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五期09.连载——《虚拟爱人8~9》

《异想》第五期09.连载——《虚拟爱人8~9》 - 异想杂志 - 异 想

虚拟爱人

漂漂兔

 CHAPTER

清之兰

    " 兰小姐, 老先生叫你。" 管家王姨毕恭毕敬地说道。

    " 知道了。" 兰小姐随口应道, 一边在剪裁简约的白色长袖衬衫外套上一件墨绿色的西装背心。

    王姨凝视了兰小姐片刻, 在心里默默叹息了一声, 又毕恭毕敬地退了出去。

    兰小姐是王姨一手带大的, 这个从小失去母亲的小女孩曾几何时和她无比亲密, 如今却疏远得和最平常的主仆关系没有任何区别。都是那个男人惹的祸啊, 谁曾想锦衣玉食的兰小姐是这样命苦啊……一念至此, 王姨几欲滴下泪来。

    清之兰梳妆完毕后, 她来到父亲的起居室前敲了敲门, 门内传来一个苍老却威严的声音:" 进来!"

    清之兰推门走了进去, 只见父亲一如既往地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看书, 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打开的眼镜盒、笔记本、签字笔、茶杯和一小碟松子、一小碟葡萄干---- 这是晚年来父亲新喜欢上的零食小吃,一个人的时候总喜欢来上一点。

    "爸!" 清之兰叫了一声, 便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 阿兰, 最近' 绿动' 的项目进展怎么样了?"父亲之宏基拿起茶杯呷了一口问到。

    " 这个……我一会要研究院的李院长将进展情况详细汇报一下。" 清之兰有点语塞, 她着实有一段时间没有顾及父亲分派给她的集团事务了。

    "……" 之宏基没有说话, 他仔细端详了眼前的独生女儿片刻---- 她又穿着颜色单调的男式衬衫和西裤---- 接着说道:" 听说你最近在研究仿生机器人?"

    "……" 清之兰有点不知所措, 本以为保密工作做得很好, 没想到还是被父亲觉察了。

    " 就是跟以前的同学闹着玩儿的, 对这个感兴趣, 研究一下, 没准能开发出新的商机。" 清之兰驾轻就熟地隐藏起情绪, 故作轻松地说道。

    " 闹着玩儿!??" 之宏基毫无征兆地爆发了,

    他" 啪" 地一下将书扔到女儿脚边," 腾" 地站起来,将双手抄在身后咆哮道:" 你背着我干的事以为我不知道?' 虚拟爱人' 是什么玩意儿?"

    "能赚钱的玩意儿。" 清之兰调整了下坐姿,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她实在对父亲的脾气太清楚不过了。对他这种突如其来的怒气也司空见惯了。

    " 你不知道联邦法律明文禁止研发、持有、流通机器人吗?"

    " 虚拟爱人不是机器人, 只是虚无的影子而已。"

    " 那江浦路的研发中心是怎么回事?" 之宏基继续厉声问道," 研发机器人一旦被告发是要判死刑的!"

    " 你是怕连坐吧?" 清之兰抬起头直视父亲的脸庞, 她蔑视暴怒的父亲, 一如既往。

    " 你……" 之宏基气结, 他黯然跌坐在沙发上---- 仿佛下过阵雨后的乌云, 失去重负只剩缥缈的叹息。一代商业大亨也许只有在叛逆的女儿面前才偶尔流露出普通人才有的情绪, 譬如失落,譬如挫败, 譬如被辜负的伤心。

    " 机器人的事我会小心的, 你不用担心。你管好你的宏基集团就好, 对了, 还有你的小蜜糖。"清之兰更不屑于父亲的示弱, 她将这句话丢下后就夺门而出。

    之宏基看着女儿单薄却倔强的背影, 不禁滚出两行老泪, 他仰天长叹:" 之宏基啊之宏基, 你这是作的哪般孽啊?! 兰儿啊兰儿, 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唉……"

    清之兰本名之兰, 她叫之兰的时候还是一个爱说爱笑性格直率雷厉风行的女孩。作为宏基集团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她女承父业, 从哈佛大学毕业后就一直跟随父亲做事, 并逐渐锻炼成长起来, 在二十八岁的时候, 一向严格要求的父亲放心地将' 绿动' 新能源研究院交由她主管。

    之宏基一手开创了宏基集团, 作为一个成功而且战果卓硕的商人, 他具有异乎常人的商业嗅觉。时至今日, 地球油价正往遥不可及的方向一路飙升, 电力驱动车已经占据了一半天下, 公路边连绵不断的充电站似乎昭示着电力能源时代就要来临。但如此巨大持续的耗电量必须要靠核能发电来支撑, 而其所产生的放射性废料随着核电厂的大量新建, 正在世界范围内广受诟病, 绿色环保人士成立了诸如" 核废料处理监督协会" 之类的民间组织, 更有偏激分子采用暴力方式屡屡袭击核电厂, 此举更是令核能发电披上一层似乎和人民大众对立的面纱。

    近年来, 随着绿色能源呼声愈高, 其他各类新能源驱动交通工具也层出不穷, 例如天然气公交车、氢电池轿车、太阳能摩托等等, 只不过这些能源要么依赖自然界已经贫瘠的库存, 要么受电池瓶颈、昂贵材料投入或者天然不稳定因素等等影响, 一时无法普及。如何制造和发展新能源,如何在廉价材料甚至废弃物中获得大量可再生能源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繁荣表象下潜在的呼唤。之宏基感觉到了这一点, 在他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后就在自己的集团中设立了" 绿动" 研究院,进行专业的新能源研发与试验, 并在自己六十岁的时候将研究院郑重交由女儿主管。

    应该说之兰除了有点叛逆, 基本上还是个好女孩, 在学校时不像一般纨绔子弟虚掷金钱和光阴, 将书念得不错, 回归家族事业后又做得有生有色, 新能源的研发也有了不错的进展。作为父亲, 之宏基感觉非常欣慰, 直到---- 直到五年前,之兰三十岁的时候。

    那年之兰谈了一场投入的恋爱, 作为女儿她每每到父亲面前炫耀撒娇说快结婚了快结婚了,可是就在他们认识一年之后, 恋人忽然消失了,无影无踪音讯全无, 仿佛他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从那以后之兰就变了, 变得沉默孤僻,不肯再谈恋爱, 连日常衣着也渐渐偏向中性, 一副打定注意要当老姑娘到底的样子。

    作为父亲, 之宏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可纵然他拥有亿万资产, 却始终无法打开女儿紧闭的心门。所谓"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谁不是呢?

 《异想》第五期09.连载——《虚拟爱人8~9》 - 异想杂志 - 异 想

 

CHAPTER

清之兰

    黄昏时分, 萍依茶餐厅除了几个预订桌位以外座无虚席, 生意格外之好。

    不一会儿, 一位风姿绰约的丽人手挽一位潇洒男士从吧台那边转了出来, 仿佛浑身笼罩无形的磁场, 这对璧人一出场就吸引住了无数目光,更有几声口哨从某个莫名的角落响起, 带着几许惊艳和赞许。

    丽人只是淡定地笑了笑, 和男士手挽手走向靠近窗边的一个幽静角落, 这里有一台专门为他们预留的餐桌。随着步履渐近, 丽人的容颜逐渐清晰起来---- 对, 是清之兰没错, 不过她今天身着一袭白底青花的短款长袖尼料旗袍, 合体的剪裁、古典的色调更加称得她腰身娉婷、肌肤胜雪。和她挽手的男士则一身休闲西装打扮, 虽然身材算不上高大, 却自有一番风流态度, 特别是一头宛如圣斗士星矢般杂乱的略泛金黄的头发, 魅力指数更是飙升。

    清之兰和他落座后, 她拈起菜单问道:" 杨,你要吃什么?"

    叫" 杨" 的男人没看菜单, 只是冲清之兰笑了笑, 嘴角弯出好看的弧度:" 你点什么我就吃什么。"

    清之兰莞尔一笑, 低头点菜, 片刻, 服务生就将餐上齐了。

    清之兰起筷待要夹一片糯米莲藕, 却被杨轻轻制住:" 我来夹, 你来吃。" 又是那抹淡淡的斜向上的微笑, 仿佛有一抹轻松而调皮的阳光停留在他单薄却完美的嘴型之上。

    杨拿起筷子依次给清之兰夹她喜欢的餐点:糯米莲藕、豉汁小排、扬州三丁汤包……不多不少,每次都等她刚刚吃完就堪堪送上。

    清之兰停下筷子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 杨却早已将青岛啤酒盛好杯送到她面前:" 喝点啤酒吧!"

    清之兰一怔, 她用力眨了眨眼睛, 仿佛刚刚有一只小飞虫倏不及防地从眼前掠过---- 说道:"那么我们干一杯?"

    " 好。" 杨爽快地答应着, 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 干杯!"

    清之兰一闭眼,仰头就将整杯啤酒一灌而下。等清之兰再次醒来时, 已是深夜, 她习惯性地探手摸了摸枕边, 空无一人, 仿佛从来她就是一个人。她支撑起酒醉后软绵无力的身躯, 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听筒:" 喂, 老李?"

    " 清总, 您醒了?" 老李俨厚的嗓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 清杨呢?"

    "清先生吃完饭后就坐上研究院的车回去了。"

    " 好, 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 清之兰斜依在床头, 但见她发丝凌乱, 昨日光鲜的青花旗袍现在已经布满皱纹, 纤维中萦绕着丝丝酒气, 仿佛一个迟迟不肯散去的梦境。半晌, 她泪如雨下。

    五年以来, 她无数次幻想他能回来, 再次来到她的身边---- 宛如第一次遇见那样, 冬日的体育公园, 她被一颗篮球砸中, 羽绒服上的积雪便如樱花般在风中簌簌而下, 于是她邂逅了他, 于是陷入美梦般丝丝入扣的恋情。

    可是他走了, 没有告别没有任何征兆。他走了, 丢下酒醉的她, 一次又一次。

    衡山顶上, 他说, 来, 到我怀里来, 我要照顾你一生一世。

    他说, 阿兰, 我们明早一起去看最美的日出。可是, 他还是丢下她走了。

没有日出, 再也没有。

(未完待续)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