “我看见了一排排整齐的数据存储柜,在每一个柜子里层叠着一层层整齐的抽屉,每一个抽屉上都有一个编号,这个编号就是虚拟爱人的代号。根据这个编号我估计现在已售出的虚拟爱人大概有3000 个左右,而且……”黑仔指着一张布满二进制代码的黑白图片兴致勃勃地接着说道:“这是我亲眼看见的编号为3000 的抽屉的形成……”

    “那么呢?”杏仁文科生的眼球和大脑被这些看起来并没有多大差别的图片弄晕了,她直接了当地看着黑仔寻求最直接的答案。

    “那么……”黑仔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那么,这说明,虚拟爱人并不是独立的存在,更不仅仅是一个情感安慰玩具,有一只手在背后安排和操纵这一切,它有着更深的规划和意图,至于这个意图是什么,抱歉,我目前还不知道……”

    黑仔揉了揉干涩的双眼,幽幽地叹了口气,“以我个人能力,只能追踪到这一步了。”

    “你是说,松可背后还有阴谋?”杏仁问道。

    “极有可能,而且这几乎是已经确定的事。”

…… ……

    杏仁沉默了。一霎那,不知为什么,心情从和黑仔重归于好的明朗中“倏”地低沉下来。

    一个月以来,在最无助的时候照顾和爱护自己的松可,竟然背后另有隐情?回想起松可那明亮的宛若有阳光在嘴角闪烁的微笑,杏仁的心微微地疼起来。

 《异想》第六期09.连载——《虚拟爱人9~10》 - 异想杂志 - 异 想

CHAPTER

清之兰

 

    宏基集团“绿动”新能源研究院主楼十一楼院长办公室,宽大的落地窗前站着一个窈窕的人影,既使身着男装,也难掩其清丽风姿。从这里的落地窗望出去,附近城市的面貌尽收眼底——以嘉裕江为界,江左是富人区,这里草木葱郁,繁花似锦,点点湖泊宛若小镜子镶嵌在洁白的立交桥下,一栋栋风格独具的复式住宅楼或者别墅坐落在草木之间。

    这里公路边的充电站鲜少汽车停驻,而马路上飞驰的大部分都是石油动力轿车,在这个自然能源告急的时代,能开一辆石油动力汽车,本身就是富足的标志。江右则是平民区,这些年政府显然施政颇见成效,初现端倪的贫民窟已悄然消失,而那一排排整齐的高大电梯住宅楼为平民和贫民提供了遮风避雨的处所,也为这个似乎总是在酝酿着什么的社会赢得表面的安宁。和江左富人区相反的是,这里公路边的充电站总是排着长队,各色汽车和摩托车嗷嗷待哺,这是一个对电力空前依赖的社会。

    “嘀嘀嘀,叭叭叭……”,清之兰仿佛听见了那里传来的嘈杂声响,她有些厌烦地转过身来,这时,办公桌上的答应器响了,随着“叮……”的一声,秘书甜糯的声音传来:“清总,李院长和方组长已经到了。”

    “好。”

    五分钟后,老李和方书疆出现在了清之兰的办公室里。

    “清总,这是我们院‘XL’行动小组的组长方书疆。”老李转动着他肥胖的身躯介绍道。

    “清总您好,我是方书疆。”方书疆讲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并向清之兰伸出大手。

    清之兰伸出手握了握,方书疆的手清洁干燥而温暖,手指头传来的力量不急不缓,仿佛一位笃定的骑士,让她不由得定睛多看了他两眼。

    很明显,方书疆是一个极富男性魅力的男人。他有着深邃的眼睛和立体的五官,下颌方正而宽大,络腮胡子的青印从这儿一直连绵到颈脖,搭配着坚硬发质的平头,男人最致命的诱惑力——安全感顿时涌现。

    清之兰松开手,礼貌地冲他笑了笑:“很高兴见到你,方先生,请坐!”

    落座后,服务小姐献上清茶掩上门,一场有关‘XL 计划’的谈话就此开始。

    “清总,XL 计划目前已经基本结束数据收集和实验阶段,可以投入正式生产了。”老李报告说,他还是穿着酒红色衬衫配白色商务夹克外套,只是这次没有系领结,看起来倒和蔼可亲不少。

    “那天清先生回去之后……”清之兰皱皱眉却提起了另一个话题。

    “我的团队已经处理好了,清先生晚上应该有空过来。”方书疆回答到。

    “好。”清之兰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接着说道:“计划的资金不要节省,就按照一开始的提案,尽力量做到最完美。”

    “好的,清总。”方书疆回答道,又看了看李院长,不再开口说话。

    “清总,关于联邦法律禁止研发机器人的问题……”李院长看着清之兰,小心翼翼地转移话题,“如果我们的产品上市,必定要碰触这个问题,质检局那帮人可不是好糊弄的,而且此事事关重大,不是好蒙混过关的。万一被发现或被举报……”老李顿了顿,见清之兰没有开口,迅速转换了一下身份,接着说道:“要不,还是按照老爷的意思,小姐您玩玩就算了,没必要来真的……”

    “什么是真的,什么又是假的?”清之兰不耐烦地打断老李的絮叨,走向窗边,喝下了杯中最后一口绿茶,喃喃着道:“我们只是需要一场邂逅。”

    对,只是需要一场邂逅,邂逅而已。什么机器人,什么法律让它们通通都见鬼去吧!

《异想》第六期09.连载——《虚拟爱人9~10》 - 异想杂志 - 异 想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