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六期05.原创——《不如忘记》

《异想》第六期05.原创——《不如忘记》 - 异想杂志 - 异 想

不如忘记

 松鼠

    罗杰是一个黑市医生。他不是没有行医执照这么简单,他从事着非法的勾当。不不,他不干贩卖人体器官这种简单又粗暴的事,但他干的活计有时候比摘取人体器官还要关乎性命。

    喝着咸香的奶茶,罗杰在芬芳馥郁中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这一天的日程表上,有三位预约顾客。不出意外的话,他将在两个小时内完成这三起手术。

    而他的秘密账户将因此多出差不多15 万收入。

顾客渡过了一周的适应期后,如果没有不良反应,作为中介的线人会将手术费的另一半汇到罗杰的户头上。

 

    9 点,罗杰的第一位顾客到了。

    与邮件里描述的一样,这是一位年近30 的女性。她是富家千金,同时自己也有非凡的事业。她的嘴唇很薄,眼球微微突出,泛黄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束在脑后。

    果然是不容易让男人亲近的类型,罗杰暗想。线人会在邮件中大致描述顾客的相关背景以及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罗杰已经事先知道,这位顾客的目的是忘记与她男友相关的一切事情。

    “林小姐对吧?您能详细描述您的现状和需求吗?这对手术的精确实施很重要。”罗杰以彬彬有礼的职业腔说道。

“我发现,高平根本就不爱我!他爱的是我家的钱和地位!我亲眼看到他跟别的女人恶心地黏在一起!说着恶心的海誓山盟的话!”

林小姐突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激动地按着红木的办公桌,冲着罗杰大喊大叫,似乎罗杰就是那个背叛了她的男人。

    “林小姐,请冷静一点。”罗杰稍稍后仰,拉开了与这位顾客的距离。

    “对不起,”林小姐重新坐了回去,她低下了头,显得局促不安,“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的家人受不了这种羞辱。但是它憋在心里太难受了,所以我才对您……”

    “我能够理解您的心情。我确认一下您的意图,您只是想忘记他,而不是……呃……诸如报复他之类的吗?”罗杰问。

“我已经跟他分手了,他从我这得不到他想要的,这已经是对他的惩罚了吧。”林小姐低声说。

这种回答让罗杰对这个姑娘产生了好感,因为类似的恋人纠纷他之前也遇到过。遭到恋人背叛的一方,总是自私地希望改变对方的记忆而不是自己的,这些要求都被罗杰拒绝了。

    “很好,请跟我来,我可以为您实施手术了。”接待室的隔壁,就是手术室。

    林小姐在手术台上躺下,惶恐不安地打量着四周。

    “别担心,整个手术过程不会有任何生理上的痛苦,我并不会切开你的脑子。”罗杰微笑着安慰他的顾客。

    林小姐点了点头,在罗杰的指示下,戴上了手术台旁边那具头盔模样的脑神经接驳器。手术台对面巨大的屏幕亮了,林小姐的大脑电位图出现在屏幕上。

    “现在,我非常抱歉地请您回想与您男友相关的一些事件,这可能令您痛苦。但是我需要由此找到您关于男友的记忆存储在哪里。”罗杰说。

    林小姐开始了回忆之旅,她的大脑电位图也变得活跃。代表海马区神经细胞的亮点开始频繁地闪烁,神经元激发的电波沿着特定的路径划出信息传递的轨迹。左脑的某个部位,几个原本平静的脑细胞的活动被连通,开始出现高频的电位反应。

    就是这里了。罗杰触摸屏幕,放大了那个部位,脑细胞的记忆提取活动更清楚地呈现在他眼前。

    “好了,我们可以开始手术了。您现在可以随意地思考一些令您愉悦的事情。”比照林小姐的脑电位图,罗杰开始设定手术程序。无害的超低频电波将从脑神经器中发出,透过林小姐的大脑皮层,到达目标脑细胞。然后电波会稍稍增强,对目标脑细胞施加刺激。通过精确控制电波的频率,林小姐那些不快的记忆将被抹去。

    几分钟后,林小姐的手术完成了。

    她取下头盔,从手术台上下来,有些诧异的盯着罗杰。

    “感觉怎样?”罗杰微笑着问。

    “你是罗杰医生?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林小姐问。

    对于这种状况,罗杰十分了解。林小姐关于男友的记忆已经消除,所以她对自己就医的目的也会感觉不清不楚。

    “在您的授权下,我帮您删除了一些您不喜欢的记忆,您现在感觉如何?还记得高平这个人吗?”

    林小姐微微偏头思考了数秒,说:“高平?似乎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过……他是谁?”

    “他只是在机场跟您打过一个照面,错拿了您的旅行箱的乘客。您不记得他也无所谓。”罗杰说。

    “是吗?总之,我现在感觉还不错,如果不是公司的事情让人头疼的话……我想我该回去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浪费时间在这里。”

    林小姐匆匆别过罗杰,罗杰不忘例行嘱咐:“一周内,如有不适请复诊。”

实际上他的顾客从来没人复诊。他的技术高超,以零事故在这个地下圈子中享有盛誉。

 

    9 点30 分, 第二位顾客到了。这是一位五十多岁的退伍军人,他的要求是找回一段遗失的记忆,这段记忆已被常规的疗法宣告无法找回。

    顾姓的军人,开门见山地开始了叙述:“30 年前的辽东湾战争,你知道吧?我的记忆就是在那时失去的。同时失去的还有我的战友老杨,最近我总是梦到他。我无法安心,我必须找回这段记忆。”

    “您找回这段记忆的目的是?”

    “战后,老杨失踪了。种种证据显示,老杨投靠了敌国。但我不相信老杨会作出那种事情!我只记得当时我跟老杨一起执行爆破任务,我想我失去的记忆中一定包含着事情的真相!”

    “我会尽力帮你找回这段记忆。但是有两个问题我必须提前告诉您。第一,您找回的记忆未必是您想要的。第二,如果是永久性记忆损失的话,我将找不到任何东西。但是一旦我开始手术,您预付的费用就不会退给您了。”罗杰说。

    “我明白,这不是问题。我不会后悔,也不会赖账不付。”老顾肯定地说。

    罗杰点了点头,示意老顾进入手术室。在罗杰的引导下,老顾开始回忆爆破任务的详细情况。

    他们发现了敌军的电磁干扰波的源头,上级命令他和老杨在队友的火力掩护下,炸掉敌军的这个制胜据点。他俩成功潜入了敌军据点,在各个角落布下了定时炸弹。

    之后的记忆,老顾无法提取。他只记得他在医院醒来,头痛欲裂。医生告诉他,本该被引爆的敌军据点并没有被引爆,而他的部队全军覆没,只有他幸存下来。

    他的战友全部在睡梦中被炸死,老杨失踪了,人们在营地里发现了用于炸毁敌军据点的定时炸弹的残缺的组件。

    事情似乎一清二楚,老杨以战友的性命为代价,换取了加入敌国的筹码。但是战争不久就结束了,敌国并没有因为老杨的“叛变”取得最终胜利。

    在老顾的回忆中,罗杰仔细检视了他的脑部活动。罗杰先从存储老杨信息的细胞入手,对它们施加了轻微的刺激。一些神经网络的连接被激活,信息交换发生,潜藏的记忆被唤醒了。

    “怎么样?想起了什么吗?”罗杰问。

    “唔……更多关于老杨的往事……但不是那段遗失的记忆。”老顾说着闭上了眼睛,罗杰发现他的眼角变得潮湿。

    看来,罗杰选择的刺激记忆的线索并不正确。他微微思索,实施第二个方案。

    寻找一段记忆比抹去记忆困难得多,因为医生无法准确知道他要找的东西在哪里,这并不比在浩瀚的大海中寻找一根针容易,是圈子里其他记忆医生不愿插手的活计。但是罗杰很喜欢这种有挑战的工作,这有点像精密的解锁工作,令罗杰心醉神迷。

    在老顾的大脑中,一些包含恐惧、震惊的信息存在了接近脑边缘的几个细胞里。罗杰试着刺激了这几个细胞。

神经元之间开始了信息传递,罗杰知道,这会令失去战友的记忆更加清晰,从而令老顾重历痛苦。

    老顾的眼球开始颤动,鼻翼也一张一翕。罗杰觉得微微抱歉,但是为了达到目的,顾客经历一些精神上的痛苦是必要的。

还好,痛苦没有白费,罗杰发现一条断裂的网路,指向锥体细胞层的几个细胞。

    罗杰深吸一口气,他暗暗祈祷这就是他想找的东西,并小心谨慎地修复了这条连接路线。

    老顾猛然坐了起来,差点扯断了接驳线,他紧紧抓住罗杰的肩膀,喊道:“有了!我想起来了!”

    看来,这段记忆并没有丧失,而是被切断了调用的线索。它是如此强烈,不用施加刺激,只是修复通路就已经被老顾调取。

    罗杰微笑着坐下,等着老顾理清自己的记忆。“我就知道……他不会的……这个家伙……这个傻瓜……”老顾一边喃喃自语,一边不停地摇头。

    他从手术台上下来,激动得发抖,眼泪在他满是沟壑的脸上肆意流淌。

    “医生,谢谢你!老杨没有背叛我们!我要立刻将真相告诉所有人!”老顾不停地重复这句话,匆匆忙忙离开了。

    罗杰为这样的结局感到欣慰,他送老顾出门,不忘提醒他回来复诊。

老杨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令罗杰微微好奇,但他相信他很快就能从各路媒体了解老顾披露的真相。

 

    10 点15 分,第三位顾客进来了。这比预约的时间晚了15 分钟。

    “抱歉,让您久等了。”罗杰说。

    “小伙子,你遇到了复杂的手术吗?”个子小小的老太太坐在轮椅上,笑眯眯地说。

    “是的,李夫人。您的要求是让您女儿忘掉您?要知道,改变第三者记忆的要求,我一般是不受理的。”罗杰问。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你愿意见我,就表示你还是很乐意帮我这个老太婆一把的,对吧?”

    小老太的眼里泛着狡黠的光,她的神态颇像调皮的少女,如果她不是鹤发鸡皮的话。

    “我必须确认您的要求对您女儿和您都没有坏处。”罗杰说。

    “嗯嗯,你会同意我的做法的。我女儿是国家航空总署的飞行员!她非常优秀,一直是我的骄傲!可是她最近很不开心,这都是因为我这个老不死的孤老太婆,唉!”

    “您别这样说。”

    “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她为了我放弃了ME-142 计划,这可是她毕生的梦想!”

    “恕我孤陋寡闻,ME-142 计划是什么?”

    “载人飞船登陆火星的探索计划!你知道这项计划的飞行员挑选有多严格吗?但是我女儿,她被选中了!我从她的同事口中得知,她放弃了这个机会。我知道她是放心不下我,因为她会在外面飞很久很久,等她回来,我这个老太婆已经死了!”

    “她跟我说,外太空飞行有风险,她只是胆小不想冒险,但我知道她期盼这一天很久了!放弃机会后,她每天都对着星图发呆,我真不想看到她那个样子!”

    “我明白了,但是,您确定在您女儿心中,飞往火星比陪在您身边更令她高兴?”

    “陪着我这糟老太有什么意思?我知道女儿孝顺,但她为我做的已经太多了。”

    “那么您呢?女儿飞走后,没人为您养老送终,您不觉得……”

    “呵呵,这个不用担心。我的老朋友多着呢,女儿不在身边,我也不会寂寞的。”

    “即便如此,我也不可能令她忘掉您。”

    “为什么?”小老太愕然。

    “每个人都有母亲,如果我删除她关于您的记忆,她会十分困扰的。”

    “你有办法解决这个矛盾,是不是?”小老太又狡黠地冲着罗杰眨了眨眼睛。

罗杰笑了,他的确有办法,他掌握的技术不只是抹去记忆和激活记忆,他还能修改记忆。他早早认同了小老太的决定,不然不会见她。

 一个母亲为子女作出牺牲,有什么不能成全的呢。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我的手术需要您女儿的配合,您确定她会配合我吗?”

    “我对她撒了谎,我告诉她我来看心理医生,她就在外面等我。我叫她进来,用什么借口令她配合就看你的能耐了!”

    罗杰再次笑了,这个狡黠的老太总是能猜透他的心思。关于如何欺骗老太的女儿接受他的手术,他其实早已编好了说辞。

    李小姐进来了。

    “医生有话对你说。”小老太将女儿拉到了罗杰面前,然后转动轮椅出了门。

    “罗医生,我妈的情况怎么样?她说她一直抑郁,没有大问题吧?她怎么会抑郁呢?她一直很开朗的。”李小姐着急地问。

    “其实李夫人不是为她自己看病,是为你而来。”罗杰说。

    “为我?什么意思?”

    “李夫人发现你最近有短暂性失忆的症状,但你本人并没有察觉。她很担心你,所以找到了我。”

    “怎么可能!我没感觉到任何异常!”

    “所以,我需要对你做个检查,确认一下。你能配合吗?你母亲的担忧应该不是无缘无故的。”

    李小姐半信半疑地戴上了神经接驳器,在罗杰的要求下,她开始回忆关于母亲事情。罗杰迅速确定了李小姐脑中用来存储母亲的相关信息的细胞。

    “小姐,有些神经元电位异常,这大概就是你短暂性失忆的原因,下面我将修改这些异常,为避免不适我会暂时催眠你。”罗杰说。

李小姐逐渐陷入了沉睡之中。

    罗杰首先切断了若干条连接通路,这样,关于母亲的记忆便无法被调取。然后,罗杰用复杂的电信号刺激持续地李小姐的大脑,促进了新的长期记忆的形成。调用新的记忆,李小姐的母亲会以另一种面貌出现,而且她会认为,她的母亲已经去世。

    手术持续了20 分钟,李小姐醒来之后,像许多人一样,开始询问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犹豫要不要加入ME-142 计划,所以在这里做了一个心理咨询。”罗杰微笑着说。

    “我怎么会犹豫!我一定是疯了!希望上头没有将我的辞呈当真!”李小姐爬起来就往外跑。李老太就在走廊外,她和女儿已经形同陌路。

    李老太看着飞奔的女儿,嘴角挂着笑,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流了下来。

    “您后悔了吗?”罗杰问。

    “怎么会后悔,”小老太赶紧擦干了眼泪,“女儿走了我也自由了!我这就去找我的老朋友打几局ROL !哈哈,这回打个通宵也没人管我了!”

罗杰并没有永久抹去李小姐的记忆。也许,在李小姐达成夙愿返回地球之后,她能想起她忘记了重要的东西。如果她像老顾一样执着地追寻,她就有可能找回真正的记忆,从而了解她的母亲是如何为了她煞费苦心。那个时候,李老太应该已经入土,但她总算能得到女儿的祭拜和缅怀了吧。

 

    这一天的工作基本结束了,罗杰看看表,不到十一点。

    他打开电脑,进入了秘密邮箱。这个邮箱用于业务往来,只有少数几个线人知道。线人为他介绍顾客,从中抽取佣金,而他也避免了亲自揽客过早暴露自己的烦扰。

    按照惯例,他先对昨日收到的数量繁多的邮件进行筛选。他一目十行地扫过每一封邮件,写着改变他人记忆为自己牟利要求的邮件被他毫不留情地删除。他虽然是黑市医生,也有自己的道德底线。要求合理的邮件被他存了下来,然后,他会按照自己的喜好安排顾客的就诊时间。

    今天稍微有点累了,罗杰不打算为明天安排顾客,他想休息一天。

他站起身,打算出去透透气顺便用餐,门却被粗鲁地推开了。

一伙人闯进了他的办公室,将他团团围住。

    “你就是罗杰?”为首的老头瘦瘦高高,不耐烦地打量着他。

    “您是?”罗杰感觉到来者不善,他偷偷拉开抽屉,将一样打火机形状的东西攒在了手心里。

    “署名为铁鹰的邮件,你有印象吧?”老头问。

    罗杰立刻明白了这伙人的意图。署名铁鹰的邮件,他见过不下十封。最早的一封邮件,大概是在一个月前。铁鹰的要求是删除某个人近十年的记忆,而且不解释原因。这个粗暴的要求,一开始就引起了罗杰的反感,罗杰想也没想就将这封邮件拖入了垃圾箱。之后,同样署名同样要求的邮件断断续续地发过来,罗杰注意到,对方承诺的报酬逐渐上涨,甚至涨到了令他心动的程度。他忍不住去查询铁鹰的目标的身份,发现他是国家反贪局的一名刘姓官员。

    虽然罗杰查不到铁鹰的真实身份,但他也猜到了八九分。刘姓官员正在态度强硬地查处某个政府要员的腐败案件, 铁鹰只怕与这个政府要员脱不了干系。这样的浑水,罗杰是绝不会蹚的,他最终删除了铁鹰的邮件。

    想不到,这伙人竟然找上门来。

    “我明白了,我跟你们走。”罗杰拿起桌上的绒线帽,戴在头上。

在铁鹰派出的喽啰放松警惕的时候,罗杰忽然举起手中的“打火机”,对着他们按下了按钮。特定频率的电磁波释放出来,喽啰们将有部分或者全部记忆丧失。他们肯定会忘记他们为何而来,甚至忘记有罗杰这样一个人存在。罗杰的绒线帽里有屏蔽电磁波的装置。这种简单粗暴干涉记忆的方式,罗杰是最不愿使用的。

    但是情势所迫,他不得不使用这个东西以求自保。毕竟,他是个黑市医生,他的生活充满了利润的同时也充满了风险。

    喽啰们傻呆呆站在罗杰的办公室,他们需要一段时间整理思路,有的人甚至会永远理不清思路。

    趁着他们发呆,罗杰推开窗,从四楼跳了出去。他的绒线帽展开为降落伞,他平安地落到了地面。

    罗杰一边在小巷里飞奔,一边为他的损失懊恼。办公室他是不能回去了,他还白白搭上了一套设备。

    在巷子的转角处,一把枪指住了他的额头。他举起双手,节节后退。

    “罗杰医生,您这是要去哪?”枪的主人是一个穿着格子衬衣的女人,她的马尾束在脑后,嘴角带着猫抓住了老鼠的笑意,眼神凌厉地盯着他。

    与十年前的情景一模一样。只不过十年的光阴,将她身上的生涩打磨成了干练。

    罗杰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个女人。但是当她又出现在眼前,潜藏的记忆变得活跃,过往的一切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她叫钟倩,是一名女警。十年前的某一天,她也这样拿枪指着他,说着同样的话。

    “你要以非法行医的罪名逮捕我吗?”那个时候,罗杰这样问。

    “没错!你隐藏得很深,可是我还是将你挖了出来。”钟倩得意地笑着,像挑出了老师错误的小学生。

    “我并没有干什么坏事。”罗杰陪着笑脸说。

    “有没有干坏事对法官说去!我只负责逮住你!”钟倩紧紧盯住罗杰,喝令他面对墙站立,然后反剪着他的双手,铐住了他。

    罗杰当然不愿束手就擒,他突然口眼歪斜,抽搐起来。

    “喂喂,你怎么了?”钟倩被罗杰的样子吓坏了。

    “快……给我药……在裤兜里……”罗杰挣扎着说。

    钟倩从罗杰的裤兜里摸出一个小瓶,她手忙脚乱打开瓶盖,倒出了几粒药丸。还不等她将药丸送到罗杰的嘴边,她先晕了过去。罗杰犯病是假装的,药丸含有挥发性麻醉剂。

    罗杰突然对这个菜鸟女警产生了兴趣,忍不住想戏弄她一番。他找到了钥匙打开了手铐,将钟倩带到了他的手术室。他对她的记忆施加了强烈的刺激,让她以为他是她深爱的男友。

    两人渡过了一段亲热甜蜜的时光后,罗杰又抹去了她脑中关于自己的记忆。因为他开始依赖和享受两人在一起的日子,但他觉得这偷来的爱不会持久。索性,在钟倩发现自己并不爱他之前,他主动退出这场虚假的恋爱游戏。

    没想到,他们再次重逢了,以相同的方式。

    罗杰感叹命运的神奇,他心中隐藏的感情又得到理由悸动起来。

    “你要……以非法行医的罪名逮捕我吗?”罗杰机械地重复着十年前的对话,他要以缘分之名,重新开始这段恋情。

    他故技重施麻倒了钟倩,在他思索着给钟倩赋予一段什么样的记忆以改变她对他的“第一”印象的时候,他突然注意到钟倩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

    罗杰这才意识到,十年是多么长的一段时间,足够让物是人非。命运让他们重逢,只是开了个玩笑,或者是对他玩弄他人记忆的惩罚。

虽然心有不甘,罗杰还是选择了离开。

    无法挽回的东西,不如忘记。

 《异想》第六期05.原创——《不如忘记》 - 异想杂志 - 异 想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