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杂志

用文字编织的科幻梦想,科幻爱好者的畅想营地
新浪微博:http://vdisk.weibo.com/s/z_4RKcF8ng6zI

《异想》第五期05.原创——《时间之恋》

《异想》第五期05.原创——《时间之恋》 - 异想杂志 - 异 想

时间之恋

———续柳文扬《外祖父悖论》

 漂漂兔

    老苏死了,时间旅行机器——准确地说,返老还童机的归宿成了四个男人争论的焦点。顾平是建造它的资助人,而且手握老苏亲笔签名的所有权协议, 是其合法拥有者。高远则想拥有这台凝聚老苏毕生心血的机器,将他未完的梦想继续下去,毕竟老苏破釜沉舟走之前,将记载重要秘密的日记本托付给了他,也算是一个默认的继承人。

    “将这台机器转给我吧?”高远望向顾平,睁大的眼睛布满血丝,朋友老苏就在眼皮子底下消失确实给他刺激不小。

    “这个, 恐怕不行。”顾平皱着眉头狠狠吸了几口烟,人没了,可这台机器不能没了。

    “我出钱, 多少你说!”高远紧跟着说道。

    “……”顾平转过头有些意外又颇有深意地端详了高远几秒钟,“噗”地喷出一口浓重的烟雾,

    “出钱?你能出多少?”

    高远气结了,一个清贫的研究人员能出多少钱呢?把房子卖了打地铺?嗨,别逗了!那边马局长看到这一幕,刚要开口说话,却被较年轻却级别较高的丁首长示意制止,并一起走向更远处商谈。这郊区废旧厂房面积可真够大的。

    “哎,我说,顾平顾先生……”白世凡教授见缝插针。

    ……

    当然,最后这台机器还是属于了顾平。不是因为他曾经资助了30 万,不是因为他提供了机器研发的必要条件,当然更不是因为他手中有所有权协议——在某些事物面前,说到底这不过是一纸空文。

    丁首长代表上级默许了顾平的所有权,条件是在他有生之年不公开这台机器,除了今天现场的人,不允许多一个人知道。

    一般来说,“上级”不会这么慷慨,也许是它在返老还童机面前害怕了,抑或是还没准备好如何面对?不过这些都不得而知了。

    “也许,我该给没有留下哪怕一个细胞的老苏准备一个‘葬礼’了……”沈非默默地想,在离开之前他回头望了“老苏”最后一眼,眼眶不知不觉中濡湿了。

 

    顾平应该上班了。随着汽车的引擎声响起,方婷睁开假寐的双眼翻身起床,她汲上拖鞋来到临街的窗边撩起一角窗帘,正好可以看见丈夫的蓝色宝马远去的背影。

    这是北京五环的一处别墅园区,三面环水,随着汽车的远去,一切便变得格外寂静起来。方婷放下窗帘,顺手拉了一只坐垫靠墙坐下,

    她将头深深埋进双臂间,不一会就啜泣起来。往事仿佛绵密的啤酒泡沫在脑海中浮起,快乐的,悲伤的,不过是记忆,却仿佛成为了方婷不能承受之重,让她无法平静,无力抬头。

    记不清过了多久,方婷终于抬起头来,她从旁边小几上扯了几张纸巾揩去泪痕又擤干净鼻涕,对着镜子理好乱发,就施施然下楼而去。

    顾平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为爱妻方婷创造了丰饶的物质条件,包括这座带有硕大地下空间的别墅。别的富人可能将地下室用来做酒窖或者精装修后做成冬暖夏凉的地下居室,但顾平家的别墅地下层却空空如也,只在正中间摆了一台老旧而庞大的金属制造物,阳光从偏角的玻璃天窗打下来,赫然映出几根蛛丝在空中轻轻飘荡。时光仿佛在此停驻,金属怪兽正在沉睡中发出“哒、哒、哒”的梦呓——梦呓声越来越响,随着一声“咔

嚓”的开门声,梦呓停止,门口赫然出现一位身姿婀娜的女郎,她就是方婷。

    方婷将金属机器的电源插上,她满意地看见按钮指示灯亮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一阵低沉的轰鸣声,沉睡了两年的时光机器再次苏醒过来。方婷打了一个唿哨,十秒钟之后她的“儿子”——加菲猫方翘出现在地下室门口,方婷蹲下唤了句:“方翘!”,方翘就灵活地跑过来蹿入妈咪温暖的怀抱。

    方翘是一只英俊的加菲猫,有着黄白相间的毛发,圆圆的脸蛋和憨憨的眼睛,美中不足的是肚皮上有一个条状疤痕——这是去年他逞强好胜为了保护隔壁家的花猫小美和流浪狗决斗的结果。

    方婷一手爱怜地抚摸着方翘的背脊,一手拂去时光机器入口处茶色玻璃罩上的灰尘,随后她将玻璃罩揭起,将方翘放了进去。

    “时间选择,一年。”方婷默念着,按下启动按钮。

    随着一阵轰鸣,方婷看见里面的某个物体在急速旋转,过了一会, 旁边的散热孔里冒出一些热气。当绿灯亮起的时候,机器停了。方婷抱出方翘,果然,儿子的肚皮平整如新,和健全的加菲猫一样神气漂亮。

    方翘“喵喵喵”地叫唤了几声,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方婷将儿子的身体贴向脸颊,她轻轻磨蹭着那温暖的毛发,里面有一年前“欧馨”洗发水的飘逸花香味,现在她早就换蜂花了。蜂花最便宜,可是方婷喜欢这种安心的味道和包装,说不出为什么,忽然变了。

    看来老苏耗尽毕生心血造的时光机器还能正常运转,虽然它并不能真的让时光倒流,却足可以令生物个体返老还童。

    “这就足够了。”方婷幽幽地叹了口气。第二天凌晨两点,窗外终于响起了汽车的轰鸣声,顾平回家了。当秘书将他扶进卧室后,他便一头栽倒在床上,打起了无坚不催的呼噜。

    “都四十八岁的人了,还这么不珍惜身体。”方婷抚摸着丈夫布满酒气和油光的脸颊和头发,说道,“对了,昨天是你四十八岁的生日,还没来得及祝你生日快乐呢!亲爱的,我今年要送给你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

    半个小时后,老苏的时光机器再次运转起来,不过这次的时间是四十七年,进入时光机器的正是一丝不挂的酣睡中的顾平。

 

    科学狂人老苏讲过的“时间倒流”的原理方婷记得很清楚。在这个世界上,时间并不存在,它只是人类造出来的一个量度概念,而物质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所谓时间旅行就是逆转物质的运动,使用巨大的能量让物质逆转运行,就能回到过去。

    时光机器逆转了组成方翘的物质,让它回到了一年前,同样,让顾平回到了四十七年前——现在顾平变成了顾常,方婷一岁的小儿子。方婷没有选择让顾平回到更大点的过去,因为她记得很清楚,时间机器可以让生物返老还童却不能让记忆回到相应的过去。记忆是一种很复杂的东西,谁也弄不清它的原理——要想顾平没有记忆,只能让他回到记忆细胞还没有生长的时候——一岁是一个很理想的年纪。

    记忆,记忆真的是一个很讨厌的东西,有时候。

    方婷还记得她第一次发现丈夫红杏出墙是相识第五年、结婚第三年的时候,某天她偶尔翻开他的MSN,发现了他和一个名叫吴箐的女人亲热暧昧着。

    但是方婷并没有冒失地第一时间跟顾平理论,相反,她对待顾平更加温柔可人起来,她希望自己能生一个孩子,挽回爱人的心,一家三口一起幸幸福福地走下去。

    但是顾平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一直没有。每当方婷问起孩子的事,他一开始是说再等等,后来就变成了不想要,再后来就干脆装聋作哑, 沉默以对。在七年之庠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终于跌向冰点,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却仿佛最熟悉的陌生人。

    昔日无比亲密的爱人,如今生活在浓重的迷雾中,方婷摸不清也看不透。她觉得这一切就好像顾平导演的一幕剧,她只是一个傻乎乎出演的花瓶女主,被动地存在着,不明白也不需要明白剧本的意义。只有一点宛如太阳一般清晰:她是爱着顾平的,这种爱掺杂了时间和恨,因而变得愈加深刻,欲罢不能。她想要照耀顾平,可是顾平却不给出一丝解释地消失在近在咫尺远在天涯的地方。

    没有着落的爱就像蚕一点一点吞噬着方婷的心,一年时间过去了,方婷的心被啃得只剩一个边框,没有心的人是不能生存的,于是方婷在顾平四十八岁生日时送给他也送给了自己一份大礼——当然不是婴儿,更不是母亲,是爱,无间的爱。

    方婷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她也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全心全意地再爱顾平一次,这次他不会躲不会说谎不会拈花惹草,更不会有所谓的“七年之庠”,是的,他们真的可以全心全意地彼此需要和拥有了,就像他们结婚前刚刚陷入恋爱的时候一样——不,比那还美,方婷觉得,因为这次她不仅仅是爱人还是母亲,她终于圆了自己的孩子梦,这是顾平所一直不愿意给她的。

    随后,方婷以顾平的名义将公司托管了,并且她搬离了原先的住宅,去了她一直想去的扬州,在运河边的一栋独家小院里安顿下来,带着她的两个儿子——方翘和顾常。

    “呱呱呱……”半夜婴儿响亮的啼哭声打断了方婷的睡眠,她摸摸顾常在空中挥舞着的肉乎乎的小胳膊, 起身给他泡奶。一会顾常便安静下来,空气中只回响着婴儿甜蜜的吸吮声。方婷抚摸着孩子的头,一抹温柔的微笑浮上脸颊。旁边加菲猫方翘打了个滚,发出一声“咪呜……”的梦呓——如果说有岁月静好,也不过如此吧!

 

    四十年过去了,时光悠远得仿佛上古的河流,却又迅捷得如过隙白驹,弹指一挥间。

    这一天,方婷七十二岁,顾常四十岁。

    周末的天气格外地好,九点,睡了一个饱饱懒觉的顾常像往常一样推开厨房的门——出乎意料的是,他没有看到母亲忙碌的身影,微波炉是冷的,烤箱也是冷的,昨晚就泡发好的红薯粉丝依旧摆在橱柜台上, 动都没动。

    “妈,妈?!”顾常朝母亲卧室的方向叫了两声,见没有回应,他走过去敲了敲门,门框响起的是空洞洞的回声。顾常心中一紧,他推开房门,只见母亲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台灯还亮着,老花眼镜却和笔记本一齐滚落在地下——顾常冲过去摸了摸母亲的额头,片刻之后,他拿起车钥匙抱起母亲狂奔出门。

    十个小时后,刚刚进入夜晚的扬州人民医院住院部,脑科C 区109 床。

    方婷紧闭双眼躺在洁白的病床上,身上插满管子,几台奇形怪状的仪器挤满她的床边,各种数据和图形在仪器显示屏上变化跳跃着——有变化就预示着还有生命,对于老年人来说,也许这本该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但是脑外科医生、主任助理小刘碰了碰顾常的胳膊,示意他借一步说话。

    在医患沟通室里,小刘向顾常讲述了方婷的病情——方婷因为突发脑溢血导致昏迷,幸好送医及时,方婷得以在最大程度上得到治疗——即便如此,她现在也只能依靠昂贵的体外医疗器械维持心跳和呼吸——换句话说,方婷实际上已经处于脑死亡状态,尽管在医疗器械的帮助下她的身体还活着,但也随时可能会死去。

    “有没有更好一点的希望?”顾常知晓病情后紧接着问道。

    小刘没有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顾常送走小刘,就掏出香烟猛抽了起来,很快,他冷峻疲倦的面容便迷蒙在烟雾中。

    顾常是在两年前的一个偶然间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的,那时候他正在筹备和前女友的婚礼,当他那天在花房为女友娃娃挑选婚礼时要佩戴的白玉兰时,无意间在花房的竹躺椅上发现了母亲写的日记。

    之前花房一直是母亲在侍弄,她不让儿子进去,称怕他不小心踩坏了她精心侍弄的花花草草——面对母亲的这种偏执,顾常一直顺从着一笑置之,母亲孀居,有一个入迷的爱好本就是福音,他怎么会干涉呢?不进去就不进去吧!

    直到婚礼前几天,他带娃娃回家看望母亲,娃娃临走时看中了玻璃花房中含苞待放的白玉

兰,一直蘑菇着要在婚礼时用它做头饰——顾常这次终于没忍心拒绝,于是在婚礼前的周末,他趁母亲外出时“潜入”花房,想撷取两支玉兰,却在其中母亲常常小憩的竹躺椅上发现了一本日记——想是母亲年纪大了忘记收起,顾常待要帮助母亲收好,却在这本母亲多年来一直记录涂抹的日记上发现了隐藏于他和“母亲”间的惊天秘密。

    仿佛一记惊雷在他脑海炸响,将他近四十年来固若金汤处之安然的记忆轰得丢盔弃甲;又仿佛台风在心城过境,一路摧城拔寨,满目苍痍。顾常推迟了婚礼,和“母亲”、娃娃告了一个长假,就直飞北京而去。他按照日记中的地址寻找到了“母亲”的故居,在这座曾经充盈他人生的沉寂的房子里竭丝底里地哭笑,仿佛一个木偶,失了心肺,徒留不知所以的躯壳。

    一个月后顾平——不,顾常回到了扬州,他和女友娃娃分手了。

 

    如果方婷出事的那天上午顾常迟一刻钟,不,十分钟进入她的卧室,如果那天顾常不是立刻将方婷送往医院而是选择做人工呼吸,如果……如果方婷就此彻底离开这个世界,如果顾常只是顾常,那么以后的故事就不会发生,或许幸福女神会真的会从此降临在顾常身上。

    只是,“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入院后的第二天,顾常就申请转院,他雇佣了一架“空中巴士”公司的直升机、两名护士和一名医生,花费巨资购买了昂贵的体外生命维护系统,带着沉睡的方婷直飞北京。

    这天晚上,老苏的时间机器再次轰鸣起来。

    时间坐标:5 年,10 年,15 年,20 年……

    看着时间机器显示屏上的数字跳动,顾常紧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时光机器的原理是使用能量将物质逆转,从而实现“时光倒流”,使生物返老还童。只是顾常不明白其返老还童的功能只限于有活性的生物细胞,就算回到过去,方婷依旧是一个不会醒来不会再有感觉和记忆的脑死亡人。

    可是,就算是这样的结局,相比于方婷对他绵延了两辈子的爱又算得了什么呢?虽然方婷曾自私地让顾平重生,却也从血液里羁绊住了这个不羁的男人。

    如果说爱是生命,那么,生命也是爱。就让时光倒流吧,回到从前,回到他们初识的年纪。

    那年方婷二十四,鲜妍诱人宛如染上第一抹红晕的青苹果;顾平四十岁,乃事业有成相貌堂堂的单身王老五。他们相遇于第一场雪后的京城,相恋于樱花烂漫的春天。那时候的日子空气中仿佛醺氲着蜜糖,风里仿佛伴随着画眉的清唱。如果说世界上真的有伊甸园,那么他们一定就生活在伊甸园里。

    只是这次不会再有谎言和欺骗,这次,夏娃不会醒来。

人生只若初见。

《异想》第五期05.原创——《时间之恋》 - 异想杂志 - 异 想

 

评论

© 异想杂志 | Powered by LOFTER