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五期10.连载——《边缘人8》

《异想》第五期10.连载——《边缘人8》 - 异想杂志 - 异 想

边缘人 

黄粱

CHAPTER Ⅷ   人,一定是指你们?

    科学?

    “胡扯!科学和迷信是完全对立两个面,你说科学是一种宗教简直是野蛮人!”面对他的鬼话,脾气爆的警官已经受不了了。

    “呵,”他笑道“科学和宗教,难道有区别吗?”

    “科学……是真的,宗教是假的!”他说完这话,我听着都有点难为情,但是在普通人的第一感觉来看,确实如此。

    “嗯,天主教徒对伊斯兰教的理解也是这样的!”

    “但是科学有依据,有严谨的理论体系,是可以演算的!”

    “道教也可以。”他说着,冷笑了一声“完善的理论,完善的体系,甚至完善的天文学,完善的医学,道教都有。知道为什么现代中医得不到科学承认吗?”他用挑衅的眼神望向我们。

    “因为中医没有理论基础?”

    “哈,因为东方人放弃了道教的理论基础,而去相信西方传来的一套新宗教,还想用西方这套新宗教的理论来解释建立在东方阴阳五行基础上的医学?”他摊开了两只手作出无奈的表情,

    “就像有人试图证明耶稣和默罕默德是同一个人一样无聊。”

    “疯子!愚昧!野蛮!”

    “所有宗教都是一样,遇到了异教徒,第一件事就是传教,劝他皈依。劝不成就骂别人愚昧无知。愈演愈烈,这就是宗教战争了。”他叹了口气,动作就像电视里的表演一样夸张。

    “哼!至少我们是文明人,生活在科技引导的文明社会,不会轻易使用暴力!”

    “是啊是啊,因为科学这门宗教已经渗透进整个社会了。这世上两百多个国家,几乎已经完全被科学控制了,有趣吧,就像教廷一样。政府从上至下都信奉科学,而科学的最终解释权却在大学教授和研究所的研究员手里,跟教皇拥有基督教义的最终解释一模一样。”

    他这话只说了一半,后一半就算不说出来也很容易想象了。中世纪教廷的所作所为,在某一段时间里简直可以用“无法无天”来形容,因为他们就是法,他们就是天。这实在是冷门!任何一个生活在文明社会的人听到都一定会大惊失色,在他的观点里,科学只不过是和耶稣基督一样愚昧的宗教而已!而且这门宗教,在很久之前却一直以反宗教为宗旨,无形之中先把自己拎到了宗教这个大圈之外,再竭尽全力指责一切宗教是愚昧无知,是愚蠢落后的迷信!让人难免感觉十分之虚伪!

    它自己又何尝不是?

    一直沉默着的那个警官似乎看不下去了,终于又张开了嘴。

    “别说废话了!”

    这句话似乎一早就该说了,我也不知为何会在这里听他说了这么一堆毫无意义的疯话,如果没有记错,我应该一进门就一脚踹飞他的。也许,是因为他的观点太过匪夷所思了,令我甚至忘记了老汪夫妇的离奇枉死!

    “你为什么诬陷说是我杀了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又恢复了进门时气愤的神情,不过这时已经没有人想要拦着我,我也没有了想要撕碎他的冲动。

    但是一说出口,我的心中便飘过了一丝凄凉。明明有比这更重要的问题,我却问了最蠢的一个。

    他面对着我,笑了一笑。“你最想问的就是这个吗?”说完,转向其他四位警官,冷笑了一声:

   “果然。”

    果然。

    我脱口而出的这个问题,本可以是“汪夫人是怎么死的?”“谁杀了她?”“为什么要杀她?”“她的死和老汪的死有什么联系?”,可我问的却是“为什么要诬陷我?”

    这是一个答案再明显不过的问题,甚至完全不用回答。我问出它,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只有这个问题与我有关。

    我的心中再泛起一波凄凉。我被诬陷,和老汪夫妇的惨死相比,实在不能算是一回事。而我最关心的却是自己,忘掉了老友曾经遭受的苦难。恐怕还不止如此。

    想到这里,我的眼紧紧盯着面前的地板,嘴角微微上翘。

    没有人想得到,我竟呵呵笑了起来。

    恐怕我自进门以来的愤怒,并不是因为老友夫妇被杀,而只是因为我被人诬陷,所以才如此气愤。我所表现出来的冲动,不仅没有一丝一毫“义气”的成分在内,而且不过与街头打架的醉汉一样野蛮罢了。

    你说我不好,人第一个想到的永远不会是“为什么不好”。

    而是,你说我不好,我就要先让你再也说不出来。

    看出来这些的自然不止我一个人。

    “果然。”

    他又说了一遍,眼神却由他们四人转到了我的身上。

    他究竟是什么人?

    我脑中正想着,没想到他竟鬼使神差地开了口,就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

    “我是老汪的父亲。”

    这话自然再滑稽不过了,但在场的没有一个人觉得好笑。我猜就算是那个和蔼的胖警官,见到他三番五次亵渎朋友已经过世的父亲,只怕也得皱皱眉头。他却显得很坦然,一点不像说谎,也一点不像在开玩笑。

    我们谁都没说话。

    半响,沉闷的气氛让每个人的心理都难以承受。

    “人是不是你杀的?”

    他的回答居然非常爽快。“是。”

    “老汪呢?也是你杀的?”

    “不是。”

    “笑话!”一个警官已然冲到了他面前。“不是你,还能是谁?”

    他白了警官一眼。“我只是借他,去杀另一个人罢了。”

    我恨不得一锤子砸死自己!

    老汪智力全失的时候,我就在他身边,那个密不透风的小牢房里。他突然发疯举枪杀了已经变成白痴的工程师,然后自己也变成了白痴。如果说有人在幕后操作一切的话,他一定是有目的的,目的自然就是要工程师死,绝无其他!

    我立即冲上前去一把拉开那个警官,冲着他们四个大吼一声:“快从外面把门锁起来!”他们反应倒也极快,没有问为什么,立即就去照做了。

    “你说什么?你杀那几个工程师的目的是什么?你是怎么控制汪乃奇的?”我扭过头来,冲着他大吼道。

    他却一点都不急,抿了抿嘴。

    “杀人的目的在救人……”

    “救人?研究手机难道能害人?”一对火舌似要从我眼里冲出,活活吞了这个被我死死揪住的老头。

    他一把甩开我的手,喉咙里发出哼的一声。

    “人。”他故意停顿了一下。

    “一定指的是你们?”

(未完待续)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