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六期04.原创——《锁镜特区》

《异想》第六期04.原创——《锁镜特区》 - 异想杂志 - 异 想

锁镜特区

月彻

    2020 年,几乎整个世界都在为这样的一个发明癫狂——纳米机器人疫苗——一种将10000个单位的医疗用纳米机器人注入身体,以人体生物电为动力,终生为人体健康工作的疫苗,从理论上来说,它可以抵御所有的疾病,将医院这个名词从历史上彻底淘汰。

    2027 年3 月15 日,中国政府设定疫苗接种的四个特区有81% 的民众开始接种疫苗。

    2028 年1 月2 日凌晨2 点37 分21 秒,疫苗接种特区全面封锁。

    2028 年2 月24 日王府井的大火延续到了第三天的中午,黑色的余烬遮掩住了早晨的太阳,比夜晚还要混沌,比正午还要燥热。应该没有活物了,灰色的大道铺满了烧得焦红的躯体,扭曲着,似乎还在发出令人胆寒的尖叫。

    一个男人半蹲在这条主干道的中央,四周烧弯的路灯仿佛在给他鞠躬,毕竟他是这里唯一的活物,他就是这里的帝王。狼棕色的休闲裤与这个烧焦的世界形成很鲜明的对比,对于这里来说,它的颜色太亮了,发出道道惨白色的光,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多一点的凄凉。灰色的软壳风衣,被防弹背心包裹得严严实实,形形色色的装备挂在上面,就像一张身份证卡片,告诉别人他不是一个观光客。他带着护目镜,看不见眼睛,口鼻又用围脖遮住,因为这里的气味实在令人难以忍受。一个婴儿的尸体躺在他的脚下,不成人形,他静静地看着,很容易想象当时发生的一切,以及这个孩子在体内水分沸腾,脂肪燃烧时的绝望哭喊。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扭头瞥了瞥左边的一具焦尸,哪怕在死前的那一刻,她也希望保护住这个婴儿。这让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624,听到回话,报告状况。”耳机里突然想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迅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大脑,并用右手指尖轻轻按了一下耳机上的开关。

    “报告,第四区清理完毕,正在向第七区前进,报告完毕。”他的声音很低沉,但每一个字的发音都很短促,并且有力。

    “计划改变,中午12 点正,在十九区汇合,完毕。”有少许静电杂音,但不影响通讯,听的清楚。

    “收到,完毕。”他再次轻按了一下耳机上的开关,便不再有任何声音传过来。他看了看手表,现在是早上八点,接着他拉了拉自己的围脖,似乎刺鼻的气味从哪漏了进来。他站起来,一只手拿着一把涂成灰色的半自动莱福枪,他的指头都快把枪的工业塑料外壳捏碎,心中的感觉难以言表,但是哪怕他再怎么不安,他也不会有任何表情。

他抬头仰望灰灰的天空,整理自己的多余的思绪,向后退了两步,转身离开了这个被烧得悲嚎的世界。

 

2028 年2 月21 日

2 月份的雪,很细,带着一丝淡淡的腥味,在没有察觉之下就铺满了大街小巷的凹沟,在脚印下融化,在车轮上变得粘着。很冷,刺骨的寒风带着点点潮湿的空气,这便是二月时节的雪。

刺骨的寒冷,这是张玉成走出公寓楼的第一感觉。首都的冬天空气依旧非常糟糕,即使是在没有雾霾的早晨。他抿了抿干裂的嘴唇,尝到了点血的腥味,自从和前女友分手以后他就再也没有用过唇膏。至于分手的原因,很简单,女孩不喜欢整天宅在电脑前的剧本抄手。他不是那种可以给女孩子安全感的男孩,不论是从精神上还是物质上。

   “疫苗失控,重复,疫苗失控,请各位公民呆在家中,等待救援,外出者后果自负!”全城戒严令的广播回响着,在没有生气的灯市口大街尴尬地演奏着最后的和弦。

    落光叶子的树木,沿着主干道,用乌黑的枝干撕裂了灰色的苍穹,乌鸦的惨叫,就连落地的羽毛都发出了尖锐的响声,压迫着人的每一根神经。张玉成倒吸一口凉气,他不知道现在出来究竟合不合适,昨晚的警报声让他彻夜未眠,现在除了眼睛的酸涩,他还感觉到了强烈的恶心感,无力从四肢蔓延全身,就像是感冒了很久。但不知为何,他依旧是要出来,不是为了去看看,而是自己的内心仿佛有种不知名的力量在趋势着自己。

    于是乎,他肚子饿了,就是这样,他要去吃饭。

    “嗨!”一个娇柔的声音忽然在张玉成的身后触摸到了他的耳垂。

    他猛地转过身来,身后不知在什么时候站着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孩,年纪很小,大概只有十七岁的样子,她脸冻得通红,长长的头发披肩,长得甚是可爱,就像是冰淇淋中的那枚樱桃,甜甜的味道在空气中,黏住了张玉成的双唇。

    “封锁戒严令可不是闹着玩的,你怎么出来了?”她问着,并且坏坏地笑起来,就如学校里面抓到逃课学生的班长一样。

    这个女孩的言行完全不惹人讨厌,反而蛮喜欢的,不过,张玉成不禁这样想:我和她认识么?

    “你认错人了吧?”他嘟囔了一句,但不知为何说一句话都觉得自己的胸口像火灼伤一样的疼痛,他瞥了一眼女孩的打扮,扭头要走。

    “喂,连我都……”

“你真认错了。”张玉成无奈地笑起来,转过身对女孩解释道。可是,自己身后只有一条长长的,看不到头的胡同,那个女孩去哪了,就像是不存在过一样,连气息都消失了。

气氛忽然间诡异得尴尬起来。张玉成原地徘徊了几步,难道是幻觉,自己肚子饿得产生了幻觉,不好,这可是低血糖的征兆。他摇晃了几下脑袋,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在前面拐角就有一家煲仔饭,那便是他的目标。

    在这么冷的天气里面,胡同里面只会偶尔遇到几个老太太或老爷爷,他们背着小包,戴着帽子,可能是要去医院的样子,张玉成礼貌地打了招呼,继续向前走着。

从脚底传来了鞋底冰雪融化的冰冷,麻木逐渐侵蚀了四肢,连动作都变得僵硬。仅仅只有五十米的距离,张玉成都感觉像是走了五百米的距离。然而终于走到的时候,他才真正的感觉到了寒冷,早该想到的,从一开始就该想到,在戒严令之下,还会有什么店铺会开门呢?

忽然,从远方传来了断断续续的轰鸣,空气也随之震动,惊起了歇在枝头的乌鸦,也惊起了张玉成的注意。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在那边,就好像是有着什么骇人的猛兽在发出惊天的咆哮。

    “真是恐怖呢,对吧?”白色羽绒服的女孩在他的身后说道,他急忙转过身来,此时自己的面前的的确确站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这可不是什么幻觉。

    零星的几片雪花飘落,歇落在她的发梢,伴随微风而来的淡淡雅香,这个女孩毫无疑问是真实的。

    “这里真的很冷,为什么不进去?”说完她瞥了一眼煲仔饭的店门,一把推开,动作快得张玉成都还没来得及说一句“等等”。

她只轻轻一推,门便打开,似乎根本就没有关上一样。里面的桌椅摆放的非常整齐,干净,似乎根本就没有人来过一样,白色的节能灯还有厨房飘出的蒸汽,就像是快要开门的样子。

暖气还在工作,不,应该是火炉子,自己烧的蜂窝煤,因为们一打开,就有一股浓浓的火烟子味扑鼻而来,甚是刺鼻。张玉成轻咳了几声,然后捂着鼻子走向了这家店铺的深处,接着他皱了皱眉,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她只自顾自的在不大的店铺里面跳来跳去,不时的自言自语着,感觉完全无视了张玉成的存在,整个世界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里屋虚掩的门被偷偷溜进来的寒风摇晃着,发出的吱吱声引起了张玉成的注意,于是,顺着声音,他慢慢靠了过去。一丝危险的气味让他的全身的鸡皮疙瘩顿起,腥腥的味道让人浑身都不舒服起来。他先上前了一步,收着身子,慢慢推开了虚掩着的门。似乎碰到了什么金属物,发出了像是硬币滚动的清脆声响。

    溅在墙壁上,洒在地板上的血液凝固住,就像巧克力一样,却还在发出阵阵的腥味。这样的一幕就摆在张玉成的眼前,他没有去细数这间只有十五平米的房间里面有多少具尸体,总之很多,画面就在那一瞬间刺痛了他的神经,迫使他疯狂地呕吐起来。尽管他也已经吐不出什么东西了,除了几口酸涩地胃液。他狼狈地退回到前厅,趴在桌子上,刚想开口却发现那个女孩又不见了,店铺只剩下他一个人。

    “哦,佛祖老爷哟!”他自言自语着,瘫在了椅子上。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婴儿的啼哭拉扯起了他的耳朵,“佛祖老爷爷哟!”他不敢相信地盯着那间充满了死亡气息的房间,空气瞬间凝结到了冰点,忽然地又一声啼哭,把这层凝固住空气的冰霜彻底击碎。

    那隔房间里面,还有有人活着?想想都觉得可怕,张玉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十分钟后,张玉成又站在了这间小屋的门口,他尽量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只睁着一只眼睛推开了房门,在无法目睹的一幕印上眼帘的瞬间,他闭上了那只眼睛,皱紧了眉头。在干呕了数下后,才微微睁开了一点眼皮。若不是婴儿的啼哭越来越大,他才不会进来,总不能见死不救不是?

    就这样,他不停的干呕着,一边小心翼翼跨过横七竖八的尸体。想象一下一个粪池中间躺着的巨大钻石,究竟是捡还是不捡?没错,就是那种感觉。

    他看到了婴儿的所在,就在那个婴儿床上,虽然光线昏暗,但还是很清楚。忽然,他踩在了什么小圆柱体上,脚一滑,整个人重重地跌倒在地。等他缓过神来,自己眼前就是一个惨死的家伙,他的胃部顿时抽搐起来。但他没什么东西可吐了不是么,接着他神经质地爬起来,就像癫痫来了一样舞动着四肢,拍打着,就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魔鬼。

    “啊!”他尖叫起来,声音足以和之前的轰鸣媲美,过了许久方才冷静下来。

    他目光呆滞地看着眼前的这具尸体,虽然穿着和普通人没两样,但他可是全副武装的,只可惜防弹背心可能受不了斧子的劈砍,不过致命伤是砸出脑浆的那一击。为什么一开始没有注意呢,整个房间可都铺满了弹壳啊!

    他看了一眼安静下来,吮吸着自己大拇指的婴儿。

    “你还真幸运。”他眼睛里渗出了泪花。

    桂林煲仔饭,917 站在胡同的深处,凝望着这块沾满了褐色油污的站牌,想必这家店铺还是有了一些年头,破碎的木门,弹孔布满的墙壁,整条胡同都在散发着腐肉的气味。雪花飘落,她再一次看了看店铺里面的小屋,闭上了眼睛,微微低下了头。纯白的雪,落满了她的肩头,在她的护目镜周围结成一条细细的白色冰花。马尾辫上也积攒了一些雪花,还没融化,就像白砂糖一样。

    “917 报告,找到081 的位置,包裹丢了。请求调用监控摄像权限。完毕”她对着无线电说道,吞吐之间,雪花的飘落轨迹凌乱起来。

    她回头看去,军队来不及清理的尸体都堆在外面,从这里一直排到了胡同口,乌鸦来回盘旋,却吃不到被包在塑料裹尸袋里面的肉,从而发出了悲惨地鸣叫。

    “请求批准,624 前往支援。”

    在护目镜上,出现了一个小窗口,正是这条街的监控。因为没有人会出现在这里,所以很好辨认目标。21 日上午13 时,一名男子抱着婴儿的画面出现。917 熟练的用掌上电脑锁定了这名男子,然后点了几个按钮,监控录像的窗口顿时变成了一张3D 地图,一条红线画出了他离开这里的路径还有现在的位置。

    “看来我们的朋友想要进入王府井的军队管辖区。”她自言自语道,语毕,顺着红线画出的路径,收起冲锋枪,快速奔跑起来。

 《异想》第六期04.原创——《锁镜特区》 - 异想杂志 - 异 想

 

2028 年2 月22 日

从灯市口到王府井的所有道路都被封了起来成一个巨大的隔离区,一道高高的灰色混凝土墙壁,电网上的黄色警示牌,这就是黑暗城堡的围墙。军队的直升飞机陆陆续续从里面飞出,搭载着获得了离开特区资格的公民,就在里面,是离开这座城市唯一的途径。

围墙的里面是成百上千的公民,人们拥挤着,渴望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而外面,是萧条的街道,废旧的报纸在寒风中飞舞,没有获得资格的公民游荡着,寻求更多的生存资源。街道上积了一整晚的雪没有人去清扫,沾染了不知哪里来的鲜血,原本看起来洁白,却变得如此的污秽。

    报废的汽车,随风摇曳的垃圾,堆在街头的废料,从下水道腾腾升起的蒸汽,还有矗立在原地,看着隔离区的高高城墙。除了风声,听不到任何声音,安静得要死,看起来水泥混凝土不仅仅隔离了街道,还隔离了生的希望。

    混沌可能就是在描述这样的景象,但张玉成没有去在意过街道变成什么样子,管他什么样子,只要进去,他的脑子里面只剩下这样的念头。还有这个婴儿,在他的怀里,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父爱泛滥了还是怎么的,他必须让这个孩子活下去,哪怕是搭上自己的性命。但他无法进去,高高的围墙把他挡在了外面,他不知道该怎么进去,这连个门都没有。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呢?搞不明白,他也没去想,这样便是这样了,他得进去,这个孩子得活下去,仅此而已。

现在,他累了,坐在一家被抢光了的商店里面,怀抱着婴儿,竟然睡着了。

    “目标进去了,重复,目标已进入位于你一点钟方向150 米的便利店。”917 的无线电忽然响起。

    听完,917 从几辆汽车后面慢慢把头探出去,它们是在封锁令下达之前就泊在路边的,如今已被雪盖住,就像裹了一层厚厚的白色被褥。

    “收到,”917 观察着前方的情况,她能清楚的看到街对面的那家便利店,她的目标就在里面,坐在地上,似乎睡着了;也难怪,抱着一个婴儿,饶了整个东四一圈来到这里,不累那是骗人的。街道上的行人透过她的护目镜变成了红色,其他大多数则是黄色,虽然人数不多,但若是他们一股脑地扑过来,还是颇有些麻烦,“哇哦,21 个攻击性感染者,能提供掩护么,624 ?”

    “我的荣幸,女士。”话音落,远方的消音步枪便发出了关门一样的沉闷无力的声音,但在917 这里,除了被打碎的脑壳还有肉体倒地的声音,可什么也听不见。917 立即站起,端着消音冲锋枪向着街对面的便利店快速移动。

    被击中的家伙倒地瞬间,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他们全都停下了步子,愤怒地看着冲向自己的917。

    “魔鬼!它是魔鬼!”其中一个行人大声咆哮起来。接着,惊恐的尖叫,四处逃散的人,还有拿着棍棒向917 冲过来的,嗔目怒吼的人。

    “三个,你看到了吗?”

    “你可别打到平民,第五个,换弹夹,掩护我。”917 滑到了另一辆汽车后面,言语之间平和得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紧张。他们俩就像是一边打扫着屋子,一边说笑的青年男女。

    “打到又怎样?我只打冲你来的,距离目标72 米,嗯,结束了以后你想不想去一起吃个饭?”

    “滚,我有男朋友。”

    “哦,你后边有一个,放倒了。”

    “盯紧目标,追了一整天,我可不想他就这么跑了。第十个,你追不上的。”

    “喂!你作弊,怎么可以用手雷?嗯……目标确认没有动静,这家伙不是翘辫子了吧?”

    “死了也就省事了。你看出来了吗,它们在保护它。”

    “哈啊? 8 个,清理完毕,你作弊,比赛作废。鉴定结束。”

街道的人都奔散开去,杀掉了几个红色的家伙后,那帮黄色的家伙就早已不见了踪影。917熟练地给冲锋枪换上新的弹夹,然后朝着几百米外的一幢公寓楼挥了挥手。

    “警戒四周,那帮家伙随时会回来。”

    “除非你答应我的邀请。”

    “再说吧,我进去了。”说完,917 直接关闭了无线电的电源。

    阴暗的便利店,横七竖八的柜子都是空荡荡的,就连坐在里面的张玉成都显得毫无生气的样子。一个黑色的,像是浑身裹着地狱之火一样的恶魔,坐到了自己的面前,张玉成想要大喊,可是他没有了力气,只能无奈地看着它离自己越来越近。

    “感染等级紫色,你比红色还要无可救药。”恶魔开口说道,它那深红的双眸盯着他的心脏。

    917 把冲锋枪放到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这个青年,他的双眼充满了血丝,分不清哪里才是瞳孔,皮肤苍白,残破的衣服下,有的关节处甚至都开始腐烂。

    “恶魔……”

    “看来幻觉出现的时间有十来天了啊,死了就好好去死嘛,这样活过来只会让人徒增烦恼。”917 摸了摸他胸前的弹孔,命中心脏,应该是上周的大清洗杀掉的感染者,真是不可思议。

    “恶……魔!”

    “你的任务完成得非常好,接下来就是我的工作了,麻烦你……”说着917 掏出了手枪,对准了张玉成的脑门,“再死一次吧。”她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干涸的脑浆四溅出来,婴儿却还在吮吸着自己的手指,没有哭泣,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迅速地把婴儿放到了背包里面,留了一个口子,但还是很让人担忧这个小贝比会不会窒息。

    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2028 年2 月22 日

    真正意义上,有温度的太阳是在9 点钟的时候才出来的,雪开始融化,却变得更加的寒冷。

    它们聚到了一起,和着血水和破碎的内脏躯体,冻成了坚固的冰块。

    在充满腐肉气味的便利店里,624 伸手给这个身体腐坏的青年合上了许久闭不下来的双眼。

    没有发现婴儿的尸体,917 也下落不明,这也就意味着两个结论,其一还算好的,便是917 被感染上了纳米机器人;其二,也就是最糟糕的……

    “624 报告,发现邮递员,没有发现包裹。”

    “当无线电切断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报告。”

    无线电的另一头是一个中年妇女严厉的斥责。

    “我只是以为……”

    “孕妇注射了纳米疫苗,对孩子会有什么影响呢?半人半机器的婴儿不该存在这个世上。你懂我的意思,特工624。”无线电另一边的声音变了,这次是一个官腔味十足且嗓音沙哑的人,

    “摄像头的录像显示917 逃逸到了第四区的避难区域里,里面是军队的地盘;我想知道917 为什么要背叛我们。”

    “她是空军的人,我觉得。”蓝色的荧光闪烁在624 的围巾上,屏幕的一边正在播放着便利店917 所做的一切。

    “不论她是哪一边的,这个婴儿是亵渎神的存在!一架装配有20 枚燃烧弹的J20 将在5 分钟后抵达你所在的空域,给它提供坐标,彻底清洗第四区。这是事故,一如既往。”

    “了解,完毕。”

    就如剧本里面那样,15 分钟后,一架战斗机坠落到了王府井的围墙里面,大火延续到了第三天的中午,黑色的余烬遮掩住了早晨的太阳,比夜晚还要混沌,比正午还要燥热。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