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五期09.原创——《压力垃圾桶》

《异想》第五期09.原创——《压力垃圾桶》 - 异想杂志 - 异 想

压力垃圾桶

李沐水

     “啊!”唐明一下从梦中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闹钟也适宜的滴滴滴响了,用手撑着昏沉的脑袋低头看看了,时间还早,顺手关了闹钟,又昏昏沉沉的躺下睡了过去。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梦中唐明总是发现自己在一个密闭的房间中,只有一个房门,而且房门是可以向内拉开的,可问题就出在房门上,每次他拉开一个房门,房门外是另一个门,再开,还是门,在梦中似乎没有阻挡的问题,房门间几乎没有间隔,且大小相等,如果在现实中第二个房门绝对会被第一个门所阻挡而无法完全打开,慢慢的,房门变成了一本书,他就在那不停地翻啊翻啊翻啊,无穷无尽无穷无尽无穷无尽,最终他都忘了自己为什么在那里翻,直到绝望。然后就从梦中醒来了。

   不曾想短暂的复眠也不曾安稳,唐明又梦见自己在不停的跑啊跑,然后突然脚下一空,感受到真实的坠落感的他伴随着全身一颤醒了过来,拍了拍额头,习惯性的瞟了下闹钟,发现电子时针正悠哉的向着8 靠近,再差一点就顺利会合了,唐明一直不喜欢纯数字显示时钟,因为觉得太死板,所以他将闹钟调成了电子指针。

    唐明愣了愣神,仔细揉了揉眼睛,希望自己看错了,当确认无疑时,仅有的一点睡意不知被抛到哪个爪哇国去了,

    离上班打卡还有30 分钟,他想到迟到的后果,那抠门又可恶的经理一定会扣下他这个月的奖金,靠自己那不算丰厚的工资过日子的话,下个月又要有几天打秋风了。

    就好像有电流通过全身,唐明忽的一下坐起来,用最快的速度穿衣洗簌,准备完毕他看向摆在床头的压力垃圾箱,微微叹了一口气,平时使用一次最快也得5 分钟,而这五分钟是他如何也耽搁不起了,“一次不用,也没关系吧。”这样想着,随手从桌上拿起昨晚准备的面包,叼在嘴里冲出了房门。

    唐明的公司离他家并不算远,但坐地铁也得需要大概不到20 分钟,过快的城市发展慢慢显示出它的弊端,地上跑的渐渐不如地下跑的快,若是几年前,赶时间打的足够,现在赶时间

    打的纯粹就是个笑话,十几分钟的路,堵车能堵你半个多甚至几个小时,幸亏唐明的家和公司都离地铁站不远,步行都大约五分钟就到,赶时间小跑的话时间还会更短,如果顺利去就能坐上的话,唐明就有把握准时打卡。

    唐明开始加速冲刺,当他冲进地铁站,欣喜的发现正好有辆地铁停在站台,可他刚下电梯,便听见门关的滴滴声响起,他忍不住爆了口粗话,“他大爷的……”

    迟到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气喘吁吁的唐明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地铁站里的液晶屏依然在不知疲倦的广告轰炸,“轻轻用一次,轻松一整天,烦恼,忧愁,像垃圾一样抛掉~~”压力垃圾箱的广告词,由一个俏皮而又嗲气的女声念出,“像垃圾一样抛掉~~”,曾一度取代以前像是“今年过节不收礼”以及“so easy”成为流行最广也被称为最烂俗的广告词,但它的效果是毋庸置疑的,压力垃圾箱迅速走进了千家万户。

压力垃圾箱是近些年出现的新鲜玩意。它的出现是由两个因素推动的,一方面社会竞争越来越激烈。人们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且社会的急速发展也造成了一大批人的信仰迷失,生活处于无梦想无目标无动力状态,直接导致社会上抑郁症人群及自杀率的快速上升,人们迫切需要某种方式可以缓解心理压力。另一方面,由于脑科学及神经科学研究的进步,人类已可以通过微电流激大脑特定位置从而使人产生喜怒哀乐等情绪,这项成果曾一度引起恐慌,那一时间关于思维控制的科幻电影层出不穷,但事实上人们多虑了,做为大自然最神奇的造物,人类依然无法从大脑反映中读出思绪,更别说反向控制了。当促生科技进步的创意思想碰到一个出色的商业头脑,压力垃圾桶应运而生。

    唐明站起身,反正迟到已经无可避免,再想也是多余,还不如想想该如何向经理解释,索性直接请假半天,想着便拨通了经理的电话。

    " 王总,我是小唐,那个" 唐明脑筋飞速转着,想想什么理由能打动那死板的老王头," 我爸妈来这看我,我能不能请半天假陪陪他们?"

     沉默了许久,就在唐明心中忐忑感上升到最高时,手机中传来略带沙哑的声音," 半天够不够? "

    " 够,够! " 唐明忙不迭答道,

    " 那好,下午准时来上班,扣你半天工资,下午要是迟到了奖金就别想要了。"

    挂了电话,唐明长出一口气,庆幸自己的急智,听老王头口气自己的奖金还有戏,“什么时候老王头这么好说话了”走到站口,迎着朝阳,唐明伸了个懒腰,接下来,该去干些什么呢?

    好不容易得来半天假,唐明却茫然地发现自己不知道想要干些什么,回家吗?今天还没用压力垃圾箱,唐明想了一会,决定还是不回家,利用这难得的休息时间好好走一走,那东西一天不用应该也没什么影响。

    在路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唐明想起小时候夏天的傍晚常常跟家人在路边乘凉,看来来往往的人们,听爷爷讲着古老的故事,小小的自己诉说着大大的梦想,那时温柔给他扇扇子的母亲,大笑的父亲,抽着旱烟微笑望着他的爷爷,共同构成记忆中最温馨的画面,

    唐明摇摇头,那种场景现在想来如同童话,过去最爱干的事是看形形色色的人们,或开心,或焦急,或忧伤,猜测他们身上的故事,可现在,大部分人们脸上的表情都千篇一律,那是使用压力垃圾箱后的标志性笑容,被戏称为释放者的微笑,而且街上的人们大都行色匆匆,仿佛总有忙不完的事,

    唐明突然生出一丝愧疚感,别人都在为生活或不知道的目标而忙碌,自己在这“偷得浮生半日闲”,不好,真的不好,他还是决定去公司上班,只是谎已说下,不能很快就出现在公司,“好,走着去上班吧!”

    仿佛为唐明打气似的,路旁商厦大液晶广告屏幕正巧播出陶氏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压力垃圾箱发明者兼推广者陶莫的访谈录,而他正说到那句人所皆知的名言“只要你肯努力,成功自然会来到你身边。所以抛开迷茫,勇敢前进吧!”陶莫的成功可谓是一个

    传奇,他白手起家凭借压力垃圾箱在几年内一跃成为中国最富有的人之一,而作为他出色商业头脑的体现,压力垃圾箱的营销策略已作为经典案例供人研究了。在现在这个各种奇事层出不穷的年代,很少有事情影响力超过1 年的,但人们却依然记得,几年前压力垃圾箱问世后第一次试用所带来的震撼。

    众所周知,一个人的成功与其心理素质也有莫大的关系,面对相同的压力或挫折,能有效避免迷惘,失落,绝望等的负面情绪,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往往能成为一个人制胜的法宝,压力垃圾箱原理正是基于此,不过只是良好的心态是人为制造出来的罢了。虽然名字叫垃圾箱,但这玩意跟垃圾箱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对去除负面情绪的比喻,它由微电极头盔及一个注射器组成,使用时通过微电流刺激人大脑使人产生兴奋,然后注射器向人注射特制的包含几种经过稀释的特定人类荷尔蒙的注射液来巩固产生的兴奋情绪,这样就可以保证人们在一天内保持一种兴奋但不亢奋的状态,在此状态下的人们不论做什么都会觉得十分有意义,而且在已知范围内没有发现任何副作用,人们似乎发现了通往成功的通天大道,每个人,至少表面上看去,都在积极而努

力的生活。

    压力垃圾箱初问世,陶莫还是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为发明压力垃圾箱放弃了学业,使得他研究脑科学的导师徒呼奈何,说一颗好苗子就这么夭折了,他父母极为不满,以钱相威胁,若他继续一意孤行就断绝一切金钱供给,但陶莫似乎钻了牛角尖,怎么都拉不回,最后还是父母心软,只提供最基本的生活费,众叛亲离,身无分文, 除了一台压力垃圾箱样机一无所有,当时陶莫面临的大概就这么一种情况,当时谁也不会相信仅仅一年后,这家伙会鱼跃龙门,但他做到了,当时他敏锐意识到,必须要让人们认识到压力垃圾箱的价值,自己才会成功,但高额的广告费他是绝对付不起的,这时一个绝妙的点子在他脑中成型,他跑去一个三线城

市,向各大高中高三推荐他这个“高科技心理调控机”——压力垃圾箱最初的名字,但无一例外被当做骗子给轰了出来,虽然他什么回报都不要,开玩笑,谁会拿临近高考的学子做一个未知的实验,最终似乎是苍天被其永不放弃的精神感动,陶莫最终在离他家乡不远的一座小城市的普通高中得到了允许,让他可以选择一个非实验班,做他的实验,至于这期间是否有人暗中帮助,就不是人们知道的了,反正陶莫终于找到一个地方可

以开始他的梦想,他选择了一个学风较好的普通班,就这样,传奇开始了。一年后高考,这个班取得的成绩,震惊了全国,在这个一本录取率不足20% 的小城市中,这个班以90% 的重本录取率傲视全雄,一半的学生被北大清华等王牌院校录取,仅仅1 名未达到本科线,这个学校的校长差点悔青了肠子,早知如此他就让所有学生都用一下那高科技玩意,那样他的学校一下就全国知

名了。

    疯狂而至的媒体使压力垃圾箱一夜成名,压力垃圾箱一炮而红,陶莫顺利拉来了赞助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初始定位是面临中考高考的学子,不得不说,效果是显著的,接下来的两年,不论是高考还是中考分数线都被直线拉升,但这样造成了不良竞争,压力垃圾箱的出现造成了严重的两级分化,那些家庭贫困指望靠学习麻雀变凤凰的学子们背负了比往日大几十倍的压力,很多人因此而崩溃,终于意识到后果严重的教育部门迫于舆论压力出台政策严禁学生使用压力垃圾箱,除非有正规心理诊所开具的心理疾病证明,否则处以高额罚款,但私底下的利用仍屡禁不止。这是一场足以对企业造成致命打击的危机,但现实再一次证明了陶莫的高瞻远瞩,在这两年内,陶莫成功的使压力垃圾箱的市场从学生转向生活高压力的城市工作人群,这场危机就这么轻描淡写

的化解了,这两年内,压力垃圾箱也由最初的名称“高科技心理调控仪”改到现在的名称,然后借着泛滥的广告攻势遍地开花,红遍大江南北。

    唐明慢慢悠悠的行走在路上,好长的日子没这么悠闲过了,哪怕休息日,也是忙于各种应酬,仿佛不忙自己的生活就毫无意义似的,高强度的生活给健康带来不利影响,最近唐明一直小病不断,可不只是他,唐明大部分同事身体也处于亚健康状态,突然唐明听到一阵大笑声,诧异的向马路对面望去,由于压力垃圾箱的作用,淡淡的微笑已成为一种流行,这种粗犷爽朗的大笑声,在现在社会极难听到了。

    马路对面,是一群准备上工的民工,笑声正是从那发出来的,唐明看过去的时候里面正巧有一个人看过来,接着这人惊奇的喊了声:“咦,唐明明?”

    唐明明,唐明的小名。

    唐明听到熟悉的乡音有点激动,正所谓独在异乡为异客,老乡见老乡倍感亲啊,看过去,顿时乐了“哟,二狗子!”对面又爆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唐旺,你还一个名字叫二狗子啊!”唐旺顿时被笑了个大红脸,哭笑不得的望向唐明:

    “唐小妮,你丫不厚道!”

    唐旺是唐明一个村的玩伴,因为家穷上完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了,当然当年多少有些成绩不好的原因在里面,二狗子这个外号是因为他在家排行老二,家里还养了只狗叫旺财,小时候的唐明便想到了这个外号顺便给他推广了出去,唐旺不甘示弱,因为当时唐明被他妈叫明明,而唐明明这个名字又比较女性化,便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唐小妮,小时候打打闹闹是常事,谁也不觉得多个外号有什么,两个人被叫外号也不生气都乐呵呵的,这些事情都成为了脑海中美好的回忆,现在重逢唐明自然很高兴了。

    唐旺和工友们打了声招呼晚点过去,要和唐明说会儿话,唐明过去首先给唐旺一个熊抱,顺便用大力气拍的唐旺后背啪啪响,作为儿时的玩伴,尽管多年不见,却没一点生疏感,这也难怪唐明会升起恶作剧的念头,唐旺动了下被拍疼的脊背,呲牙咧嘴的道:“这么多年没见,你小子竟然还是没变。”说完两人一同笑了起来,这种毫无顾忌的交流,唐明倍感亲切。

    两人边走边聊,速度比原先更慢几分,不时有行色匆匆的行人诧异的望向不时欢笑的两人,似乎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悠闲,但也只是匆匆一瞥,生活磨去了人们大部分的好奇心,唐明他们首先回顾了下摸鸟蛋捉鱼偷进果园等的光辉历史,慢慢的聊到了现在的生活,然后唐明得知现在唐旺的工资竟然不比他低多少,甚至有时还要高,心理由衷的替伙伴感到高兴的同时却也多少有些失落,作为村里成绩最好考取的大学也是最好的学生,曾经是父母村人眼中的天之骄子,到现在其实不比其他人优秀多少,这曾经令他有些许自卑,高投入似乎没有带来相应的高收获。

    两人又聊到感情,当唐明得知唐旺已经娶了媳妇儿子都快两岁时嘴张的绝对能塞下一个鸡蛋,一般年纪现在自己还单身,唐旺问及时唐明只简单回了句“曾谈了一个,分了。”或许看到唐明眼里一闪而过的黯然,唐旺没深问。听的唐明对自己的生活多有些抱怨,唐旺突然问道:“你还记得小时候,老师让我们讲自己的梦想吗?“怎么能忘,那时的自负与狂妄。梦想,好像是一个很遥远的代名词,唐明早就忘了自己的梦想是什么时候丢失的了,其实,直到高考前,唐明的梦想都很坚定,与大部分人不同,那时的梦想不是考什么学校,而是小时候一直坚定的信念——要成为一个科学家,虽然小时侯想成为的大都是大三类,医生警察科学家,可坚持到高中不变的寥寥,这得归功于唐爸爸,家里几本未解之谜藏书成功引起了小唐明的兴趣,梦想带来的直接影响是,唐明的数理化一直很出色。

    记得当年五年级,快毕业时班会上老师问到个人的梦想,都是农村出来的孩子,那时见识还少,梦想无非是什么医生啊,警察啊,明星啊,作家啊,科学家,但还是有两个人的梦想给人留下了最深的印象,一是唐明:“要成为21 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壮志豪言仍犹在耳,全班震动掌声不息,二竟然是唐旺:“种几亩地,能娶个媳妇,顿顿都能吃个饱饭,没事晒晒太阳。”这朴实的梦想想当然引来了哄堂大笑,可现在想来,那真是种美好的生活场景,特别是现在社会竟尤为难得,偶遇以前同学,说起此来时都笑称没相到当时唐旺还有种哲学家的潜质,描述的竟是种返璞归真的生活。

    然后终于到了高考,高考报志愿的时候唐明傻了眼,因为父母文化水平不高,唐明那时几乎没人能指路,唐明梦想到那时仍只是个大而化的概念,根本不知究竟哪个专业能靠近自己的梦。

    稀里糊涂的听了别人的意见,稀里糊涂的度过大学四年,然后顺利找到工作,就这样毫无波折的与梦想渐行渐远。现实是个质量超好的磨石,把人的梦想越磨越小,到后来唐明的的梦想只是有车有房,有一个温馨的家,而那时唐明很幸运,他还有一个他深爱而且很爱他的女友,但他仍然是个无车无房的穷小子,不出意料,在见家长时遭到女方家长的反对,出于对现实的美好期望,他劝说想跟他私奔的女友,给他两年时间,挣出房的首付,证明自己的实力,光明正大的娶她回家,这在唐明工作的二线城市并非不可能,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努力两年,虽未挣出首付,但积蓄加上家里赞助朋友赞助首付也够了,可不是谁的时光都经得起等待,更何况孤独承受家里压力的女友,维持几年的感情终于无疾而终,丢失了奋斗的目标和动力,在唐明最为痛苦迷茫的时候,压力垃圾箱走入了他的生活。

    “好汉不提当年勇,”唐明苦笑笑,“小时候不懂事,说了个那么大的梦想。”

    “可我觉得挺好,你知道吗,小时候我特别羡慕你,梦想大,脑子也聪明。”

    唐旺说到,似乎是知道唐明要说什么,唐旺接着说到:“你别说那有什么用,很有用,就像我,比较笨,现在也没啥好想,因为自己就那么大本事现在我就想给儿子挣下点奶粉钱,可除了卖卖体力也没啥好干,你就不一样,你脑子好使,学东西也快,将来干啥肯定能行,你现在抱怨只不过是没找到想干的事罢了。”

    唐旺顿了顿,看了眼唐明,“你就和他们不一样,你看这些城市人,每天好吃好喝,工资不低,天天还得打个鸡血,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干活能干成这样我觉得真没出息,你就不打,所以我觉得你肯定比他们厉害。”唐明好半天才想明白打鸡血指的就是压力垃圾箱,他知道他今天没用其实是因为时间不够,不过现在他怎么也不会说的,压力垃圾箱的作用,可不就像是打鸡血吗!唐明知道这是唐旺在鼓励自己,心里很是感动,唐旺

继续说到:“我算是想明白了,我这辈子是不会有多大出息了,我就指望我儿子,我不要求他有多高学历,但必须让他上完大学,要不知识少见识也少,等他毕业由他闹去,找到一个想干的工作就干,找不着我就让他回来让他开个养猪场什么的,也比在城市里打鸡血好,没文化养个猪都费劲,一两头还行,一群就抓瞎了。”

    唐明听到这哈哈大笑,“你看的还真透,和小时候一样,有哲学家的潜质!”不知不觉唐旺到工地了,两人挥挥手道别,唐明心里有点啼笑皆非,他这个大学毕业生在梦想这个话题上竟然被初中毕业生教育了,想做的事情,哪有这么容易找到,现在唐明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因为喜欢动漫,出于对自己丰富想象力自豪,曾想当漫画家,可自己这个工科生放弃专业没一点基础去干那行?开玩笑吧?虽然的确不喜欢现在的工作,可那毕竟是份稳定的工作,而且公司很有名声,多少有些面子,如果放弃唐明也不知自己能否顺利找到其他工作,如果不成,就算不考虑父母担心,自己也怕抬不起头了吧?一念至此,唐明心中甚是苦涩,真想对现实骂一句,我操你妈。可是,终究是在逃避罢了。

    到达公司时已经快接近10 点了,老王头看见了他来,似乎不怎么惊讶,但却抛下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下次注意。”

    唐明第一反应是露馅了,可老王头并没有怎么责备他,从这看来似乎不像,反倒是一直和唐明不怎么对眼的经理助理张辑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头,等老王头离开了,他过来给唐明指配任务,脸色比平时更阴沉了,好像对唐明的迟到颇有不满,唐明心里其实多有不屑,不过是竞争过助理职位,至于这么敌对?唐明选择无视,张辑的脸是办公室里除了微笑外不多的其他表情,本着让世界丰富多彩的原则,唐明平时做的最多是想方法让张辑的臭脸变得更臭一点,前提是不影响到自己的工作。

    设计检查修改填表,琐碎的工作才干了一会,一种久违的烦躁突然袭来,唐明皱皱眉,想休息一会驱散这种情绪,看着电脑,唐明叹了口气,他所在的公司属于合资企业,产品是一种使用范围较广的机械产品,虽然有一半以上的国企性质,但却没国企的悠闲,虽然公司宣传很厉害,比如一流的设备,一流的质量,一流的产品,但自己人大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忽悠一下别人可以,自己,免了吧,所谓国际先进水平生产线,不过是国外进口的加工中心,甚至是国外早就淘汰了的设备,国产加工线仍停留在国外七八十年代水准,产品有很多型号,但以自主产权为主的,技术多先进不到哪去,市场多在国内,偶尔也会有几个第三世界兄弟来购一下,那些面向国际的产品,核心技术却多由国外提供,企业只起到加工生产的作用,偶尔会修改下一些旁枝末节,比如更改个支架换一下外观,却难以接近技术核心,这也就是唐明他们的工作了。

    旧产品成熟,新产品掌握不到核心技术,虽然企业近年来大力发展自主产权,但那些却也不是唐明这种本科毕业生的事情了。刚工作时还想努力学习知识,为祖国科技进步做下贡献,尤其是自己专业方面希望能有所成就,现在看来也就是个笑话,更何况现在工作与自己专业只有三成相关了,当年刚上大学时老师的话,将来你们的工作,可能80% 以上与本专业毫不相干,似乎正在变成事实。

    完全不知道工作的意义在哪里,不清楚出路在哪里,因为分手丧失奋斗动力的唐明曾经就迷失在这样的痛苦之中,若无梦也罢了,偏偏不想自己的人生就这样平凡,自己没去面对,没去解决,只是在逃避,只是在逃避……终于在忘记使用压力垃圾箱的今天,那些迷茫痛苦加倍的卷土重来,而自己却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

    本想休息会静下心来,却不曾想越来越烦躁,儿时的梦想,枯燥的工作,想做的事情,没前途的未来,希望自己有不同人生的期望,埋没于大众中的现实,走马观花般的在唐明脑海中显现,唐旺的话像是一个导火索,点燃了唐明心中埋藏已久的炸药库,自己的人生难道就是这样毫无希望的一日日重复?

    唐明似乎回到了那个困扰他已久的噩梦中,不停地翻页,却无穷无尽,终于明白那是对自己生活的写照啊,唐明趴在桌上身体却止不住的颤抖,脸上布满豆大的汗珠,终于受不了这种情绪的袭击,唐明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啊啊啊啊啊啊”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声给吓到,办公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几乎所有的目光都看了过来,人们脸上的表情也再一次丰富了起来,有惊讶有气愤有疑问还有担忧,显然不明白往日一直笑嘻嘻的这个小伙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唐明前面的董秀看着唐明担忧的问到:“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唐明摇摇头,虚弱的小声说道::“不是身体痛苦,是心里痛苦。”

    “那你要不用下压力垃圾箱吧,说不定会舒服些。”不知怎地,听到压力垃圾箱这个词,唐明全身像触电般的全身一颤,一下子坐直了身体,烦躁被一种强烈的抵触情绪冲散了大半:“不!不用!!”

    完全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但唐明却发现不了这时他眼中恐惧的目光。

    被唐明的不正常反应吓了一跳,董秀刚想继续询问,就听张辑破锣般的声音响起:“唐明,王总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带着不安走到办公室,看见老王头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自己,“坐,别拘束。”老王头似乎心情不错,招呼唐明坐的同时顺手给唐明泡了杯茶推过来,“喝杯茶缓缓情绪,茶还是有安神作用的。”

    “谢谢王总”唐明此时仍忍不住颤抖,坏情绪的后遗症还没消退,老王头看见他的反应,顺口说道:“你小子今天可以啊,骗半天假暂且不提,来了还扰乱下工作秩序。”“唉?”经这么一吓,

唐明手的颤抖一下子轻了很多,可老王头却没在这方面继续说,他看了唐明一眼,“你今天没用压力垃圾箱是吧?不用好,那玩意还是有副作用的。”不知是否错觉,唐明看老王头说这话时,他眼中似乎有一种,悲伤?不过这都不要紧,从来不用压力垃圾箱的老王头的话里,有更让唐明吃惊的东西。

    压力垃圾箱,有副作用!?

    作为直接作用于人大脑及血管的高端产品,压力垃圾箱投放市场时是慎之又慎,各方面专家对其做了专业评测,而当专业的评测报告完成时,人们终于又一次看到了责任的闪光,因为专家这个词在当时已经带着点贬义,因为许多不负责任的混蛋披着专家的外衣大放阙词,使之公信力几乎降到最低。但这份评测报告里,各种数据完全透明,几乎考虑到可能造成坏影响的方方面面,可结果依然是不会对人身体健康造成不良影响,借这次机会,让更多的人们了解到了压力垃圾箱,而它也成了名副其实的放心产品,所以唐明的惊讶一闪而过,对老王头的话不以为然,你一个门外汉,能比专家更专业?可老王头下句话,却让唐明变成了震惊,“因为我儿子,就是因为它,离开了人世。”

    其实老王头说的不错,压力垃圾箱的副作用不是作用于人的身体,而是心理,随着其使用范围的越来越广,心理学家们有了许多观察样本,最近就有心理学家指出,使用压力垃圾箱,极有可能大大降低人们对挫折的抵抗能力,因为压力垃圾箱治标不治本,产生负面情绪的根源并没有消除,人们借助它只是生活在一种虚假的快乐中,人得身体变成了情绪调控的战场,在外力的作用下维持着暂时的平衡,坏情绪不是被消灭,而是被压抑了,一旦停止使用,悲观情绪反噬或许会给人造成不可预知的后果,这就像吸食毒药,给人越来越强的依赖性。

    “那是两年前,”老王头悠悠说道,“有天我儿子对我说,‘爸,给我买台心理调控仪吧。’我没多想,因为他很多同学都在用,我就给他买了一台,我儿子自小就很听话,很懂事,一直乖乖按照我给他安排的成才路前进着,什么青春期叛逆在他身上似乎从来没有过,但是我错了,他最终还是展现出来了他的叛逆,以最残酷的方式……”

    老王头的声音哽咽了,“都是我的错,从小到大,我就没问过他想干什么,我只是让他去实现我没实现的梦想罢了,我真的太自私了,因为这,我剥夺了他小时候许多乐趣,让他在家中接受各种辅导,他实在是太听话,太听话了,我现在真的很痛恨为什么他会这么听话,如果他不这么听话……”

    老王头声音颤抖,痛苦的捂住了双脸,“如果他不这么听话,或许你会重新考虑他将走的路吧”,唐明心里想到,“王总,喝口水平静一下。”

    老王头听罢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我现在很后悔,小时候没多陪陪他,多和他交流一下,我是个不称职的父亲,他如愿考上了大学,也是我想让他上的那所,我的喜悦还没散尽,突然有一天,他打电话告诉我说,‘爸,我不想用压力垃圾箱了。’我起初没在意,不用就不用了呗,我也觉得那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没想到,这是他和我最后的对话,隔天,我就接到消息,说他跳楼自杀了……”老王头眼中有泪光闪动,“他留下一封遗书,详细的写下了这么多年他内心的想法,他想成为一个篮球运动员,他想成为赛车手,他想成为旅游家,摄影师,走遍各地,他有好多梦想,可都实现不了了,这些年来,他说他背负着巨大的压力,生怕让我失望,可他并不想按我安排的路走啊,于是他借助了压力垃圾箱,那天,他停止使用那天,以前的绝望铺天盖地而

来,他说他像狂风暴雨中大海上的孤舟,无法反抗也看不到希望,只有一条路可以解脱。”

    唐明突然想起自己刚才的感受,打了个寒战,如果刚才是自己独处,那种绝望真的让自己承受不了,“只有一条路可以解脱,他义无反顾的选择了那条路,遗书最后,他对我说,爸,我恨你。我儿子对我说,我恨你,可是,我是真的想他能有出息啊,我不是故意的……”

    唐明突然可怜起面前的老人,原来这可恶的老王头有这种痛苦的经历,可他无法安慰,只能静静的听下去,“从此,我便痛恨起压力垃圾箱来,顺带着,我看着用它的人也不顺眼,那次评助理,你的得票要比小张多,但我依然选择了他,因为他不迷茫,他清楚的知道他想要什么,他想往上走,想出人头地,而你却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你刚来那几年我很欣赏,踏实肯干,脑袋灵活,可你女朋友和你分手后你却一蹶不振,本来我希

望你能走出来,可惜你没有,你借助压力垃圾箱来维持工作的热情,于是你便败了。哦,对了,”老王头揉了揉脸,又露出了平常那张似笑非笑的脸,直让唐明怀疑刚才看的痛苦的老王头是自己看花了眼睛,“我经常拿你敲打小张,免得他走错路,还有,什么时候解决下终身大事吧,董秀可是喜欢着你,别让女孩家等太久,小张还在那虎视眈眈着呢。”

    接连的重磅消息炸的唐明头昏眼花,“这都什么时候的事?我反应有多迟钝!”

    “我和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让你摆正心态,你们这一代人和我们不一样,我们那时服从安排,分到哪是哪,那有什么想干不想干之说,你们这一代要求却太多,世上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有人在不是兴趣所在的职位上照样干出了成绩,人老了,废话也多,看你今天失常让我想起了我儿子,别再依靠那玩意了,我可不想再有家庭发生这样的悲剧,自己能想明白,踏踏实实做下去最好,就像你刚来时那样。”

    老王头喝了口茶,“今天你骗假的事我就不追究了,小张对我这么纵容你可是相当不满意。”“哎??”唐明被吓了一跳,老王头看着唐明的表情,无奈道“别耍些小聪明就以为瞒的过人,要不是你的借口打动了我,我才不会批准,且不说你没赶上车被人看到,你早不请晚不请,快上班了才请,再说那个时间点有从你老家来的车吗?好了,回去好好工作吧,我希望再看到以前的你。”唐明愣愣的看着老王头,似乎他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刻板小气,唐明笑了笑,朝老王头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回到座位上,各种思绪纷至沓来,唐明呆呆的看着董秀的身影,看的董秀都红了脸,自己也是喜欢她的吧?

    唐明问自己,心回复的是一个肯定的答案,远处传来小张刻意而为的咳嗽声,唐明苦笑笑,自己真的会有自信比张辑更好吗?他又想到了自己的恐惧与迷茫,唐旺的话不停在脑中回响,“我觉得你聪明,你是没找到想干的事,你要找到了,一定会干的很好.”

    唐明又想到了陶莫,陶莫的事例几乎尽人皆知,那么他落魄的时候又是怎样想的呢?就那么笃定自己能成功吗?他考虑过自己可能会失败吗?他父母都不支持的情况下他又是怎样坚持下来的?其实答案已在心中,那是朴实无华的两个字:梦想。寻梦的人都是勇士啊!自己可以吗?

    眼前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他兴致勃勃的在墙上画着各种想象中的东西,大大的飞船,翱翔天空的鱼儿,长得像大鸟的外星人,可他转过身来,眼里委屈的似乎想要流泪,那质疑的眼神在问询着,我的梦呢,我的梦呢?唐明闭上了眼睛,对不存在的小时候的自己低声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丢失了它。”唐明又想起了父母,自己总是在担忧,深怕父母失望,可父母看重的是工作还是他?每次电话父母总是不厌其烦的唠叨不

要苦了自己,如果自己去追寻梦想失败了,父母只会张开怀抱吧,就像是陶莫在即将走投无路的时候,心里肯定也坚信着即便最后自己分文不名,他的父母也不会像口头上说的那样对他不管不顾,再说,他在家乡附近找到的试验点真的是巧合吗?他又想起唐旺的话,“我儿子将来要是上完大学,要是找不到想干的工作,我就让他回家养猪!”唐明忍不住笑了下,这小子!总是看的开,可是,天下父母心,都是一样的吧,还有老王头,一直抱着对儿子的悔恨那该是多难受,自己要比老王头儿子好太多,因为父母只是希望自己会活的开心啊,自己可以去干许多自己想干的事,对,想干的事!其实,不去做只是自己的懦弱,害怕离开现在过得去的安适,唐明觉得眼前的迷雾散开了,他抬头看到了自己的电脑桌面,背景画上有一句自己喜欢的著名业余漫画作家的话:梦想从来不是输给了现实的波浪,只是害怕自己的投降。

    自己投降的时间,够久了。

    下班了,唐明又找到了老王头,“王总,我想辞职。”老王头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显然每想到自己会劝出来这么个结果,“你辞职之后,想去干什么?”“我想去学画画,然后当个漫画家,现在网络给了漫画新生命力,这是一个大好机会,即使失败了,我也相信天无绝人之路!”看着越说越兴奋的唐明,老王头刚想说他想的太简单了,可话到嘴边,又想起了自己的儿子,打击的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而且王总,我不想上次我

女友的事情,再次发生在我身上,我想过了,如果我继续干下去,或许在这岗位上干的不错,却也不会有很大成果,我没信心给一个人以最大的幸福,我不觉得在这我会比小张优秀。人,总得为一个目标,疯狂一回。我想要堂堂正正充满信心的接受一个人的爱。”唐明回头看了看,门外不远处站着面颊绯红的董秀,她用嘴型向看着她的唐明传达着四个字,那是一个约定:“我等着你。”

    回到家,唐明望向床头的压力垃圾箱,以后,自己再也不会用这个东西了,突然觉得一直压在自己身上的什么东西消失了,唐明心里明白,那困扰自己已久的噩梦,也将不复存在。上午或许是被唐明坚定的目光打动,老王头并没有阻拦,只是微微叹了口气,说随时欢迎他回来,唐明心里有种感激,深吸一口气,有件事,该做了。唐明把压力垃圾箱扔到楼下垃圾桶里,拍拍手,有些事,必须靠自己,挫折也好,困难也罢,自己终究不会再借助它带给自己虚假的动力了,垃圾箱的最好归宿,就是和垃圾桶在一起嘛!自己这举动不会对现在的社会造成什么影响,但唐明知道,自己的明天不一样了,街头液晶屏又在放陶莫的访谈录,“只要你肯努力,成功自然会来到你身边。”唐明轻轻一笑“你说的对,不过,那必须是在前往梦想的路上。”

阳光正好。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